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神xOP】【路擎】宣誓[路总话痨注意]

给柱子的表白写完了……

卡了这么久的原因是因为我是真的当表白+求婚在写!

好了朋友们别救我了让我死在这里吧玛丽苏汤姆苏杰克苏苏苏苏我认了——女神嫁我!!【躺平

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对哪个女人或者男人说出这种话,因为没有人能让我说出这种话,以上,就当我和柱子结婚了好吗好的【手动挥手

好饿啊我上课去了【←逻辑呢

PS:路总话痨注意

 

前文:这里

后文:点我

终于连上啦啦啦啦啦啦啦!!!!!




【路擎】宣誓


    白色的机械神灵说要闹得人尽皆知很简单,你给他们点时间调整,然后当着整个赛博坦把他带走就好了,我带你去咯,最好是让他们在这段时间清楚地知道Opty对他们到底有多重要!

    坐在血红色皇室沙发里的黑暗与死亡之神习惯性地用水晶法杖的杖尾敲击着地面,作为秩序神他思考的要更多一些,Optimus要是依然顶着Prime的头衔,那想带他离开可能没这么容易。

    “交给我就是了,”提出这个建议的神灵眨眨光学镜,金属的面孔上满脸的天真烂漫,“那孩子在成为Prime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尽全力希望赛博坦能变得更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他的愿望,我能让黄金时代回来,甚至Megatron和Sentinel Prime还有那群Decepticons也可以,只要是他希望的,我都能把他们带回来,我只有一个要求——别让他别再蹚浑水了。”


    Primus决定复活赛博坦,还有那些作了个死的TF们,他向来是个很有行动力的神,而这些事对他而言又确实是半点困难都没有——赛博坦本来就和他是一体、火种源也是他的一部分,TF是后回归火种源,只要死法不是太惨比如火种和集体一起灰飞烟灭连尘埃都没剩下,死多少次都救得回来——伟大的普神表示分分钟的事,这算什么难题╮( ̄▽ ̄;)╭

    Lusifurice对此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赛博坦怎么样或者将会怎么样和他毫无关系,而因为各种原因他甚至对这颗钢铁星球隐隐带着几分憎恨,不过这里毕竟也是Optimus诞生成长的家,只要当事者自己没有意见,死神先生就能完美地当这颗星球不存在——毕竟他现在担心的是另一件事,那团被他从本源上硬撕下来硬塞进Optimus火种舱里的神格似乎有了奇怪的反应。

    不是没有问过,只是当Primus去检查的时候好像又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赛博坦至高神表示也许是异种融合后的排斥反应,你最好别离他太远,让他习惯你的存在就好了,别担心别担心。

    微笑着的异世界神灵送走了看上去相当没谱的塞伯坦至高神,回头看着依然躺在治疗仪其中的Optimus,无奈地叹气: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就算嘴上答应了……但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于是在这种颇为诡异的气氛中,在大约过了四个地球日之后,Optimus醒了过来。

    那台治疗仪器里不知究竟是什么成分的气体工作结果令人满意,不仅是修复了战斗之中那些可怕的损伤,甚至连细小的擦痕也没有放过,重新恢复了崭新模样的机体仿佛涅槃的凤凰,变得更加美丽而强大。蓝色的电子眼瞳眨了眨,从仪器中坐起身来的TF一瞬间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视域之中两三步外的距离摆着一张华丽的座椅,拿着书沉吟的生命体只露着半张侧脸,黑发披散的样子看上去异常眼熟——仿佛是感受到了注视,对方转过头来,暗金的眼睛对上Optimus的,站起身来,手一转不知道把那本书放到了哪里,快步走过来:“Optimus,你醒了?”

    “你是……Lucy?不,不对——”Optimus启动了干涩的发声器,然后愣住:这好像不是那个和Sam交情不错的年轻人,倒更像后来那个跟着Yeager和其他TF一起过来的阴影人形。

    这个地球人先前曾说自己是神,但这是Optimus第一次见到他化身为神灵的样子,看上去温和而静谧,银黑长袍下摆是凝聚着的雾气,黑色的长发甚至和本人身高差不多,英俊到锐利的面孔即使以硅基生命的审美来看也足够出色——和Optimus记忆里那个总是无精打采嚼着泡泡糖的青年似乎完全不同,却又能其妙地感觉到他们确实是同一个灵魂,只是前者更加沉寂。

    “如果你想继续叫我Lucy的话也没关系,毕竟现在还能这样叫我的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Lusifurice弯起嘴角温柔地笑,他伸出手,似乎是想碰触音频接收器,但最后还是落在了肩甲上,“正式自我介绍一下,Lusifurice Calos,Mortis世界的死亡与黑暗之神——这里是你们的至高神Primus的神域,他把你带到这里,并且帮你修复了机体——现在感觉如何?还好吗?”

    Optimus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机体状况,发现运转情况比自己想象的更好,点点头表示一切正常,然后在Lusifurice再度开口前询问:“普神帮我修复了机体,但是把我从Quintesson手里救出来的……是你吧?”黑发的神瞪大了眼睛,脸上明白写着“你怎么知道”,颇为孩子气的表情显然是娱乐了高贵的领袖,他抓抓自己的音频接收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大概是人类所谓的直觉吧……那个时候虽然下线了,但是有一部分原感官元件还在运行,我记得好像确实是有谁保护了我,很熟悉,而且不是赛博坦人……应该是你吧?毕竟你是神……不是吗?”

   “我会报答你的。”正义的Autobots领袖当然不是知恩不报的TF,因此Optimus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而Lusifurice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最终停留在一个哭笑不得的无奈表情上,他看着正在试着迈出那台仪器的赛博坦人——不得不说一句那台的边沿实在太高了——忽然一本正经地开口问他:“Optimus,有谁曾经说过他爱你吗?”Lusifurice说着,朝忽然整个愣住的机械生命伸出手去,后者看上去被这个问题轰傻了,他呆呆握对方那只的手,成功跨出了仪器之后Autobots的领袖看起来依然傻着,他完全没能理解到这个问题到底是怎么跳转过去的,Lusifurice看着他,带着点哀伤的神色笑起来:“你刚才说,你要报答我?那就听我说点废话吧。”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偶然看到你和Sam在说话,那个时候也没想太多,算是对你们有点兴趣吧,毕竟我没有见过机械生命,也是后来我接近你们的原因;见到你的时候,那些封冻在我身体里的永冻冰——创世女神Fitna在死前用这东西冰结了我的感情——全碎了。之后我和Sam交上了朋友,认识你们的经过不用我说,而芝加哥大战……我承认我插手了,我让手下帮忙,让那些人类不会因为你们破坏了他们的城市而记恨你们,你们在他们的心里永远都是保护他们的英雄……只是我没想到那些政客这么费尽心思想解决你们,他们才不会管Autobots曾经帮了多少忙,而在他们追捕最严的时候……你失踪了。”Lusifurice依然在笑,然而那一瞬间凶狠起来的语气带出了凄厉的风声,而这里明明不可能有风,“说真的,就算当初在世界夹缝里游荡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慌过,讽刺的是就在这段时间里我才终于确定你对我而言绝对不仅仅是‘觉得有趣’而已——后来和Yeager家一起到香港、最后的时候你说你要去找Quintesson……老实说,我尊重你的意见,所以我没有跟着你去找那些五张脸的怪物,但你知道么我答应不跟你去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你知道我看到你躺在碎石里面的时候有多想毁灭一切么……但我也知道,你是绝对不会希望这些发生的,所以我第一次用了‘诅咒’的力量,给那一族降下了灭亡诅咒……不过现在你安全地回来了,我也想清楚了——你可以不接受,但请你听我说。”

    某种奇异的感觉爬上火种,逐渐凝滞起来,Lusifurice脸上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Optimus忽然觉得自己整个被丢进了熔岩池,但他却已经丧失了逃离的全部勇气,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英俊的神灵长长地呼吸一声,退后一步,然后半跪下去,他抬起头来,眼眸的颜色如同最纯粹的黄金,梭形的瞳孔因为强自镇定或者别的什么而逼成了一条细线,神色带着挣扎却是无比的认真,近乎疯狂的虔诚——然后Lusifurice朝着看上去颇有些手足无措的Optimus伸出手,作为一个上位神灵,他的手甚至可以托举世界的力量而不动摇半分,然而此刻却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我的确是神灵,但我掌握着的并非情感;而从我自混沌诞生现在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爱’,我的记忆里只有秩序和职责;但很久以前有人告诉过我,如果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看到他笑会开心,看到他难过会心疼,看到他受委屈会愤怒到想毁灭一切,看到他受的伤会希望自己以身代替,这就是‘爱情’……如果,这些合起来就能被称为爱情的话,”

    “我想……我确实爱你。”

    “我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但我希望告诉你,我想带你去个地方……我在那里有一栋房子,那是个非常和平的地方,虽然有时候会有奇怪的家伙会来捣乱,但谁都没有恶意……那里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有各种商店,有比任何地方都巨大的图书馆,带喷泉和长椅的公园,还有各个世界的文化,在那里没有人认识你会要求你,你不必再背负什么……你可以得到自由。”


    “So……will you come with——Me?”


    冷汗在额头和背脊上凝聚,连冰凉的的深渊法袍似乎都黏在了背上——天知道Lusifurice说这些话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勇气,他从来都不是个会说什么软话的神,就算是和他一样诞生自本源的光明神也没有从这个哥哥嘴里听到过半句好话,更不用提那位暗恋了他无数年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的创世女神和那头总是喜欢好心办坏事的时空之龙,谁都觉得他不会懂得“爱情”。

    ——Lusifurice确实不懂得爱情,然而并不代表神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半晌,一只冰凉的金属手放在了Lusifurice的手上。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