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A版ALLop】喵酱的一天[中]

这是中(。・∀・)ノ゙

钢大王好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女仆装的喵喵(¯﹃¯)





——上午十一点二十——

    跑回家的卫镇天开门的时候手都在发抖,捅天枭和倾天柱关系不冷不热,然而这位“小舅子”对于他哥哥有这怎么不切实际的幻想,身为男主人的教授先生多少还是知道。

    一楼找了一圈没有人,于是爬到二楼去,然后二楼的运动室门前听到了不健康的声音——

    “嗯,你真棒,亲爱的——几年没见……技术还是这么好……”门里传出的是仿佛含在喉咙里的声音轻笑,懒散又低沉,带着会让任何人酥麻的磁性,“朕真是爱死你了……”

    而另一个声音年轻些,却是难以言喻的嚣张:“真的假的?爱死我了?那怎么没甩了那个傻大个和我在一起?连孩子都有了……”衣料摩擦的声音,“离婚吧,我不介意你带着小喵。”

    “你是朕弟弟啊亲爱的,”年长者笑起来,“朕可舍不得小喵因为父母离婚哭唧唧。”

    于是卫镇天忍无可忍一脚踹开门,然后看到倾天柱躺在椅子上,捅天枭半跪在他腿间——

    在做足底按摩0_0


——上午十二点——

    “Optimus学长,您吃饭了没要不要一起——”两个头从门口探进来,然后互相吼一句,“卧槽你特么怎么又跟着过来了?!”“谁跟着你了明明是你跟着我!!”

    正把【老爸的】饭盒打开的Optimus拿着勺子抬头看到两个窜到大学部来的高中生,露出温和的笑容:“Jetfire、Starscream,今天高中部也提前下课了?”

    虽然属性随了妈是个实打实的腹黑,但Optimus某些方面却也像他爸一样单纯得像个懵逼,他还真相信高中部会提前下课,其实因为这俩学霸没下课就溜出来了……反正没几个老师会在乎这两个成绩好的货,就算是提前滚了也完全木有意见,谁知道他们是先滚去食堂打饭的……

    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大学生就是比高中生会看脸色还是啥,自从某天这两个高中生以要PK的架势带着饭盒杀过来之后,午休的时候就没人敢在Optimus身边停留超过五分钟——会被那两个小混蛋给瞪死的那什么杀必死视线真是要了卿命……

    一个在左边坐下一个在右边坐下,Starscream眨眨眼:“学长,这个饭盒不是您的吧——卫镇天教授的?”

    “嗯,是我爸的饭盒,我妈做的,”打开盒子,兴高采烈地眨眨眼睛,“哎呀有炸鳕鱼球~还有香酥鲔鱼片和墨鱼丸子~~\(≧▽≦)/~”

    学长属猫的,无误,记下了0_0


——下午一点——

    下午只有两节课然而好死不死都是震荡波的课。

    严格意义上来说震荡波是个“温柔”的老师,长相英俊,不喜欢大声说话更不会责骂学生,然而你在他的课上走神之后他那种冷漠态度能让你觉得自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

    敢和震荡波对着干的只有Predaking,女孩纸们表示,真爱。

    课上震荡波第不知道多少次把上课咔嚓零食的Predaking给扔了出去,Optimus看看窗外表示同情,然后化学老师缺乏温度的声音响起:“Pax先生你是不是想去外面陪他。”

    下午的课本来有点昏昏欲睡,而震荡波这一声不咸不淡的警告足够让全班同学乖乖坐好。

    是要死,震荡波和倾天柱关系好,但是对于Optimus来说着不代表这位冰块一样的叔叔会在课堂纪律上网开一面,甚至因为当初念书时倾天柱的聪明智慧而以更加严格的标准要求Optimus这个无辜的孩子——“既然你是老大和倾天的孩子,那么理应更聪明,对你严格符合逻辑。”

    Optimus痛恨自己在遗传那一章上没学好,毒蜘蛛身为生物老师也不肯给学生补课,要不然他铁定会用遗传学去反驳震荡波的理论——老师你要知道变异也是存在的好吗QwQ

    看到乖乖坐好重新用功的Optimus,震荡波点点头,反手一粉笔扔在了Grimlock头上:“需要我给你拿个枕头来吗Mr.Hypnos?”【修普诺斯,希腊神话里的睡神……节节课都睡觉的钢哥


——下午两点半——

    “我,Grimlock,错了,道歉。”Grimlock道歉道得史无前例的心甘情愿,四个小弟乖乖站在后面大气不敢出——老大现在惹祸了,老大的老大很生气_(:з」∠)_……

    就在今天早上Grimlock带着四个小弟迟到了,虽然在大学里迟到了不叫事,然而麻烦的是让麻烦的人看到了——你说怎么纪检委被称为“计算王”那几个家伙怎么就偏偏今天来我们班检查了呢……一丝不苟得像机器一点情面都不留,好么,直接把班级积分给扣了五分走,年级垫底,直接从年级第一道年级倒数第一,连个缓冲都不给。

    “哟,我今天出门烧高香了吗,居然能看到小霸王道歉?”偏偏这儿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Red Alert,他是负责班级考勤的,对这几个向来目中无人的少数民族生向来意见很大,“回家一定要去买彩票……”

    “你,Red,滚!”Grimlock吼了一声,然后扭头,整个人异化成大型犬,“Optimus……”

    但平时笑嘻嘻软绵绵的班长大人只是抱着书和笔袋,抬头看了一眼身材高大壮实的同学:“你不觉得你的信用度太低了吗Grimlock,”他说,浑身冰冷的气息和那位在黑道总BOSS位子上坐了十来年的Pax家家主一模一样,“我希望看到的是你的行动而不是语言。”

    说完就往外走,Grimlock愣是大气儿没出一口没敢追上去。


——下午两点四十——

    Jetfire终于在校区门口追上了心上人【?】:“Optimus学长!”他是知道Optimus会在这个时候去打工的,于是在大学校门口堵了个正着。

    被堵了个正着的那个回头过来看。

    彼时Optimus那一身冬日寒风还没散去,眉目也还因为气恼而拧着,Jetfire却像是无知无觉一样跟了上去:“学长是要去打工?是Jazz学长的店吗?正好了,我也要去,我妈最喜欢Bunny的咖啡了,每天都让我带一杯回家——正巧今天我们放得早,我陪您一起去吧!”

    推着单车的学弟高大俊朗又性格外向,和Optimus走了一路也就说了一路 ,等隐约看到了咖啡店白色的屋顶,还在气头上的大学生发现自己心里那点烦躁居然都不翼而飞了。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对Jetfire露出一个微笑来:“谢谢你Jetfire。”

    被闪花了眼的学弟:卧槽我刚才做了什么……卧槽等等学长笑起来好好看好可爱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啊我的妈诶我叫什么来着……


——下午三点半——

    “叮咚——”身为店主的Jazz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挂在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Bunny咖啡店——啊Elita,”Optimus于是帮着招呼,扭头一看看到的是同班同学的熟人,“Elita,还是老样子?”

    英姿飒爽到完全不像个妹子的Elita女王手里拎着个大包打个招呼,笑嘻嘻地想去捏Optimus的脸,被Jetfire顺手挡开,女王陛下淡定地看着这个坐在一边喝咖啡居然敢拦着自己的小子,嗤笑一声:“哟,高一的Jetfire?听说过你,久闻大名如雷灌耳啊~”明明挺英气的姑娘不知道为什么笑得一脸猥||琐,扭头喊,“Jazz!你要东西我给你拿来了!”

    柜台后面趴着打小盹的帅男生抬起头,深蓝色镜片上精光噌的一闪,伸手接过那个包:“谢了Elita大姐——Optimus,我亲爱的挚友,”他一把拉住了正在擦桌子的Optimus一脸让鸡皮疙瘩起立敬礼的温柔笑意,“新制服,愿意为我试试吗?”

    Optimus不明所以地被Jazz拉走了,Elita按住了要跳起来的Jetfire,抬起下巴:“你是喜欢Optimus?小子你可有福气了,等着看精彩吧。”

    不多会儿更衣室里传来一声尖叫:“Jazz你怎么流鼻血了?!”


——下午五点——

    “你盯了我一下午了Jetfire……”Optimus有限不知所措地拉了拉袖子,身后带着铃铛的猫尾巴蹭着腿部的皮肤,实在有点痒痒。

    Jetfire现在正穿着店长的衣服站在柜台后面,正牌店长因为之前失【鼻】血果然多而壮烈了,现在还躺在休息时,离开之前还一脸很豪壮的“我已此生无憾”的表情;而相比起流鼻血躺平的正牌店长,被赶鸭子上架的Jetfire无疑沉稳得多,至于Optimus…他正穿着猫耳猫尾的女仆装在当看板猫娘QAQ

    和平时那种活力四射的感觉不一样,这个学弟现在让Optimus感觉好危险……你画风不对啊Jetfire!

    “Optimus学长……”Jetfire的声音又低又沉,低音炮听得店里几个姑娘小声尖叫起来,“你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救命我不要被吃掉QAQ!!!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