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摸鱼】兽飞in异闻带2.2

没头没脑没逻辑,疯狂OOC,护短,开挂提逼格,为了所有世界都能HE。

作者是个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活下去的俗人,就想让大家都过得好好的。


多的TAG都不打,怕引战,我怂。


脑洞来源我妹 @吴钩月 ,因为暂时弃坑所以活动和剧情都是她在打,然后打了苏鲁特之后给我看了这么一张图。


我的妈耶飞哥强无敌,果然是只要你有龙属性,哪怕SKT【划掉】终末巨人老子也杀给你看

遂激情摸鱼——本来还在潜艇里打瞌睡的兽飞感到了他不喜欢的气息所以跑下来怒怼苏鲁克的故事。

神话加成,兽飞能够在一定时间内拥有“世界”的权能,斯卡蒂没办法出手是因为她要保护她的子民还有这个世界不崩毁。

有关兽飞设定:请点我

是喜悦之母!!!【大声BB





【兽飞in异闻带2.2】

    从天空中的巨人手上挥落、如太阳一般熊熊燃烧着的剑刃,被挡住了。

    乳白色的光芒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夺走时一丝一毫地蔓延,逐渐构筑起了清晰的幻象——在干冷风中柔弱盛开的花朵,沿破旧砖缝缠绵攀升的藤蔓,从贫瘠土里竭力生长的小树,原本在草地上进食的绵羊们抬起头,还有离开了藏身之处的动物们,它们抬着头,都在注视着那仿佛“灾变”本身的光亮。

    那样要将视网膜生生灼伤光亮,那样将要燃烧星球、耀冠太阳的“炎之剑”,竟然被这些脆弱得不堪一击、甚至不过是一层稀薄光芒形成的幻象的平凡生物们——挡住了。

    “哎呀、哎呀,可真是个过分的男人啊……”黑色涂装的虚数潜艇舱门缓缓向上抬升,浑身上下只围着黑色织料的人形生命体缓缓从内里走出,白玉般的犄角上大丛的繁花以从未有过的蓬勃姿态盛开,眼中太阳十字架散发的光芒亦不比烈日逊色,“事已至此,余可不能再无动于衷地袖手旁观了啊。”

    为了此间生灵之喜悦、为了大地万物之喜悦,可不容许汝将这“炎之剑”落下呢——终末之巨人。

    那黑色的布料沉重却又轻盈,乃是由与某种缚神之锁相同的材质构筑,世间本不存在之物依附于近似人类的身体,下摆如翻卷的雾气朦胧而遥远,隐约有妖异的纹路闪耀其上。伴以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节伸展之声,珍珠白色的巨翼自腰间血淋淋伸展而出,转眼间那些血色便化作红色冰晶四散而去,而覆盖以细小鳞片的尾巴甩出身体,从尾椎的末端一路往外延伸,尾尖则以优美弧度收束作大簇晶体的形状,黑色袖袍之下的双手蔓延细小的白色鳞片,镶嵌着稀有宝石的黄金饰物点缀身体,肩上属于剑之英灵“齐格飞”的最后一件银色盔甲掉落——此身已完全化作那遥不可及、亦目不可视的“空想之龙”。

    仿佛白玉精心雕刻的头角光滑且蜿蜒,随微风摇曳的花叶枝条伴随被固化的“春天”而扎根其上,无土无水却生长得愈发繁盛,长发在身后翻卷似海浪,从半透明的灰黑过渡至金属般的银色,最后定格在柔软艳丽的粉红。兽踮起脚尖行于皑皑白雪之中,每一步都恍惚有风雨呼啸,腰腹间晶莹的稀疏龙鳞闪闪发光,而柔软的积累物上却只留下布料拖曳的痕迹,那些散发荧光的龙纹蔓延于胸腹间,用做首饰妆点其身的淡蓝晶体逸散出冰冷的光芒,即使是最轻微的呼吸也散发着磅礴到令人感到可怖的魔力——

    哪怕是在这片大地上生活的冰兽,哪怕是吞食魔力的巨人,哪怕是世界树掉落的种子。

    畏惧了,在这如汹涌狂岚一般使海洋震颤、甚至使星球战栗的魔力之下,好像连万物都畏惧了。

    那甚至不应当是属于神的力量,或者说,是“世界”本身的力量——由英灵转变而来的“第七兽”其存在方式原本就和其他“兽阶”有所不同,以喜悦为食的祂会主动保护这世间一切拥有“感知”的生命;而人性未被吞噬、依旧保留着全部理智的“空想之龙”,脑内依旧清楚地知道自己是“齐格飞”,而脚下即将被燃烧殆尽的土地乃是北欧……而泛人类史的“北欧”,曾经是尼德兰王子齐格飞的故乡。

    “余与这异闻带之主颇有些共同话题可说呢,虽然时间差得远了些,但不愧是诸神的新娘,”那兽的脸上永远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怜爱这世间万物,将这世间万物视如己出……哎呀,余是受了那些做母亲的人影响吗?”源自“毁灭”的滚烫火焰洒落在祂的长发上,却尽数化作星星点点的细碎光屑,祂依旧在笑,神色甚至伴以纯粹的慈爱,“平静地‘沉睡’不好吗?还有许多孩子起不来床呢。”

    不知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眼看着从最初开始一直陪自己走到现在的那个人步向“毁灭”,发色如夕阳的救世主小姐挣扎着想要上前,然而却被人挡住了,气喘吁吁的女武神长姐以自己手中闪耀极光的长枪横在她面前,布伦希尔德伸手擦去额前的汗珠:“不要……阻止……那位大人,”她谨慎地选择了指代的称谓,“祂不会将自己陷入危险的,你若是擅自闯入,哪怕是御主,也会十分危险……”

    向来要强的姑娘被堵得哑口无言,因为布伦希尔德说出的只是事实——她被苏鲁特刻上死之符文,却又被斯卡蒂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她有心无力去帮助那个从来都温柔对待所有人的英灵,却也无法就这么看着祂步向那最后的、终末的太阳——不对,那不是太阳,只是巨大的、带来灾祸的的火球——

    “不愿意‘沉睡’吗?一定要履行‘毁灭’的职能吗?”

    第七兽如此询问,齐格飞如此询问——“空想之龙”如此询问,然而祂似乎并不想要得到回答,脚步不停,赤足踏雪的“兽”依旧在一步步靠近着那黄昏的巨人,在一步步靠近真实的“毁灭”。海浪般的长发与那些清晨雾霭般的布料一同翻飞起来,祂抬起手,随后胸前冷色的龙纹光芒大盛,那些光芒凝聚成修长且美丽的形状,仿佛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竖在兽的面前——那是一把极大的长剑,足有祂身高的高度,流转着虹色光芒的长剑被深蓝的以太之光缠绕,剑柄处猩红的宝石仿佛即将垂落的血泪。

    而后,宽大袍袖之中覆盖龙鳞、已经一半化作兽爪的手伸出,祂握住了剑柄,刹那间悠长遥远的长啸声好像亘古的诗歌一般在天地间回荡,而在这吟唱般的声音中,空想之龙神色暗淡地轻叹了口气。不过须臾,异闻带之上那纯净如海蓝宝石一般透明的天空好像是忽然烧起了大火,仿佛黄昏骤临、仿佛夕日将落,远处被看不见得手涂抹开来的橙红与自地面而起的黑色相互交错,仿佛溶解了不同燃料的水相互浸透一般,将这片燃烧着冰焰的土地染成了被冰雪女王所的三千年来,从来不曾有过的模样。

    “那就,只能摧毁汝了——北欧是余的故土,而这个世界也从来都不需要汝,无论是女王还是神,只有斯卡蒂一人便已经足够,”那长剑鸣叫着,仿佛是应和着“兽”的话,“汝乃是终末巨人苏鲁特,若带来毁灭与终末便是汝之使命,那么阻拦汝便是余的私心,来,睁大眼睛看这破碎虚空的余之爱剑吧——”祂将那柄活物一般的兵器平举胸前,瞬间,带有金色符文的黄金火焰便从从剑柄向上熊熊燃起,“一刃为‘天象’,黄昏之后,乃是黑夜将至;一刃为‘宣告’,此剑若被挥动,可终结诸神黄昏。”

    坠落吧,高悬于天空中的虚妄之黑日,破灭吧,蠢动于黑暗中的终末之阴影——

    『黑夜将临,双刃,且斩断黄昏』【Finality Balmung】。


【END?】

评论 ( 7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