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段子

其实这个CP可以叫做花式虐狗……

那个叫Caryagi的货是超执刀里面罪蚀七宗罪的愤怒,算是个病原体,人类形态是红毛黑眼睛上半身没穿纹着图腾的青年人。

这种天气整个人都懒洋洋潮乎乎的【躺

公主殿下被欺负了呢【远目

 

前文:点我






    正如先前所说,身为一个生活在世界顶点的神灵,Lusifurice向来是缺少了一些活人应该有的味道——傲慢,冷漠,总是以一种怜悯般的俯视态度对待着任何家人之外的任何“别人”。

    然而最近——确切的说,应该是在知道自己的火种舱里有了另一个小东西之后——Optimus就觉得Lusifurice真的是紧张过度了,当然总体来说这并非是什么坏事,只不过是因此而连带引发的一些蝴蝶效应实在令他哭笑不得,Lusifurice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表达感情这点,执政官对此当然没有任何意见,然而说真的……好吧,具体情况可以参考又一次被扔出门去的公主。

    “我只是在关心员工!”火凤凰一族的长公主殿下,现在正以完全不符合尊贵皇族风度的姿势危险地扒拉着Calos家的房门,而死神则气定神闲地正在自家家门口,宽大的袍袖中有阴森的狂风呼啸,把Light吹得似乎马上就要飞起来,“我只是在关心员工而已Lusifurice陛下!您看Optimus这么十几天没来上班我很担心而已啊陛下!”

    Lusifurice看了看处境危险的红发女人,似笑非笑的表情:“为什么?因为我听说你的世界,”他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失落镇日报唰啦抖开,“好像在闹禽流感哦,小鸟。”

    彪悍得不像个公主的公主殿下闻言一僵:“不说这个我们还能当朋友哦陛下。”

    袖子里的狂风停下,死亡与黑暗之神依然淡定:“朋友?我怎么记得我是你长辈啊。”

    “我作证,”客厅里,正在和和Optimus以及Primus一起喝茶的红发青年捧着茶杯笑嘻嘻地举手插嘴,赤裸的上半身上印记狰狞,“挺严重的,我还在想要不要过去找点素材做新药。”

    “哦闭嘴你这该死的红毛!”公主殿下似乎恼羞成怒,“身为制药师最根本的道德呢?!”

    “容我提醒一句您也是红毛,还有,身为一个有节操的病毒,Caryagi向您保证,”红发的人型病毒一手拿杯子举起另一只手庄严发誓,“‘道德’是什么,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关【调】心【戏】员工没关【调】心【戏】成,红发红衣红眼睛红鞋子的凤凰公主气鼓鼓地离开了,不过走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了:卧槽你居然嫌我的世界在闹禽流感?!陛下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家老婆正在和一个发起火来能感染一个世界的病原体喝茶啊?!

    Optimus靠在柜子上看了半天,觉得这种形式的互掐【真的是互掐吗??】实在是太有趣,走过去伸手抱住了Lusifurice的腰,小心翼翼没有踩到死神那一头长及地下的黑发:“说真的你太紧张了Lucy,要知道我可不是一碰就碎的水晶娃娃。”身高问题只能到肩膀,宝石蓝的光学镜看向对方,想了想还是把音频接收器靠在Lusifurice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机体温度比从前高了不少,也许是火种舱里那个小家伙就是缘由,而Lusifurice的体温则一如既往的只有十六七摄氏度,这让他变得很喜欢往他身上靠——反正死神从来不排斥和Optimus身体接触——花式虐单身,习惯就好啦习惯就好。

    “长辈?”最近习惯性到Calos家蹭茶喝的Primus歪头过来,捧着茶杯插个嘴,“不行吧这么算的话,你算我叔叔,Opty算我儿子,这么算的话Lucy你可比他大了两辈啊,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等等那个纹身狂红毛!放下我的饼干!那东西不是你们这种碳基生物能吃的!!”

    Caryagi倒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咯吱咯吱咬着像是某种结晶体雕刻的饼干:“没关系啦别担心,我其实不算是生物,顶多是看起来像是生物而已——话说还挺好吃的嘎吱嘎吱嘎吱。”

    不过依然没打算动一步的Lusifurice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两个一边闹腾一边抢饼干的家伙,微微垂下头来摩挲着Optimus的手背,眯起眼睛看着那一个机械体一个病毒聚合体,跟:“没有把你当成水晶娃娃的意思,你只是不习惯被护在身后而已吧,”将腰间的手拉起来凑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已经习惯了被别人当做依靠,也习惯了自己背负一切?我既然无法插手你过去的生命,而又决定了要在你以后生命里横插一脚,那就现在就让我尽尽责任好了,”黑暗神的声音温柔得能让光明神直接从Mortis掉进Lost的防御屏障,“别人怎么想不用在乎,你只需要考虑一下怎么给我添麻烦就好——介于Primus刚才说的话,想跟我撒娇也欢迎。”

    “lucy……”金属都红成一片了。

    两个抢饼干在一分钟前就停下来了,看着两个站在大门口秀恩爱的货。Caryagi看着面镇定喝着茶的Primus:“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好疼……我说白色的,你为什么没反应啊……”

    白色的神祇一脸镇定:“哦对,你好像是新搬到这里来的吧?习惯就好了,虽然我不是这个镇子上的居民,但是习惯就好了,真的。”


评论 ( 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