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吞噬【路总耍帅,升级系统开启

这次就单纯苏一下路总【←我喜欢这称呼!】,所以TAG就不写柱子了。

路斯斐斯·卡洛斯,升级系统开启。

莫提斯……真是个和平的世界啊,至少神灵之间的架构已经稳定所以不会互相残杀……再说你吞掉其他神灵的神格也没什么用处啊,要和你一样的神才行,所以这种非同种神格吞噬其实仅限于同种神之间这样。

加油成为神上神吧路总,一定要护着你老婆啊_(:з」∠)_


我觉得我可以要个称呼叫“Tag屠版者”?



【原创】吞噬


    “老哥救命!之前救的那小姑娘是位面入侵者!”

    “和你一样的黑暗者!我们被抢夺了信仰之力打不过她!”

    “我知道我不该随便打搅你的对不起、但是我们快要——!”

    一阵剧烈的波动之后,来自母位面的精神连接断了。

    唔,事情好像还挺严重的。

    于是久居失落镇的死神离开了乌托邦般的小镇,动身去往自己的世界。


    “贪婪会吞没你的。”Lusifurice看向那个因为吞噬了过多信仰之力变得无比巨大的影子,那已经不是那个俏皮可爱的少女,反省自己当初确实应该阻止弟弟救下这个可疑人物的。

    不过,谁又会知道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居然会是另一个世界的黑暗女神呢。

    死亡与黑暗之神身后躺了一地半死不活的神灵,黑暗女神吞噬了支撑他们的信仰之力,只有从来不靠信仰之力存在的Lusifurice依然站着,冰冷的风带着霜雪冻结了周围的空气,来自月亮的冰雪包含着本源与规则的力量——这个神祇已经疯了,她窃取了本应该属于别的世界的神灵的信仰之力,于是将自己变成了怪物,她想要将Mortis吞噬进自己的世界里。

    “贪婪会吞没我?哎呀,在我们的世界里,我除了掌管黑暗之外,还是掌管贪婪的神哦!”半空中那个带着一圈白色边沿的人影发出刺耳的笑声,隐约还能看到属于女性的玲珑曲线,她说Mortis的神灵太天真,居然会去救一个原本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神域的可疑生灵,“这么愚蠢的神灵怎么能统治好一个世界,还是交给我吧——!”

    然而与她可以说是同出一源的男性神灵微笑起来,他金色的眼睛被黑色一点点吞没,手中繁复的法杖化作光点散去,长袍翻飞而起,有黑色的冰晶随着脚步的移动而凝结。Lusifurice仰头看着那个人影,温和的口气像极了情人亲密的呢喃,他仿佛是在对着她说话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着——我和你的神格都是黑暗本源凝聚的,所以我们其实是相同的神灵,不过……

    “主神都掌管两种力量,所以你掌管黑暗和贪婪,可你知道我除了黑暗还掌握着什么吗?”

    Lusifurice身边萦绕着的黑暗元素立刻被分成了两部分,他将手举过头顶,于是一部分黑暗在他手中汇聚成为一个魔法阵落下,穿过他的身体后骤然扩大落在脚下云彩铸造的神殿地板上;而另一部分则在他面前聚结成某种长柄武器,顶端寸寸张开,魔法阵中有银色的锁链如长蛇伸展起来,伴着金属碰撞的声音,一条一条依次锁在了修长的握柄上,而那件由黑暗力量凝结起来的武器每接触到一条铁链便清晰一分,最后成为了一把比路斯本人还高出两个头的重型长柄镰刀,有轻纱般的黑色颗粒漂浮在镰刀周围。

    独属于Lusifurice的武器,亡者之镰——“冥龙”。

    异世界的入侵者似乎是瑟缩了一下,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先前那狂妄的样子,举起了纤细的双手:“不管你掌握着什么!就算你是全盛时期的黑暗神,我体内可不止有我自己的神格!你以为你自己能做什么——出来吧我可爱的仆人们,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神灵知道我们世界的‘影兽’究竟是怎样超出他们预料的可怕存在!”

    “无视我的问题可不是明智的选择,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掌握着‘秩序’与‘死亡’——敢于挑战Mortis神灵的勇者,身在Mortis世界力场中的你也是我的‘秩序’所束缚的对象,想让你死实在太容易了——或者说,”他依然是那么不徐不疾的口气,完全没有将自己周围那些随着空间空洞一起出现的异世界怪物们放在眼里,“你想让你的宠物们跟你一起死?”

    面前的男人所掌握的一切每一条仿佛都是在针对着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在骤然提高的精神威压之下,那个入侵者终于惊慌了,指挥着那些她得意的怪物组成的部队朝着Lusifurice冲去。

    被称为“影兽”的野兽亮出锐爪利齿发起了攻击,距离那个男性神祇越来越近,于是这个世界位面中最可怕的武器被缓缓举起,镰刀的锋刃反射冰冷的光,黑暗与死亡之神闭上了眼睛。

    “……可悲。”

    这是那个来自异世界的女人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Mekafurice Calos是被他哥哥一脚踹起来的。

    好久没见的兄长把光明神踹醒后没给他一个久违的拥抱,而是把从中间破裂的塔盾收进了空间手镯,顺手把全副武装的青年拖起来:“别睡了,那女人的身体还没消失,赶紧净化去。”

    某种意义上是事情引发者的光明神心虚地去净化了,龙神收起了亮闪闪的钻石翅膀,趴在云层上恢复体力的同时与老朋友打招呼:“居然真的把你叫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见死不救呢——不过要我说的话,那女人的身体你弟弟没法净化完,这次虽然是我们一时大意让她钻了空子,但不得不承认那女人也确实不是个普通角色——她应该不止到过我们的位面。”

    “她身上拥有不属于她的力量,排斥的波动很明显,可能除了Mortis的信仰之力外还吞噬了其他力量,”Lusifurice冷笑一声,“Shnell那头蠢龙真的越活越回去了,居然没有发现?”

    Elitesi甩动长长的蛇尾游走过来,同时也代表着智慧的大地女神对Lusifurice行了个礼,口中微微有些嘶哑的嗓音:“如果不是她恢复原本的形态,我们可能始终都无法发现她是个神灵——您的力量想要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人类不难,所以我猜这个女人大概也是那个世界的主位神,从她指挥野兽而并非智慧仆从来看,她应该并非是全盛时期,或是被赶下神位的——”

    不远处净化着入侵者的光明神忽然大呼小叫起来,叫的是大地之神的名字,于是Elitesi游走过去,Lusifurice看着这个女性披散着翠色长发的妖娆背影,混沌时代被自己救下的最后一个蛇族后裔如今已经变成了能撼动大地的强悍神灵,倏然,他发现对方忽然间失了冷静一般地晃了晃身体,紧接着发出一声尖叫:“Lusifurice陛下!那个女人留下了她的神格!”

    这不合常理!

    那个异世界的入侵者竟然违背常理地留下了自己的神格,不规则的黑色结晶体不断向外溃散着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是黑暗之力,原本应该回到最初所在的地方,但也许是因为这并不是属于Mortis的力量而停留在此——事实上Mortis并不是第一次招来异世界入侵者,虽说这可能是最强的一次,但因为强悍就能违背法则和秩序?别忘了“法则和秩序”就在这里站着!

    “这个……怎么办啊?”Mekafurice抓抓头,求助地看向自家哥哥,却看到后者盯着那一团东西若有所思,随后迈步上前,伸手抓过那团神格,将最尖利的那一头狠狠扎进了自己胸口。

    这里曾经是创世女神Fitna居住过的天空云殿,她陨落后没有谁住在这里,而现在只有Calos家双子神、四元素神与龙神在这里暂作停留,其他的神灵大多数是没有足够的资格登上这座云殿的——所以看到Lusifurice因为这举动而跪下去时,他们吃惊的部分也不过是对方竟然想吸收异世界神灵的神格,而不是他竟然做出这种危险的举动来。

    不管到底是哪个世界,掌控死亡的神灵永远是所有这其中最特殊的,诞生即是死亡,生日即是死期,血液里奔涌着红色不是血液,体内跳动着核心并非心脏——他们甚至都懒得将神格伪装成心脏——因此当Lusifurice刺下去的时候没有谁担心,大片冰冷的液体染红云殿雪白的地板,那个神格挣扎着,但最后还是被能量漩涡硬生生扯进了黑发神祇的体内,没有留下半点痕迹;下一刻,黑色狂风席卷空旷的神殿,地上大片红色蒸发成血雾,刀般的风刃飞旋中Lusifurice站起身来,亮得惊人的眼睛看向虚空中的某处,眼神飘向比云殿更高远的地方,然后笑了。

    “那个女人……确实比你们想象的更危险,在来到Mortis之前,她至少已经吞噬了十个位面黑暗神的神格,”Lusifurice轻描淡写的口气仿佛只是在描述今天的午餐,“都知道杀了一个神灵后可以吞噬对方的神格来增加力量——不过我刚知道,如果那恰好是和你相同的神,还可以加深本身对于本源‘核心’的感悟……而她之前吞噬的神格,现在已经全部都是我的了。”

    光明神也好、四元素神也好,面面相觑的年轻神灵们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反应比较合适,而年龄算是上古三神之下最年长的龙神慢悠悠开了口:“除了这个,你应该还有新的体会吧?”

    “当然有,”Lusifurice低低笑了一声,“你们知道……‘神上神’么?”

【END】


Calos家兄弟聊天室

    “说真的老哥,我记得你以前好像没这么热衷于力量?”

    “就算是神,也不代表我们是一成不变的。”

    “……可以前你也没有抱着站在所有宇宙轴世界线顶端的野心啊?”

    “因为有想做的事,也有想保护的人。”

    “……哇,那位Prime真厉害,各种意义上的厉害。”

    “闭嘴,要不我把那只火鸡绑回来和你结婚。”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