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Chooes

生子注意。

生子注意。

生子注意。

翻了一下以前的大纲【?】——最开始的版本里路斯其实是想杀了这个孩子的,因为那个时候设定孩子并非纯能量体,所以如果真的想要留下他的话柱子要承受的风险相当大,也是为什么路总不太喜欢自己孩子的原因。

这里改了一下,因为天启实在是个好孩纸舍不得被老爸嫌弃。

咩咔弟弟和普神其实是来卖蠢的——普神其实算是小辈啦,因为按照等级划分的话路总算是盘古那个级别,咩咔弟弟是伏羲女娲的级别,普神……大概是玉帝那个级别?

朋友说路总去拖咩咔弟弟的时候爷们儿得不要不要的2333

其实路擎的话,这俩纯粹就是老夫老妻模式啦,互相苏+互相喂糖那种。

以及,虐单身注意虐单身注意虐单身注意,单身生物【不管你是鹿也好碳基也好病毒也好】记得戴墨镜x


前文:点我




    Mortis世界,光耀神殿。

    “MEKAFURICE CALOS!!!”

    暴怒的吼声回荡在庄严圣洁的白色神殿里,正在打盹的金发青年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团翻卷而来的黑色,然后就被从黄金王座上一把拖了下来:“Mekafurice!他妈的起来!”

    “哥……?!”依然还有点小迷糊的光明神瞬间被吓清醒,正对上兄长的眼睛,别说金色的虹膜,就连眼白都变成了黑色,“哥、哥!你有话好说、别动手啊哥!”

    黑暗神那只金属的翅膀正在不耐烦地咔咔作响,修长苍白的手指捏在晨曦光甲的护颈处——题外话,光明神身上那套白色的盔甲由晨曦之金制成,这种有着清晨阳光般色彩的金属硬度足以媲美钻石,同时也有极为强大的抗魔性,不过因为质量太大,无法作为太太小姐们的首饰材料,只能装饰品或者顶级的护甲——厚重的金属板在锻造者的手下发出极为惨烈的哀嚎,似乎下一秒就要彻底报废,Lusifurice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弟弟:“Mekafurice,你最好告诉我Opty火种舱里的那团阴影到底是什么,别告诉我是什么残留质——那东西他妈的有生命!!”

    Mekafurice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傻了:“……难道Prime把事情告诉你了?等一下——不对!不可能!怎么可能现在就有生命反应?!”

    “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我亲爱的弟弟!”Lusifurice冷哼一声,“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上次你用生命神术检测出了什么!那‘东西’为什么会在他的火·种·舱·里·面?!”

    金发的光明神即使是在光暗之战的数千年后依然缺少直面暴怒中兄长的勇气,瑟缩了一下,挠挠一头蓬松的金色卷发小声道:“上次……我偶然看到他身上有重合的生命波动,起先还以为是你为了救他放进去的神格,但是后来我发现那是……一种完全陌生的生命波动,我从来没有见过,换句话说那是一种全新的变异生命体——你知道赛博坦人有‘火种融合’这种方式能够孕育下一代吧?要知道,你之前救他的时候基本上也算是做了个火种融合了,虽然你们融合的是火种和神格——哥,那是你和Prime的后代!”

    Lusifurice近乎刻薄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他没放手,拖着光明神——创世神在上,光明神加上他那一身盔甲保守估计得有将近四百公斤!——踏上了地上撕裂出来的传送门:“你也是Opty也是,你们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失落镇。

    “父神,Lucy生气了,”Optimus把能量茶放在Primus面前的矮几上,宝石蓝的光学镜看上去有点没精打采,“因为我没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

    浑身白得发光的机体差点把喝进嘴里的能量茶噗出来,瞪大了暖白色的光学镜看着对方:“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他是这个孩子的父亲吧?!——等等,以他爱你的程度而言,他真的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生气吗?恐怕他会生气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吧……”

    “别的什么原因……?”Optimus有些疑惑地抓了一下音频接收器,“能有什么原因?”

    Primus摆摆手:“别指望我能告诉你我的孩子,你才是当事人。”他说,然后被杯子里的能量茶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两种颜色并不相溶的液体颜色很漂亮,他长久地注视着,仿佛一头坠入了热恋。

    于是Optimus继续思考他到底在什么地方惹恼了自己的伴侣——好吧,丈夫。


    金发的光明神被哥哥拎鸟一样拎进屋门,和客厅里两个喝茶的机械生命撞个对眼,接着被毫不留情地扔在地上,发出“咣当”的巨响,黑发神灵哼了声:“怎么样,找到理由了吗?”

    “那个,”Optimus咳嗽一声点头认错,“不让你弟弟把事情告诉你……是我的主意。”

    “虽然我不太想这么说,总之现在对我而言这个孩子怎么样都无所谓——要知道,我不是没见过各个种族孕育后代的样子,但我不记得有谁能够在心脏里孕育后代,所以,”Lusifurice金色的眼睛看上去相当平静,走到Optimus面前弯下腰,操法者苍白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描绘过他胸甲之间红色的Autobots标志,“我关心的是,这‘东西’——为什么会在你的火种舱里!”

    胸前的红色标志被缓缓勾勒过的的感觉实在不太对劲,但脸皮向来比较薄的Optimus没时间害羞——得说Primus猜对了,Lusifurice生气确实并不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没有告诉他……

    Mekafurice默默从地上爬了起来,黄金的盔甲很快变成某种气体散去,一身白色休闲衣的金发青年戳了戳他哥的肩膀,小声道:“那个……哥,之前忘了告诉你,现在这孩子是纯能量体,所以就算他呆在火种舱里也没有关系……”

    “纯能量体?”Primus听到了关键字,“不太安全啊,要是这孩子现在真的纯能量体的话,如果Opty的身体状况虚弱了,母体可会主动吸收任何出现在火种周围的能量体哦?”

    生命神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以你们的特性而言,除了固化魔法之外,任何形式的魔法都对你们不起作用吧?这不是由单一能量组成的纯能量体,而是魔法能量和物理能量的混合物——就算要吸收也吸收不了吧?而且也不用像一般种族一样在出生前都需要在母体里生存,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直接引导出来,那个时候可以直接‘培育’,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黑暗神依然是一副冷眼相对的样子,虽然他的注意力全在Optimus身上——后者被他看得有点脸发烧——“所以说就算是在火种舱里,理论上来说也不会对Opty的安全有什么威胁?”

    “绝对不会,虽然在火种舱的这段时间因为他的存在而可能会让Prime感到不舒服,不过确实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我以我的人头……呃,不是,Primus神的神格担保。”Mekafurice一脸庄严地举手发誓,只是手上的饼干让这种庄严感大打折扣。

    “为什么是我的神格?!”这下Primus是真的把能量茶噗了一本正经的光明神一脸。

    Lusifurice眨眨眼睛偏过头,伸手搂住Optimus的腰,削薄的唇离音频接收器只有几毫米的距离,五根手指张开,直接撑在了对方胸甲上:“亲爱的,看你的意思……你想要这个孩子?”不得不说即使过了这么长的时间,Optimus依然对自己的伴侣缺乏抵抗力,他老实地点点头雕,对方无奈地叹了口气,“哪怕这会让你觉得不适甚至遇到危险?”

    两个主色为浅色调的神灵对视,非常自觉地互相捂住了对方的眼睛和光学镜。

    Optimus踌躇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用词,片刻后他握住了那只苍白冰凉的手,轻声道:“哪怕会让我感到不适或者遇到危险,可是Lucy,要知道,那是你——我们——的后代吧。”

    黑暗神沉默片刻,张口狠狠咬在了蓝色的音频接收器尖端,在Optimus轻声痛呼中他颇有些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的妻子:“真是……败给你了!”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