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CP内详】关于婚礼前那些事儿

卖蠢的文咳。

一边考试一边写文的我……

新买的笔颜色很好看!但是为何这么粗!!而且会浸墨!!!(╯‵□′)╯︵┻━┻




【TF混合】关于婚礼前那些事儿

CP:天擎/ALLop、声震、KA、闪蕾[x]


01.

    “爸爸、父亲……”握着执政官手指的淡金色小飞机看上去相当紧张,这是还勇敢的小姑娘第一次进行穿越世界的旅行,难免不安,“Ali姐姐的世界,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对不对?”

    Optimus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雕,微笑着却没有给出否定或者肯定的回答:“不管一样还是不一样,我都敢肯定那个世界不管让你感到半点不适应。”

    Scourge仿佛回到了曾经在地球上当熊孩子的时候,在一边转着圈圈大呼小叫:“零食!冰淇淋!巧克力!”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老爹正黑着面部装甲站在后面——哦可怜的小油罐车,相信你到了地球之后零食大概会被克扣到没有,嗯,大概也是为了你的牙齿着想,点个蜡先。

    Bumblebee那边不知道接到了哪个地球上的频道,正在循环播放电子歌姬洛天依小姐的成名曲千年食谱颂,Soundwave的两盘磁带听得很是津津有味,也不知道到底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02.

    后院,Alice抱着手臂看着叠罗汉的一家三口——穿着一身和涂装极为相似白衣服的Jetfire被压在最下面,蓝色的发梢染着火焰般红色的领袖正坐在他身上,怀里抱着紧张闭着双眼的小姑娘,发色是和父亲一样的亚麻色——地球人淡定地看着他们,然后轻轻松松地把责任推卸干净:“不关我的事小O,要知道,‘门’是我开的不错,但你们的坐标点可是Wheeljack算的。”

    “我要轰死他,”亚麻发色的帅哥狠狠挥了挥拳头,扭头向坐在自己身上的Optimus,“Sir你是不是又胖了?”他问,得到后者手忙脚乱的道歉和伸手帮忙,这才终于得以站起来。

    而显然Wheeljack先生计算出来的降落地点招惹到的远远不止Prime一家,几乎每个通过这道“门”过来的人形TF们除了“咚”或者“碰”一声摔在地上的声音之外同时一定还伴着“卧槽!”“好疼!”“去你U球的!!”“普神在上!”以及一连串“啊啊啊啊啊”的惨叫,Autobots科学家先生今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03.

    Shockwave跨出传送门的时候Alice实在没忍住耍流氓的冲动吹了声口哨,拿手肘撞了撞正在拍灰的摩托车小姐:“Arcee姐,我记得老师以前的发型……似乎没这么风骚的。”

    Arcee一边拍打着那身皮衣上沾染的灰尘一边笑得各种淡定:“不奇怪,结了婚的人总会有点改变的嘛,再说她现在的样子确实比以前的样子好看,”她顿了顿,“装备小小波加分。”

    Shine的人类模样比较偏向Jetfire的俊朗,是那种有点锋利的冷艳;而Raywave和Shockwave的长相就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了,带着金属光泽的卷曲长发和连眼眶轮廓都一模一样的红色眼睛,唯一不同的是小姑娘的面部轮廓还是十足十的稚气,大概要再过一段时间才会有老妈那种目空一切的风度和气场……也只是“大概”而已啦。

    至于Soundwave,刀锋一般细长的眼睛即使隔着墨镜也能看到红光,被遮住大半张的脸上更是毫不掩饰对自家伴侣的惊艳和欣赏。

    跟在后面过来的蜘蛛女王挑挑形状完美的眉弓,把堵在传送门前当门神的情报官一把推开,不知道是在吐槽还是自言自语:“咱们的科学家,还真是人如其名的波涛汹涌啊。”【←喂


04.

    Liddle夫妇在很多层面上都开明过头了,他们相信曾经在“仙境”里度过十年的女儿能自己处理好相当多事情,甚至在一般父母伤透脑筋的感情问题上他们也放手没管,女儿开心就好。

    几乎所有人【TF】听完事情经过之后都诚恳地表示,Ali你居然没学坏,真是太辛苦你了。

    而这一次对于那些来参加女儿婚礼的陌生人,Liddle夫妇也没什么表示,只是对于那只据说曾经是自家猫咪的年轻人多了几分关心,不过Liddle夫人对两个没有见过的可爱小姑娘表达了强烈的兴趣,上了年纪的女人总对可爱孩子没有任何抵抗力,尤其是自家孩子已经长大的情况下,于是这位彪悍的夫人就把两个小姑娘还有曾经见过的小孩子们一起拐跑了。

    至于小孩们被拐走逛街去的原因则全因为Ultra Maguns偶然跟他哥说一句话:“如果伴娘真的要让Shiny和Ray来的话,现在的衣服不合适吧?Scourge也是,太休闲了。”

    于是Liddle拐跑几个孩子上街去,Alice则拨通了多年好友July的电话:“上次你不是说设计了一套婚纱么?传真——不,你直接带套均码的过来吧,请柬拿到了?对,我,四天后。”


05.

    July直到抵达Alice家时依然处于震惊状态:“说真的Ali,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就抱着你的数据和材料过了呢,收到请柬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她看跟在Alice几步外的Knock Out,“我好像见过你吧……那天是不是你开车来把Ali和Bee接走了?仔细一看很帅嘛!”

    “谢谢您的夸奖,这位……怎么称呼?”Knock Out半是征求性地看向自己的准新娘,Alice失笑着耸肩:“Miss,Miss.July,她不喜欢别人叫她夫人。”

    以月份为名字的姑娘优雅地撇撇嘴:“我可没改姓,现在的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

    黑发的地球原住民小姐看了一眼有点茫然明显是不知道刚才用的是什么梗的外星人先生,冲着July露出个挑衅般的微笑来:“我也不会改啊,要改也只能是这家伙入赘改姓氏然后乖乖跟我姓Liddle。”另外一个地球人脸上的表情颇为诡异,浅褐色的眼睛带着某种同情地看了看依然疑惑着的红发青年,带着那个巨大的行李箱子进去和Alice的父亲打招呼去了。

    “Ali你们刚才在说什么?”Knock Out疑惑地问,被问的那个一脸的坦然,抬头在男朋友的帅脸上印下一个吻:“没什么,别在意,她就是喜欢跟我互相呛着玩。”

    英俊帅气的阿斯顿马丁摸摸脸,貌似十分满意这个贿赂。


06.

    “把他们交给Alice她妈真的没问题?”Megatron臭着一张很有野兽气魄的帅脸看着屋子,这会儿一群外星人正在动手收拾屋子,虽然有钟点工打扫,但是毕竟不会收拾类似被子之类的私人用具,搬出来洗洗晒晒并不怎么奇怪——当年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即使再怎么不爽,他们还是在那边的地球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外星人们就被迫把家务技能点满了。

    正在拖地的Shockwave淡定插嘴:“地球人对于年纪小的幼年个体有关心本能,我们现在抽不出时间照顾他们,Ali的母亲主动照顾,符合逻辑。”

    摩托车小姐是过来帮忙的,她一个,Optimus一个,以及几个小鬼头都直接去住Alice家,用不着跟这群自力更生的凑,张嘴跟科学家呛:“哟,当了妈妈的就是不一样哦?”其实除了战争之外她和Shockwave没什么不共戴天的仇,只是Elita和Shockwave关系烂到几乎不死不休的地步,即使和平年代Autobots的姑娘们也会去呛科学家两句,只是后者完全不在乎就是了。

    Optimus笑了笑,额角细微的汗珠亮晶晶地闪:“Ali的妈妈是非常善良的人,所以你不用担心Scourge遇到什么事,”他看向银发男人,带着点玩笑的口气,“Mega真是好爸爸。”


07.

    被拐走的不仅有Shine、Raywave和Scourge,还有年龄看大些的Bumblebee、Smokescreen,甚至连声波的两盘磁带Frenzy、Rumble都被Alice的妈妈一起拐走了。

    幸好里面真的需要照顾的也只有Shine和Raywave这两个真小孩,而两个姑娘又是那种根本不需要大人多操心就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的那种乖孩子——家庭构成特殊所以当然懂事。

    不过亚麻色直发小马尾、颇为男孩子气的Shine和金属紫色卷发双马尾、软绵绵的Raywave,两个小姑娘手牵手在一起走的样子,怎么看都像从壁画上走下来的小天使。

    于是阿姨一时间爱心泛滥给买了一堆零食。


08.

    几个当家长的简直哭笑不得,曾经到地球上来过的小家伙们倒是还好,至于那两个从来没吃过这些零食的小姑娘一人咬着一块波板糖神色狂热,恨不得把零食店整个搬回赛博坦。

    有点担心她们还吃得下能量块吗。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不管是Shine还是Raywave都是有着相当自控力的孩子,会因为贪嘴吃零食而不吃饭什么的……家长们,你们实在是想多了。

    至于Bumblebee那个名字都是甜食动物的家伙……嗯,他不在考虑范围内。


09.

    看到科学家之后July很失态地惊叫出来,差点掐自己以验证真实性:“Mr.Shockwave?!”“你干嘛?!”莫名其妙被掐了一把的Alice瞪向自己的老朋友,摸摸自己手臂上的红印子。

    “老师的气质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啊!好风骚的大波浪,还真的挺适合他的哎!”混血姑娘带着一点痴迷的表情看向从前老师……的头发,顺便打了个寒战,“那个戴着墨镜一直瞪着我的家伙是谁?也是来参加你婚礼的朋友吗?感觉好阴郁,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顺着手指看过去,Alice心说我们念高中的时候Soundwave就见过你了只是你没见过他,于是嘿嘿两声:“老师的丈夫,Soundwave——你看他们姓氏一样的嘛,连女儿都有了不是吗。”

    不得不说Alice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出神入化了,而Soundwave、Shockwave和Raywave这一家三口的起名方式也确实很符合地球人——尤其是欧美人——的起名方式和逻辑,以至于这个会让来参加婚礼的所有外星人机体翻白眼的理由居然被毫无障碍地接受了。

    ……虽然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真相了。


10.

    July虽然本职还是在搞IT,但她却在婚纱设计这个圈子里混出了不小的名声,而这一次她给自己的好朋友带来的婚纱却不是传统的白色。

    黑色的布料,从胸口绿色的碧玺胸针开始一路蜿蜒开翠绿的藤蔓,材质不同的纱层层叠叠在袖口堆簇成大朵大朵的花,没有使用裙衬居然显出了异样的沉静与优雅,一圈绿眼睛的喵们在妖精翅膀一样半透明的蕾丝裙摆上形态各异地蹦蹦跳跳着,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头纱是半透明的,镂空的下摆缀着一圈不知道什么金属制成的缀脚,造型颇有点蒸汽时代的错乱感。

    “这是黑暗主题的,叫‘暗夜新娘’,能Hold住这件婚纱的很少,”身为设计者的混血姑娘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作品受众面有多少,“不过Ali倒是很适合嘛,皮肤白穿起来很棒!”

    Arcee有些不赞同地抱着双臂:“像吸血鬼一样。”

    各种意义上其实已经变成了TF版吸血鬼的Airachnid针锋相对:“你对吸血鬼有意见吗?”


11.

    “看不出来啊Knock Out,穿上礼服居然一表人才嘛,”Jetfire坏笑,浅色的眼睛看向难得手足无措浑身僵硬的哥们儿,“不过我穿着绝对比你帅!——Sir你要不要穿婚纱试试看?”

    Optimus面不改色地无视了耍流氓的自家那位,诚恳地对Decepticons的医官道:“可别听他胡说,这身衣服非常适合你,相信Ali也一定很开心能看到你穿着这件礼服的样子。”

    在地球上举行婚礼是个不错的决定,至少衣服很好看——Optimus眨眨金色的眼睛。

    Jetfire忽然一把捧住了执政官的脸,非常严肃地看着他:“Sir我想和你补办一场婚礼,也想以后给Shiny办两场婚礼,一场在母星一场在地球,您答应我吗?”他说,完全无视了一起来的其他人形TF们各种意味的视线,而Optimus则伸手握上了他的手腕,放轻了声音,认真地看向英俊的人形航天器:“嫁女儿的时候当父亲的大多数都会哭,你就要哭两场了。”

    当然了,是嫁出去还是娶进门,这个就暂时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事情了。


12.

    “地球上的衣服真好看!”即使身为强悍的军品机,但毕竟还是爱美的小姑娘,Shine在镜子前转圈圈,Raywave拉拉自己的裙角似乎有点害羞,细声细气地“嗯”了一声。

    Shine的小礼服是根据挺久以前的贵族小姐夫人们的骑马装改出来的新款式,即使颜色是有些跳脱的淡金色,半裤半裙的设计也显得相当英气;而Raywave的则就是实打实的小蓬蓬裙了,后腰大大的蝴蝶结把本来就长得小小一只的小轰炸机衬得更像个洋娃娃,双马尾是装嫩神器,这样一来Raywave给人的感觉居然比Shine年幼得多……虽然这俩年龄本来就没差多少。

    “我的比较帅!”Shine嘻嘻笑,“Ray姐姐的裙子像公主殿下!”——虽然塞伯坦并没有公主啦,但很多故事里都还是有这种梦幻般的少女“职业”的。

    Raywave眨眨眼:“Shiny就是王子吗?”

    小战斗机装作很懂的样子双手叉腰:“娶了公主才是真正的王子,所以Ray姐姐嫁给我!”


13.

    Shockwave偶然发现将机体扫描成人类形态后其实有更加容易补充能量的方法:晒太阳——当然了,必须要一次性晒够两个小时,否则起不到补充能量的作用,反正他们不会的皮肤癌。

    于是每天早上八点到十点左右,这群扫描之后颜值爆表的货集体假装自己正在海滨浴场享受日光浴,蜘蛛女王甚至还把比基尼和浴巾都穿了出来,美好的身体曲线一览无余,让偶然路过的路人们惊艳了之后还去调戏摩托车小姐:“哟Arcee,包得这么紧干什么?你冷是吗?”

    Arcee瞪回去:“有什么好得意的,胸大无脑全是脂肪!”

    不远处科学家莫名中了一枪,但他自己并没有发现,半躺在Soundwave怀里昏昏欲睡,情报官则把玩着他的长发:“她的婚纱……很好看……”带着金属光泽的长发却柔软得惊人,绕在指尖如同上等的丝绸,大半张脸都被墨镜遮住的Soundwave似乎是在思考用词,冷不丁科学家忽然睁开了眼睛,鸽血红似的眼睛打量半晌:“不管你在想什么,不合逻辑,不答应。”

    话还没说出来就胎死腹中的情报官看上去草鸡不开森。


14.

    “这条项链很适合你,看来妈妈的眼光还不错不是吗,”Liddle夫人将一条造型简约的项链戴在女儿的脖子上,细细的铂金链子上挂着龙形的坠子,龙身缠绕着一颗光滑的祖母绿珠子。

    “首饰全是你和老爸挑的,我当然放心了,”Alice笑道,配合地撩起长发露出脖子,“不过我惊讶的是您居然真的放心把所有事情都交给我自己处理,幸好旁边的屋子一直没动过要不然他们可住哪儿……奶奶还没从埃及回来吧?看样子赶不上了,到时候拍点照片把相簿寄过去?”

    当母亲的笑起来,伸手把女儿鬓边垂落的一缕发丝拢回耳后,嘴角跳着的弧度和对方一模一样:“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女儿的婚礼当然是要自己准备了,要不让别人来准备完了你不满意这该是算谁的责任?——婚礼可是女王加冕的典礼啊,当然要顺从你自己的爱好,你奶奶确实是赶不上了,她还想直接去威尼斯呢,礼物大概过几天就能过来了。”

    想到自家那位白发苍苍还精神十足满世界乱跑的奶奶,Alice有点无奈地摇摇头:“真希望她不会直接给我寄一套埃及艳后的衣服过来。”


15.

    “听说人类新郎第一次看到自己新娘穿着婚纱的样子的时候会哭的,KO那家伙会哭吗?”

    “谁知道呢,补办婚礼可以,但是别指望我会穿婚纱Jet。”

    “这个嘛……”

    “Shock……”

    “不合逻辑。”

    “……QAQ”

    “Papa/Sound叔叔你可以不要卖萌了嘛……萌得过我们吗?”【捧脸

    “……Scourge你教的?”

    “冤枉啊父亲!明明是Smokescreen哥教的!”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