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TF脑洞文】妄想症【完】

一鼓作气写完。

寝室没人,哭成DOG。

抱歉泪点奇怪。



这大概就叫求之不得吧。


继发性妄想,是指在已有的心理障碍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妄想,是以错觉、幻觉,或情感因素如感动、恐惧、情感低落、情感高涨等,或某种愿望(如囚犯对赦免的愿望)为基础而产生的。

若作为基础的此种心理因素消失,这种妄想观念也随之消失。若联系到上述心理活动的基础,则妄想的产生是可以理解的。

心因性偏执状态的妄想,抑郁症的自罪妄想,躁狂症的夸大妄想,均属于继发性妄想。


很想得到他啊,在现实里。

想触摸他的装甲,想触摸到Autobots的标志,想看着他在阳光下飞驰的样子。

那位尊贵的、仁慈的首领。

不想隔着电脑亲吻你。


有些事情是纯粹臆想的,比如其实和朋友去看电影的时候一起去的不是三个姑娘是两个情侣,不过倒是没有被闪到;

有些事情是真实发生的,比如庙小妖风大和当初在微博上被掐得死去活来,不过现在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某个人现在被掐都掐开楼了;

有些事情则想做没敢做,比如隔着电脑屏幕亲吻他。


我怎么敢亵渎我的神。






【脑洞】妄想症


(上)

    妄想症,确切的说继发性妄想。


    他叫楚歌,四面楚歌的楚歌。

    他有病,虽然看不出,但真的病得不轻。

    药吃了不少,医生也看了不少,但从没见好过。

    他不喜欢和人说话,也不喜欢往外走,比起一般的宅男还更宅些。

    宅男其实不太招人喜欢,但喜欢他的人从来都不是少数,可他依然一宅到底。

    毕业之后他选择成为一位程序员,相比起其他的东西,还是数字和电脑更加让他信任。

    冰冷的电脑和死板的荧幕在半夜闪着光,仿佛打算陪这个冷漠的数据员一辈子。


    “小猪、小白,你们下午没事吧?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啊?”

    “电影?当然去!我没怎么关注啊,最近有什么片可以看的吗?”

    “最近科幻的比较多吧……想看变四!”

    “去吧去吧!啊我柱总……(¯﹃¯)”

    “多约几个人吧?再叫个男生,安全点?”

    “要不把冰块脸叫过去?”

    “你开玩笑么……冰块脸帅是帅没错但是特么的谁受得了他的冰块脸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你自己也承认他帅了……”

    “……”


    姑娘们犹犹豫豫的邀请他居然没有拒绝,私下被同事称做“冰块脸”的青年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个字母,保存后合上了电脑,英俊而阴沉的面孔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点点头:“一起。”

    被叫做“小猪”的朱玲咬着益达口香糖,摸出手机在附近地图上检索一阵:“既然没有人有意见的话,那就决定一起去看变四了?正好紫荆影城新换了IMAX系统,变四也有IMAX的版本吧?对了,我同学说附近还新开了一家日料店,不如看完电影之后去吃个晚饭呗。”

    听着几个女孩子说话没有吭声,他只是把视线移到了自己的鼠标上,新买的鼠标,以黑色作为底色的机身和一闪一闪的绿色LED灯光,无趣地等她们做好决定。

    “对了冰块……啊不是,那个,楚歌啊,”小白一直嘴快,这会儿差点把私下叫的“冰块脸”喊出来,掩饰性地干咳两声,“那个,作为唯一的男士,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没意见。”他说。

    去电影院的出租车上他坐在了副驾驶,几个妹子不仅丝毫没有“可以不用付车费”的庆幸感,相反某种意义上还被某个人冰块冻得浑身直哆嗦,诺诺作为提议邀请他来的“罪魁祸首”自然受到了其他几个姑娘的怒目而视:“你干的好事!”

    “我、我就是找个免费制冷过来!”诺诺嘴硬,“想被秋老虎咬死你们直说!”


(中)

    电影开始前他们买好了爆米花和果汁,顺利在位置上坐下了,虽然配置有点奇怪——三个姑娘和一个汉纸,看似艳福不浅——看似而已,唯一的男性冷着张冰块脸,面无表情。

    有些诡异的是,来看这种片子的居然情侣居多。

    不过更诡异的是,这些情侣连萌点都差不多,擎天柱一出来混杂了各种音色声调的嚎叫就差点掀翻了电影院的屋顶,即使变四里刚出场的汽车人首领看上去根本就是辆廉价的破车子。

    初次变形后的领袖依然破破烂烂遍体鳞伤,然而晶亮的光学镜却比背景的光更亮——充斥着悲伤、防备,以及极度不信任的蓝色晶体,仿佛能穿透荧幕,看到心里去。

    身为女生,会在看电影的时候提出去看变形金刚,只能说明白河跟朱玲还有李秋诺本身就是变形金刚的粉——当然不是直粉,弯的那种——柱总出场的时候几个妹子不是没想嚎叫,但介于身边的人形制冷机,总还需要保持点女生应该有的气质。

    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哪怕周围都是闪瞎眼的情侣和忍着嚎叫冲动的妹子。

    他像个为了考试做准备的学生,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讲解,仿佛屏蔽了周围的一切声源。

    谁都没有见过他这么认真的样子,包括曾经和他是同学的白河。


    这个作品像个无底的洞,进去就出不来。

    而他一脚踩了进去,颇带着点义无反顾的架势。


    庙小妖风大是什么意思,他算是了解了。

    总有一些人喜欢把所有人都往坏了想,在他们看来只有恶徒才是真正的好人,好人做了一件错事就能说明那是伪君子,坏人哪怕做了一点好事也能说明对方身上依然有“人性的光芒”。

    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卫个道士,也从来不敢说自己三观有多正,毕竟自己精神方面有问题他是知道的,但好歹他觉得自己还算得上是善恶分明。虽然没有真的欠下什么人救命之恩,但是这么多年的小说也好动漫也好,他敢说在正常情况下,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帮想要毁灭地球的人说话,或者反而去责怪想要帮助人类的人。

    所以那些带路党是个什么情况。

    血性这种东西玄之又玄,能比这东西更玄的大概只有爱情,他捏着鼠标那只手的骨节,因为电脑萤幕上显示的内容而咯咯作响,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点开了发言框。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吵架,因为那个仁慈而善良的领袖,哪怕在现实里对方根本不存在。

    ——你们有什么资格用什么嘴脸在什么立场去指责他!

    心脏在胸腔里跳得钝痛,仿佛一把没有开刃的刀,每一次落下都落在那个竖起的刀刃上。


    他在现实里绝对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甚至连说话都很少,所以他选择写出来——因此不奇怪为什么他在网上掐架能舌战群儒,现实里吵架直接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不像一般喜欢那位首领的粉丝多少学到了那种温和善良的秉性,他就不,不说还好一说就直来直去地刺人,曾经被对家粉掐得腥风血雨。

    朋友劝他不要和奶茶一般见识,于是消停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动手写东西。

    理科生出身他文笔并不算好,但仿佛就发生在身边的温柔故事却帮他赚到了一些人气,原本写着玩的东西,写着写着,就带上了某些自己也说不明的东西。


    哪怕只是遥不可及的愿望,他也希望那位善良而仁慈的领袖能够为自己活着;哪怕只是在自己一厢情愿臆造的故事里,他也希望他能活得轻松一些,不要把什么都压在自己的肩上。


    他吻了他。

    隔着那道屏幕。

    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


(下)


    爱情大约是这世上最玄幻的东西。

    用尽辞藻,算尽可能,你也不知道下一步正确的道路应该怎么走。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看得出来吗?”

    “……跟谁谈啊你也不怕把人家冻死……?”

    “赛博坦人应该不会被冻死,何况我喜欢的是擎天柱。”

    “……啥。”

    不认识他的人听不出来的一反常态的对话,几个疯丫头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抹泪咬手绢:妈个鸡这下好了,冰块脸也成情敌了,早知道我柱总魅力大也不带这样的嘤嘤嘤。


    他和姑娘们的关系好像忽然好了不少,至少朱玲她们现在有敢在他面前叫“情敌”——她们没有恶意,他也懒得去管,只是谁都不知道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有多认真。

    “何况我喜欢的是擎天柱”。

    这是真的,比珍珠还真——他是真的将这个在现实里真的不存在的虚拟角色当作恋人对待。

    疯了吗?也许吧,可那是那位仁慈的领袖——他想为他做任何事,他想保护他。

    头破血流,在所不惜。


    因为爱情 不会轻易悲伤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 简单的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王菲和陈奕迅合唱的《因为爱情》他不是没有听过,然而有些歌词他并不赞同。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可如果这是一场注定碰触不到的爱情,那只会是从头悲伤到尾;至于那句“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他几乎笑出来了。

    疯狂?呵呵,疯狂,自己现在可不就是么。


    编写程序对他并不算是难事,写东西对他来说更加困难。

    有些话写不出来,即使写出来了也词不达意,他狂躁得想要砸电脑,然而却在看到写字台上的那个矗剑而立的红蓝身影时重新冷静下来——喝点水,再想想,总是能写出来的。

    写字台上的模型依然是那样顶天立地的样子,蓝色的光学镜美得惊心动魄。


    他做了个噩梦。

    梦里他的时间快速流失,青年到壮年到中年,最后垂垂老矣,浑浊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手一点点变成白骨,如同某些粗制滥造的恐怖电影,记忆里最后一抹蓝色慢慢散去。

    猛地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满头是汗。

    洗手间里他把水拍在自己脸上,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和眼下烟熏妆一样的黑眼圈。

    手撑在洗脸池边他忽然感到了绝望,潮汐一般,吞噬了他全部的情绪。

    他忽然想知道,在叫着希望自己喜欢的作品永不完结的粉丝里,自己是不是唯一一个祈求着变形金刚能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完结的粉丝。


    在你所臆造的世界里,你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过上你所希望他能拥有的任何生活,像个普通的赛博坦人一样活着——放下一切也好,开心地笑着闹着也好,然而离开了这个世界呢?

    他之所以为擎天柱,就是因为他曾经经历了那么多,这些造就了这个仁慈而尊贵的领袖——可你能真的为他做些什么?你只能看着他背负着星球的宿命同胞的责难人类的不理解甚至怨怼,挺直了背脊向前走。

    然后终于有一天会倒在你再也看不到、再也听不到的地方

    曾经有另一个女孩惶恐地敲打出这样的字句:“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会怎么样——

    他永远不知道你的存在,你知道他永远不可能存在,你的生命太过短暂,以至于连看着他都变成了奢望。

    你知道,你陪不到他的地老天荒


    诸神啊,

    能不能——

    让我彻底疯掉?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