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本能

这种情况应该来一发

然而怎么来就你们自己脑补吧

我就负责花式虐狗就行x

讲真有人要接着写不xxxxx





【路擎】本能


    视线里弥漫着一片血色,窒息一般的饥饿感慢慢包裹了他。

    好饿——快要饿死了——

    他仿佛一具行尸走肉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上行走。

    忽然,某种具有奇异迷惑味道的气息进入了他的鼻腔。

    于是他张开了嘴。


    Optimus在充电中猛然睁大了光学镜,蓝色的光在夜幕里亮了起来,黑色长发的神灵伏在他的身上,正在低头舔舐着自己的的颈部管线,冰凉的舌尖慢慢地滑过那些柔韧的精密部件。

    正直的执政官僵硬着机体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反应,因为实在不清楚Lusifurice现在这样的举动究竟是清醒的还是迷糊着,直到他看到了对方红色的眼睛和唇边不正常伸展的獠牙。

    他愕然看着压在自己机体上的神,CPU里转动的念头全是这种牙齿怎么会出现在Lusifurice的身上?在镇子里定居下来之后Optimus很认真地做了这方面的功课,关于那些那些人类的远古神话里的魔法生物们,他记得这是血族才该有的牙齿,Lusifurice是统领着死亡和黑暗的神,那些亡灵生物是他最忠诚的子民,苍白的血族的确是在这之内,然而为什么他现在会……

    神灵抬起眼睛来——金色的虹膜上飘忽着仿佛血液凝结的薄膜——张开嘴来,那獠牙在夜视模式的光学镜视域中显现得更加清楚,然后仿佛在挣扎一样轻轻碰上了Optimus的脖颈。

    利齿的温度甚至比死神的身体温度更低,仿佛是冰块雕成。

    “Lucy!”再怎么淡定Optimus也被吓着了,他知道对于所有碳基生物或者相类似构成的生物而言,他知道“牙齿”是这些人形生物们罕见露在身体外面的骨骼,而神灵的骨骼强度可以直接用来锻造武器,他曾经看到Mekafurice活生生咬碎过手指戒指上的那个钻石,要是Lusifurice真的一口下来自己的装甲铁定会被咬碎——脖子上的管线就更不用说了。

    直到纤长的机械手指偶然扯到了丝绸般的黑色长发。

    其实Lusifurice的头发并没有看到的那么长,那些构成世界的本源黑暗元素凝结成了他的战甲与羽翼,而他的长发只到大约膝盖下面一两英寸的位置,剩下那些甚至能在地板上延伸十几厘米的部分都是空气中游离的黑暗元素,这些居无定所的魔法元素们会像感应到磁铁的铁屑一样往Lusifurice身上凑,然后被赶到发梢去,将他本来就足够长的长发再延长一些——不过就算是基于这个原因,毕竟他们的距离足够近,因此Optimus扯到的那些依然是Lusifurice真正的头发。

    死神因为这个意外而吃痛,他眨眨眼睛,被血色掩盖的视线里撞进两团幽灵般的蓝色,带着极度的沙哑和低沉舔舔唇:“Opty……?”

    这真是要了命了。

    即使Optimus自己绝对不会承认被引诱,但Lusifurice也实在是个相当有魅力的生命体,不管是仿佛拥有着正午阳光的眼睛还是如午夜一般幽暗的长发,都如同咏唱歌曲的塞壬们所在的岩石之下深不见底的漩涡——而现在,自黑暗而来的神灵金色的虹膜带着一层血雾,细小的汗珠从那张俊美得近乎刺眼的脸孔上慢慢滑下,从脖子开始往下蔓延的黑暗图腾,皮肤上那些扭曲狰狞的伤痕——他用手臂撑在Optimus上方,黑发宛如层层囚笼般落下,吐息间温度不可避免地直线升高,神灵低头看着自己的妻子,暗哑着声音问他:“Opty……我伤到你了吗?”

    正直而善良的领袖面部装甲的温度飙升到了惊人的读书,然而那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完全没自觉地左看右看,尊贵的神灵现在满脑子关心的问题是自己有没有伤到心爱的妻子。

    “没有,我、我没事……”花了点时间才让火种跃动的频率不那么快,Optimus咽了口口腔液有些支支吾吾地看着对方,涂装明艳的机体像是钉在了床上一样动都不敢动——没办法,以他们现在的姿势来看,执政官只要在被子下稍微动一动自己的腿就能碰到Lusifurice,而他的机体温度因为各种原因正在上升——“那个,Lucy,你……你刚才,那个样子……是怎么了?”

    Lusifurice轻轻叹了口气,并没有换个姿势,黑发的神灵依然保持着这种一低头就能亲上去的姿势【但是又没亲上去】,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脑子没清醒:“大概是太久没有汲取死亡之力,身体有点撑不住了吧……太久没有回Mortis了,镇子里又绝对不会死人,虽然我并是不靠着信仰之力活着的神灵,但是我依然需要足够的死亡之力……咳咳——之前没告诉过你,缺少了这种东西,我有些时候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攻击活物来满足自己需要的本能……”

    说话时的空气震动就在音频接收器边,Optimus几乎没法控制自己被激活欲望,皮肤和金属肌肉磨蹭的时候开始升温,不过他确实看到了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Lusifurice肩部皮肤上代表着死亡的图腾【死亡图腾是一只咆哮的骸骨巨龙】有一部分真真切切地变浅了——当然,也只有平时的相处惯了之后才能发现这种问题。

    “那……咳、你需要……需要我做点什么吗?”Optimus小声地问他,他正在尽量把自己往枕头里塞,面部装甲不正常的温度让他觉得有点难堪。

    死神轻轻蹭了蹭他的额头,摇摇头:“不,你只需要小芯点离我远点就行,”他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黑色的睡袍下肤色苍白,“鉴于我现在这个情况,我大概要找时间回Mortis一趟……你自己在家的时候记得——Opty?你怎么了?”Lusifurice的话还没说完,从后面被一把抱住了肩膀,气体循环的机械声音极大,卡车变形者高耸的胸甲正抵在神灵的背上。

    “我……”羞耻芯和欲望像火焰一般节节攀升,“我……我想要……”


【没啦XD】

评论 ( 5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