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神xOP】【路擎】追【←老婆

最后还是决定走剧情了,不过细节肯定有改动的。

有人想看变1~3路总愉快的大学生活吗【喂】

我完全是在跟着逻辑走剧情好吗OTZ

以及这一篇的主要内容就是追追追。

路德维希熊孩子挺可爱的。

路总你开窍了哇?!

前文:这里





【路擎】追


    认真来说Lusifurice并不精通时空魔法,那条和他同为Mortis上古三神的精神分裂蠢蜥蜴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这一点并不妨碍死神先生能够用追踪时空点的方式来锁定某个人的状况。

    所以当他来到地球的第一个夜晚就对那辆红蓝涂装火焰纹大卡车莫名产生极大的兴趣之后,他就干脆利落地锁定了对方的时空点——方便追踪也方便看热闹,大概就是诸如此类的功效。

    对于Autobots决定和人类合作这件事Lusifurice其实并不看好,毕竟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足够了解这些以自己为蓝本创造出来的生物。当然了,死神先生并不否认不管在哪个世界应该都是好人居多,但能身居高位的可能也没有几个纯粹的好人,过河拆桥这个词语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诚然被称为Optimus的那个机械人已经引起了Lusifurice的兴趣,但也仅仅处在“有兴趣”的程度罢了——身为上位神,他早就习惯了以高高在上的态度观察一切,包括那些在他认知范围之外的机械生命们,说起来也没没什么别的目的,仅仅源于一些好奇心。

    那些融化后的永冻冰碎在了Lusifurice的身体里,不再封冻着他的心——好吧,神格——但也还依然存在着,他懒得去耗费脑子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去关注和自己毫无关系的生物,但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并不介意出手帮个忙,当然是在允许的范围内,这个世界位面的神灵绝大多数都已经陨落了太久,而仅剩的几个神灵都还在处在不知何时会醒来的长眠中,没有谁能阻止他。

    严格来说,那个叫Sam的人类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虽然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但他也是尽可能去帮助那些外星来的大家伙——讲真,至少现在帮助他们的其实不少,但相比起那些军部的专业人士他的所作所为显然更加值得鼓励——还真是个热血青年的典范,Lusifurice百无聊赖地把从弟弟那里拐来的生命水晶一上一下抛着玩,多送他十几年的时间如何?

    至于Lusifurice自己,当然也是入乡随俗地顶上了蓝星人差不多的外貌和大小,看上去也不过是个没什么特别的年轻人而已,除了那有些不合时宜的长发之外,他甚至给自己弄到了一个“合法”的大学生身份,就在Sam的学校——就算是神灵也要与时俱进,多学点东西没坏处——于是在偶然见到那辆能自己跑的黄色雪佛兰之后,他顺利成章地也认识了那些外星人。

    当然,认识的过程并没有那么一帆风顺的,因为总是出现在某些不该出现的地方比如战场被怀疑过,不过最后洗清嫌疑居然还得“感谢”Decepticons那架吵闹而热爱虚张声势的Seeker。

    “有那个叫Sam的人类还不够你们居然又带了一个人类上战场!”——Starscream有些时候也是会做好事的,虽然Lusifurice很想说脏话,我去,谁他妈的是人类啊?!


    神祇其实是不会做梦的,虽然他们和别的生物一样热衷于“睡眠”——没有专门掌控“预知”的神灵,大多数原因就是因为神灵的“梦”本身就带着预知性,越是高阶位的神越是如此。

    因此当顶着地球人外表的死神先生带着一头冷汗从某个弥漫着硝烟的梦中惊醒的时候,他淡定地去洗了个脸,接着联系了自己麾下那个掌控着幻觉与记忆的神灵:“Ludwig?你能追得到我的波动吧,那就过来一趟,越快越好。”——只要是被他当作朋友的存在,死神先生从来都不吝啬下手帮忙,何况他们还真的是朋友没错,理应相互照应不是吗?


    芝加哥大战被称为“混战”可能更适合,Lusifurice十指指尖相抵坐在这座城市某栋大楼的楼顶上,身后绿色卷发的熊孩子兴奋得像只没到过大城市的知更鸟一样吱哇乱叫加蹦蹦跳跳。

    死神先生几乎可以确定在这场战斗之后人类对这些大家伙的不满会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大多数人不会在乎这些机械曾经为他们做过什么,只在乎那些被破坏的建筑物——虽然能够理解人类的想法,但并不代他会表赞同,于是Lusifurice伸手抓过熊孩子,慢悠悠开口:“用幻觉保持这座城市的原貌,结束后再用有形幻觉修复——最后,按我所说的编织记忆,永久固化。”

    记清楚了人类,你们的城市确实是完好无损;记清楚了人类,你们不应该因为任何原因责怪Autobots;记清楚了人类,你们应当带着感激的心理活下去,直到这件事情被完全忘记。

    幻觉与记忆的编织需要介质,在这个不存在魔法的世界里,Ludwig想要永久固化自己的魔法会相当吃力,他鼓着一张小脸气哼哼地说只能修改大多数人的记忆,那些铁了心想要将这些钢铁巨人处理掉的政客们他真的无能为力,但那些确实是相当少数。Lusifurice一口咬破吹起来的泡泡糖,冷笑:“没有关系,这样更好,我倒要看看他们应该怎么跟民众解释那些英雄会忽然消失在这个星球上的事……处理不好可能会引起内部大换血,紧急更换高层成员这件事应该相当好玩。”他说,站起来一步迈向虚空,“你可以回去了Lud,我要去找那些外星人。”

    一边告诉民众们那些英雄们已经离开了这个星球一边追杀那些不论哪一边的机械生命,一边研究那些超前的文明一边忙着封锁消息——Lusifurice觉得那些人类高层真忙,吃饱了撑的?

    不过有个不大不小的麻烦,Optimus Prime身上那个被Lusifurice锁定的时空点所延伸出来的“线”断裂了。这算是种比较强悍的保护措施,只有被锁定的对象遇到危险时这条线才会主动断裂然后保护措施也将会自动开启——断裂的“线”无疑给Lusifurice添了不少麻烦,Autobots正被追踪,而民众对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毫不知情,各种条件混杂下死神先生难得出离了愤怒——事实上被永冻冰困扰了相当多年之后,这确实是死神先生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被称为原罪之一的感情,而就因为这个他才终于意识到了某种不寻常的事情。

    大概这里的东方世界所谓的“醍醐灌顶”就是这个意思——那漂亮的外星卡车对Lusifurice而言其实远远不只是“引起兴趣”这么简单,至少目前“找到他”成了他目前唯一在乎的事。


    几个月后的德州小镇,依然顶着大学生模样的死神先生依然在美利坚的国土上漫无目的地晃悠着,变了色的眼睛浅得像是凝结得太厚的海冰。其实他是有些担心的,毕竟目前自己只知道汽车人首领不会以原本的样子进行活动,因此他也完全没法确定自己曾经见过的某辆车子会不会就是伪装之后的Optimus,只是时间拖得越长,Lusifurice就越难让自己冷静下来。

    小镇街头,长发的年轻人买了个花不了几美元的套餐,几个衣着火辣的妞冲着他抛媚眼,后者似乎是难得被姑娘这么注意,神情看上去有些窘迫,低头把汉堡塞进嘴里——然后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看上去僵住了,而那些姑娘看到他搞笑地立在那里眼神发直,于是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然而奇怪的是,那里没有没有火辣的妹子也没有帅气的跑车,只有一辆脏兮兮的大卡车被另外一辆车子拖走,那辆大卡带着满身的坑洼和弹痕,连外壳的零件看上去都丢失了不少,狼狈得就像是一堆没人要的废铁,后轮挡板上还贴着张写着一句“got ammo”的字条。

    然后再回头的时候,姑娘们惊讶地那个帅气的年轻人已经不在了。

    直到入了夜,顶着一脑袋灰尘的年轻人非法入侵了Yeager家的谷仓,轻手轻脚地绕过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零件工具,开心地了打个招呼:“Optimus?好久不见!——怎么这么脏啊?”

    依然保持着破卡车模样的Autobots首领即使不能看清楚脸也能看出他极为吃惊,甚至没注意到高个子的黑发青年像之前一样伸手拍拍自己的肮脏车门,Optimus闪了闪车前灯表示疑惑:“你……你怎么在这里?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你不能——”很显然他没忘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球朋友,就算自己依然在危险中,他所想到的事情也是提醒别人不要被自己卷进来。

    但对方看上去毫不在意:“对于你们好像很危险没错啦,但是明显对我们不是啊,至于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很简单嘛,因为你在这里啊!”顶着“Lucy”这种女性名字的青年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大型卡车,“别担心啦,现在的课程很简单的,所以老师也允许我暂时休学出来旅行,只要我记得回去考试就没有问题——总之放心啦,连Sam那小子都不知道我过来了,”一长串话说出来连标点符号都没有,他又绕着车子东摸摸西摸摸地转了一圈,“对了对了,我之前看到有人开车把你拖走了,就是这个仓库的主人是吧?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除了你没有谁会对一辆破车子怎么样的……Optimus有点无奈,地球上的年轻人不是都应该喜欢像Bee那样的跑车么……走神的空档车尾又被摸了一把,于是卡车不得用一大口尾气把兀自沉浸在兴奋里的年轻人赶到前面来,带着点责怪的口气:“虽然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我确实是个通缉犯,你要是和我混在一起会有大麻烦的,毕竟你还是个孩子——”

    “No No No,我怎么会是孩子呢,我可不是孩子,”年轻人很不礼貌地出声打断了Autobots首领的说教,然后笑眯眯地摇摇头,那双浅得发白的眼睛一点点变成了璀璨却阴郁的金色,独属于年轻人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低沉,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青年浑身竟透出一股诡异的沉稳感来,他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卡车,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我哪也不去,就和你在一起。”

    然后他一步步退进某个阴暗的角落,Optimus慌忙开了远光用车灯去照,但奇怪的是,那里除了一些被Yeager家主人放在那里的工具之外,他没有发现任何近似于“人类”的东西。

    Autobots的首领有些犹豫地觉得,自己也许是碰上了所谓的“幽灵”也说不定。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