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来访

昨晚经历了这辈子最可怕的事情……就不要问我是啥了【

幸好这个文写了,就来治愈一下自己吧……老夫老妻模式真是没眼看_(:з」∠)_

路总他弟……嗯,安定の熊孩子,人家有未婚妻啦,所以别指望他会和OP有啥见不得人的【

至于路擎的孩子啥的,这俩注定为了孩子吵一架_(:з」∠)_……有人看我再写X

……还有碳基艹硅基的肉到底要怎么写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一大早拿了报纸和信回来后Lusifurice似乎就有些心塞塞,原因是他家熊弟弟写信来说要到失落镇玩几天,买点东西的同时顺便来看望一下N年前假死离开后就再也没见过哒亲耐兄长。

    不说伟大的死亡与黑暗之主到接到这封信之后纠结的原因到底是“顺便看望”还是真的因为熊孩子要来,Optimus显然是因为伴侣的态度而吃了一惊,Lusifurice的表情似乎只是在冷漠、温柔以及营业性的高深莫测里转换,有什么事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这么想着凑过去看了看书桌上那张拜访帖,雪白信纸上黄金的墨水格外张扬,怎么看都是张相当正式的拜访帖而已。

    “Lucy?”犹豫片刻后Optimus开了口,“你弟弟的信……怎么了吗?”他知道Lusifurice曾经与身为光明神的Mekafurice有过一场几乎席卷了整个Mortis世界的战争,有数不尽的神灵和生命消失在这个巨大的车轮之中,但意外的是战争结束之后这两兄弟的关系居然还不错,也正是因为知道才好奇为什么黑暗神一脸纠结的苦笑,他们的关系不是一直很好么?

    虽然Optimus仅仅是听说过这位据说发色如太阳熔金一般的年轻神灵、从来没见过就是了。

    “……不,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那小子为什么忽然想过来而已。”Lusifurice叹气,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平时惯用的信纸,展开的黑色信纸和光明神寄过来的除了颜色外并没有太大区别,然后蘸着银色墨水的羽毛笔被递到了手里。黑暗与死亡神惊讶地抬头,Optimus冲着那双充满愕然的金色眼睛笑了笑,然后低下头雕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仿佛上面开出花了一般。

    神灵挑起了眉毛似笑非笑,也不写回信了,伸手揽住看自己手看得认真的伴侣,抬起另一只手捏住机械生命的下巴吻了上去。冰凉的金属和皮肤开始在交缠中逐渐升温,Lusifurice站了起来,而Optimus则被抵着坐上了书桌,还不太习惯这种亲密接触的领袖条件反射就想挣扎,对方稍微加大了揽腰的力道,低温的皮肤贴上高耸的胸甲,黑发神灵慢慢舔过伴侣削薄的唇,含住了有些惊慌躲闪的软金属舌尖,手指沿着音频接收器的边缘画了个圈,从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笑声:“怎么还是这么害羞啊Prime?明明已经认命了不是吗……”

    正直的赛博坦人眨了眨蓝色光学镜,面部装甲难以自持地升高了温度,盔甲上红蓝的涂装艳丽得快要燃烧起来。然而Lusifurice似乎完全没有放过自家伴侣的意思,他将腿嵌进了修长的银色大腿间,带着点恶意与烦躁地缓缓磨蹭着快要接近私密处的部分:“快点习惯吧亲爱的,我很希望早点进行到下一步……”Optimus散热器的运作声几乎变成噪音,也暂时忘记了Lusifurice的纠结和桌上的纸笔。

    当然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那张拜访帖署名的末尾用只有神灵才能看到的文字欢脱地写着一句话:“Ludwing跟我说我有嫂子啦!你什么时候招惹上的啊?!别不承认!我要看看能让你这么挑剔的家伙看上的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美人!”

    好吧,就算是已经默认了“Calos夫人”和Lusifurice的“伴侣”这两个身份,但是并不代表Optimus能够接受“嫂子”这个称呼……大概吧。


    正如之前所说,失落镇镇立图书馆那些几乎成了活物的书籍们自己就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防水防火防蛀防咒防撕房腐;甚至因为这里有不少完全领悟了时间法则的牛人,时间静止法阵甚至被批量抄绘在封底,这能让每一本书籍和文献都保持着崭新的样子——所以Optimus这个管理员其实并不需要太花费芯思去照顾那些书本们。

    至于下班的时间也相当自由,图书馆的馆主小姐宽大的翅膀一扇溜得比兔子还快,不过反正不怕失窃,书甚至可以自己跑回来,有没有人在图书馆里留守完全没什么区别。

    Optimus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大约才下午四点左右【以地球时间作为标准计时单位】,由几位火系神和光系神共同制造的人造太阳挂在小镇的防御穹顶上,像真正的太阳一样散发着光和热。在地球上呆了很久的Optimus自然也已经习惯了这个巨大的光源体,他用力舒展了一下机体,抱着今天借的书回家——其实如果他要借书的话不用登记,只不过正直的领袖坚持要按照规矩办事而已——家门口站着个一身轻甲的青年,那头黄金般的半长卷发引起了Optimus的注意。

    对方看上去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人类,不过失落镇这种地方外表年龄是完全不能相信的,比如隔壁那个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尸魔小姑娘其实三年前就过了一千岁生日,而这个年轻人大概也是年龄和外表对不上号那种,他在房屋面前转了转,扭头看到Optimus,于是主动走过来搭起话来:“打搅一下,您是失落镇的居民吗?我叫Mekafurice,请问Calos家是在这里么?”

    “……那么您好,传说中的光明与生命之神,”Optimus微微弯起了嘴角,“Calos家……我家就在这里,如果要找Lucy的话他还没回家,不如先进去喝杯茶?”

    和Lusifurice有着一模一样金色眼眸的青年保持着先前客气的笑容瞪大了眼睛,似乎还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呆愣地看着微笑着的机械生命:“抱歉多问一句,您是……?”

    抱着一堆书籍和卷轴的赛博坦人唇角的笑容似乎多了点捉弄的坏芯眼,剔透的光学镜微微眯了起来:“那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他说道,“我叫Optimus Prime,2号宇宙【注】,原Autobots领袖,现在是失落镇镇立图书馆管理员……同时也是你哥哥的伴侣。”

    “诶?!”Mekafurice于是露出了大吃一惊的样子,“我嫂子居然是个男的吗?!”

【注:按照这个人 @Kariaki 之前提过的设定,标注了一下各个平行宇宙的分类,G1是1号宇宙,电影2号宇宙,以此类推IDW是3号、SG是4号、领证5号、雷霆6号、08版7号这样的。】


    “真难想象啊,他居然会把自己家布置得这么……哇哦,温馨?”Mekafurice有些好奇地打量屋子里的陈设,“明明他自己的神殿根本黑得像半夜三更一样,连根蜡烛都不肯点。”

    “咖啡?还是茶?”Optimus从厨房探出头,其实他原来是不会处理这些东西的,毕竟Calos家家主先生对食物的处理很有一套,而且机械生命是不需要靠这些维生的,只不过Lusifurice倒是一直有想帮他改造能量转换系统的打算,毕竟这世界上好吃的东西真不少,不能吃实在遗憾,领袖自己上网去Down了一堆食物制作方法什么的,“别的也有,你想要什么?”

    Mekafurice回过神来:“茶就可以了,谢谢您——那么我称呼您为Prime了好?相信之前的那个称呼您也不愿意听到吧,”他露出一个很符合光明神头衔的笑容,“不过我真是吃惊啊,要知道Mortis世界喜欢我哥的人可不少,结果他倒是一个都看不上,谁知道不早就算了,一找就找了个相同性别的不说,居然连种族和宇宙都不一样的伴侣回来……”

    Optimus端了盘子过来,把描着一圈金边的白色骨瓷茶杯放在金发神灵面前,透明的浅红色茶汁缓缓从壶里倾倒如杯中,微笑着递了过去:“真的吗?这么看来我真是赚了。”

    光明神撇撇嘴——Lusifurice和Mekafurice虽然是亲兄弟没错,但年龄差却是个天文数字,后者理所当然更加孩子气——端着杯子,以符合战士职业豪气却又不失优雅地喝下一口:“不过说真的,我很难知道那些迷恋他的家伙到底是看上了他的外表还是世界主神的头衔,真正能看到神灵光环下Lusifurice Calos本人的大概没几个——不过他可是主动追求您的?那么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您和一般人不一样吧。”

    机械生命温和地笑了笑,随后有些尴尬地摸摸音频接收器:“关于这个,事实上他对我来说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至少完全不像是个高高在上的神灵,有些时候还有点……缺少自信。”

    捧着杯子的金发年轻人看上去似乎相当惊讶,随后一点也不收敛地猖狂笑了起来:“您说真的?缺少自信?我的光明之心啊他到底是有多喜欢您?!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从来没见过他缺少自信的样子啊——应该怎么说呢,大概是即使身为神灵,在最重要的存在面前也会不自信吧——对了,可以问您一个比较失礼的问题吗?”

    被问的那个一愣:“呃,您请?”他有些不确定地对方所谓的“失礼问题”到底是什么。

    “您确实是男性没错吧?那您的身上为什么有两个生命源?”

    “呃?大概是你哥哥的神格……”

    “不是啊,确确实实是两个完整的生命源啊来着……”

    “……?!”


    身为屋主的Lusifurice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屋子里独属于生命神术的白金光辉正缓缓散去,光明元素因为被过度激活而进入了衰变期,似乎连灯光都变得有些暗淡了。

    “在检查?”他问,脱下外套跨进屋里,手里的法杖还没等主人换好鞋子就亟不可待地窜上了自己的专属支架上,留下被无视的黑暗神一脸哭笑不得——Mekafurice进入失落镇的防御屏障范围之内的时候,神灵血脉相通和身为失落镇守护者的双重身份让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个访客,只不过手里一把附魔到关键时刻的天谴匕首让他没办法抽身离开,“欢迎啊Meka。”

    “嗨哥,我免费帮你夫人检查身体啊,不如就留我吃个晚饭呗?”金发的魔战士挥散了手里残留的魔法波动,惬意地靠在沙发上跟哥哥打了个招呼,而Optimus则走了过去,相当顺其自然地伸手接过Lusifurice手臂上的外套,音频接收器天线的尖端被惯常地轻轻吻了一下:“我回来了。”——平时几乎要成了习惯的动作让Optimus炸红了脸,深感自己面部装甲还是不够厚,毕竟有外人在家里,他有些羞恼地低下头去,扭头想躲,天线倒是又一次正好蹭过了对方的唇。

    Mekafurice乖乖捂着眼睛不看,就差在脸上手上印上一排“我什么都没看到”的字样,“嗷”了一声:“哥!Prime!这里还有单身狗啊汪!不对我是狼……”

    “放心,以后我写个纸条贴门外,就写单身和犬科禁入。”当哥哥的冷笑两声,完全没有半点同情自己兄弟的意思,“检查结果呢?”

    说到自己的专业,Mekafurice瞬间变回了神灵们对外的那张高深莫测脸:“不用担心什么,他一切正常,只是不知道怎么有点排斥反应——我说哥你也真是的,之前那种情况下确实是很危险没错,但支撑你们的生命核心说到底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就算相当危险你也不能直接把神格的一部分塞进他的火种舱里去吧?你们两个都会有危险好吗?”

    Lusifurice还没说出什么,Optimus已经抢先问了出来:“危险?他分裂神格会有危险?”

    两个主神默默对视一眼,金发的那个眼神里明显是一股子的惊愕:我刚才说的好像是“你们两个都有危险”吧?他怎么只听到半句?后者表示他一贯都这样,从来不知道担芯自己,永远都只会担芯别人……Meka你要是不说清楚的话他能碎碎念我一个月你信不信?虽然我觉得要是你说了他会变本加厉念我两个月……

    


    Mekafurice·单身汪·熊孩子·古代神·Calos先生赶脚自己要被闪瞎了。

    他是Mortis世界所有古代神灵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甚至比一部分新生代神灵更加年轻,年轻人血气方刚没空谈恋爱,后来跟哥哥相爱相杀【弥天大雾】太长时间,“年”已经不够作为计时单位,“纪元”都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他又不像哥哥那样对这些事情手到擒来还能把世界格局当棋盘用,Mekafurice知道他哥放水了,但即使如此年轻的光明神也走得相当举步维艰。

    光明神印象里的自家哥哥是个足够残酷冷漠的混蛋,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极为公正,即使是暗月之国中那些由他亲自赐予生命的亡灵也不见得能得到他半分的偏袒,说真的,即使知道了为什么Lusifurice会发动那场原因战争的现在,光明神偶尔也会腹诽一下哥哥,明明并不想做这样的决定,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这样做了,难道就仅仅因为灵魂上的秩序之锁?

    不过现在他哥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说真的Lusifurice和Optimus倒是没做什么,平时在家差不多也是这样,但那是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不过到底Mekafurice也是家里人,Optimus只稍微不适应了一会儿也就放开了。而熊孩子的光明神从来不知道自己就算是不开降临模式【所谓的降临模式就是面对自己信徒时候的神棍模式】也能这么亮晶晶的……哥你画风不对啊!说好的冷情冷血的秩序神呢?!

    “如果你真的对这个有兴趣的话,这本书其实不适合当做科普读物来看,”黑暗神从沙发靠背后面伸过一只手来,翻了翻Optimus手里的书,那是一本关于武器装甲的强化的著作,作者不知道是哪个高魔位面的炼金术师,“这本书魔法依赖性太高,不适合那些低魔或者无魔世界,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做个附魔?你盔甲上的那些赛博坦文可以直接当做基础构架使,我就不用另外使用铭文了……说到底不管是附魔也好铭文也好,不过是把元素微缩之后固化在载体上,所以低魔世界也能工作。”他说,苍白而修长的手指摩挲过音频接收器的边沿,“要试试吗?”

    毕竟Optimus说到底是个战士,而战士对增加自身力量的建议都有尝试的兴趣,他只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点了头:“要是不干扰你的话当然可以试试,那你的店……不开门没问题?”

    “懒,不想开,过两天再说吧,真的想要做加工和附也不会等不了这一两天,再说家里又不缺那点钱,”Lusifurice顺手丢开那本被他判断为误人子弟的《附魔及铭文入门手册》,搂住自家伴侣的脖颈笑起来,“加力量和加敏捷的,你想要哪个?还是固化防御和增强攻击?”

    拜托!你们两个闹哪样啊!爱好都那么老年人就算了反正阅读是好习惯……但是能不能连看书的时候都看出一股子恩爱味道啊!考虑一下我好不好!!金毛单身狗表示要哭了。


    “Meka。”

    “什么事啊哥?”

    “你和Opty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都是光明一方,又都是战士,会不会很合得来而已。”

    “……哥你别笑了,笑得我浑身发毛。”


【没了_(:з」∠)_】

评论 ( 7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