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世界】发病Again

以前的段子扩写

你X擎帝

室友表示“女王请尽情踩我!!!”

别理他




    你半跪在熔炼池边的皇座前,恭敬低垂着头。

    你的双手所惯用的武器在被允许进入Autobots基地之中这个象征着君主暴政的地方时已经被收走,即使你是因为在战场上的功绩而被君主召见的,那群意外谨慎的疯子也绝对不会允许有谁有可能会伤害到他们的帝王——哪怕这位帝王是个被正义一方欲杀之而后快的暴君也一样。

    而你半跪在那里,光学镜视域垂下,没有直视王座上的机体。

    未曾来到这里之前,你曾经想象过这位在军品手中夺下赛博坦的民品会是怎样的模样,是加厚了单薄的盔甲还是强化了轻巧的武器?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临,你被卷进了Autobots和Decepticons的战场,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你的CPU被烧成了一团浆糊,傻傻地走不动路。

    普神啊,那位暴君,纵使披着邪恶的外衣也依然掩盖不了他的魅力——深紫的盔甲橙色的胸窗,白色的战斗面罩下究竟是露着怎样嘲讽的微笑?还有,那双艳丽晶莹得近乎妩媚的红色光学镜。

    你想起自己曾经到过的那颗满是有机生物的星球,对那些原住民你提不起什么兴趣,只有那些美丽的矿物让你觉得有趣。而其中你最喜欢的,是一种被名为“Garnet”的有色矿物结晶,最纯净的Garnet颜色是一种极为奇异的红色,你曾经想找到与那相似的颜色,然而总是以失败告终。

    可现在,你似乎找到了。

    在那之后你花费了一些力气,顺利加入了Autobots,然后成为了正义的Decepticons必须打倒的恶徒之一。

    很难说你在之后的战斗里那么卖命究竟是为了让那双光学镜看你一眼还是借此来发泄自己冒昧的欲望,然而越是这样,在你深度充电的梦境中那躺在你压制下肆意舒展、将你激活的输出管完全吞进接口的机体就越来越清晰——深色的涂装和晶亮的Garnet,令你的CPU短路,让引以为傲的理智一次次在虚像之中被烧成灰烬。

    然后这一天,有杂兵来传话,说陛下召见你。

    Lord Optimus召见你。

    你依然垂着头半跪着,但思绪已经不知飘到了哪里,忽然你的视域忽然被强制性上移了几分,接着,对上了那两块晶莹剔透的Garnet之石。

    那位帝王坐在金属的王座上,熔炼池特有的暗红光芒映得他的涂装变幻出奇异的深浅来,他看上去有些困顿也有些兴奋,他正用脚尖挑着你的下巴,优雅地撑着下颌,带着点好奇,慵懒地看着你。

    你有些紧张,不知道君主的召见是因为曾经听说过你的名声还是因为怀疑,然而能如此肆意地观看这个曾经在惊鸿一瞥中出现于你梦境之中的君王,你有些什么都不顾地、愣愣地看着他。

    “朕听说了你战斗的事情,很拼啊新兵,”君主的声音染上了一些笑意,然后话锋陡转,“你,莫非是喜欢朕?”

    有什么事情会比你小芯翼翼的暗恋被本人发现更加尴尬?你觉得面部装甲有些烫,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嘻嘻笑起来,似乎觉得你还算是顺眼,于是大发慈悲地抬了抬自己的下颚,仿佛施舍,又仿佛是个正在恶作剧的幼生体:“吻朕的脚尖。”

    他说,于是你捧着他的脚,毫不犹豫地从足尖一点点吻上去,唇一路将火焰延伸到大腿根。帝王稍微挣扎了一下,挣开你的手的桎梏,然后将脚踩在你的肩头,那双艳丽的光学镜有些愠怒地看着你:“过了。”

    你却有点不怕死地嬉皮笑脸,回答说如果能得到陛下的垂青,哪怕被扔进熔炼池没有关系——是啊是啊,你过了这么多年刀口舔血的日子,最不害怕的就是死,区别只在于谁给的,不是吗?

    他愣了一下,却重新将机体靠在了王座上,神情慵懒而傲慢:“那就尽你所能讨好朕吧新兵,朕高兴了,说不定朕会让你留在身边。”

    仿佛长久的夙愿终于实现,你感到惊讶和狂喜同时冲击着你的余烬,于是你将他的腿撩到肩上,凑过去拆开了对接面板,亲吻翕动着的接口。

    然后,换来他满足的喘息和放肆的笑声。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