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玩家xNPC】您所询问的问题不在资料库内(下)

【剑三游戏全息化注意】


路绝衣觉得自己的游戏生涯快要荒废了。


他总是呆在穆伤身边,哪怕他们友好度已经足够打开私聊,但是相比起文字,他更愿意听到穆伤的声音——成年男性的嗓音相当优美,却又带着和中原人迥然不同的口音,有点唱歌的感觉。


有时穆伤也会问他,你不和你朋友一起?路绝衣总是说,打打杀杀什么的已经厌倦了。


于是穆伤就说,嗯,歇歇也好。


真的好吗?


========


那次大战是琉璃岛,就在BOSS躺下的时候,路绝衣的身边炸开了令人炫目的美丽烟花,随后是大朵大朵的玫瑰缓缓盛开,就在他身边——真橙之心?


光芒中那个一身红色衣甲的白发军娘显得极为漂亮,英姿飒爽犹酣战的女性将士是路绝衣从电脑游戏时代就认识的朋友,简直奔放得像个人妖,但同时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路绝衣忽然想起了欧琪的婚礼上那个一身红色破军套的白发男人。篝火照映之下那一身红衣也似乎要燃烧起来,嘴角带笑,接过了盛装的新娘递来的敬亲茶,然后一饮而尽。


想见他。


忽然想见他。


忽然很想要见他。


路绝衣一个哆嗦,读了神行跑了。


“卧槽,老娘就这么吓人?”云蔽影——那个军娘——满脸无语地看着黄衣的二少消失在半空,扭头去问正把双剑背回背后的秀萝莉,对方翻了个白眼:“给谁炸真诚谁都会被吓到吧,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少喜欢穆伤那个NPC,虽然我是不觉得NPC会知道你给他放真诚……你这算是调戏有夫之夫啊云姐。”


云蔽影目瞪口呆:“我嫌那个烟花占地方……艹,我会被赤蛇踢死嘛?!”


“我怎么知道?”秀萝摊手,然后也开始读神行了。


========


穆伤在给阿诛煎药。


这姑娘中了天一教的毒,阴狠之处是一开始看不出半点中毒迹象,但等能够看出迹象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回天乏术了,好在穆伤认得出这毒,自然也知道应该如何压制毒性——但始终解不开。


阿诛在这里的时间比那个黄衣的藏剑弟子时间更长,穆伤不觉得麻烦,他素来就并非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但偶尔也会疑惑,这中原姑娘难道就这么孤身一人过来南疆,没个人跟着?


一个紫红衣衫的小姑娘吭哧吭哧爬上了树屋,将草药交到穆伤手里,穆伤点点头,转头进屋给小姑娘拿报酬的银钱,小姑娘忽然出声叫他:“师叔,你相好的刚才在琉璃岛被人放烟花啦!”


穆伤的手顿了顿,随即他好脾气地将银钱放到那孩子手里:“调皮,在下哪来什么相好的——”话没说完呢小姑娘嗷的一声扑上来,眼泪汪汪地扒着自家师叔:“嘤嘤嘤师叔你要是不喜欢那个渣攻就把他甩了吧嘤嘤嘤基三全息化了之后黄鸡山庄的渣攻和天策府的一样多了嘤嘤嘤我想去找个苍云萝莉当CP啊呜呜呜呜师叔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凑个苍毒啊呜呜呜?”


“亲爱的玩家[翠袖],您所询问的问题不在资料库内。”


“……好虐哦嘤。”


========


“吧唧”一声,死尸一具。


“天天重伤一次啊小路,好玩么?”穆伤探头看了看树下那个藏剑弟子,摇摇头读个涅槃,“这边明明有藤条,你为什么就老是喜欢飞上来?轻功又不好。”


路绝衣爬了起来,这次他在穆伤身边坐下了,一脸放空的表情,然后他看着天幽幽地开口:“长老,你会喜欢人么?”


穆伤微笑着回了他一个疑惑的表情。


“长老有喜欢的人吗?”路绝衣眨巴着琥珀色的眼睛,换了个问法。


“有,”穆伤点头,然后在二少期待的目光下开始数,“小教主、小路、欧琪、汀汀、赦布……”几个徒弟还没数完,有人就狠狠摁上了他的肩膀,然后将他一把摁在了木质平台已经被磨得光滑的表面上。那个和他友好度很高的藏剑红着眼睛从上方看着他,嘴唇颤抖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嘶吼出什么来。


穆伤不懂。


他只是个NPC。


他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被既定好的数据。


路绝衣在看到穆伤疑惑的眼神后忽然回过神来——那是个NPC——他所有的感情也好、他一次次不厌其烦地把自己拉起来也好,他在高大的树木上冲着自己微笑也好,一切都只是数据。


也就是那个瞬间,路绝衣知道自己没救了。


定国藏剑玩家慢慢低下头,然后将脸埋在NPC的脖颈间,呜咽着:“你喜不喜欢我啊长老?”


“喜欢。”穆伤微笑着回答。


========


喜欢。


但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喜欢。


========


路绝衣的帮会开出了大铁瑰石。


云蔽影和她那个同为天策的弟弟云蔽日叫嚣着要用全部身家买大铁瑰石。


秀萝莉正大光明地盘算着弄死帮主那只蠢咩然后爆瑰石的可能性有多大。


养着栖夜的丐姐看着那块瑰石眼睛都要绿了但是她确实是囊中羞涩没钱。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帮主大人一时间陷入了幸福的选择障碍中,而路绝影则忽然点了在场每个人的交易,然后给每个人交易了大笔了金钱,他几乎算恳求地看着那些从电脑游戏时代就认识的朋友们:“拜托。”


谁都知道路绝衣不差钱,但这么大笔的金钱还是让所有人都惊了,最后还是和他最熟悉的眠蝶有些犹豫地向其他人解释道:“二唧他……他订婚了,大概以后也没时间玩游戏了……”


然后帮会里的那些人默不作声地看着路绝衣神行千里。


========


“今天没摔死啊小路,可喜可贺。”穆伤微笑着迎来他的好友,而背着重剑的藏剑弟子又在他身边坐下,递过一个酒坛,NPC脸上的微笑僵了一下,“在下……不太会喝酒……”


“我要走啦,长老不赏个脸?”路绝衣的手依然没有放下,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住了那个酒坛,穆伤抿了抿唇喝了一口,脸色腾地变得通红,然后就是一阵咳嗽,直到咳出眼泪来,他才扭过头去:“走?去哪?”


路绝衣正色道:“去很远的地方,大概要好几年后才回来呢,所以这个送给长老。”他从包裹里拿出一块亮晶晶的石头,一只手托着穆伤的手,另一只手将那石头放在了对方掌心,“长老要是没事做可以约你们五毒教的五圣使去大明宫玩玩,然后拿这个找安禄山要块沉沙玄晶——那可是能做太上忘情或者枫木晚晴的好东西。”


穆伤一点都不矫情,拿过那块石头细细打量一番:“嗯,年轻人当志在远方——这石头还挺好看,我就先收着了,等你回来之后我再拿给你?”


“如果我还会回来的话……咳,我是说,等长老喝完这些酒,我就会回来的,堂堂五毒长老,酒量这么差劲,说出去招人笑话。”路绝衣絮絮念着,然后他到底没忍住,伸手抱住了那个始终微笑着的NPC,指尖触感柔软,秦风上的银饰隔着衣料硌得他难受,但路绝衣始终没有松开。穆伤挣不开他,也没打算要挣开他,只是疑惑地伸手回抱了他一下:“小路?”


抱歉,长老,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


路绝衣把那些从明教地图搜集来的葡萄酒全部交易给了穆伤。


========


“长老,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爱吗?”


“亲爱的玩家[路绝衣],您所询问的问题不在资料库内。”


我就知道。


可——


========

========


五毒地图中无心岭的NPC穆伤,身边摆着大堆大堆的明教随处可见的酒坛子,腰间明晃晃地用天蛛丝挂着块大铁瑰石。


不知道有多少人杀了这个NPC然后将瑰石据为己有。


但攻击他的那些玩家,无疑是遇到了游戏生涯中最梦魇的一场战斗。


调低的痛觉感官和血型模式在无人碰触的情况下自动开启,并开到最大,玩家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温和的白发男人化身修罗,一杆虫笛于掌心旋舞,然后再眼睁睁地感受被种上毒蛊的剧痛,和身体被灵兽撕裂的恐怖。


有无数玩家投诉这个BUG,但官方的回答却永远都是“该NPC的行为与玩家变动都是根据录入数据所做出的正确行为,没有漏洞,介于玩家主动攻击恒定绿名NPC,系统将不做补偿,祝您游戏愉快。”


其他门派的玩家纷纷摔武器:愉快?这他么的还能愉快个蛋!!


五毒玩家?他们偷着笑还来不及:叫你们手贱,怪穆伤大大咯?


========


“这是在朋友给在下的东西,待他归来在下便要将此物物归原主,断没有让你们抢去的道理。”


那个NPC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些玩家说,温润俊朗的脸上露出孩子一般认真的神情。


但那个朋友,再也没有回来过。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