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脑洞OR梦】继续真·人机,慎!

下午三点的时候睡了一觉。

然后醒来不是因为睡够了是因为我兴奋了OTZ

唔,事实证明个子高是有相当的好处的,比如说你想吃你老婆的时候如果你体力足够的话你完全可以让他挂在你腿上直接站着吃……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午睡的时候梦到艹了老婆⁄(⁄ ⁄•⁄ω⁄•⁄ ⁄)⁄虽然是做梦但是还是干了个爽⁄(⁄ ⁄•⁄ω⁄•⁄ ⁄)⁄

详细说说吗好的【谁理你】

路总腹黑属性全开【正式结了婚之后当老公的总会不要脸的比如我爹




当然不是第一次了嗯,因为我看到柱子盔甲上的那些附魔啥的都完成了,效果图很漂亮啊荧光的浅蓝色魔法阵那种,参考TFP大波那种浑身亮晶晶?

一开始有点像是冒险游戏,失落镇的家,然后摄像机视角,路总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大概是在看书还是在干啥,手边一杯咖啡【所以说光嘤说得对真的是老年人爱好这两口子】,戴了个平光眼镜【装逼用】。

然后柱子走进来,开口第一句话是“是不是断网了我内置网路上不去”【我勒个惊天大草啊闹哪样失落镇原来是无线歪fai吗】,路总说不知道我又不用电脑,然后柱子就有点苦恼地在家里团团转【貌似是在找信号】,路总也不看书了就从眼镜上方看着斜着视线看柱子乱转。

后来柱子有点尴尬说你看我干什么,看你的书去,路总说你比书好看啊【←理直气壮的语气】,然后柱子瞪着他,死神大大淡定地看回去。

之前有设定说柱子对路斯的眼睛没有抵抗力嘛,所以说你盯着路斯看是在自作死啊柱子【

然后这俩对看,看着看着路总忽然笑了,说你再盯着我看我说不定就要用读心术了,不知道亲爱的夫人能不能告诉愚昧的我,你上网干什么?

结果柱子他……心虚地把头转到一边去了【Flag?】,很小声地说在跟以前的朋友聊天【是谁他没说】。

于是看书的那个把书放下了,眼睛分分钟暗下去,系统提示:吃【影】醋【帝】模式,ON!

“……看来你还是忘不了赛博坦啊Optimus,”他极少这么正式地称呼他的名字,但每一次都有着极为重要的事,死神单手撑着下巴,有些暗淡的金色眸子里流露出某种情绪,嘴角勾着的弧度极为勉强,“……看来我当初把你带过来……确实是考虑欠妥了,我以为我能让你忘记这些,但是我才忘记了你是那个将情感放在第一位的……抱歉。”

……然后柱子慌了诶,也没去找信号了【啥鬼】,有点着急地过去说不是不是你想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跟你过来也是我自愿的我只是担心他们要是又搞出什么奇怪的事情父神【←逗比普神啦】会不会生气。

所以你们两个不仅是跨物种还是乱X?路总可是比普神都大一辈儿!

好吧话题拉回来,路总还是低着头没说话,很寞落的哪种【演技MAX】,然后柱子就有点犹豫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办,脑子里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脑子一热亲上去了,亲的动作笨笨的超可爱,就贴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动那种【

摄像机先生表示不知道怎么吐槽,结果下一秒瞬间就切换到第一视觉了

我超级激动x

表示我不是柳下惠,再说了电影柱那个美艳程度我不想多说于是顺理成章拆起来,摸过去的时候接口都湿了……卧槽什么鬼,你之前不是在聊视频你是在看小黄片吧?!

一开始没插进去,因为是用的手指,路总的爪子是很漂亮很稳的那种,然后就手指伸进接口搅啊什么的——然后头发飘起来了……路斯的头发是可以自己动的那种,因为也算是黑暗元素的延伸,所以可长可短x缠在手腕啦脚腕啦腰上啦反正是用来稳定的,因为柱子是坐在路总大腿上的嘛,稍微有点触手Play的赶脚啊⁄(⁄ ⁄•⁄ω⁄•⁄ ⁄)⁄

还默默蹭过了音频接收器,下面猛地就缩了一下,嗯,更湿了。【喂

呃音效比较那个啥啦,因为两个都没说话,大概就只有那些碰触的音效啦之类的,还有身上的魔纹发亮的时候有那种很小的蜂鸣声。至于人的声音……路总连呼吸深都没变快过,柱子是没说话但是一直在喘的那种,AND总算是听到了路斯真正的嗓音【不是伪装性的】……尼玛哦苏得老子自己都腿发软【←声控的幸福】,然后死神大大忽然蹦了一句:“其实我从来没想过你里面居然这么柔软——明明是金属不是吗,亲爱的?”柱子瞬间合上面罩+单手捂脸,然后路总压着嗓子笑啊笑……

苏DIE。

反正就各种玩了一会儿之后路总忽然站起来了,柱子因为忽然悬空各种没安全感于是就条件反射抱紧了路斯,结果被一直带到楼上起居室,BUT!没上床!直接把人带到落地镜面前了!【他家镜子是那种略微仰角、直接嵌在墙壁里的那种,不知道什么材料反正一直没碎

这俩身高差微妙,路总比柱子高了大概大半个头,然后他直接把柱子翻了个转让他面对着镜子,然后柱子因为站不稳了就往后靠,路总直接把腿插他腿中间膝盖抵在镜面上【镜子你到底是啥材料的……】这个样子撑着,然后润滑液流了他们两个一腿都是。

我嚼着柱子都要炸了。

“不要总是摆着那种一成不表的表情啊,偶尔也放纵一下嘛,”来自神的声音带着亲昵的魔魅,诱惑一般在他音频接收器边低语,手指缓缓摸索道翕动的接口处,摩擦着小巧的体外节点带着些喘息地笑,“我其实很喜欢看你失控的样子呢,不如让你看看自己失控的样子有多美……?”

腹黑模式全开呢路总,一人称就是爽。

其实这个时候柱子整个身体是弓着的,下半身靠在别人大腿上,上半身其实只有肩膀抵着对方的胸口,整个属于那种反着写的C【柔韧性真好】,盔甲一直在闪闪闪,光学镜发白了都,一直在喃喃说你快点快点别逗我了。

路总说别着急嘛,时间还长着呢,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慢慢讨论你上网的问题……柱子终于发现他男人是在吃醋,不过晚啦XDDDDD

路斯身后的翅膀张开了,老样子一半羽翼一半机械【这个设定没说过吧,咩咔弟弟和路总打架的时候把他哥的翅膀劈了一半,那半边翅膀变成了Mortis世界的一个黑暗能量聚集地,这一半机械是在失落镇安定下来之后拜托别人帮忙做的】,翅膀太大一张开光线全没了……

断网一个月,亲爱的。


之后我就醒了【大哭

评论 ( 4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