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给自己的生贺

祝我生快OwO

下一个生日也要有OP陪着>w<

老夫老妻互相打直球注意你的牙……O_O

路总表示:……妈的一群熊孩子还能不能好!!!

以及……我日今天雨好大我还要坐三个小时的车到我要去的地方我也是哔了汪……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w<】

【流水账注意哦(゚Д゚≡゚Д゚)】


    Optimus发现Lusifurice最近很忙……好吧,应该说是非常忙,听说是接了位面通用的单子——关于魔导交通器的改良——差不多已经有一个地球月了,连人都见不到。

    诚然Optimus绝对不会因为Lusifurice不回家就开始怀疑什么的那种人……呃,TF,但是毕竟不是一两天不在家里,会担芯是免不了的,尤其在他他自己最近工作很轻松的情况下。

    被隔壁那个总喜欢趴阳台晒太阳的人形兵器问到为什么最近工作轻松的时候,Optimus很轻松地卖了自己的“上司”:“Light小姐最近被家里长辈逼婚逼得很惨,她现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躲在世界夹缝不出来……我也不知道她家里的人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不过火凤凰王族应该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方法吧。”

    “那群鸟很擅长穿越空间,就算他们不能住在这里,单纯是把Light拽回去也不困难,”能在失落镇立足的法则几乎能通用于所有世界,然而头角巨大的白色雄鹿总是不知道能从什么地方放冒出来,不知道算不算是Watcher的特权之一,他抬起左前蹄低下头去行了个礼,“好久不见了Optimus,小家伙还好嘛?”视线意有所指地飘向Optimus的胸甲。

    后者一脸坦然地看了回去:“还好,他最近很安静。”

    “Prime有宝宝了,是不是我就要升级当阿姨了?”白鹿身后,坐在一个水球上、蓝发蓝眸的小姑娘探出头来娇声问,她上半身穿着浅蓝色的半透明纱衣,下半身则是一条仿佛缀满繁星的夜空那样华美的鱼尾,仰着头,带着点期待地看着面前身形高挑的机械生命体。

    只可惜小姑娘的幻想被一秒打碎,白鹿温和地微笑着——别管他一张鹿脸是怎么“微笑”的——回答:“Valade,我亲爱的好姑娘,你怎么可能会升级成阿姨呢,你一直管Lucy叫叔叔,而他是Optimus的丈夫,所以你也只能叫Optimus叔叔——别摆出这么不开心的表情,按照你们世界的神灵族谱来说,没让你叫他们的孩子叫叔叔已经很够意思了。”

    被称呼为“Valade”的小姑娘气结。

    “Watcher,您每次这么欺负Vala有意思吗?”更后面一些,信步走来的红发男人有着尖尖的耳朵,鼻梁上的金丝单片眼镜将他衬得文质彬彬,然后他看到了有些愣神的Optimus,微笑着弯腰行礼,“初次见面,我是火神Christo Lafarge,那边是水神Valade Blue,我们都是Mortis世界的神灵——您一定就是Optimus Prime了,我们经常听陛下谈起过您。”

    “啊……你好你好……”自从和Lusifurice在一起后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又一次受到了冲击,Optimus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说出这么些客套话来。

    不过看上去Christo并不介意,他又一次露出温和的笑容来,视线很快左右扫了一圈,然后向Optimus询问道:“失礼了Prime,请问……陛下他人呢?”

    被火神这么一问,Optimus呆了呆,随即有点尴尬地抓抓头雕:“抱歉,我也不知道……他最近接了单子,好像在研究怎么把魔导科技和科学科技结合起来……作用于大型机械上。”

    其实将魔导科技和科学科技结合的产物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对于家里有个这方面的大专家的Calos家更是这样,厨房里那个总是喜欢在工作的时候和你碎碎念的烤面包机就是这样的玩意儿,面包机先生是一位优雅的绅士,甚至还有一套自己的营养学理论——营养学!——对于一片面包应该怎么烤才会兼顾美味与营养这方面,它——他深谙其道。

    “哦……大型机械,懂,”Watcher点点头表示明白,事实上对他而言鲜少有不明白的东西,偏头用鹿角蹭了蹭有些发痒的后背,“话说Optimus,我们要不要先进去?一直站在外面也不是个事。”一直站在外面那个人工太阳晒得他的皮毛有点痒痒。

    Optimus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一直和客人们站在门口聊天,他慌忙把这几位神灵请进门。


    有点奇怪。

    失落镇住民并不算多,不算那些流动人口比如来串门的Mekafurice、也不算一直想进来但是没资格住进来的、更不算那些一个月来一次的位面商团,整个镇子也就一千人顶了天,即使每天在街上遇到,一千多号人也能混个脸熟,但这几个神灵看上去却格外面生。

    对,几个,除了一开始过来的水神火神以及老朋友Watcher之外,后来又来了几个……神,除去一头撞在门上的时空之龙Shnell和已经自认为是女儿的淫//欲女神Anniya外,半人半蛇的大地女神Elites、眼睛看不见心比天还亮的风神Kalil、瘫着脸的白发女战神Anas、满身珍贵矿物结晶闪瞎眼的龙神Catella,还有一个用野兽外表过来敲门进屋之后变成金色狮人的兽神Gihat。

    整个Mortis世界一共有十位主神,其中包括三位和世界同龄的太古神,不算Lusifurice、除去已经死亡的创世女神Fitna和据说在路上的光明神Mekafurice,剩下的居然全来齐了。

    茶杯茶壶很自觉地跑出来,乖乖给客人们倒上了适合的饮品,魔导科技的好处就在这里。怕自己做错什么的Optimus悄悄松了口气,看没什么人注意自己,于是慢慢挪到露台去了。

    虽然脸上看不出,但Optimus其实是有些忐忑的——他知道魔法世界对于自己这样的机械生命体多少都有些排斥的,Lusifurice曾经带着点不屑地握拳说自己一定要把科学科技引到Mortis世界,但Optimus现在则紧张于这些来自魔法位面的神灵——他们全部来自Mortis世界,所以应该都是Lusifurice的同伴吧,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

    “并不是‘同伴’,只能算是子侄那个辈分的,这群白痴都比陛下年纪小,所以他们也只能乖乖叫您叔叔,再说Mortis世界并不是一般的西方世界,除了支撑世界的是魔法不是科学、常用的是魔导科技而不是科学科技,其实和你们世界没什么差别,何况——”旁边忽然说话的是淫//欲女神Anniya,身段妖娆一身黑色薄纱的女人象牙一般素白的手腕晃得人眼晕,手里轻轻摇着火红的羽毛扇对Optimus一笑,“您可是陛下最珍视的存在,而我们这些新生代,都是从陛下的算计里活下来的,您以为谁敢不长眼睛和陛下对着干?”

    主宰淫//欲……不,应该说是“欲望”的女神在很多方面都喜欢都弄任何一个她认识的人,然而唯独面对正直的前执政官她没办法坏心起来。

    而听到那句“您可是陛下最珍视的存在”的时候,Optimus愣住了。


    生而为一个Prime,Optimus的确得到了很多东西,权力、地位、声望,以及很多很多平常人完全接触不到的东西。

    自然,得到了这些东西之后就应该知道怎样将其运用到最好,身为Prime,也必须为其他人着想——“你应该怎么做”“作为一个合格的领袖应该怎么做”,这是他听过最多的话,而他也从不觉得这些话有什么不对——“Prime”,身居此位,Optimus所做的一切当然要为了整个文明着想,他一直都将这些视为理所当然,甚至理所当然了少部分那些恶毒的怨怼和刺耳的言语。

    他很单纯地在反省,自己一定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才会招来这些话——可他忘了自己不是神……他也会累。

    直到认识了那个伪装成人类的黑暗神,然后见到了Primus,不管哪一个都告诉他可以放松,想要撒娇也没有关系——甚至其中一个还霸道地说,天塌了?天塌下来算什么,我给你顶着!

    原来“被珍视”,就是这种感觉吗?


    “人类有句话说的挺对的,爱情这东西能让再牛逼的人都变成傻逼——我哥明显是这样,”另一个声音穿过来,Optimus和Anniya一起抬头,然后一起差点扭成囧字脸:Mekafurice先生你能不能不要摆着个大天使降临的造型降落啊?很像扑棱蛾子好吗?!——话说扑棱蛾子是啥哦?——光明神扇动翅膀降落时简直自带圣光闪瞎眼OR光学镜,Anniya忍无可忍把扇子飞了过去。

    Mekafurice敏捷地接住飞过来的羽毛扇子,顾不得摆什么老子来普照大地了的神棍架势,惊悚地看着把扇子飞出飞镖气势的Anniya:“你这么凶没人敢娶你啊小Anni!”

    Anniya表情凶狠:“老娘就乐意看着陛下和我们的皇后秀恩爱一辈子怎么了怎么了!!!”她没说出来的是,除了死脑筋的Fitna,自古就没有哪个女神愁嫁不出去的……

    “……有我什么事啊?”状况外的Optimus。

    不过Mekafurice的到来对于Optimus还算是个好消息,至少不会因为不认识什么人而觉得尴尬,尤其是那几个本来就认识的——Watcher了解Optimus的性格,因此自发地揽过了帮忙招呼客人的职责,他满位面迷路——呃游历——认识的人当然很多;因为以前的喷嚏事件而有点交情的时空之龙Shnell好像对当初的事情很是抱歉,于是顺便帮他把挡着那群八卦人……神的工作揽了过来;至于Anniya……哦不,父神【Primus】在上,可饶了他吧,那个姑娘看到他就嘻嘻嘻笑得不怀好意——他果然不擅长和女性交流……

    Mekafurice在这种情况下担任了介绍客人外加聊天的工作,不过他本来也挺能侃,Optimus和他聊聊倒是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而且相对于不知道多少年前就住在失落镇没回去过——偶尔会去也只是救场——的Lusifurice,现在整个Mortis世界的变化还是光明神比较懂。

    聊着聊着Optimus忽然想起了从看到Watcher开始时就想问的问题,不过因为各种原因他没能在第一时间问出来,于是他转而去问坐在一边像只大型鸟类一样呼噜翅膀毛的光明神:“说起来……为什么今天Mortis世界的各位……都过来了?”

    结果Mekafurice看上去比Optimus还吃惊:“Prime你不知道吗?!”红蓝装甲的卡车变形者呆滞地看着毛都不梳了的光明神,后者姑娘一样的尖叫差点掀了Calos家三楼的屋顶:

    “今天是我哥的生日啊!!!”


    接到位面通讯的时候Lusifurice正在一个未来位面的世界搜集一些特有的矿物质。

    神灵保持着他的化形形态,除了暗金的头盔之外,披着墨黑羽毛的巨蛇头部是凤凰一样的华丽的夜色翎羽,扇动那双遮天蔽日的巨翼,山峦般绵延的躯体如同撕裂苍穹的刀刃,如果现在不是因为他原本就在宇宙中,羽蛇神过于威严的姿态一定会引起恐慌。

    自然神们大多数都有三个大分类的形态,呈现本质形态的本形、战斗力强悍的化形、平时最常保持的伪形,以Lusifurice举例来说,他的本形是大片没有固定形态的本源黑暗,化形是大到能够割裂天空的羽蛇,伪形自然就是那个拿着法杖或者镰刀的黑发人类。

    机械神灵的通讯就是这个时候来的——“太不够意思了啊Lucy,”Primus的声音显得莫名委屈,“虽然我们差辈了没错,但是我也算是你朋友吧,你过生日居然不叫我一声?”

    “你根本就是想见Optimus找不到借口所以才会拿这个说事的吧——等等,生日?我的生日要到了?”以巨蛇那威严雄伟的外表而言,Lusifurice现在能做出“疑惑”的表情也真是难为他了,血红的信子吐了吐,“今天几号?——我说的是地球历。”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个问题的Primus也是一愣:“……我怎么会知道……是Watcher通知我的……”

    这两个随便一个谁拎出去挥手都能让一个位面都跪了的强悍神灵隔着看不见的世界壁垒“面面相觑”了一番,外表无比尊贵威严非常符合“神灵”定义的羽蛇翅膀忽然一顿,然后发出惊天动地发出一声吼叫,听上去像是暴怒至极但事情的真相是其实他在心虚:“完蛋了!那群熊孩子绝对已经去我家了!妈的我自己都记不清楚我只记得的生日那群货记得比我还清楚啊——Opty不会乱想吧?!”

    Primus觉得这种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吐槽他比较好。

    神能够掀起的能量有多大?这点谁也说不清,总之不管怎么说,那个未来位面的监测装置不知道为啥检测到了一股大得恐怖的能量,这群倒了血霉的检测人员还一脸茫然地去查,死活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废话,正向位面主神迈进的世界主神,那么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在这种魔法元素充沛却完全没有被使用过的世界里,没直接把这些金贵的装置全部报废已经很对得起你们了。

    等Lusifurice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回到失落镇的时候,他的大半个手臂还保持着翅膀的模样——羽蛇的翅膀和他自己或者Mekafurice的翅膀都不一样,相比起神灵们几乎是纯能量体凝结的翅膀而言那条巨蛇的翅膀才是真正血肉凝结的手臂,手臂上游走的是充满张力的线条。

    门没锁——废话说得像失落镇有小偷谁会锁门一样——进门被玄关的一堆鞋子震撼到,他呆滞了片刻,第一反应居然是不错这群熊孩子居然还记得脱鞋,拖地是Optimus自己包揽过去的工作,要是他们敢不脱鞋进门……呵呵。【←好吓人啊喂!

    “啊,陛下,您回来了。”因为自己的三个形态之中有蛇类形态,虽然并不常用,但当初在设计屋子的时候Lusifurice就给房间设计了极粗壮的横梁,想着自己大概有一天会用到,这会儿方便了下半身是条蛇的大地女神,全身布料只有一个件蛇鳞抹胸的妖娆女性带着兽族特有的狂野从房梁上倒下下半身来,笑眯眯地和Lusifurice打了个招呼。

    大地女神Elites Rur,她本来不是神灵,白银时代被黑暗神从族群灭绝的天灾中救下后才机缘巧合成为了掌管大地与智慧的神灵,一开始就把自己放低了一个档次,倒意外和Anniya关系不错了起来——和这姑娘关系好的能有几个好人?

    “Eli,”Lusifurice甩甩手,终于把那半边翅膀甩回了手臂的样子,“你们这次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能有这么一群家伙总记得你自己都记不住的生日还是感觉不错的,Lusifurice不爽这群熊孩子自作主张的最大原因倒不是他们不请自来,而是因为以前他们多少来之前还会先告诉他,现在倒好,说都不说就直接来了!

    柔软的绿色长发如海浪一般弯曲,Elites轻轻笑了起来:“要是告诉了您,哪还有惊喜呢,”Lusifurice的表情看上去是要怒,于是那个娇艳的蛇女毫不费力气把责任推到了好友身上,“是Anni让我们这么做的,说是要给您惊喜……”她忽然一顿,从对面男人脸上的表情已经看出了点端倪,“……您,没告诉Prime您生日的事?”

    “我连自己生日是哪天都不记得,再说你们不就是想每隔一百年找个理由聚聚么——我为什么会记得我自己的生日,既然我都记不得,你还指望我能告诉Opty?”Lusifurice没好气地看着这群小破孩,他们里面有不少是他看着长大的,要是看不出这群熊孩子想干什么,他这个最古老的神也就不要当了。

    说完之后也没去理会Elites,自顾自脱下外袍往屋里走去。

    ——然后走进去就迎上了一群高龄“熊孩子”探究的眼神直直指着露台,Mekafurice张着翅膀像个屏风一样杵在露台和房间过去的那道门边,看到他哥来了立刻像是见到了救星,忙不迭地收翅膀让路,顺便再把其他人挡在外面。和哥哥擦肩而过时他压低了声音小声道:“Prime好像不太开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生日没告诉他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Lusifurice忽然想到了网上一句话——宝宝不开心惹,宝宝有小情绪惹。

    幸运的是这难不住我们伟大的黑暗神陛下,毕竟和一个在工作方面尽职但是三观严重不正的姐姐【Fitna】一头蠢萌和奸诈并重的龙格分裂【Shnell】生活了几乎整个混沌时代,逼不得已学会了照顾小孩子是怎么个情况,至于Optimus……“哄孩子”只是说说而已嘛,老夫老妻这么久【事实上真的没多久啊TAT】了他还能不了解他自家媳妇?


    露台距离地面大概只有两三米高,失落镇是以大多数世界人类的身高来强制居民们体型的,因为隔音效果直接上了魔法,门一关那群叽叽喳喳的熊孩子声音也就听不见了。

    Lusifurice看到Optimus背对着自己坐在露台护栏上晃悠腿的时候差点没笑出来——是自己宠得太过了吗,原本冷静自持的领袖居然会做出这种孩子气十足的动作来。

    除非沙地,蛇的游走是绝不会有声音的,何况羽蛇是还有羽毛作为消音器,Lusifurice现在没穿那身繁复的法袍,而是换了一身类似于地球上的黑色西服的装束,但外套下摆却又如同长袍一样延伸出装饰着贵重金属的缀脚,只是领带却没好好打上,白色的衬衫胸以上也没也没扣上扣子,因为死亡而显得格外白皙的皮肤却并没有那种阴森的病态感,那些狰狞的伤痕和因为伤痕而走向扭曲的图腾,居然因为衣着的关系带上了诡异的野性来。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了“宝宝不开心了”的妻子:“Opty,怎么了?”

    Optimus倒也不是在闹脾气还是什么的,只是觉得既然已经确定关系,那么至少互相知道生日是理所当然的,然后尴尬地发现自己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这样要怎么去问Lusifurice?一来一去思考之下老实的执政官自己把自己绕进了死循环。

    他正苦于有的没的乱七八糟,冷不丁从后面被搂了个正着,哪怕不低头去看都能在脑海中描摹出那双修长有力的手是什么样子,CPU里兜兜转转的那些东西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忍不住还是轻笑出声,勉强平板着声音故意表示生气:“我谢谢你还记得回来?”

    Lusifurice完全视他那点佯装出来的的怒气于无物,下颌搁在Optimus的肩甲上蹭了蹭,然后凑到音频接收器边拖长了声音懒洋洋地叹息,那声音仿佛是奶喵的爪子,没什么攻击力,只用嫩嫩的爪子小心翼翼地轻轻抓挠,很快直接抓挠到了跃动的火种:“亲爱的,你不开芯?——人家也不开心惹,人家有小情绪惹。”

    “……你发什么神经?”Optimus愣了愣扭头雕过去看,正好对上那双令他毫无抵抗力金色眼睛,那双眼眸里的笑意几乎要满溢出来,嘴角勾起的弧度明显带着恶作剧得逞的意思,他当然能看懂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干咳了一声低下头雕去,“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有点……有点,”他想了想,换了个说法去问,“你怎么不告诉我今天是你生日?”

    问到点子上了,Lusifurice轻轻笑起来,松了手趴在护栏上:“你记得你自己的生日吗?”

    Optimus一呆:“……不记得了……”

    “所以你看,对于我们这种基本上来说不会死的生物而言,生日和年龄一样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Lusifurice好像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虽然穿着无比正式的西服,但眉眼透出的邪气还是让Optimus有些害羞的不自在,“我的年龄可比你大多了,你看,连你都不记得你自己的生日了,我不记得了是不是足够理所应当?”

    Lusifurice说完这话之后Optimus没吭声,他有些奇怪地看了过去——哦不Opty,我知道你数学不太好,但是不要用那种两眼放空的神情盯着我好吗?

    伟大的黑暗神还在思考自己刚才说的话哪里有BUG,Optimus已经敏捷地手在护栏上一撑翻了回来,他站在Lusifurice面前,表情严肃:“对赛博坦人和神来说,我得承认这些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我来说你的生日很特殊的意义——毕竟如果不是这一天,我就遇不到你这个霸道的混蛋——用你自己的话说,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在彼此的生命里横插一脚,那么我希望能知道你的所有事情,我也会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Lucy你怎么蹲下了?”

    废话被你一秒击中了好吗……犯规啊你,不带这么打直球的!

    不顾身上的庄重服装,Lusifurice蹲在地上带着点怨念地抬头看着Optimus,对方逆着阳光的有点不解地看着自己,蓝色的光学镜像最纯净的蓝宝石,身上的火焰纹路仿佛要燃烧起来……黑暗神有些愣神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赛博坦人,丝毫不顾自己昂贵的外套正在地上沾灰,说话时口气带着有点装神弄鬼味道的飘忽:“……我有些时候会想……”

    “你在说什么?”Optimus看他一直蹲着不肯起来,干脆自己也蹲了下去,芯想该不会自己刚才闹点小脾气把他刺激到了?结果刚蹲下就黑暗神紧紧抱住,面对面跪坐在了地上。

    红蓝机体当机三秒然后腾地红了脸,平时搂搂抱抱倒是没少,但这回……尼玛啊客厅里一群人……神啊!还是自己不认识的神啊!Optimus有点手忙脚乱地想推开Lusifurice,不过我们的黑暗神陛下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附在他骨骼之上的肌肉看上去赏心悦目,不是那种经络纠结的夸张更不是那种除了秀一下之外就没半点用处的花架子——至少Optimus平时就推不开抱上来的Lusifurice,现在慌乱之中更推不开——他有点怒地叫了一声:“Lucy!”

    黑发的神灵将脸埋在妻子的肩上,放轻了声音:“Opty……你知道我刚才想说什么吗?”

    “什么?”立刻停下动作。

    “你说……我运气这么好会不会被GM举报?不过我觉得我现在能秒GM了,”Lusifurice压低了声音笑,他的手臂放轻了力道,不过现在Optimus也没打算挣开他,“老实说吧,‘生日’这玩意儿,我是从来不会花精力去记的,毕竟对于一个不老不死的神而言,连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又怎么会去记这一串没有意义的数字,那群熊孩子会记得这么清楚,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基本上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抛开作为神的职责闹腾一下,我的生日是个不错的理由……听我说完啊,”怀里的机体微微挣了一下,于是Lusifurice加大了点力道,“不过你放心,今天之后,我会尝试着去记住这一天的。”

    “……为什么?你不是说没有意义么?”这下Optimus有些搞不清楚Lusifurice了,刚才说生日对神灵没意义的是他,结果现在说会试着记住生日的也是他……逻辑呢吃了吗?!

    抱着稍微思考一下说辞,Lusifurice一脸理所应当:“因为这个生日对我来说很特别,之前是陪着那群熊孩子闹腾,都难说是我的生日还是他们聚会——不过从今以后的这一天就有你陪着我了……所以,很开心啊。”

    刚才谁说Optimus会打直球的……Lusifurice陛下您这才是直球好吗……

    几秒钟后反应过来之后的Optimus虽然看上去还是极为淡定,但陡然升温的机体还是出卖了他的真实内芯,干咳着朝反方向扭过头雕——没成功,被看穿他行动的Lusifurice阻止了——俊美的神灵伸手固定住对方的头雕,那双让他毫无抵抗力的金色眼睛仿佛在氤氲水光,薄唇开合间带着点佯装可怜的哀求:“别躲啊亲爱的,我想吻你……”

    Optimus犹豫地想了想这么不要脸的话Lusifurice到底是怎么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的,但是他对那双眼睛没有抵抗力已经是不治之症了,这次他甚至都懒得尝试去抵抗了,那双鎏金般的眼睛带着隐忍和欲望越靠越近,最后占据了全部的视域。Optimus一边气于自己在这方面怎么特么的就这么没脾气,一边因为对方的那些话而默默地小开芯,最终还是没有躲开Lusifurice,轻轻说了句“你啊”,尾音不自觉拖长了些,还是乖乖抱了上去。

    虽然说是“吻”,但Lusifurice并没有真的吻上去,关于要把Optimus“逼”到什么程度才合适黑暗神自己心里有数,他只是扳过蓝色的头雕与对方唇角贴合,没有了下一步动作。明明是和人类一样血肉组成的躯体,哪怕管道中潺潺流动的并非鲜血,温度竟然能比金属更低,尤其是唇,真的没有半点该有的温度,仿佛就是一块冰。

    但Optimus却觉得自己有点沉迷于那异样的冷意,就像他有时候会在Lusifurice在那片血淋淋的机械翅膀上重新雕文的时候伸手去摸上一把,来自精灵一族的手艺向来都值得信任,明明是冷硬的金属却被带着点收不了手的吸附感,只可惜对方的金属翅膀不像赛博坦合金,没有半点感觉,要不然还能反调戏一把……等等,想什么呢。


    “陛下,您和您夫人是打算在露台上拆起来了还是怎么着?”

    纯爱也能看成限制级,Lusifurice和Optimus都忍不住看向声源——红眼睛的黑发青年将惯用的长剑放在一边,自己趴在旁边屋子的二楼阳台栏杆上居高临下,平时身高捉急得不要不要的,这回难得俯视一次,开森——称呼Lusifurice为“陛下”是整个镇子的默认,至于Optimus,叫他“Prime”的自然占多数,偶尔一两个萝莉【至少脸是萝莉】的会叫他一声“哥哥”,只有这个住在隔壁披着一张人皮的兵器总是恶作剧一样叫Optimus为“Calos夫人”,据说Watcher就是跟着他学坏的。

    听到这句话Optimus伸手就要去推Lusifurice,后者金色的眼睛瞟了一眼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人形兵器,破天荒地露出温柔笑意说上校,你后面那哥们儿已经站了半天了。

    话刚说完,在后面真的站了半天的金发青年扔了心爱的重机枪一把把人抱起来就往房间里就走,委屈得像只饿了半天的金毛猎犬——除了原本是个人类的红眼睛之外,另外四台机械兵器们都觉得披着人皮真烦,原本能拿着大杀八方的武器现在就是累赘!还不如直接机体干个爽!

    堂堂北天联盟上校、五台初代AI兵器的大哥,明明来自未来位面还搞不定自己的小【qing】弟【ren】【之一】是要闹哪样,还是说果然老天有眼……不对天上只有太阳,人造的。

    “Doros先生……不会有事吧?”Optimus犹豫了一会儿出声去问,红眼睛不是坏人,只是嘴贱了点,又因为都是机械的关系他们平时相处得还不错,Optimus有点担芯。

    Lusifurice又有些恋恋不舍地蹭了蹭Optimus:“别担心,兔子眼只会腰疼,不过他有句话说对了,我们是不太好一直呆在露台上,要不然……”他说,终于站起身来,在地上拖了半天的长发和外套下摆居然诡异地没有沾灰,伸手把Optimus也拉了起来,让对方往自己身后站了点,然后打了个响指,露台门应声而开,几个人……神随着门开而轰轰烈烈摔了下来,Lusifurice冷笑着看着他们,“……要不然,这几个小鬼能直接脑补出一套广播剧来。”

    一想到刚才居然被听了墙角还秀了那么久的恩爱,Optimus有种变成载具形态然后从这群神身上碾过去的冲动,倒是忘了脸红。

    而这时,Lusifurice却忽然一把搂住了Optimus,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看着那几个还在头晕目眩的晚辈面无表情:“今年开始,我的生日你们谁也不许来失落镇,你们的心思我知道,不用借着我的名义闹腾——要是发现谁敢再来,有翅膀的削翅膀没翅膀的拔毛——现在,立刻给我滚回Morits做好准备,别让我过几天回来的时候发现黑暗神殿长了魔蛛。”

    这位是货真价实的长辈,就算被骂个狗血淋头这几个新生代的神也不会有什么怨言,至于光明神和时空之龙早就被虐习惯了,更没什么想法,但Anniya发现了对方话中的另一个意思,声音立刻高了八度:“陛下你过几天要回Mortis?!”

    “不欢迎吗,”金色的眼睛一眼瞥过去,当了出头鸟的淫||欲女神顿时表示我就是块叉烧我神马都不唧道,“没错,我是打算回去——带着Opty一起,借这个机会告诉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黑暗之神还活着,以及……”他忽然看向Mekafurice。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哥哥,你还想告诉那些家伙——”双子间的心灵感应还是存在的,虽然哪个世界都不会有像他们一样年龄差距这么大的双子了,光明神一声笑,视线微微偏开看向有点手足无措的Optimus,嘴角咧开不怀好意的弧度,“‘Dark Throne’【注】真正的所有人即将来到这个世界,还觊觎着这个位置的人,长了脑子就滚……没错吧?”

    意思已经充分传达,于是黑暗神没有再理会那边一脸震惊的熊孩子们和坏笑着的弟弟,扭头朝Optimus笑起来:“我知道你没有为我准备生日礼物,所以我直接找你要了,我的Dark Throne还有很空余的位置,所以我打算找个人和我一起坐上去——亲爱的,把这个人送给我吧。”


    我要与我分享我所拥有的一切,我要所有人见证你成为我真正的妻子。


【END】


后台乖乖坐着的崽子:爹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场啊_(:з」∠)_

抱成一团的爹妈:……啊【完全忘了←主要是爹[我]忘了】


注:Dark Throne,直译“黑暗王座”,因为设定里Mortis是允许君主配偶与君主本人同坐一把椅子的,所以很多时候君主们会直接把自己的王座制作成双人座,当然有很多妃子或者男宠啥的那种帝王的话,只有正位才有资格和君主一起坐王座。

    当然了,能坐王座并不代表你有资格干涉政治……

    “我的王座分你一半”是君主们最常用的简单粗暴的求婚用语x


评论 ( 15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