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私设】嬴扶苏——fgo设定【还是没忍到元旦】

本来,没想,这个时候发,想忍到元旦,失败。

算了就当我送政哥哥和他鹅几团聚【说得像我抽得到一样钱都没有=-=【我抽到了

请康康我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画的太子!!!点我


我嚼着这不叫夹带私货,这叫,整个都是私货=-=

嬴·太子·活的挂逼·我爸呢?!·扶苏

是祭品【笃定】

这么好的政哥哥,我是没资格当秦二世的,但是他儿子绝壁是秦二世【那个残杀兄弟姐妹的谁你给我滚蛋

啊CV是我的私心啦,嗯,有空去把幕间也写了吧。


【repo:……我抽到了,刚把祭品发完,刚好免费一发十连石头还是早上打强化本赚的……他是不是知道我没钱氪金……】



【卡面资料】

姓名:嬴扶苏

星级:5

职阶:Saber


【基本资料】

性别:男性

身高:193cm

体重:81kg

阵营:人

属性:混沌·嬴政

出处:史实及异闻带

地域:中国

CV:武内骏辅

昵称:太子,秦二世【划掉】

特性:骑乘,人型,王,神性

入手方式:Lostbelt No.3“红之月下美人”通关时持有始皇帝【Ruler】宝具Lv.3及以上,同时持有英灵中没有男性人造人从者时,该英灵将自动获得。



【能力面板】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C+

幸运:D     宝具:EX



【技能】

忠言逆耳    固有等级:A   8回合

解放条件:初期

固定效果:NP增加,赋予自身目标集中状态【1回合】


龙子    固有等级:A   8回合

解放条件:灵基一阶

固定效果:自身的攻击力大幅度提升【3回合】

↓技能强化后↓

祖龙之子    固有等级:EX

解放条件:通关幕间物语「龙与凤的午后Ⅰ」

固定效果:自身的攻击力大幅度提升【3回合】,打消所有职阶对自身的克制状态【3回合】


自戮    固有等级:A+    10回合

解放条件:灵基三阶

固定效果:赋予自身毅力状态【1次·5回合】

↓技能强化后↓

自戮    固有等级:EX

解放条件:通关幕间物语「龙与凤的午后Ⅱ」

固定效果:赋予自身毅力状态【1次·5回合】,大幅度回复HP


对魔力     固有等级:C+    自身弱体耐性提升(14%)

单独行动   固有等级:EX    自身暴击威力提升(20%)

狂化          固有等级:EX    自身Buster卡性能提升(12%)

骑乘          固有等级:B     自身Quick卡性能提升(8%)

神性          固有等级:C-    赋予自身造成伤害增加状态(120)



【宝具】

目之所及,皆为皇土【山河社稷图】

种类:对人~对界宝具

等级:EX

卡色:Buster

击数:5 Hits

等级效果:对敌方全体进行超强力的攻击    600% 700% 800% 900% 1000%

蓄力效果:

自身宝具威力提升       25% 30% 35% 40% 50%

自身攻击力提升         20% 25% 30% 35% 40%

自身Buster卡威力提升   30% 35% 40% 45% 50%

自身对【敌】特攻效果   60% 65% 70% 75% 80%




【语音】

—入手—

父皇……便在此处?……将孤视作帮手便是,孤名扶苏,嬴氏扶苏,乃大秦太子。


—升级—

要护佑父皇的天下,这还远远不够……!


—灵基再临—

1.呵,分明不是英灵,竟然也能如此成长么。

2.汝在期待些什么。

3.父皇赐予的剑……在熠熠生辉……

4.现在,便可以以真实模样示人了吧。


—开始—

1.有趣。

2.寻死?


—指令卡—

1.来!

2.哼。

3.闭嘴。


—宝具卡—

此乃吾大秦之地舆,且睁眼看清!


—攻击—

1.行刑。

2.呵。

3.死罪!


—EX攻击—

此处无汝开口的资格!


—受伤—

1.嘁……!

2.唔……!


—战斗不能—

1.孤不甘心……!

2.父皇……儿臣……不孝……


—胜利—

1.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2.嬴扶苏:……哼。

  始皇帝:扶苏笑一笑嘛!

  嬴扶苏:……呵。

  始皇帝:朕的扶苏果然俊美无俦!


—宝具解放—

1.此为千古一帝之永世帝国,尔等蝼蚁安敢直面天颜?!目之所及,皆为皇土——山河社稷图,展开!

2.狂妄之人啊,且睁眼看清这降临于世间的神国吧,此乃无灾无难、永世永存的大秦皇土——山河社稷图!


—灵衣—

唔,这是以迦勒底的作战制服作参考并修改后的战斗服,父皇还依照孤的习惯帮做了其他调整……想要见识?孤允了,一同去训练场便是。


—会话—

1.主从?孤与汝从不存在主从关系,孤只是跟着父皇而已。(持有始皇帝时)

2.孤并非英灵,想来汝也清楚,但父皇对汝抱以期待,孤也不介意助汝一臂之力。(持有始皇帝时)

3.能这样在父皇身边,孤已经心满意足了——别的事……?汝是何意,孤实在不明白……汝认为难道于孤而言,还有比陪在父皇身边更值得满意的事情么?(持有始皇帝时)

4.不管过去多少年,父皇……依旧把孤当做孩子看待啊……不过,也无妨,既然是父皇的意愿,孤想要的原本也不是所谓的继承权,父皇才是大秦唯一的主人。(持有始皇帝时)

5.父皇想要做什么,孤自然陪着,无论什么地方,只要父皇在,孤自然也会去——哪怕是世界之外的英灵座,只要阻挠了孤与父皇,孤也会杀过去的!(持有始皇帝时)

6.那个女人,呵,“修行”还远远不够呢。(同时持有始皇帝、虞美人时)

7.当真是好一个……“荆·轲·刺·秦”!(同时持有始皇帝、持有荆轲时)


—羁绊—

1.孤是人造人,原本当是死者,却硬被父皇手下的方士——眼下当称为“魔术师”罢——们留下了一缕残魂,现在才能以此等模样出现在这里。

2.与泛人类史不同的孤?孤便是孤,但若是那个孤……恐怕会是复仇的亡魂吧,向所有危害秦的存在。

3.孤不想称王,自然也不会以王储自居,问孤为何自称“太子”?自然是因为孤乃父皇长子,“太子”头衔也是父皇亲口封下,父皇希望孤继承大统,孤并非不明白,只是……

4.父皇乃是凤鸟,乃是不死不灭、涅槃而起的神,他所爱的子民也如他一般,即使孤的世界毁灭,大秦的子民也终将会在不同的时间与不同的世界之中,再次出现吧。(Lostbelt No.3通关后)

5.眼角的泪痣?……不,汝可靠近看看——看清楚了?那是“嬴”啊。(灵基再临4后)

6.父皇决心守护汝至最后一刻吗……那么,孤便也守护汝吧。(始皇帝羁绊对话6激活后)


—喜欢—

自然是父皇了,这天下不再会有别的值得孤全身心去爱。


—讨厌—

沙丘时那一干人,赵高、李斯,孤亲爱的弟弟胡亥……呵呵,不曾亲手取了尔等顶上人头,当真遗憾。


—圣杯—

孤不感兴趣,但此乃邪物,当封存于民众无知无觉无感之处才是。


—活动—

很吵……汝且去看看,带上那两个紫发与褐发的小姑娘。


—生日—

还记得自己的生辰么,甚好,仅限今日,孤随汝使唤。



【灵衣语音】

—开始—

1.上膛完毕。

2.速战速决,时间宝贵。


—技能—

1.嬴扶苏:火力支援,拜托父皇了。

  始皇帝:唔姆!万事交给朕吧!

2.嬴扶苏:父要子死,尚安复请?

  始皇帝:唔姆,逆子,朕会生气的!


—指令卡—

1.甚好。

2.准备完成。

3.蝼蚁之辈!


—EX攻击—

始皇帝:给朕跪下!

嬴扶苏:听不懂孤父皇的旨意吗。


—攻击—

1.哼,无谋之至。

2.且来试试。

3.与秦为敌之人!


—受伤—

1.咳……!

2.实在有趣——!


—战斗不能—

1.任务失败,撤退!

2.嬴扶苏:真是丢面子……

  始皇帝:扶苏……!


—胜利—

1.好,正赶得上龙井泡开。

2.孤可拿不出无用的善心。


—宝具解放—

万不得已时不可拔泰阿出鞘,与孤为敌之人并非皆有此殊荣,若汝一心求死,孤也乐得做顺水人情——“目之所及,皆为皇土”,且将这大秦社稷刻入眼中,然后瞑目吧!


—灵衣—

嬴扶苏:孤不讨厌轻便的衣物,除此之外,这衣制服似乎还有别的长处……父皇觉得儿臣这一身如何?

始皇帝:朕的扶苏,自然是无可挑剔的美男子!

嬴扶苏:……呵。




【故事】

【角色详细】

    嬴扶苏,始皇帝·嬴政之长子,为人耿直中正,刚毅勇武,是秦的太子,也是始皇帝最为中意的继承人,公元前210年始皇帝在沙丘驾崩,这让奸臣赵高有机可趁,当时与蒙恬一同镇守边关的太子·嬴扶苏接到赵高所下的伪诏,诏书上要他自裁以谢天下,于是嬴扶苏因此拔剑自刎,与其父同年去世。

    ——原本应该如此,泛人类史中正是如此记载的。

    “可笑至极,朕的扶苏岂会被奸人所害?更枉论是自刎!”如此笃定说着的始皇帝,做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他要以某处得来的“技术”作为核心,制造出不老不死的身体来“存放”长子尚留在世间未消散的魂魄,让他最中意的继承人重新活过来——后世被称作“人造人”的技术,比之远远不及。

    异闻带中的嬴政斩杀了赵高,将方士们保留下来的灵魂放入以昆仑秘术为基础制造的“核”,然后将其置于钢铁圣躯的核心,在他永世的帝国行进至最初的千年时,嬴扶苏从长眠中盛开了眼睛。

    极少有人知道,用以“培养”嬴扶苏身体的素材其实来源于诸多幻想种,不论是内脏或骨骼还是血肉和皮肤——将这些当做材料而制造出来的身体,将其称为“最强人造人”,恐怕丝毫不为过。


【羁绊故事·一】

身高/体重:193cm/81kg

出处:史实及异闻带

地域:中国

属性:混沌·嬴政

性别:男

    某种意义而言,他大概能算作是异闻带出现的原因之一,因为他,始皇帝孤身前往北蒙之残城。

    不知为什么,似乎总会被人当做纯粹的文臣,大概是因为生前流泪自刎之故,对自己的父皇抱以绝对的信任,哪怕“对方”所传的诏书,是命令自己这理应继承皇位的太子亲手了解自己的性命。

    以人造人之躯复活的嬴扶苏因为诸多原因而缺乏判断是非的能力,故此只能以身边亲近之人作为参考进行辨别,而因为时间已过去太久,眼下被他认作“亲近”的人只有其生父嬴政一人罢了。

    也正式因为这一原因,若以“阵营”划分,其为“混沌·嬴政”,意为“父皇所作所为,皆为世间真理,孤奉之行之”,一切行事准则以嬴政作为主旨——如果说异闻带中,始皇帝的行事思考皆是以对“大秦”的利害为判断准则,那么嬴扶苏便是以对“嬴政”的利害作为判断的中心。

    手持父亲嬴政赐予的长剑泰阿,因此被迦勒底系统认定为“Saber”职阶,然而甚至并非英灵。

    他是嬴政身边最为黑暗的影子,如刀剑一般立于暗处,任何有反叛之心的人,皆将丧命泰阿刃下。


【羁绊故事·二】

    常有人说他至死都是风度翩翩的公子扶苏,然而若是真要追究起来,在边关随将军蒙恬镇守长城、抵御匈奴多年之后,有多少文臣能依然保持“纯粹”,依旧还只是做个“风度翩翩”的文臣?

    他生前因一纸伪诏自戮而亡,多年之后却又死而复生,有着人类基底作为身体的基础,却是以将幻想种作为“素材”而制造出来,虽然在追求完美的始皇帝眼中,这具身体依旧满是瑕疵,远远无法与他期望的、能够匹配自己长子模样的“完美”相提并论,但对于在边关生活多年后已习惯了受伤流血、又以一缕游魂存于世间数百年的嬴扶苏而言,这样不知疲倦也不存在痛觉的身体,已经足够令人满意了。

    虽然身为人造人,但嬴扶苏并不像通常的人造人那样拥有惊人的魔术天分,正相反,相对于通常魔术师而言,他的魔术回路只能勉强算作“普通”,所幸相比起自然之力,他更乐意以自己的身体去给予敌人重创,虽然看上去只是身材高大的普通人类青年,但无可否认的是,其力甚至足以正面硬撼英灵。

    行于战场上的姿态如同带来毁灭与灾厄的风暴,泰阿出鞘时仿若判死之令,此身不惧战斗,亦不知伤痛,而浴血持剑之貌则更是宛如狂兽般势不可挡——

    谁也不可加害于大秦,加害于秦者即加害于孤的父皇,若胆敢与天命相违,甚好,孤便送你一程。


【羁绊故事·三】

    原本必死无疑之人被大秦的方士留下了魂魄,在浑浑噩噩中一边寄望于能够脱离半生半死的状态,一边则抱着对父亲毫无缘由的信任而苦苦支撑——如果是父皇,必定可以带孤脱离此种痛苦。

    因为魂魄在脱离身体的情况下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导致嬴扶苏的性格较之生前出现些了许偏差。将凝聚昆仑仙术之力的“心脏”作为重生的“核”,在始皇帝圣躯的核心中经历了千年后,他终于作为人造人醒来,然而这位太子殿下在某些时候无法保持理智与冷静——尤其是当有什么威胁到大秦与那位至高无上之人时——其“狂化”技能也正是由此而来。

    生前跟随秦的大将蒙恬驻守边关时,嬴扶苏曾经向对方学到许多,包括调兵遣将的手段将与应当如何杀敌制胜,只不过现在的他似乎热衷于亲手解决一切甚于后方指挥,也因此向咸阳的侍卫长学习过。

    嬴扶苏不愿被人认出身份,也不想被称作“太子”,他不想被视作大秦的下一个主人,不想回到过去那被尊重和膜拜、作为“太子”的生活里去,嬴扶苏心中,唯有嬴政才是大秦的支配之人——这也是为什么他身为堂堂大秦太子,却戴上面具遮住半张面孔、只行于阴影只中的缘故;只有少数始皇帝的心腹才能有幸知道,这个总是待在机械圣躯不远处阴影之中的青年,究竟是如何身居高位的尊贵。

    “跪拜也好,崇敬也好,儿臣都已经倦了,”当他被始皇帝调侃般问到的时候,嬴扶苏如此回答,“先前死了倒是难得清净,但既然父皇要儿臣重新醒来……儿臣如何能再叫父皇为难。”

    难得死而复生重活一次,孤这回就只守着父皇好了——这句话,嬴扶苏并没有说出来。


【羁绊故事·四】

    中国异闻带消亡时嬴扶苏并不在异闻带内,他被对一切心知肚明的始皇帝找借口支走,离开了这个异闻带,随后他“出生”的故乡便永远对他关上了大门,直至带着秦的帝王与子民一同消亡。

    一如当年的嬴政难以接受嬴扶苏的死讯,现在的始皇帝也无法目睹死而复生的长子再次死去,他洞悉一切,包括自己与大秦的消亡,却唯独无法让那个孩子再次因为自己而死去。

    但即使全能如嬴政最后也没能想到,取材自诸多幻想种、即使不身在异闻带内也可以自由活动的强悍身躯,让嬴扶苏凭着一把已经被神化的泰阿剑生生穿过虚数之海,一直追到迦勒底诸人所在的潜艇。

    他是追着他的父亲而来的,曾经死在边关的记忆随着异闻带的消亡而悉数回到脑海,那些被始皇帝刻意封锁却始终无法完全抹去的记忆仿佛虚数之海的“水流”,将他淹没于那漫长的回忆之中。

    如果那些破碎的记忆真的可信,那么自己那时候之所以会忍不住眼泪,大约只是自己没能成为那个人所希望的模样、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了吧,甚至连死、连生命的最后,都不能回到那个人身边。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去,弥补那时候明明手握虎符却没想着要起兵沙丘去问个清楚的遗憾,想要用自己的声音去问个清楚,哪怕是要逆天命而为也好——


【羁绊故事·五】

『目之所及,皆为皇土』

等级:EX   种类:对人~对界宝具

范围:10~999    最大捕捉:60亿人

    The Picture of All Worlds。

    当作为人造人的嬴扶苏再次苏醒之后,嬴政将佩剑“泰阿”交给了他,虽然是说着“朕的扶苏如何能没有趁手的兵器”的话,然而交出去的这把由欧冶子铸造的名剑的始皇帝心中,恐怕还有别的意思。

    也许是因为被嬴政佩戴了整整两千年的时间,也许是因为围绕这此剑本身种种流传至今的说法,这把外观并不算华美出众的剑已经与其主人一样拥有了神性,而在结合已经成为英灵的嬴政的宝具『始皇帝』之后,这柄剑也从单纯的武器进一步升华为极具攻击性的宝具。

    只为了保护始皇帝的“天下”而挥动的神剑,剑气纵横时撕裂天空,裂痕宛如碎裂的琉璃,可见于山川丘陵或平原盆地间盘亘的巨龙围绕这世间而动——此为嬴政的大秦江山,亦可作“山河社稷图”。

    因为实施对象是始皇帝承认的疆域之外的所有敌人,所以是毫无疑问的对界宝具。


【最终故事】

    嬴扶苏不是人类,不是英灵,也不是仙人——只是追随着某个存在而来到这里的人造人而已。

    他能看到的只有嬴政为他展示的世界,最初所看见的那座寝宫也好,后来金碧辉煌的大殿也好,边关刀割一般凛冽的风沙,长剑抹过脖子时冰冷得近乎亲吻——这一切,都是属于嬴政的。

    也许在嬴扶苏的记忆之中,无论自己变得多强,无论后来走得多远,自己终究只是那个阿房宫里追着一片青色华服的衣角、伸出手去想要抓住那个青年一头长发的孩子而已。

    这双与父亲肖似的眼睛,在目之所及处能看见的所有风景,最终,全都落在了那个人的眼中。

评论 ( 10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