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八七】

博物学家和炼金术师,老实说开挂的部分其实就是他们的脑子。

看看师娘发现了什么【主人不在闯空门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还有就是,白贞开宝具,大家鼓掌!

难得单独打个白贞的TAG。

讲道理,历史上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嗯,辅助性蓝卡宝具能被她用出攻击性红卡宝具的感jio……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八七】

    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位女士根本没有料到帕拉塞尔苏斯会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去而复返甚至进行二次的“入侵”,因此她原本所在的这个“内部”空间,甚至根本就没有增加任何魔术方面的防御。

    ——或者应该这么说,在这位来自诸神尚未远离世界那个时代的贵妇人眼中,如帕拉塞尔苏斯这般的近代人物、这样一个在她看来根本名不见经传的炼金术师,根本就没有任何值得她花费心思进行防备的必要;何况她也知道,无法真正穿透层层障碍来到这里的炼金术师来到这里时,是处在根本没有任何物理手段的“精神外放”状态之中的,哪怕真的再次被这个外来者入侵,他在这里也什么都干不了。

    不放心地外放出自己的魔力,以当初在尤格多米雷尼亚城堡时候使用的“波动”形式将周围都检测了一遍,在切实地感到没有任何被激活的魔术痕迹之后,他收起手中魔术礼装的长剑,轻轻出了口气。

    所谓“精神外放”,简单来说就是通常开玩笑说到心不在焉时所谓的“灵魂出窍”状态,英灵,尤其是术阶英灵恐怕是最容易进入这种状态的一种人,这当然不是大圣杯给予帕拉塞尔苏斯的能力,而应该感谢某位将他曾经逼入绝境的小姐。这是他在长期压抑着身体里不属于自己、却能够从灵魂意义上腐蚀自己的力量之后,精神力无可避免地上涨,甚至远远高于魔术师本人的程度,万幸帕拉塞尔苏斯是“被元素精灵选中”的人,否则这种状态下的魔力消耗绝非一个文艺复兴时代的炼金术师可以承受的。

    但说回到这种“精神外放”的状态本身,“能够在任何时候通往任何地方”这确实是显而易见的优点不假,但同样,这个式术的缺点也太过致命:处在这种状态下的施术者本人不仅无法移动身体,甚至连最基础的感知能力都没有剩下,如果在不适合的时候使用,很可能将自己处在无法挽回的危险之中。

    当然了,帕拉塞尔苏斯是根本不会有这种担忧的,他在极短的时间里频繁使用这种式术来探查对方Assassin的的各种事宜——虽然他打心底里想要说一句实在好难让人相信这位女士不是个Caster——也是对于喀戎的信任,“老师不会让我陷入险境”,黑方Caster对同阵营的Arhcer有着如此的自信。

    眼下的状况,是这一片区域都被那位女士的魔力波动所包裹,与帕拉塞尔苏斯先前所感觉到的并没有任何区别,心知那位女士正忙着充能那所谓的“十与一之黑棺”,作为一个合格的博物学家,那两个单词他都有些熟悉,“Tiamtum Umu”,Tiamtum是古巴比伦地母神“提亚马特”【Tiamat】的语源,而所谓的Umu则是提亚马特被作为自己孩子的众神背叛后生出的11只怪物——他确定那位女士是亚述一系的人,至少也与之相关,虽然不知道那些被称作“黑棺”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外表如艺术品一般美丽的黑色板块,其本质绝不是那些无害的装饰品——那恐怕是固化的攻击术式!

    对于魔术师而言,攻击术式其实并不难掌握,就算帕拉塞尔苏斯这样的和平爱好者手里也是一抓一大把,然而就刚才看到的那些钻石形状的东西,粗略估计其长度恐怕超过了二十米,在如此巨大的媒介之上固化一个同等的攻击术式,不难想象其杀伤力,恐怕能够达到陨石落地的通常规模之外,以至于炼金术师甚至不愿意多花费一秒钟去思考这些东西真正发动攻击时候究竟是什么后果。

    老师在上面教训熊孩子,两位同出希腊神话的对手的围攻也无伤大雅,至于其他的部分,作为强大战力的Lancer和Saber都已经离开了,己方没有传出危险信号,这个被称作“花园”的要塞正在移动,而那些固化了恐怖攻击术式的媒介正在充能——这些想法在脑子里旋转了一圈,随后帕拉塞尔苏斯便下意识地惊恐地捂住了嘴,以免自己控制不住地叫出声来,不、不不不不,难道他们打算……?!!

    炼金术师使劲抓了一把自己的黑色长发,下手的动作极重,那双向来都充盈着“温柔”蜂蜜色的眼睛里第一次产生了深不可测的漩涡——她最好什么都不要做,不然……深吸一口气,他控制自己的身体飘向分布在王座周围那些雕刻着诡异符文的面板,之前那位Assassin女士还在这里的时候他就想看看这些东西了,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亮闪闪的东西比艺术品更加精巧,更重要的原因是——

    然后他沉默了,随之而来的是从骨髓之中一路攀爬而上的恐惧和冷意,因为他毫无疑问曾经见过这些符号——在生前一位好友收藏的、那些有关于巴比伦神话的羊皮卷里……甚至刚才还提到过。

    那是神秘学中,召唤地母神提亚马特与她那十一个怪物后代的符文!!!

    在帕拉塞尔苏斯的时代,不自量力想要召唤这些神话中的存在的蠢货几乎都被自己召唤出来的东西所吞噬了,可笑的是那些东西绝对不是他们想要召唤的正确对象,但召唤者本人最后无论如何都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而这已经算是最好的了,若果运气不好,连着周遭一片区域中的死物活物都一起夷为平地也并非不可能。帕拉塞尔苏斯生前曾经作为后援出过时钟塔的紧急处理任务,为了去处理一个魔术师想要召唤某个超越人类认知存在的东西,而那个魔术师栖身的整个地方都只剩下一个深深的坑,好在周围是一片没有人的废弃牧场,才没有因此造成太恐怖的伤亡。

    可是那位女士……那位女士根本就是亚述一系的英灵!亚述也好,巴比伦也好,美索不达米亚的神话体系从来都是一脉相承的,这空中花园是古巴比伦最为人所知的建筑,就算是“虚假”的伪物,也会为实施召唤术的魔术师本人提供强大的助力——这样的条件下,如果她要召唤提亚马特和她的孩子,成功率至少比正常魔术师高了百分之五十,换句话说,只要她不是自己作死,根本不用担心会召唤失败;而一个神代的魔术师加上来自创世神话中的地母神之子,这样的战力一旦用在了这场圣杯大战中……

    不,冷静下来,冷静一点帕拉塞尔苏斯,别被眼前的情况吓到了!召唤术从来都是块难啃的骨头,即使圣杯大战有圣杯加持也难说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即便是召唤出来了什么,哪怕是神代魔术师也不可能支撑提亚马特之子那种规模的怪物,肯定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忘了什么细节,快想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氛太过紧张,以至于帕拉塞尔苏斯总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压下去的暴脾气又有抬头的趋势——还不止一次,这样下去不行啊……炼金术师使劲摇了摇头,力图把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全部扔出去,这种时候还在发散思维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找死。脑子里这样想着,一时间因为力度太大,以至于让自己都感觉有些头晕,他下意识伸手出去扶了把墙,随后一愣:掌心传来的触感有些微妙,诚然毫无疑问是金属构筑的冰冷不假,但好像隐隐约约也能够感到些微的温暖……属于“活物”的温暖。

    ……活物?这座空中花园根本是由魔力构筑而成的飞行要塞,怎么会有活物的感觉,除非是……

    魔术师在未知存在面前胆子大是常理,因此帕拉塞尔苏斯背后一凉倒是也算不上“毛骨悚然”,但这无疑给了他另一个思路,结合那位女士之前的反应——她甚至能够将这片城堡指使得仿佛那是身体延伸的一部分——起初他还以为是对方的在魔术方面的造诣已经到了令人恐怖的层面,但转头一想她是以暗杀者职阶被召唤出的,能够单从魔术的规模上使用这种包括“场地”和“攻击术式”在内的规模魔术的可能性实在不大,所以更大的可能是……她恐怕是把自己的魔力和这座要塞的魔术回路绑在了一起!

    换句话说,就连这座要塞恐怕都是以“魔术”为基准建立起来的!

    第一块板上那个长着两只巨角的是地母神“提亚马特”,从任何一种层面上来看,以凡人之力召唤她的可能完全不存在,而剩下的按照顺序看过来——狮头人“乌利迪姆”、七头蛇“穆修玛胡”、怒蛇“穆修苏”、新人类“拉赫姆”、鱼人“库卢鲁”、蝎人“基塔布利鲁”、剧毒之蛇“巴修姆”、三角狮龙“乌修穆迦鲁”、公牛人“库萨利库”、狮头风暴之魔“乌迦尔鲁”、暴风雨“乌姆·达布鲁图”——越看心里越是冰凉,这些东西毫无疑问和他生前看过的那些东西一模一样,甚至恐怕是因为传承得更加完整,这些符文比他之前看过的有着更多的细节,而在召唤学中,细节可以大大提高成功率。

    因为处于特殊的施术状态,帕拉塞尔苏斯虚幻的灵魂指尖并不能碰触到任何物体,包括这些刻绘着召唤符文的“墙壁”,但他炼金术师没有介意这些,一边辨认着这些代表着恐怖怪物的符文,一边脑子进行着高速运转——这些东西肯定是无法被破坏的,因此无法依靠物理强度来进行判断,而单论魔术方面自己也没办法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东西,那么如果顺应这些东西本身的作用,从“召唤”层面上呢?

    一个无比冒险且大胆的想法在帕拉塞尔苏斯的脑子里逐渐成型——如果,如果能让她召唤出其中一种或两种呢?那些魔兽是地母神提亚马特的孩子,就算是真正的神灵也花费了足够多的心思和手段才打败了他们,用脚指头思考也知道魔力消耗绝对不会小,就算是那位不知名却极为可怕的女士真的是某位大名鼎鼎的魔术师,恐怕也无法召唤出复数以上的种类;如果强行要召唤出复数以上的种类,只怕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是,那些太高级的召唤物,究竟可不可以离开离开这里?

    “■■■■■■……■■■,■■■■……■■■■■■■——”

    奇异的语言被一道女声所吟唱,如自远方靠近一般慢慢变大,一点点刺入帕拉塞尔苏斯的脑海,细微但尖锐的疼痛愈发变得明显,心知是那位女士所为,即使听不明白对方究竟说了什么,但他还是当即决定离开这个地方,用精神模拟出“吸力”的感觉,非常明显地可以感到自己在往“上方”飘浮上去,穿过那些凝滞的金属建筑物部件,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轻微晕眩数秒后,他才慢慢睁开眼睛——

    看到喀戎几乎要贴上自己的脸,险些被那双金绿蛇纹宝石一般的神性眼眸吞噬进去。

    上一个这么干的阿喀琉斯被半人马的大贤者直接砸到地板上半天爬不起来,而这一次自己这么干的喀戎则好像已经忘了之前自己是做了什么一般,露出一个笑容:“怎么,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吗?”

    喀戎如此问道,但看上去这个问话根本没有指望帕拉塞尔苏斯回答,Archer伸出手去,像是对待某种体型不大的动物般将炼金术师的手腕一把拉住,然后带着他往后猛然撤开数米远,身后留下一阵雨声般的金属碰撞声——是阿塔兰忒,帕拉萨尔苏斯瞬间做出了如此判断,然而当他真的睁眼去看的时候,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箭矢依然令人不不寒而栗,他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几乎将自己抱在怀里:“差不多已经做完了,只剩下一点点还不确定要不要做,”对于喀戎的问题他这样回答,然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那么您接下来的打算呢?我在‘下面’发现了一点不太好的东西,如果被激活的话……会很麻烦。”

    “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至于要不要做,”喀戎看着那边改变攻势的红方众人,不仅仅是有阿喀琉斯和阿塔兰忒进行攻击,还有已经来到了地面上的那位杀阶女性召唤出了大群龙牙兵——见鬼的是她从头到尾就没有任何召唤龙牙兵的动作——那位先前被帕拉塞尔苏斯吓退的术阶英灵倒是已经不见踪影,然而在贞德这个裁定者似乎失去意识之后,天草四郎那边虽然依旧满脸乖巧没有动作,却似乎有了点蠢蠢欲动要动手攻击的架势,“如果你想做那就去做就是了,就目前这情况来看,我还能帮你挡得住——贞德!!”他松开了帕拉塞尔苏斯,在再次与得意门生打作一团之前忽然张口咆哮一声,震动空气的吼叫声音接近野兽的发声方法,肉眼可见红方那边阿塔兰忒两只猫科动物的耳朵猛然耷拉下去,而同出希腊神话甚至曾经拜在他门下的阿喀琉斯,则更是毫不遮掩地脸色一白,“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那双眼睛里的绿色几乎完全要被金色取代了,看上去有着更加可怕的压迫力,以至于他吼出来的那一声咆哮几乎带着肉眼可见的声波纹路,帕拉塞尔苏斯死死看着那边奥尔良圣女,看着少女的身体在层层扩散开去的声波之中忽然摇晃一下,最后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半透明的小腿似乎变得凝实起来。而这声咆哮显然有所目的,虽然身处宝具的影响中,更多的是要贞德自己挣脱,然而喀戎的吼声无疑是给了足够大的助力,裁定者那原本连站稳都有些勉强的身体骤然紧绷,恢复了那种标枪一般笔直的站姿。

    这样的动作像是刺激到了在场另外两外女士的神经,阿塔兰忒长弓拉成满月,Assassin身后浮现出条条虚幻的黑色锁链,除了依旧毫不犹豫保持着攻势的阿喀琉斯、以及一只手握着胸前的十字架闭目喃喃念着什么的天草四郎之外,红方的攻击有那么一瞬间居然全部集中在了贞德身上。

    但恐怕要令红方失望了,因为贞德,终于从那种几乎动摇世界认知一般的幻境之中脱身出来。

    也许莎士比亚的宝具并非用来攻击,然而在动摇人心的方面却不会有人做得比他更好——只是,这并不足以动摇贞德,甚至加深了她坚定不移的另一种信念,“攻击让娜的人有罪”,唯有这一点是她在打败了狂化的Berserker时就早已经笃定的,处在以“凭依”作为现世手段的特殊灵体状态,已经实体化的阿塔兰忒和Assassin攻击其实对她的影响并不大,况且她是被大圣杯直接召唤出来的“裁定者”,其行动特权直逼拉美西斯二世,以至于在心里清楚自己不会受到攻击的情况下,迎面而来的,无论是箭雨、锁链阵还是那些龙牙兵的攻击,全部被她视作了对“让娜·奥尔特”此人发动的攻击。

    有罪——

    “我的旗帜,请保护我的战友——”贞德的声音如寒冬中骤然冻结的流水,手中的战旗底端猛然顿地,金属与金属的碰撞声刹那间铮然作响,大片金色的光芒从她头顶洒落,将一头金发照耀的如同由黄金编织的丝绸,光芒照耀之处皆响起缥缈的唱诗声,稚嫩如孩童,处在那片光芒照耀之中,红方的阿喀琉斯并没有任何反应,而黑方两人却愕然地感觉到了先前连番的激战或者施术时不可避免的魔力消耗开始自行恢复,而所有被那些光芒照耀的龙牙兵,则仿佛太阳下的冰一般迅速坍塌崩解,随后化作灰飞。

    “吾主在此【Luminosite Eternelle】——!!!


【和在场所有人都不在一个频道的黑方弓术【萨摩耶天草:我想按头!!!

以及比A都A的白贞。】



【OOC小剧场:终于放弃治疗的喵塔

阿喀·福萝北·琉斯:大姐头好看了!!】


评论 ( 6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