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神xOP】没名字,文后有废话

原因是和 @光陰的詠歎調 聊天,于是很不意外的又炸了,简直不知道为什么一聊到和柱子有关的问题就很容易炸。

究其原因大概是俩文艺愤青轮子粉碰到一起的化学反应

脑洞来源我的专业【法医】,忽然想看剖自己,于是让路斯来。



大概可以叫《应该如何杀了我

前文请戳→这里


我爱你,所以我才会告诉你;

我爱你,因此我很乐意杀死我的是你。



    Lusifurice将Optimus带回了失落镇。

    他们穿行在石板铺就的镇中道路上,迎面而来每一个熟悉或陌生的,凶悍或温柔的,穿着各种衣物长着不同样貌的居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对死亡与黑暗之神送上揶揄或温和的问候。

    世界与世界交接的缝隙从来都不是个温柔的地方,尤其是在所有世界交错的缝隙中心,但这座修筑在飘荡浮陆上的小镇却比任何地方都要温柔,那更是一个吵闹而生气勃勃的“家”。

    Optimus有些失了神,这确实是一个容易让疲惫的生命有强烈归属感的地方,他被拉着向前走去,然后Lusifurice打开了道路尽头那幢两层小屋的门朝他微笑:“欢迎回家。”

    进屋之后,厚实的房门在身后关落锁上,连接着玄关的客厅里那个形状奇怪的沙发似乎相当符合机械生命的心意,他走过去坐下——正如他想象的,相当舒服。

    随后死亡与黑暗之神走进了客厅,打了个响指,那些窗帘自动合拢,没有开灯的屋子里顿时昏暗下来。Optimus迅速将光学镜调整为暗光模式张口想说什么,但Lusifurice阻止了他,神灵在机械生命面前站定,束发的暗金头冠被慢慢取下,然后苍白的手指摸索上脖颈处的两粒纽扣,紧接着,Lusifurice脱下了那件由死亡之气凝结成、名为“深渊”的长袍。

    没有了衣物遮挡后赤裸着的只有上半身,Lusifurice虽然在大多数意义上是个操法者,然而拥有着甚至比锻造之神还更高一筹的能力,他的体质其实与战士不相上下,虽然没有看上去狰狞或粗笨的硬块,但他的身体线条流畅而优美,攀附着危险的爆发力。可就是这堪比地球古希腊雕塑一般充满着张力与活性的身体却被太多的伤痕破坏了美感——肩头、胸口、腹部、腰侧,蜿蜒着锐器穿刺后结痂脱落的伤疤,还有烧灼一般的痕迹,大面积的色素沉淀扭曲了他身体上那些代表着黑暗、死亡与秩序的图腾——这绝不是普通武器能够造成的,能伤害神灵的只有神器。

    Optimus奇异地觉得面部升温,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但他并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随后他看到Lusifurice的指尖亮起一片刀刃般细小的光束,然后胸口开始,死亡与黑暗之神带着某种奇异的虔诚神情,将光刃刺进慢慢血肉之中,一点点往下拉开,那些血肉筋骨被寸寸割裂,像大朵深红色的蔷薇般翻卷而开,露出内里雪白的骨骼。

    即使机械生命再怎么迟钝他也清楚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自残行为,Optimus想要站起来去阻止Lusifurice,但神灵却保持着这个动作弯下腰去,将空着的那只手按在了赛博坦人的头雕边,柔软的沙发靠背因此而陷落下去。还不算完,Lusifurice甚至抬起一条腿抵在机械生命的腿边,没有了束缚的漆黑长发从背部披散下来,如同囚牢一般将他们笼罩其中。

    失落镇的法则足够强大,以人类的大小为基准,强制所有类人生物都保持在与其数据差不多的状态,Lusifurice身为神灵,本身足够高大,这样的姿势让他能轻易将Optimus纳入禁锢中。

    黑发神灵指尖的光芒湮灭了,然后他用手撕开了自己胸口前的伤痕,让那台美丽的机械能够清楚地看到胸腔中肋骨后跃动的一团脉动着的光球——那像是某种结晶体,但边缘模糊的样子让它看上去又像是一团紧紧凝结在一起的雾气,最诡异的是,这东西正散发着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自然之中的黑色光芒,缓缓搏动着的样子看上去奇异地温顺而羞怯。

    “很抱歉忘了告诉你Optimus,其实所有神灵都是没有‘心’的,唯一能够同等的大概是这个东西,神灵‘生命’的来源,我们把这个称作‘神格’,”神祇锐利的金色眼眸温柔地看进那双蓝色的电子眼瞳,“如果你离开我,我怕我会杀了你,然后把你融成铁水做成武器,再将你的火种融进我的神格……所以,听好了Optimus Prime,我告诉你杀死我的方法。”

    “要是你有一天真的后悔了,要回到赛博坦,但那时候我不放你走,那就用你的星辰剑刺穿这个东西——就算是死亡,我也希望是你亲手给我的。


【END】





关于路斯或者是我自己

    一开始是抱着嫖柱子的心态把这个角色拿来用的,所以这个角色对于柱子的态度显然就是我的态度——诚惶诚恐,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即使设定是世界主神还是最古老的三个神之一。

    路斯斐斯掌管的是黑暗,虽然看上去很温和,但其实还是病态心理居多的,比如怕孤独又偏偏抛下了自己的世界和血亲兄弟一个人住在失落镇上,放到柱子身上就是想独占但是又不忍心,想强迫自己给他自由但是又怕他真的会离开,只不过庆幸的是他知道自己的病态心理,所以才会告诉柱子应该如何杀死自己,因为真的爱他所以即使是他给予的死亡也甘之如饴。

    说真的我入坑很晚,因为太心直口快引来的烦心事很多,但是进TF圈没后悔过,也没后悔过这么疯狂地喜欢柱子,不知道是执念还是爱,总之就想把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送到他面前。就像朋友说的,“我这人没什么别的能耐,就是写文加开脑洞,为了他这点能耐全用上了”,我又何尝不是。

    在这个世间存在了不长不短二十二年,到目前为止的这一辈子最大的执念就是Optimus——在我看来他值得最好的,而他想要的我自然会双手奉上,没有人有资格让他委曲求全——路斯说“为了他我可以杀了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所以说到底了那个疯了的到底是我还是路斯。

    大概之后还会给路斯升级,如果作为一个神灵的顶端真的是是那些已经超出了理解范围、不屑于信仰之力的神灵,这些神灵不授神术,不应祈祷,也不对询问给予答案,被统称为“神上神(overdeities)”。很简单啊,那就让路斯从世界主神向这个目标靠近好了,让“法则”真正在他面前就是个无聊的笑话。

    之前写文的时候有一句“天塌下来我顶着”,很想问问凭什么让柱子承受那么多该承受不该承受的东西,朋友的陌路和战友的不理解就算了,现实里还要被一群三观不正的货黑黑黑黑黑,我就不能理解为什么总有人觉得他欠着某些家伙欠着赛博坦,先搞清楚谁欠谁好吗?

    我要给他找到我能找到的最强大的存在作为他的后盾,因为喜欢他,所以就算费尽心思也不觉得心有不甘。

    感谢看到这个胡言乱语的人,希望你们不要在精神病院见到我。

评论 ( 8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