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玩家xNPC】您所询问的问题不在资料库内(中)

【剑三游戏全息化注意】


【声望级别:仇视-冷淡-疏离-中立-相安-友好-尊敬-崇拜】


眠蝶说,路绝衣是魔怔了。


一个藏剑,不去做藏剑山庄的门派日常,倒是天天呆在五毒,不是魔怔了是什么?


但路绝衣觉得没什么——穆伤补天诀和毒经双心法都极好不说,还能帮忙修装备,要是能把NPC友好度刷上去,以后在其他游戏地图里就可以召请他过来帮忙了——NPC诶!可牛X了好吗!


而且穆伤看上去还挺赏心悦目,那张呆萌的九号脸放在真人脸上居然有那么点温润如玉的气质。


其实玩家是看不到NPC的友好度的,但有经验的玩家能够从NPC的反应推测出来,而路绝衣并不是特别有经验,但他清楚一点——不知道为什么,穆伤和自己的初始友好度特别高。


他另外几个五毒亲友说,大概是因为路绝衣不幸摔死在NPC感知范围内不说还接受了救助吧——这算是客气的了,原话是“你白痴到连NPC都看不下去了你造么二少”。


“穆长老,所有人死在你脚下你都会救人吗?”路绝衣在被那几个五毒亲友打击后有点好奇地问那个白发的五毒男人——资料库里并没有穆伤这个角色的详细记载,只说他带出了四个弟子,数量是不算多,但个个却都是教中一把好手,颇有点桃李满天下的意思,这一声“长老”,算是路绝衣自己想出来的称呼,但他却觉得挺适合的。


“医者父母心,在下虽然并非专修补天诀,却也是知道这句话的,”穆伤没有回头,话和白色的长发在风中被吹得零零落落,“早年去万花谷的时候,别的没记住,只记住了这一句而已。”


眨眨眼睛,路绝衣微妙地感觉有点不爽。


========


等路绝衣再一次上线的时候,他的人物却没有像下线的时候一样停在穆伤身边,而是躺在一间陌生树屋里的竹榻上——这又是一个特点,游戏的操作人下线了,但游戏人物却还停在原地,官方说过了,要是不想被恶搞就去安全区下线,而路绝衣自从被穆伤救起来的之后,不管多晚都一定会跑到这个NPC身边下线,至少是个和自己友好度还挺高的绿名不是么?


而穆伤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的信任,路绝衣下线的时候是什么样,他再上线的时候就是什么样。


那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没等路绝衣多想,倒是有人抢在他前面开了口:“小路你醒了?今天睡得有些久啊。”


是穆伤,路绝衣循着发声地过去,然后差点被亮瞎——他正背对着他,身上换了一套衣服,是五毒的破军一套,一头白发并没有乖乖全部束好,而是留了几缕垂在颊侧肩头,大片赤裸的背脊看得出紧实的肌肉,线条优美,肩头盛放着妖娆的五毒门派标志,几丝黑色的纹路一路往下伸展,然后隐藏在贴近尾骨的黑色真丝衣物下。


路绝衣觉得自己真的要被亮瞎了,何况那一套破军还是诡异的血红色,够喜庆倒是够喜庆……


“好不容易把你搬过来,可累坏在下老胳膊老腿儿了,”穆伤这才转身过来,然后看着整个人愣住的路绝衣,非但不觉得不自在,还穿花蝴蝶般转了个利落的圈,“怎么样,好看么?”


极力忍住吐槽的冲动,路绝衣点点头,实在没忍住:“这……穆长老,你这一身是……?”


“欧琪那傻丫头要成亲了,邀在下今天去观个礼,小路你要一起来么?”穆伤顺手抓起一边的虫笛,以该被称为待机动作的姿势看着他,几分痞气,却像是点亮了什么一样令人移不开眼睛。


于是有点晃神的路绝衣点了头,而他的任务列表里出现了一个红色标题的任务,眼前也出现了来自穆伤的组队邀请。


========


路绝衣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在穆伤身边呆了多少个游戏日,他只觉得在这个白发毒哥的身边呆着还挺舒服,但他依然是吃不消其他的毒哥。


他和穆伤的友好度应该已经足够高了,甚至高到了足够开通私聊频道,这一点从来没人说过,大概也没有人觉得和NPC友好度刷太高了也没什么用,不过这终于也能让路绝衣跑远一点而不是天天呆在无心岭了。


而关于召请NPC这种事情他也试过,居然成功了——和几个朋友野外被人仇杀之后路绝衣玩笑一般向穆伤求助,而下一秒在那群仇杀人员惊愕的眼神中,一声尖锐雕唳后白发的毒哥出现在野外地图,带着些痞气地蹲下去,用虫笛敲了敲挺尸的二少爷:“小路,这么狼狈啊?”说着就给他读涅槃。


但没能读完,因为杀人的队伍里有喵哥冷不丁一个幽月轮劈了过来,硬是打断了涅槃的读条。但很快那个喵哥就笑不出来了,而组了团杀人的都惊骇地发现自己的五毒声望直往下掉,直接跌到了仇视,只有几个五毒脸色煞白——毕竟是师门,但也差点掉到中立了。


“是你们先动手的,我五仙教之友,决计不是你们能随便伤得的,原本不打算计较——”穆伤依然带着那种让人觉得如沐清风的微笑,然而他头顶上半透明的绿色名字瞬间变成了血红。


NPC!


红名、穿着整套套装、血条长成问号NPC能有多可怕?尤其面对他的还是群技术不怎么样的PVP,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这个家伙还能在毒经镇派下用冰蚕圣手给自己加血。


灾难啊。


毫无疑问的团灭,只剩下那几个五毒在瑟瑟发抖,穆伤的名字又变回绿色,他擦擦脸边沾上的血,冲着那几个五毒淡淡道:“自己回去找你们师父领罚。”然后转过身去给路绝衣读涅槃。


“我说二唧赖在无心岭不肯走呢,原来我家师……叔成我弟妹啦。”眠蝶是在接到好友频道的求助后赶过来的,但她来之前正在皇宫调戏安禄山,等打完了安娘娘过来,穆伤早就放到倒那群不知好歹的玩家了,而眠蝶也不介意过来看个热闹什么的,顺口调戏道,“不过说真的二唧,你到底把和穆伤的友好度刷到多高了?”


“我怎么知道,”路绝衣嘴里叼着红药瓶子打坐,五心朝天的姿势还挺标准,“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穆长老可不会救其他玩家。”


眠蝶撇撇嘴,切了补天心法去拉人:“我算是知道师叔为啥和你初始友好度这么高了,敢情人家就是觉得你蠢萌过度把你当个宠物养……以后叫你鸡小萌得了。”


========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