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神xOP】【路擎】神域

见家长【没有好吗?!】

普神是个疯狂护孩子【柱子】的爹!护短成性的那种!“你们这群小炉渣敢欺负我最喜欢的孩子?!哥们儿你带他走!剩下的我来收拾!”【活动手关节←这样的爹地x

本来想着这一篇可以接着《谢礼》的,谁知道又爆字数了……下一章柱子醒过来然后路斯表白……大概是这样

所以说莫名其妙可以连成一串了啊!出个本啊!


这次柱子没出场多少就不打他的TAG了……

前文:这里




【路擎】神域

    神灵的“神域”分为大小两种,大的可以无限延伸,而小的可以算是神的起居室,向来是根据其主人的爱好而存在,比如Lusifurice,他在神域里的起居室就是个书房和锻造室的合体。

   再比如说眼前这位披着一身白色盔甲的神灵,他所展开的这个“起居室”就像是任何一个世界的科学怪人片里能够看到的实验室一样,只不过多了张机械床,也只不过更加精细了而已。

    “请随便坐,我这个世界可以把意识具象化,你可以给自己具象个沙发什么的……”他絮絮叨叨着,泛着荧光的白色机体身侧延伸出几条机械臂抱着伤痕累累的红蓝机体,然后他小芯翼翼地Optimus放在一台仪器上,机械臂娴熟地按下操作板面上的按钮,确认启动后接着就开始了大暴走,“我不过是睡了几千万年而已!他们居然敢这么欺负我可爱的Opty!”

    Lusifurice惬意地漂浮在半空中,拎着自己惯用的那根水晶法杖,眯着眼睛看着团团转的白色神灵觉得还挺有趣——如果自己感知没有出错,这个神灵的构成和Optimus差不多,至少并不是他的认知里那种生命体,而年龄相当于这个世界也还是个相当年轻的存在,至少对于混沌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自己而言那根本就是数千亿年的年龄差距——然后白色机体忽然冲到了Lusifurice面前一脸的感激:“非常感谢你救了他我的朋友!赛博坦历代Prime我只承认他是我的孩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Primus,现在脚下这个星球的核心,也是他们传说里的至高神!”

    “救他是该做的,我叫Lusifurice Calos,不是这个世界的神灵,不过也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什么影响,”Mortis世界的死亡与黑暗之神笑出一脸高深莫测,撕裂神格之后被抽空的晕眩感已经没那么强烈了,缺损的部分能暂时用亡灵之气制成,大概几万年后就能自行修复完毕,“对了,这个世界为什么陨落了这么多神?你又为什么醒来的?”

    Primus眨眨因为生气而变成金红色的光学镜,似乎在思考用词:“因为这个世界的神大多都是意识神,我之所以依然存在是因为我是和你一样的自然神……你们的世界没有分类?那这么跟你解释好了,所谓自然神是像你我这样拥有真实依托的神灵;意识神则诞生于智慧生命的崇拜和文化中,多数是全知全能的神,除了信仰之力几乎什么都没有,当智慧生灵们意识到这些神灵仅仅是一些‘符号’的时候他们也就不存在了——毕竟这个世界是纯自然力构成的,不像你们的世界有神灵进行干预历史进程,至于我为什么醒来……”巨大的白色机体唰啦转过一圈,颇为心有余悸的样子,“要不是你碰到Opty的火种惊动了领袖模块,我可能还要继续睡下去……这群炉渣居然胆敢这么欺负他!当我不存在吗?!——对了你要喝茶不?我去帮你泡!”

    性格其实颇为欢脱的白色神灵呼啦啦地飘走了,一边飘走一边还没忘跟死神先生说“你随便看看好啦”,也不知道他明明是一台机械怎么会有“茶”这东西的。

    不过不管是那个世界,只要不是不死不休的恶神,大多数神灵们其实都有点自来熟,何况不是一个世界也没什么利益冲突——入侵者例外——所以Lusifurice也没客气,来到那台运作着的仪器前,黑色长发披散下来,金色的眼睛注视着那个因为平静下来而完全放松的赛博坦人,某种不知名的浅色气体在闭合的玻璃罩中优雅地氤氲着,缓缓修复破损的机体。

    Lusifurice笔直地站在那里,神域中的时间不会流动,凝滞而没有意义,最后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去,缓缓摩挲过线条流畅的蓝色头雕,接着仿佛挫败一般收回手来,揉着自己的额角,带着点不解地自言自语:“到底是为什么……”他能确认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外星人,但究竟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完全不知道——这种问题面前,世界主神也只是个新手而已。

    “虽然也代表着和我相反的特质,但是你看上去和我那位兄弟并不一样,”Primus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从先前欺骗世人的神棍模样变成了人形,那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赛博坦人,只是浑身的白色装甲几乎要亮得人失明,光学镜也是晶亮的白色,“Unicron也代表黑暗,不过你和他不一样,你的黑暗并没有邪恶——深邃、遥远,还有……悲伤?”

    白色的机械神灵倒茶的手一顿,他忽然想到了另一种看是绝不可能的可能:“等等,你是不是喜欢Opty?我是说,想和他在一起,想把生命给他共享,想要和他永远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Primus瞪大了光学镜看着由本源黑暗聚集成的神灵——因为后者在笑。

    “我是个罪人Primus先生,我为了我那个世界的历史进程算计了很多人和很多神……而他们其中有很多都死了,是我一手造成的,我知道我配不上Optimus,因为他那么善良……”神格疼得难受,他说不出自揭伤口是种什么感觉,但绝对不好,更何况……这个年轻的神灵是Optimus的主神,如果Lusifurice真的想要得到Optimus Prime就必须经过Primus的首肯。

    当然了,死神先生并非那种想要得到什么就会不择手段的恶神,如果Primus不肯将自己珍惜的孩子交给自己……那也确实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谁会想把自己的宝贝交给一个罪者?

    不得不承认,就算是神,黑暗聚集也会让他们悲观,何况这个完全由本源黑暗聚集的家伙。

    但令Lusifurice吃惊的是,Primus越瞪越大的光学镜里只有完全的惊讶,先前所想象的其他负面情绪都没有半分,经历了连神灵也感到难堪的短暂沉默之后,年轻的白色至高神忽然跳了起来,他在原地转了几圈手足无措地自言自语:“呃你说你爱他……你们不是一个世界……而且连生命构成也不一样……等等这些都不是问题绝对不是,问题是他知道你爱他吗?!”

    死神先生尴尬地表示自己没敢直说出来。

    赛博坦至高神表示你这么多年白活了么?

    不知道机Primus是从哪里找来的茶具,虽然他端出来的“茶”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但神本质也就是能量体的集成,所以就算能量液也喝得下去,只是对Lusifurice而言味道不敢苟同。

    “很显然……你担心得太多,”机体有着浅蓝色花纹的神灵脑回路似乎和另一位神灵的不太一样,他好像无法理解对方的担忧,“至少我就不会说什么,因为我看来你比谁都适合他。”当然,Lusifurice不知道的是Primus其实对自己的的印象相当不错,自然有“身为神灵竟然分割神格来救人”的这个加分点,但更重要的是,面对Optimus时他仿佛正面对着全部的世界。

     Lusifurice似乎顾忌着什么而没有接话,而Primus也乐得他不说话:“要知道,虽然我在沉睡,但毕竟也是赛博坦核心,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任何事情、哪怕一只机械狐生了崽子也逃不过我的光学镜——哦别这么看着我我就打个比方——好吧,重点是这么多年我很清楚Opty到底付出了多少而那些家伙是怎么对待他的,这个世界上总有脑子是摆设的家伙——所以他们真当我死了么!我只是睡着了而已可是我还活着呢!要不是短时间内没法醒过来我非弄死他们不可!果然是平静生活太久了忘记过去了吗?!听说过星球震荡嘛朋友想试试吗吗朋友?!”

    “……你冷静点。”Lusifurice不得不出声阻止这位激动起来的星球核心。

    机械神灵用自己的制冷系统置换出长长一声叹息,Primus也知道自己过于激动了,因为情绪波动而又变成红色的光学镜闪了闪,重新变回白色,他看上去异常疲惫:“如果你能带他走,我会感谢你的——当初他成为Prime的时候我真的很开芯,我甚至认为赛博坦会迎来另一个黄金时代……然而事实告诉我,我错了,因为我只看到Optimus而忘了其他的——”

    “毕竟每个种族都有野心和嫉妒以及更多的负面情绪……你主宰黑暗,应该比我更了解。”

    黑色的神没有说话,然而沉默已经代表了一切,Lusifurice转头看向那个不久前自己曾经站立过的机械旁边,不久前摆脱了永冻冰的神格仿佛又爬上了什么会蜇人的虫子,一口一口咬得欢腾,手握成拳捶了捶那大约是人类心脏的位置,似乎不再那么闷了之后他才重新看向Primus——对于拥有着永恒肉体的神而言,精神的疲倦才是会真正击垮他们的东西,而现在的两个神灵明显都是站在这个危险的门槛上——Lusifurice神经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杯子,颜色如同骨骼一般苍白的手十指交叉在一起,握紧又分开,最后他又用力把手捏得咯咯作响。

    拥有着金色眼睛的神慢慢吐出字句来:“……我要带他走,我要让他远离一切会伤……我会让所有会让他陷入负面情绪的东西不存在与他的视域——没有谁能阻止我!包括法则!”

    Primus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他猛地站了起来,伴着金属位移和碰撞的声音变回了那个圣洁而优雅的巨大机体,清亮的电子音仿佛正包含着挣扎不舍以及诸多的情感:“Lusifurice Calos,以年龄而言我不该对你说这样的话,但是你知道我可以算是他的父亲——我知道你爱Opty,而且我肯定你能好好对待他——如果你已经决定好了要带他走,那么我拜托你一件事。”

    Lusifurice抬头看着他。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闹到人尽皆知吧。”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