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A版ALLop】喵酱的一天[下]

喵喵你再这么单纯下去你麻麻担心的事情真的会发生的……

目前看来有输有赢,不过天火略胜一筹x

Jazz先生因为失血过多还在医院抢救中【喂

爹妈秀恩爱真是够了!




——下午六点半——

    打工结束换衣服回家,然而小白兔咖啡厅只有一个更衣室。

    Jetfire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尊老爱幼尊重师长,虽然有些时候会和自己的哥们儿打上一架但这并不是主旋律,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可能以前做的那些好事今天都得到回报了——卧槽没人说跟着过来能看到学长换衣服!换衣服就算了还特么的是脱裙子!

    不如回头去操场跑个圈?

    Optimus脱裙子脱得异常尴尬,他原本觉得打工完了自己能摆脱这条该死的小短裙,可问题是他可完全没想到和他分享一个更衣室的学弟会盯着自己不放……要死了Jetfire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啊!要看也别用这种打量蛋糕的眼神看我我真的不能吃你相信我啊QAQ……

    脱裙子都脱得十二万分艰难,然后腰上忽然爬上一双手来,Optimus僵硬,然后听到Jetfire的低音炮在自己耳边响起:“学长,你是不是没法自己拉到后面的拉链?”

    这会儿Optimus真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发现自己其实不太讨厌和Jetfire身体接触,即使被人胸贴背这种事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手指顺着背脊往上,碰到拉链垂下来的金属坠,然后轻轻往下拉下去:“Elita大姐和Jazz学长也真是的,这明显不是男孩子可以穿的尺寸啊,是不是被绷得不太舒服……学长你怎么脸红了?”

    ……Q///A///Q


——晚上七点——

    “原来我们住一个街区……”Jetfire看着熟悉的街道心情复杂,他家住在街区头,Optimus家则因为钱多烧手买了街道中区更加豪华的地段,也难怪Jetfire从来遇不到他家学长。

    Optimus还沉浸在被学弟看到了女装的羞耻噗雷里,听到这句话之后抬起头来看着Jetfire:“咦?你不知道吗?Starscream也住在这个街区呢,下次我们三个一起去上学吧?”

    ……娘嘞为啥哪里都遇得到你啊Starscream!!

    “并不想跟他一起上课……”Jetfire在Optimus看不到的地方小声道,然后再转回来,“对了学长,您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就在03号——”他邀请道,然后话到一半卡了,妈个鸡的03号还特么黑着灯好么!“……抱歉我忘了我妈今晚十一点才回来……”

    看着Jetfire那明显尴尬的神色,Optimus于是轻轻笑起来,他干咳两声,然后强迫自己把穿裙子的那点尴尬经历忘掉:“那不如去我家?我妈做的饭很好吃的,喂饱你应该没问题。”


——晚上七点十分——

    “爸、妈,我放学回来了——妈?”刚一开门就被一把抱了个结实,Optimus疑惑地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男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看上去有点方的Pax家主抱着自家儿子一脸郁闷地抱怨:“小喵,你爸和你救护车叔叔快打起来了……咦这孩子是谁?你新认识的朋友?”

    于是Optimus给双方介绍:“这是Star同年级的同学,也是我的学弟Jetfire——Jetfire,这是我的母亲Optronix Pax……嗯,是男的,货真价实的男人,我相信你经常在电视新闻里见到他才对……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把我生下来的……”

    “应该是归功于大家族你所不知道的黑科技吧,”倾天柱轻笑着捏捏儿子的脸,然后摸着下巴看着Jetfire,“朕怎么觉得这孩子有点眼熟……”

    “……Pax叔叔好,”Jetfire回忆起电视里的新闻,然后格外淡定地打了个招呼,他没打算去研究男人到底要怎么生孩子,黑科技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安全……况且他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能以“美丽”来形容的男人虽然和Optimus长得很像,却给他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感,“那个,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就回——”

    他“回去”两个字还没说完倾天柱就忽然换上了一副了然的表情,对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朕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谁……那个谁来着,十三年前住在隔壁,天天拿着个玩具航天飞机模型叫小喵叫‘姐姐’的小屁孩?”

    于是在Optimus疑惑的目光里,Jetfire十分老实地烧红了耳根子。


——晚上八点——

    Jetfire的老妈打了儿子的手机,他的工作提前搞定,于是回了家——Jetfire有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倾天柱对这个少年印象颇佳——卫镇天也是——在解决了救护车的问题之后,一家人围着家庭影院看蓝光,刚洗完澡洗完头的紫发男人懒洋洋地趴在白发男人的大腿上让大教授帮自己擦头发,手里拿着一片羽毛有一搭没一搭地调戏儿子怀里那只软趴趴的布偶:“小喵,你真的不记得你今天带过来那小子了?”

    “我还真不记得了……”Optimus捏着布偶猫的小爪子冥思苦想,被取名为“matrix”的小奶猫无视了真正的主人手里的羽毛在他怀里猛撒娇,“妈你记得?”

    稍微思考了一下,倾天柱爆出了昵称:“唔……邻居阿姨家的小白你还记得吗?”他说,“你小时候老是把他的名字和他家萨摩耶名字搞混,小白是他们家狗的名字。”

    听到这话的Optimus沉吟了一下,然后表情顿时微妙起来:“他啊……”


——晚上九点二十——

    Starscream带着几道题跑到Pax家的时候正看到Optimus把小时候的相册翻出来洒了一地,他纳闷地问卫镇天说Optimus学长在干什么,后者看了看回答他,在翻照片。

    “照片?”有点小YY,“有学长小时候的照片吗?”

    “哟,想看小喵小时候的照片干什么呢?”倾天柱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过来,没骨头一样靠在卫镇天身上,后者带着点无奈和宠溺,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腰,这俩秀起恩爱来根本就不在乎周围到底是谁,不过Starscream从他们搬到这里的那天就见识过这两口子的热恋程度【?】,五年看下来早就习惯了,“不过小喵好像是把朕说的记下来了嘛。”

    红发少年呆呆看着倾天柱,“啊?”了一声。

    卫镇天好脾气地解释:“是我们搬到这里来之前住在我们隔壁的一个小孩子,后来他们家出国了就没怎么联系了,今天好像莫名其妙就认出来了……小喵今天没法给你辅导功课了,是数学吗?数学的话我可以帮你,文科的话你Pax叔叔可以帮你辅导。”

    小小地咬牙切齿了一声:“妈的Jetfire你真是会争分夺秒抓着机会啊你……”一抬头又是好学生的微笑,“那就谢谢教授和Pax叔叔,我就不去打扰学长了。”


——晚上十点——

    “学长,晚上好啊。”正在Pax家客厅里做作业的两个人招呼了一声,看到Optimus正顶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于是打了个招呼,都没工夫互掐了——热气腾腾的学长看上去好可爱……

    Optimus头发还在滴着水,他吃惊地看着出现在自己家的两个学弟,Starscream会在这里他不奇怪,但是为什么Jetfire也会在这里?——后者像是看出了他目光里的疑惑,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来:“不好意思学长,今天老师布置了一套提高题,我不敢自己做,于是就过来找卫镇天教授了,教授有点事所以让我在这里等您……谁知道这家伙也在这里,嘁……”

    “卧槽你当我很愿意和你在这里呆着?”这两个家伙关系好的其中一个表现就是互掐的时候狠得像是不共戴天之仇,Starscream很刻意地翻了个夸张的白眼。

    “要打架吗红毛!”Jetfire掀桌……桌子太重没掀起来。

    Optimus很敏捷地在他们打起来之前坐在了两个人中间:“好了好了别吵了,有什么不会的题指给我看就是了,”自顾自拿起Starscream的本子看了一眼,“……你们不是要问题吗?怎么忽然没反应了?Jetfire……Starscream?喂?”

    两个懵逼的内心OS:妈呀学长穿着浴袍光着脚坐在我旁边了锁骨啊手腕啊脖子啊——!!!


——晚上十二点——

    洗脸刷牙,晚安0_0。


【END】


评论 ( 5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