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原创神XOP】谢礼【报社,原因见上一篇】

原创主角X擎天柱

我什么都不想说,纯发泄,别在意。

哪来这么多白莲花,哪来这么多立白碧浪洗白不伤手。

不要给我。

普神宠孩子注意。


“跟我来,我带你走,给你自由,没有人能伤害你,包括我自己。”



【电影背景报社段子】

谢礼

CP:路斯斐斯·卡洛斯【死亡与黑暗之神】 X  擎天柱


    作为一颗主体组成为各种金属的星球,赛博坦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昼夜,伴生星苍凉的光芒照耀着这颗星球,而那些高大建筑物的灯光则照亮了太空无边的黑夜,如同一只哀鸣的巨兽。

    天空与陆地在地平线的彼端交接,那些遥远的星光黯淡到几乎看不见——然而“几乎”总是可以看到的,这些位于星系远处的星球没有利用的价值,就算是消失几颗也没有谁会注意到——只是当这些小小的光斑大量消失的时候,终于有TF感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那时候这些光芒已经只剩下了屈指可数的一些,随后,黑色的阴影如一只巨大的手一般,缓缓笼罩过来。

    第一个发现那些星光消失的是个天文台的监控人员,然而正如此后那些同样发现了这些黯淡下去的光点的TF一样,他并没有把这些无足挂齿的小东西放在眼里,随后,阴影便铺天而来。

    直到伴生星惨白的光芒被完全遮蔽,那些高傲而有条不紊的钢铁生命终于有了了一丝慌乱,即使是赛博坦最深沉的午夜也无法相比拟此刻的情况,即使是那些文学著作中也找不到这样什么段落来形容这灾难一般来临的阴影,那是近乎是来自远古传说之中的黑暗,太古时代的黑暗与缄默再次降临于世界,在那一刻笼罩了这个钢铁星球,随之而来的是难得一见的恐慌。

    铁堡里,Rodimus Prime险些丢下手里的电子笔;而Optimus则一个激灵,抬起头雕,看向那遮天蔽日的一片阴影,带来恐惧的黑暗,却独独令曾经的执政官从火种里感到宁静。

    他想他知道是谁来了——那个曾经答应他要给他自由的、异世界的神灵,正如他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来到自己的母星,来履行对他的承诺了。

    漫天的黑色中出现一丝白色的裂缝,虽然并不是曙光,但那是比任何光芒都圣洁的光芒,耀眼的白色令TF光学镜中的采光系统出现了不正常的停滞,直到这些精密的身体部件重新开始活动后,悬浮于空中的巨大白色机体令所有赛博坦居民感到畏惧——这台机体有着优雅的线条和强悍的身躯,铭刻在火种之中的记忆令他们即使从没有见过这台巨大机体,也依然知道他的身份。

    PRIMUS,那是赛博坦的至高神。

    而这时,那一片阴影开始凝聚,周围慢慢变淡,然而依然没有光芒突破封锁,然而中心的黑色浓重到开始慢慢翻腾,像是要滴下某种比黑夜更黑暗的东西,瞬息之间,黑暗变换了形状。

    淡化阴影变成了散发着冰冷死气的银黑色长袍,翻腾着的黑暗延伸成为飞舞的丝状物,与赛博坦人不同的面孔和四肢从黑暗里出现,空气中星屑一般的冰晶慢慢凝聚成形,最后定格在一个繁复而美妙的手杖形状,在虚空中停顿下来,铮然作响——有些TF意识到这个不速之客的外貌是一个标准的碳基生命,然而那与PRIMUS无差的身形与全身能量化的能力却绝不可能是碳基会拥有的——随后,那有着碳基外表的生命体睁开了眼睛,纯粹的金色就连那些自诩完美的涂装也相形见绌,他抱着双臂悬浮在PRIMUS身边,没有说话,然而却有谜一般的声音响彻赛博坦。

    “Optimus……在哪里。”

    那竟然是……另一位神灵。

    不过赛博坦能够征服周围的星系,他们并不会因为神灵而惧怕对方,银色的巨大机体——已经成为Lord High Protector的Megatron——带着他麾下的部队来到这里,年轻的Rodimus Prime看上去则极为紧张,Starscream与他所带领的Seeker的尖叫声在两公里外的地方也可以听到,从那些混乱而毫无逻辑可言的词语组成来看,这架战斗机正在抱怨着那个不在场的红蓝大卡。

    似乎是被惹怒了,神灵释放了属于自己的威压,全然不顾这个世界的至高神就在自己身边。

    呱噪的Seeker们在这来自精神上的威压之下关闭了发声器,随后金色的眼睛如同看透一切伪装一般缓缓扫过那些愣在地面上的机械生命,随后,目光停留在利剑一般直插夜空的钢铁建筑上——执政殿堂,那是整个赛博坦庞大政治中枢的核心,而高塔则是全赛博坦最高的建筑——紧接着,那张似乎比金属机械更加冰冷、俊美得咄咄逼人的面孔上忽然绽放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Get you——My love。”

    神灵带着那一阵仿佛狂潮般的黑暗来到了执政殿堂的高塔,那里正笔直站着如高塔本身一般如同利剑的TF,红纹蓝底的火焰纹涂装在黑暗中隐隐带上了荧光,美丽的赛博坦人并不介意自己成为其他同族或者友族的目光焦点,他仰头看着那个比自己更为高大的神灵,对方正在漆黑的阴影下朝自己微笑,那些黑暗或许对别人而言是恐惧,唯独对自己,那是足够温柔的问候。

    “你……真的来了。”前执政官沉静的蓝色光学镜里,看上去有着不可思议的惊喜。

    “为你而来。”异世界的神灵一身长袍与黑发漂浮在空中,毫不在意那些神情讶异的赛博坦人,他伸手搂住那辆漂亮的卡车,而一些突如其来的攻击则被那些阴影吞噬干净。他在阴影组成的视觉死角下近乎情色地抚摸着Optimus高耸的胸部装甲,然后在对方的音频接收器边呢喃,“为了你……就算是打破世界法则我也不在乎——只要是为了你,一切都值得。”

    打破法则【Break Rule】,并且是在太古时代自行生成的世界法则,说得有多简单,然而曾经在那个时空裂缝里生活过一段时间,Optimus知道一切想要与法则对抗的行为都是极为危险且不自量力的行为——然而他说,为了自己一切都值得。

    他早就说他要给自己自由。

    “Lucy,”巨大的至高神叫着另一位神灵的昵称飘了过来,近距离看到PRIMUS时,白色的机体看上去更加巨大,也更加优美,Optimus敢确定即使是Metroplex的体型也比不上这位神灵,“你真的不打算跟那些——”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朝着那些如临大敌的自己的子民们,稍稍抬了抬下颚,“——解释一些什么?我当然不介意你带他走,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PRIMUS用自己的一只手,像对待孩子一样拍拍Optimus蓝色的肩甲,“正如他很久以前所说的,你也许需要放下你肩上的那些东西——哦放芯吧,你对Lusifurice来说只是个孩子,有事让他顶着就好。”

    黑发的神灵点点头,然后他在Optimus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搂住了对方纤细的腰,只用了不多的力量便将那个赛博坦人抱了起来——好吧,身为一个精通锻造与附魔的神匠,他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随后带着翻卷的阴影重新回到了他原本所在的地方,那些赛博坦人看着被神灵抱在怀里的前执政官,都有着短暂的当机。

    只是神灵的下一个举动让他们直接CPU过热,他用手肘托起了Optimus蓝色的头雕,然后低头吻上了对方银色的软金属唇,丝毫不顾忌那些依然在下面看着自己这个外来者的家伙们——而前执政官竟然并没有反抗,TF的光学镜可以在特定范围之内拉近或者放远视域,而他们能清楚地看到Optimus几乎完全将自己交给那个男人,柔软温顺得丝毫不像话。

    被PRIMUS称作“Lucy”的神灵,掌管着黑暗与死亡,他的体温甚至比一般的金属更低,没有谁能够知道碳基与硅基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亲吻的时候究竟会有怎样的反应,而那些在周围盘旋着的阴影愉快而张扬地舞动着,大约可以知道这完全不同的两个生命体口腔中两只“软体动物”正在如何交缠——谁都不需要呼吸,为他们的亲吻添加了更加情色的因素。

    向来温和而禁欲的红蓝大卡甚至伸手环上了那个神灵的脖颈,看上去竟然有一些主动的迹象——直到PRIMUS飘过来并装模作样咳嗽两声,这个潮湿的吻才终于告一段落,唇与唇之间连接的线条很难说清那到底是硅基的口腔液液还是碳基的唾液,不过,总不是什么能让小孩子或者幼生体们明白的健康东西。

    PRIMUS那具巨大的白色机体转了两圈,然后毫不犹豫地飘到了现任的领导者面前,带着一点点分的威胁:“说真的Rodimus Prime,就算是没有Optimus帮你,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Rodimus Prime乖乖摇头,然而Megatron则发出了恐怖的低吼,Seeker原本压抑着的尖叫声忽然又响了起来,PRIMUS“啧啧”两声:“其实我很笑啊,”他的光学镜也和身体涂装一样是纯粹的白色,看着那些似乎是在发出抗议的赛博坦人——护短,这是神灵的通病,不管是哪个世界,而这位赛博坦的至高神显然是其中之一——“说真的……你们在地球上的时候,总是喜欢责怪Optimus不是吗?那就让他走吧,这也许是你们唯一可以报答他的方式了。”至高神的脸上有一块焊死的面罩,然而却依然让人感到一种名为“笑”的残忍错觉。

    残忍,却足够温柔,仅仅对一个子民的温柔。

    而那个抱着Optimus的神灵在片刻后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神情,但相对的,他慢慢开了口:“听说,你们中有谁宁可你们的母星被Decepticons占领?好吧,为了表达你们在地球或者其他时候的战争中‘照顾’我的伴侣的‘感谢’,让我送给你们一份礼物——记住,这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的礼物——听好了,PIMRUS的子民——”

    “我是‘死亡’,我将送给你们……噩梦轮回。”


    你们所怀疑的,你们所嘲笑的,你们所看不入眼的,都是我所爱的、这个和我完全不同的生灵所拥有的,不在其位不知其政,如果你们真的曾经对他感到怀疑,或者对他的信念感到怀疑,那么请收下我诚心赠送的礼物。

    ——那些曾经怀疑,或者曾经敌对过Optimus Prime的任何生命,愿你们的实现被梦境所笼罩的时候,就在梦境之中享受你们所期待的那个再无光明的未来、观看那个血肉铸成的王座吧。


    被死神带离这个的Optimus——或者说已经不再是领袖的Orion Pax——到底是仅仅从这个世界带走而已,还是真正从“活着的世界”带走,已经没有谁能够说得清,然而他所面临的绝对不会是死亡。

    也许这个背负了太多的领袖只是需要休息的港口。

    而那个强悍到令天地法则也为之低头的神灵,他诞生于最纯粹的黑暗,他不屑光明,却也被那个一芯贯彻着自己光明的异世者吸引,而自从Lusifurice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便再也没有打算放开Optimus。


    当着整个赛博坦,我要让你们亲自看到我带走你们重生的希望,带走你们唯一的光——

    他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人物,也不是被领导模块侵蚀的工具。

    他是我的。


【END】

评论 ( 29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