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九二】

这两天在摸神灵老师的卡面,这一章老师高帅!!

以及顺嘴来说点废话。

就事论事瞎逼逼一下2.5的老师,因为我没有看【在加班】所以基本上都是基友转述,纯属一家之言

老师是个纯血神,虽然他隐居了而且从来不住在奥林匹斯,但是菲吕拉是泰坦神的直系后代【真要论起来她还是老克的侄女】,然后和克罗诺斯生了老师,老师纯血不纯血这个问题是没有争议的,他是神王宙斯的同父兄弟也是没有争议的。

姑且不论神爱不爱人,他们至少爱自己家里的人,虽然弑父算是希腊神话的传统,不过奥林匹斯神族至少对自己一脉下来的人还挺不错,甚至都没有将克罗诺斯那一辈的泰坦神全都斩尽杀绝。

其实神话里老师可以说是被宙斯他们遗忘了的,但是他依然选择教导他们的后代【阿jio啊医神啊海叔啊等等】,他很看重“家人”,所以他才会选择站在异闻带一方,那是他的故乡【貌似这个老师还是没有教过英雄的异闻带本地神?】,是他的家人所在的地方,就算他知道这个“故乡”已经发生了十分严重异变、甚至也知道咕哒子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他也选择与他们为敌,因为他的兄弟在那里,所以他才会选择护着波塞冬,那是他的兄弟啊。

老师脾气很好没错,但我觉得那是因为没有触到底线,或者说以泰坦神族尤其是老克那种残暴的血统而言,“喀戎”这个人如果会站在咕哒这边大义灭亲……我才真的觉得奇怪了……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九二】

    “它”?哪个“它”?

    不等贞德和帕拉塞尔苏斯将疑问问出口来,夜空的南方,有某种东西开始闪烁起来,那些明灭不定的光芒仿佛被什么人所指挥一般迅速凝聚成的球体,接着便如彗星一般坠落下来了;而与此同时,喀戎的身体也产生了变化,骨架与肌肉变形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如果莫德雷德留在这里,她恐怕是一眼就能够认出,这是曾经在对阵阿维斯布隆的那个“原初巨人”时,喀戎从人类形态变为半人马的状态。

    至于从天而降的那一团东西——完全是所有人都看错了,那划过天际照亮了根本不是什么彗星,而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金红色火焰,周边接近白色的光芒昭告了其可怕的温度,而加热空气时产生的剧烈爆响,也毫无疑问是完全没有生命特征的无机物,然而却又似乎拥有着生物的某些特质。随着那团火焰坠落而下靠近地面,似乎是被人用手揉捏一般压缩着体积,从巨大的火球变成了一条活物模样的火蟒,“ta”终于自天空降下,然后缠上了喀戎举起的手臂,接着便以那条手臂为中心,轰然爆裂开去。

    巨大能量爆炸开来的声音将耳朵都震得嗡嗡作响,帕拉塞尔苏斯第一时间将自己和贞德、让娜都笼罩在了魔术礼装构筑的防御屏障下,追赶而来的蛇群则被那些耀眼的火光和恐怖的声响所震慑,纷纷向周围狼狈躲避,但贞德却发现,这些蛇并没有向正常情况下的蛇类应该有的正常反应般这样四散开去,而是爬出了一定范围之后,便在周围数米远的地方吐着信子逡巡不去,似乎在寻找着再度攻击的机会。

    当光芒散尽之后,那条火蟒和随之而来的高温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半人马的英雄小臂上缠绕着火焰一般金红颜色的金属护臂,连指尖都被金属保护性地包裹得不留丝毫痕迹,鸡蛋大小的血红晶体打磨成完美的椭圆形镶嵌在手背的凹槽处,而与这引人注目的护臂一起出现的,却是一张漆黑的巨弓。

    喀戎的身高本来就一米九出头,在他用极短的时间恢复了半人马的模样之后,大型马匹的下半身再加以“幻想种”的概念加成,整个人的身高恐怕至少也接近三米,古希腊制式的皮甲没有袖子,浑身的肌肉一举一动都充满爆炸性的恐怖力量——这样的喀戎无疑是个会走路的炮台,然而那张漆黑得仿佛吞噬了所有光芒的巨弓却更加可怖,明明通体漆黑得连反光都不存在,可又有血痕一般的红色轨迹从弓身上缓缓滴落下来,顺着那些雕刻精美的纹路慢慢往下蜿蜒着低落下去,在真正滴落在地上之前却化为血红的光芒碎屑消失不见——好像是什么猎物飞溅的血液沾染在弓身上,那么多年之后都没有凝固似的。

    这无疑是一件称得上艺术品却又让人心惊胆寒的暴戾杀器,即使因为弓本身的特殊形状而弯曲,也足足有喀戎本身那么高,最吸引人注意的地方恐怕是那呈X形状交叉的四条弓臂,相比起仿若滴血的弓身,羽翼一般微微翘起尾端的部分则带着某种奇怪的流光,好像是顺手撕下了流星的尾巴附着其上,两条金光闪闪的线形物在中心点的位置螺旋地缠绕成为同样细长形状的X形,那毫无疑问就是弓弦了。

    “双臂重弓”,这绝对不是出于“狩猎”的目的被制造出来的武器,而是毫无疑问为了“杀戮”而存在的东西,藉由两股弓弦更大的推力而让射出的箭更快更狠,同样的,也能在相同情况下射出更重的箭支;如果说一般的弓射出的箭矢能够刺破盔甲,那么相同情况下,用双臂重弓射出的同样的箭矢,则是能够直接在盔甲上开出一个洞之后,再毫无阻碍地命中原本目标后方的下一个目标。

    那才是黑方的Archer喀戎——不,应该说,是上代神王克罗诺斯之子,是雷电之主宙斯的兄弟,是那位创造了希腊神话中无数英雄的大贤者,是那位毫无疑问是真正“神灵”的喀戎,生前用惯的弓。

    目睹这一切的贞德和帕拉塞尔苏斯看上去已经傻了,圣女那张并不经常有多少表情的脸上出现这等表情实在是太过罕见,如果被让娜看见估计又会抓住机会好好将她嘲笑一番了——然而眼下情况实在危急,喀戎没有多少工夫也没有多少闲心去关心一下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不是惊到了从来没有见过活半人马的炼金术师和奥尔良圣女,双眼的金色他举起了那张不祥且诡异的重弓,用带着护手的那只手缓缓拉动交叉的弓弦时有低沉且可疑的声音响起,比花园的内部结构被帕拉塞尔苏斯以伤换伤爆破的时候还接近于建筑物倒塌的声音,微妙而危险,像许久没有活动的巨人慢慢伸展开蜷缩已久的肢体。

    七头蛇穆修玛胡虽然仅仅是诞生自“咸水”的魔兽,能够被那位女士这样的英灵召唤显然也是进行了一部分弱化,然而作为地母神之子,它并非真的是完全不会思考的蛮荒兽类,即使不能与真正睿智的神灵相比,但也远远超过了普通的兽类。毫无疑问,喀戎现在摆出的架势已经足够让这头魔兽感到威胁到生命的的危险,它不断以“嘶嘶”的声音咆哮着向后退开,身体前方六个灰白的头颅一起吐着信子,獠牙如匕首一般闪耀着寒光,而尾巴上的那个头相比之下则安静许多,却也只是没有发出声音来而已。

    作为半人马,虽然很多标签是后世给肯陶洛斯人加上而不是给喀戎加上的,但热爱着几乎一切生命的喀戎不打算——至少现在并不打算——射杀这头魔兽,大量由魔力凝结的箭矢出现在他的指间,那些箭矢的长度至少有一米长短,光芒四溢中看不清楚那些箭矢的数量究竟有多少,然而当他松开手时,数不清的光之箭便将穆修玛胡灰白的巨大身体包裹其中,箭尖深入地面,仿佛量身打造的笼子般将那头野兽困得密不透风。而某些不知道是故意放空还是无意脱靶的箭矢,则直统统往前奔驰而去,分毫不差地将红方Archer和Rdier射出的箭矢撞落在了地上,一时间“叮叮咣咣”的碰撞之声大起,混合着穆修玛胡的咆哮声极为刺耳,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线原因,贞德觉得那位猫耳朵小姐的表情似乎变得十分难看。

    将支撑防护屏障的任务暂时转交给了贞德之后,帕拉塞尔苏斯并没有闲着,强忍着一时莽撞而换来的头疼他再一次将自己的精神构筑成网络状,然后扩散到整个花园。在笃定了召唤了那个魔兽之后的女士会有短暂的精神空虚状态,炼金术师趁机用自己的魔力网将整个花园的魔术序列都扫瞄了一遍,意图找到某种东西,即使这行为受到了原本主人的抵抗——那位女士的精神力如同纠缠不休的蛇般追逐在帕拉塞尔苏斯身后,“狼狈不堪”不能形容他的状态,一旦花园主人要集中精神进行攻击,帕拉塞尔苏斯讨不到好处,然而真的比起精神受创的程度,作为“入侵者”的炼金术师却能直接甩开她。 

    光芒形成的箭矢将穆修玛胡困在囚笼之中,而那些追随在它身边的蛇群则纷纷被分毫不差捅进面前地面的箭矢逼退,然而因为没有发生什么伤亡便没有真正离开的蛇,远远看去,那些蛇群依旧像是潮水一般涌动着,喀戎看了一眼身边双眼萦绕着冷色魔性光芒的炼金术师,头也不抬地抬手将那把可怖的长弓一抡,“铛”的一声弹飞了冲着帕拉塞尔苏斯而来的一根箭矢,索性甩着尾巴将人护在身后。

    几个呼吸的间隙,炼金术师眼中光芒散去,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面孔变得更加苍白,但他甚至还没有喘一口气便抓住了喀戎的手腕:“老师,核心……”因为魔力使用过度,他的手温度冰冷得不正常,和神王之子温度较高的皮肤接触时甚至冒出了极淡的烟雾,他指着虚空之中的某个方向低声道,“如果是您的‘千里眼’,肯定是可以看得见才对,用您可以使用的最强力量,攻击这东西的核心!”

    这样的反应毫无疑问表明了一件事,也只可能是这一件事——帕拉塞尔苏斯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了。

    众所周知,不论是魔术层面上的代步工具还是普通世界的交通工具,但凡是能够不借助人力自行行动的,都有足够的动力源,汽车和飞机的“心脏”是拥有强大的力量的引擎,而作为魔术器具动力源的“核心”【Core】除了魔力源之外,甚至还有可能是某种活物。若是消耗性道具也就算了,可如脚下的花园这般的空中要塞可完全不是用过就丢的消耗物,因此,魔术师们也开发出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隐藏这些重要的核心,用各种道具也好、直接用自己的魔力作为屏障也好,而其中最罕见也是最难以破解的方法就是“隐形”,如果没有物理意义上“千里眼”技能,只有同为魔术师的人才能在有所针对的情况下发现——毕竟,即使是那些表演性质的“魔术师”,也不会作没有准备的表演。

    帕拉塞尔苏斯之所以会不顾之前的和那位女士数次魔术方面硬碰硬而产生的精神透支,再一次将自己的精神力扩散出去,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这一点。先前两次潜入那位长裙的Assassin所在的房间时,他并没有感觉到那种应当属于“核心”的庞大魔力波动,但在喀戎召唤出那把充满戾气、狰狞可怖的黑弓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帕拉塞尔苏斯几乎本能性地感觉到了隐约而来的另一股魔力,仿佛是初升的太阳一般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算不上温暖或者温柔,但却是与半人马霸道的魔力并不相同的波动——

    与那位女士接近的魔力波动,那正是花园的核心,帕拉塞尔苏斯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感觉到那本来应该轻易感知得到的庞大魔力了——这“核心”,之前估计是在沉在那个召唤怪物的“水池”之中的,那些构成水池的东西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水,却可以将那种庞大的魔力屏蔽至只比正常范围稍高的程度,加上召唤源所在的空间魔力向来都非常混杂,就连受过完美魔术教育的魔术师都会在忽略掉其中的违和处;而另一方面,被固化在这个“核心”上的魔术并不仅仅只有能够干扰光学和人类视觉的“隐形”这一项而已,它甚至还能根据花园主人的要求进行移动,移动速度居然还不算慢!

    就算不知道脚下的花园失去了这个东西之后会发生了什么,但光是这两点,就已经足够让帕拉塞尔苏斯下定决定要毁掉这个东西了,一个飞翔的敌人和一个趴在地上的敌人谁更好?这当然是不言而喻,“削弱敌人的力量”是长期作战中的最佳选择,只要确定那是敌方的力量,想办法将其破坏便足矣!

    喀戎的眼睛一直保持着非人的结晶状态,意味着无论是物理还是魔术上的“千里眼”他都开着,甚至没有询问攻击的原因,他毫不犹豫地调转了方向再度张弓,于是那暗哑沉闷的低响又一次响起。

    这动作实在太过突兀,以至于让红方的英灵们不发现都不可能,阿喀琉斯和阿塔兰忒可能发现不了什么端倪,然而那位花园主人却是可以发现的,那张绝美的面孔上首次露出些微惊愕的神情来,甚至一度中断了对穆修玛胡的指挥,然后转而朝向己方英灵们:“阻止他!”

    黑方的三人并未慌张,喀戎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话般手都没有颤抖,而贞德不慌不忙地后退一条腿然后半跪下来,她用一只手将昏迷的女孩禁锢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展开战旗,温暖的圣光构成了坚不可摧的半圆屏障,没有温度的眼睛望向灰白巨蛇的后方,并没有多说话;另一方面帕拉塞尔苏斯往喀戎身边横跨一步,身上再次散发出那种属于魔力外溢的冷光,水纹一般的波动在他的身边一闪而过:“虽然我并不怎么擅长精神搏战的细微部分,但是,”炼金术师看着某个方向,“我对于他人的精神印记足够敏感,您也不是战斗系英灵,如果不想太早回到英灵座……请不要轻举妄动,大作家先生。”

    天草四郎肉眼可见地叹了口气,而那位黑色长裙的女性面色阴冷:“Catser、Archer……哼,那个Ruler的小姑娘……”随后她笑了一声,“以为哀家召唤穆修玛胡,仅仅是为了将你们逼到死角吗?”

    ——当然不是。

    因为天草四郎这个Ruler以及阿喀琉斯的存在,红方所能得到的关于喀戎的情报要比黑方想象的多得多,倒不是说阿喀琉斯这个直脾气会主动卖了自己的恩师,而是他的存在必定会暴露喀戎的身份,作为一个太过著名的神话人物,他几乎是没什么隐私的,然而无论传说里这位大人物的性命究竟是如何被终结的,死于海德拉之毒是喀戎曾经经历过的事实,因此无可奈何地,他有了“被蛇毒特攻”的属性。

    现实中毒蛇和无毒蛇的种类基本上是对半平分,然而在幻想种尚还大范围存在于这个世界、换句话说也就是喀戎存在的那个时代,无毒蛇才是真正的“珍稀动物”,但凡是和“蛇”有关的幻想种无一不带着毒性。看样子那位正如蛇一般美丽且危险的女士也清楚这一点,因此才召唤出了这条模样怪异的七头蛇,被昂贵的黑色布料所包裹着的双手仿佛起舞一般拂过面前的空气,掌心那诡异的铆钉尖端因为这动作而洒落淡淡的金色光芒,她微笑时露出小小的犬齿:“穆修玛胡——进攻。”

    提亚马特神的十一个孩子虽为魔兽,却能与神相抗衡,不用多说,作为“兽”的任何一种特质哪怕再不起眼,也能无限扩大为轻易取人性命的杀器。作为蛇形的魔兽,在它那些同胞兄弟之中穆修玛胡的毒性算不上太强,却也是可以杀死低位格神灵的存在,巨大的蛇身伴随着腥腻的冷风蜿蜒而来,嘶嘶吐信声让人心里发冷,六个巨大的嘴张张合合着迎面袭来,看上去就像要把面青的猎物活活吞下一般。

    然而面对如此可怖的场景,生前正死于蛇毒的半人马却分毫没有反应,他宛如不可撼动的山岳般挡在白衣黑发的炼金术师身前,将手中那一柄漆黑且滴血的长弓以令人胆战心惊的恐怖力量慢慢拉开,紧绷着的弓弦与弓弧离得最远的那条直线上,有银色的光芒呈现出夏夜之中萤火虫的模样,仿佛受到了空气的阻力一般缓慢且艰难地在喀戎的指尖起来,随着汇聚而来的光芒数量增多,它们慢慢凝结成某种凝实的模样,在弓与弦构成的空间之中笔直地闪烁,恍惚看上去,那东西似乎是一根箭矢的形状——

    见了个鬼的“箭矢”那玩意儿根本就不是正常认知里面的“箭矢”!!翎羽部分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任何鸟类的羽毛甚至根本不是生物的皮毛,而箭身部分则仿佛由虚幻不定形的某种光芒构成,随着长弓被一点点拉开,那些虚幻的光芒开始进行奇妙的旋转,到最后,甚至连喀戎的长发也被那些光芒构成的尾巴旋转时产生的气流掀起,而半人马的后足因为某种诡异的压力,甚至将金属的地面踩出了凹陷。

    流星……不对,那是、彗星?!

    看着穆修玛胡最中间的那张巨口离自己越来越近,带着轻微毒气的吐息喷吐在贞德圣光的构筑而成的防御屏障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喀戎依旧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拉弓的姿势站在那里,指间被他扣住的那颗“彗星”的光芒旋转得益发疯狂,动物模样的下半身的肌肉因为浑身发力而绷紧,甚至比大型食肉猛兽都要更让人感到危险,他紧抿着唇目视眼前的庞然大物,视线有些轻微的游移,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眼看着危险和攻击目标就在面前,他会在找什么?


【老师高帅!!!!

就贡献了小半个头和旗子的白贞】



【OOC小剧场:在某一条传说中用马的米青液做瓶中小人的某著名马控→_→】

【穆修玛胡:?????】


评论 ( 12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