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A版ALLop】喵酱的一天[上]

上次的那个拟人的脑洞。

SG的威擎好好吃啊A版的天→擎←红好好吃啊各个版本的钢擎好好吃啊各个版本的爵擎也好好吃啊……(¯﹃¯)【←本性暴露

我果然比较适合写甜文(⊙_⊙)

唔,并不打算发论坛,因为是写着玩的论坛人流量太大还能看到点击数我……我玻璃心受不起还是自娱自乐吧【躺平

……艾玛三点半了我还有课Q皿Q



【SG/A版】喵酱的一天


[上]


——早上六点——

    Optimus准时起了床,精神饱满体力充足——就是头发乱了点。

    他家条件好,卧室里带着洗手间,折腾好了头发洗脸刷牙刷完毕,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出了房间,走廊上正遇到卫镇天肩上打着毛巾穿着浴袍往走廊尽头的浴室过去,打个招呼:“爸。”

    “小喵,早,”乳名很可爱,货真价实的像只猫,男人露出和善的微笑,伸手在儿子柔软的半长发,猫咪一样的手感极好,“别去吵你妈,他昨晚忙太晚了。”

    Optimus愣了愣,可爱的脸上露出了然又老成的表情:“我说爸……您也别总是对妈所求无度啊,他毕竟还要管着Autobots,很累的。”

    卫镇天木了:“……小喵你不觉得这话说出来和你的脸不太般配么……”

    他儿子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反差萌嘛,爸我先晨跑去了。”


——早上七点——

    热气腾腾的牛奶和麦片粥,蔬菜沙拉颜色鲜艳,手制的黄油看上去真是诱人极了,煎得刚刚好的鸡蛋夹在烤得焦黄两片的面包中间,面包本身的甜味让手指也带上了些香味。

    一家三个人,家里的早饭基本上然后是Optimus负责。

    没办法,摊上一个人形自走生化武器制造器的父亲和一个做饭手艺极好但早上永远都起不来的母亲,懂事的小猫从能进厨房开始就包了家里的早饭,而这个时候家里基本上也会有另一个客人过来——门铃被摁响,Optimus擦干净手去开门,红发的帅气少年背着书包站在外面,礼貌地打个招呼:“学长,早上好。”附带一个有些害羞的微笑。

    “早上好Star。”光看外表他们根本就像是同龄人,但Optimus可比Starscream大了四五岁左右,他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极为礼貌的小邻居,“每天都很准时啊。”

    “嗯,麻烦学长了,”Starscream乖乖换鞋子进门,正巧看到洗完澡出来的一家之主,还抱着只毛茸茸的布偶,于是赶紧打个招呼,“早上好,卫镇天叔叔,每天都麻烦您家。”

    卫镇天好脾气地笑了起来:“不客气,我还得谢谢你每天送小喵去上课。”

    “爸,我妈呢?”Optimus左看右看,平时这个时候他妈就算没醒也该被他爹拖起来了,要是没人管他妈能从头天晚上睡到第三天中午去,“怎么还没起来?”

    他爹干咳两声:“……赶紧吃了饭和Starscream上课去。”


——早上七点半——

    Starscream低头看了看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坐稳了Optimus学长。”

    机车发动的声响实在有点惊天动地,卫镇天站在玄关处看着邻居家小子带着自己儿子跑了,紧接着肩上缠上一双手,苍白而修长,然后尖尖的下巴搁在了大学教授强壮的肩头,没什么血色的薄唇蹭在卫镇天的耳边,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挑逗和慵懒:“这小混蛋,天天早上都来这么一出,比闹钟还准时真吵死了……亲爱的,难道你觉得这小子很适合咱家小喵?”

    “只要小喵喜欢就好,你不是总说我把你拉上贼船?”卫镇天好脾气地任凭倾天柱把自己当抱枕蹭,后者打了个呵欠,被捏着下巴转过头来,黏糊糊地交换了一个早安吻,刚想说什么忽然一顿,“再说,你——喂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先去把衣服穿好!”

    习惯裸睡的某人只在下半身围了条浴巾,倾天柱看上去像条误入陆地的人鱼,眯着眼睛笑得满脸不怀好意:“哎哟大教授,真是太难得了……朕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你吃醋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有手下要来吧……”卫镇天有些愤愤地看着他,顺手把人狠狠揉进怀里,“今天救护车要来给你做定期检查是吧,乖乖给我去穿好衣服!别想着给又去到处勾搭人——我就是吃醋了,你爱笑笑好了,平时看到我和姑娘走近点就乱吃飞醋,我看到你在别的男人面前脱干净了就不让我吃点醋!”

    两人推推搡搡回到屋子里,关上门后倾天柱被自家男人一把按在门板上,却完全不在意地歪头靠在对方臂间,一脸似笑非笑得柔媚入骨,半点没辜负那个“倾天”的名字:“你现在有立场说朕了?当初那一枪谁打的?”

    被踩到了痛处之后卫镇天整个人都蔫儿了:“我……我那也是没办法……”他说着吻上对方的脖颈,“我当初可是想过,要是这一枪真的崩了你我就下去陪你……”

    “什么时候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了啊?”倾天柱嗤笑着,等卫镇天哼唧哼唧地啃够了,于是推开埋首在自己肩窝的男人,“松开,你去上班了?朕还要去公司上班呢。”


——早上七点五十——

    赛博坦大学和高中部离得很近,Starscream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大学门口。

    “Optimus学长!……啊Starscream你也在啊。”亚麻色短发的少年正巧是值日生,看到这边红色的机车时第一反应就无视了骑手,打个招呼之后好像才看到坐在前面的好友。

    “早上好Jetfire,今天轮到你值日?不得不说现在学生会管的事情可是越来越杂了,也真是辛苦你们了,”Optimus温和地冲着Jetfire笑了笑,曾经的学生会长对于这方面可比其他人更明白,他从后座上下来,轻轻拍了拍Starscream的肩膀,“我今天下午去Jazz店里打工,放学了你自己回去吧,顺便帮给我爸妈说一声,谢了。”

    Starscream暗着撇撇嘴,还是乖乖“嗯”了一声,然后和Jetfire一起看着Optimus抱着书包走远,然后这两位就对上了——基本上都成了高中部的一道风景:

    “我说三班的你要不要脸啊!”Jetfire恶狠狠瞪着隔壁班吃【痴】货【汉】学霸,“天天缠着Optimus学长上学放学专车接送的,当心被吊销机动车执照!”

    “你多要脸啊二班的,不愧是二字当头啊你,”Starscream扶着自己的摩托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出国的时候不是很开森的时候就走了吗?”

    “我特么那时候才多小啊?我特么才幼儿园啊大哥!谁知道大西洋和这里到底隔着多远啊?!”被踩到痛脚Jetfire一秒炸,“你厉害,摩托车骑得飞起自行车居然学不会?!”

    手挽手一起进校门的俩姑娘一人拿着面包一人端着豆奶,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俩看上去像是要打起来的铁哥们儿,Chromia:“……雾草,这俩天天早上闹这么一出也不嫌烦?”

    Windblade歪头,眨巴着漂亮的眼睛一脸认真:“唔,一怒冲冠为红颜……不是,蓝颜。”

    “天天早上看都看烦了……妈个鸡祝他们其中一个快点追到Optimus学长……要么就干脆三批得了,Blade你知道吗文学部都特么的有人给他们写文了,昨天更新肉了……要地址吗?”

    深得日出之国御宅文化精髓的日本姑娘点头如捣蒜:“来啊来啊地址给我!”


——早上八点半——

    Red Alert抬头看了一眼冲进门的Grimlock:“迟到了。”

    “我!Grimlock!没有!迟到!你!胡说!”学校少数民族学生的老大背着书包吼,手一撑桌子翻到自己位子上,铁灰色头发往后一抹甩了一头汗。

    记迟到的淡定一个个往后面数:“Slag【铁渣】、Sludge【淤泥】、Snarl【嚎叫】、Swoop【飞镖】——很好,全部迟到了,下午全留下做清洁吧。”

    五个迟到的一起吼:“拒绝!”

    被吼的那个一点都不心虚,Red Alert扭头看着:“老大你管不管?”

    讲台上,正在给下节课上课老师准备资料的Optimus看了过来:“啊?Grimlock怎么了?迟到了?”放下资料一脸正气地看着那边人高马大的,“迟到了要打扫清洁,班规。”

    “……我,知道了。”

    Grimlock自诩是胆大包天,天不怕地不怕当霸王当习惯了,结果考到这学校之后遇到了惹不起的,最怕看到Optimus盯着自己——所谓金刚不坏只是没找到罩门而已——于是乖乖答应了,而当老大的一旦答应了,那四个货也就答应了。

    等任课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全教室已经安静下来了,阿尔茜老师环顾了一下四周,蓝色的眼睛闪过表示很满意,班上有个Optimus这样震得住场面的就是让人省心。


——上午十一点——

    “爸。”忽然冒个头。

    卫镇天差点跳起来:“我去谁——小喵?别玩瞬移啊你可吓死我了!”怕鬼是他老毛病,全大学都知道英俊潇洒的高数教授怕鬼,学校万圣节的活动都是从来不参加的——教授夫人曾经微笑着表示“他就这毛病,大家也就别和他过不去了”,场面话,听在Optimus耳朵里翻译一遍就成了“你爹就那德行,朕习惯了”。

    Optimus几乎就是倾天柱的翻版,只是还没学到他妈那种傲慢的贵妇脾气,长得也比较可爱所以也没那么有压迫力,趴在桌上看着他爹:“今天中午吃什么?”

    “……今天没你的份啊,别翻了别翻了,真没你的份——”卫镇天就算是真的脾气好总也是有的,要说真的,他这辈子恐怕只对两个人是真没脾气,一个是他老婆一个是他儿子,早饭让Optimus包了,午饭当然不能让孩子做,当然也会做儿子的份,用他老人家的话就是朕家里的孩子怎么能吃外面的东西?!

    伸手戳了戳饭盒Optimus眨巴着猫眼睛歪着头看着卫镇天,满脸和某位黑道老大撒娇时一模一样的懵懂无知:“对了,捅天枭舅舅今天要来,妈告诉你了吗?”

    ……你妈没告诉我!!!

    搭个凉棚看看卫镇天气势汹汹远去的身影,进化成黑皮小猫的Optimus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开心地顺走了父亲的饭盒:爸不会介意的吧~


【TBC】


评论 ( 5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