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神xOP】【路擎】缺失

接变四结尾柱子单挑五面怪,大量私设有,说真的那些家伙真是丑出翔于是都去死吧好走不送【茶←外貌协会的

说真的操纵尸体这技能对死灵系亡灵系简直不是事儿【

自残什么的也不是事儿啊反正分分钟皮肉伤恢复看不出来,伤筋动骨一百天说的是人类不是神,至于神格损伤么……只要看不到就不会担心是吧

还有啊你们居然接受路斯我我我我简直受宠若惊x

路斯有点反应过激了,都能理解为什么吧【茶

猜猜最后那个是谁XD


前文:这里



【路擎】缺失


    几个月前,Autobots首领独自去找所谓的“造物主”了。

    虽然没有见过那些被称为或者自称为“造物主”的东西,但是多少也可以从那几个Autobots那里得到一些关于“造物主”的消息,不过遗憾的是这些机械人多数也只是从传说中知道的消息——然而遗憾的是Lusifurice没有他弟弟的本事,就凭那些暧昧不清的只言片语,他实在不能确定这些被称为“Quintesson”的东西到底能不能算是生物。

    赛博坦的传说中,这些东西的统治残暴而病态,还以折磨被统治族群为乐……怎么听上去和兽人族群中某些没有开化的族群差不太多?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文明程度不一样罢了。

    尊贵的领袖独自出发去寻找Quintesson之后,Lusifurice把自己的身份三言两语作了说明,这个人类其实是另一个世界的神灵这件事,Autobots的成员们其实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接受了,或者说这种时候关心的事情大概只剩下那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红蓝大卡,至于这个黑发的碳基生物,不管他是神灵还是人类,至少担心的情绪不是假的,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Lusifurice原本是打算跟着过去的,只是在Optimus的强硬的拒绝之下他最终还是没跟上去,虽然对他而言想要偷偷跟上去实在不是什么问题——不得不承认这股温和中流露的傲气大概也是让死神先生越陷越深的原因之一吧——那个时候暂时异化成阴影异世界来客眨眨金色的眼睛还是妥协了,只是顺手又锁了个时空点上去:“至少别拒绝这个。”

    Optimus也确实没有拒绝。

    而这已经是“线”第二次断开了。

    某个国家某座城市的某家旅店里,正在看报纸的死神先生神情怪异地放下手里印刷品,擦干净嘴角的血——至于那东西到底是不是血暂且不论——快速把自己收拾好了之后,下楼退房。他现在最庆幸的事情是自己好歹记得留个后手,避免了再一次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转悠,说真的,这种事情完全超出掌控的经历一次就够了,以世界主神的高傲,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离开旅店后Lusifurice转进了某个无人的暗巷,割破手腕,奔涌出来的红色液体滴落后如同活物般聚集成为某种刻画着繁复文字的魔法阵,背包化作烟雾散去,半长的黑发则在一瞬间延伸至脚踝。恢复了原本英俊到刺眼的面孔,死亡与黑暗之神将舌尖贴上手腕的伤痕,指尖碾碎了什么后落进阵中,冰冷的地狱魔火自脚底燃烧而起,黑暗聚集,他吐出一句话来——

    带我去找他。


    Mortis世界的魔纹学里有种被戏称为“红影之犬”的追踪法阵,哪怕是以一根头发或者一点气味作为线索都可以追踪到目标——而这次的发动,被当做线索的是Optimus的一小块涂漆。


    红蓝机体重重跌落在碎石和沙土之间,带着美丽火焰纹的涂装被磨损得七零八落,战斗面罩遮住了表情,手中的长剑因为不堪重负而出现了裂痕,宝石蓝色的光学镜看向半空中漂浮着的那些挥舞着缆线、以反重力能源作为行动力的东西,狰狞的金属面具换过一张又一张——独自挑战Quintesson,果然是个太困难的任务,他曾经说过一定会回去,但现在看来……

    那些长得完全不像是生物的东西以特殊频率交流片刻,其中的某一个抬起一条缆线,带着高压电荷,朝着Optimus猛地鞭打下去,撕裂般的破空声尖锐而恐怖——理智告诉Optimus快躲开赶快躲开不然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可机体甚至没有移动半分的力量,保持上线状态都是勉强——忽然有诡异的蜂鸣声来自虚空,蓝色光学镜彻底黯淡下去的瞬间,一个透明的半拱形防护力场出现在红蓝机体前,紧接着,冰冷的气息陡然席卷而来。

    那条缆线劈落在力场上,发出耀眼的电光,透明的薄膜看上去摇摇欲坠。然而一只从黑暗中伸出来的手骤然稳定了颤动不停的防护力场,苍白阴郁如同鬼魅的神灵自黑暗而来,金色眼眸之中深重的寒气几乎凝结成实质,黑色的冰晶环绕在周围,那只手猛地一握紧,于是长长的线缆应声而断,其主人发出一声不知是疼痛还是愤怒的怪叫。

    看到躺在碎石间毫无声息的Optimus时,Lusifurice觉得自己某根弦瞬间断了,修长白皙的手背已经爆起了条条青筋,行走间恢复了恢复了原本模样的神灵走向那台即使损伤可怕也依然美丽的机体,蹲下,长发沾染尘土,他伸手抚过被战斗面罩遮挡的脸孔,随后几乎不可见地微松了口气,他抬头看向那些飘浮在半空中的Quintesson,忽然露出一个僵硬如同雕塑的微笑来。

    下一刻,那些先前被Optimus斩落的Quintesson残骸重新漂浮起来,只是眼睛部分的取光器已经破碎,转而变成了燃烧着的绿色火焰——操纵尸骸,对于死亡与黑暗之神而言,那不过是比吃饭喝水更简单的事情——也还好Optimus之前尽力做到一击必杀而并未完全破坏这些东西,就算是残破的亡骸也依然可以使用,毕竟这个举动原本就只想要争取一点时间罢了。

    Optimus的生命正在随着时间而流失,但Lusifurice却不知道应该怎样救他,于是他决定采用最直接——也是他只有他可以办到——的救助方式。

    深渊法袍的纽扣被解开,露出线条优美的肌肉,黑暗气息凝成匕首被操控着刺进血肉,毫不犹豫地掰断两根肋骨后将手伸进胸腔,那里面有一团星云般的东西正围着一个黑色的晶体缓缓旋转着。Lusifurice握住旋转的那一部分后把手抽了出来,那些黑色雾气在他指间剧烈挣扎着,擦过上下肋骨时有细碎的白色骨粉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被带下来。他抬头看看战况,那些被复生的Quintesson因为没有感觉也没有智慧,似乎还能继续支撑一小会儿,于是Lusifurice毫不犹豫扯断了那些还藕断丝连着的雾气,另一只手摸索着摁开了Optimus胸前某个暗扣。

    胸甲应声打开,机械生命最脆弱的火种舱暴露出来,缓慢跃动的青白色火焰明灭不定,有气无力得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Lusifurice咬牙,几乎粗鲁地将手中的雾气按进了那团火焰中。

    赛博坦人的“心脏”是火种?火种熄灭就会死?那好,我就给你永远不会用尽的“燃料”,只要我不死你就可以永远活下去——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Optimus Prime!

    身为掌控者死亡的神,Lusifurice Calos漫长的生命中从未如此惧怕过“死亡”的到来。

    最后一个死而复生的Quintesson亡骸落在不远处,眼中明亮的绿色火焰熄灭下去。胸前的伤口翻卷着自我修复,死亡与黑暗之神扭过头去看着几具新添的尸体,抬起手来指向尚还活着的某个五张脸的奇怪东西,暗红色的符纹从指尖一路蔓延上去,某种不能被理解的语言被吐出,字符凝结成深色的锁链,长蛇一般朝某个方向盘旋着消失在宇宙间,很快便不见踪影。

    在神灵的掌控下,已经死亡的尸体又一次站了起来,不知疲倦地向生前的同族攻去。

    片刻后,理应不会传导声音的宇宙真空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哀嚎,仿佛濒死的兽类,那些正在与一次次被复活的亡骸战斗的Quintesson们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同时停滞了举动,数秒后齐齐转身——如果他们的面孔转换可以被理解为转身的话——无心恋战,朝着某个地方仓皇而去,只留下那些残破的尸体和碎片可以证明这些生物曾经在这里战斗过。

    其实Lusifurice最可怕的天赋是“诅咒”,而且是罕有的群体诅咒,对象可以是生物,可以是土地,甚至可以是某一段时间或者空间,虽然他从未用这个天赋做过什么——生命的组成大多相差不远,哪怕死而复生的亡灵也有着被视为“核心”的亡灵之火,就算是人工造物也有着必须的能量核心,不管Quintesson是不是生物他们总逃不过这个公理——那一声垂死般的悲鸣其实就是Lusifurice诅咒的产物,他第一次诅咒某个种群的所有成员,简单而粗暴:从你们的最高位者开始,五地球年内,我要所有的Quintesson活着看着自己的生命之核化为烟尘!


    那些东西已经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或许是最高位者的死亡让他们被紧急召唤回去,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一切都已经和Lusifurice毫无关系,反正他们已经在倒数生命周期了。

    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哪怕他并不需要呼吸——将两三具还算完好的Quintesson尸体收进空间打算带回去研究后,他有些犯了难:自己倒是可以把Optimus带回地球,但这样做之后自己的身份可能是曝光得不能再曝光了;而且他刚相当于切掉了自己1/3的心脏去支撑Optimus的火种,现在都还没从抽空的眩晕感中恢复过来,这种情况下进行空间跳跃有点勉强……

    背后忽然出现了白色的光,脚下的影子被一点点拉长,有温和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是个带着电子音的清亮男声:“你好朋友,需要帮忙吗?”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