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六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抽到了老夏!欢迎来到我的迦勒底!我这贫瘠的认知里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先生!!!【癫狂

啊我妈做的水煮肉片真是好吃【死亡

上周周日宜宾又地震了,今天早上湖南又又地震了……妈的我好怕啊!!


说回这次的更新。

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实兄弟和塑【真】料【实】兄【夫】弟【妻】——讲真啊,就算是发生在自己身边,因为自己的好朋友被人物尽其用【?】发火根本不奇怪对吧?但是为啥老师的态度感觉怪怪的呢【手动滑稽

至于插图…………吹就完了我跟你们说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娃他妈有那么厉害!!!!!!


公布答案,要打架的是老师和拉二哦www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六七】

    没有窗户的王之间毫无征兆地掀起一阵风,很显然是什么东西飞了起来,拉美西斯二世嗤笑一声,用空着的那只手敷衍似的挥了挥:“吃慢点,别噎着了——搞得像是余没给你吃饱过似的。”

    伴随着风压的消失,那些近似流水与竖琴的声音也慢慢远去了,其他人对那个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的“祂”表达了不到五秒的同情后,让娜一脸好奇地去看弗拉德三世:“老爷子,”她对这位曾经的瓦拉几亚大公的称呼是“时髦的老爷子”,大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女孩子们曾经流行过的烟熏妆,男人纠正无数次之后干脆就随她去了,“法老那家伙让你去打听了什么啊?之前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弗拉德三世摆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摊了摊手:“但凡有‘王’这个属性的人,基本上都是心狠手辣的类型,你们这些小姑娘喜欢这种类型,但是余并不建议你们找Lord这样的男友,”历史上记载着至死都诞生的穿刺公老神在在地说得像真的一样,拉美西斯二世飘来一个颇为诡异的眼神,“不是大事,只是一些和对方——”而他所指的那个“对方”,当然就是作为红方的“对方”了,“——有关的事情而已,虽然余不擅长这个,但只是一些消息而已,稍微用心一些就可以听见……至于为什么Lord会离开,毕竟就算以‘英灵’的概念而言他也实在有些破格了,他在场的时候,余的一些能力不好发动。”

    Lancer说的含糊其辞,而让娜当然不笨,她能够猜得到这是类似于“窃听”一类的工作,但既然弗拉德三世不想细说,她也不会多问, 毕竟现在她感兴趣的事情是弗拉德三世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不得不说,余听到了一些……如何说呢,应该是说很‘有趣’的东西,”当在场的所有人都入座之后,弗拉德三世两根手指托着下巴,如此说道,“听说最近就在那座城市里,好像是要开办一个古代文物的展览?具体的事情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据说那个地方就是当时余等人去参观的教堂,另提一句好像还有余生前的一些东西,虽然看上去似乎是没什么奇怪的……但那些需要展出的文物,好像从很多方面来看都有些奇怪……”他停下来,似乎是斟酌了一下用词,“不管是数量还是运输方式。”

    拉美西斯二世眯着眼睛,一根手指轻轻敲击着王座的扶手,弗拉德三世没有一股脑说完,而是喝了口茶,似乎是在等着法老思考出什么结果来,片刻后Rider点点头:“奇怪吗?怎么个‘奇怪’法?”

    “第一,虽然很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就一个单纯的‘展览’而言,这些运过来文物数量似乎多得不正常——当然了,考虑到这是个非常有名的古代城市,就算真的有数量庞大的展览品,其实也不会特别奇怪,”弗拉德三世喝下一口茶,竖起了两根手指,“至于第二,也是余觉得相当有趣的一点,”那位瓦拉几亚的大公颇为神秘地笑了起来,转头看向有些兴致勃勃的让娜,“说起来小丫头,你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既然如此你多少也应该知道些这方面的事情吧,关于文物运输方面的?”

    “嗯?”让娜稍微愣了一下,“我对这方面倒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这种事情的话应该是有专门的保全公司,要不就是银行来负责这些的,不过不管是哪个国家,对于这种事情都非常严格的吧?”

    弗拉德三世呵呵笑起来:“对啊,你很清楚嘛,不过嘛……”他带着些恶质又看热闹的微笑看向其他人,“所有运到那座教堂里的那些文物,可都是经过‘私人’的途径运输的啊。”

    完全忘了要去疑惑弗拉德三世明明也是个外人,到底要做些什么才会知道那些东西是通过“私人途径”运输的,让娜脑子里瞬间爆出了无数类似“达X奇密码”或者“加X比海盗”之类的东西,满脑子都是阴谋论。但同样听到这些的拉美西斯二世却仿佛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所谓的用文物来举办展览之类的理由……恐怕只不过是个蒙蔽其他人的幌子而已,不管那些打这个主意的究竟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势力,他们借助这些‘文物’真正想要得恐怕是……这些东西所含有的背后的那些更深层的物质吧,虽然余对这些并不了解……”他看着若有所思的Lancer,“除此之外呢,还有更多的特别之处吗?”

    数百年前曾经统治这着脚下土地的瓦拉几亚大公笑了起来:“当然看到了,不,应该说是有趣极了——余在被召唤到现世的时候,见过两条‘龙’,”他说着伸手指了指自己脚下的地板,然而明显是在指向更加往下的地方,“一条在这千界树的根部,另一条——能猜得到吗?”原本就像是个恶人模样的的成年男人带着十足的恶意这样笑道,“居然就盘成了一圈衔尾蛇的模样,盘踞在那片山丘下面。”

    “嚯,这可真是足够有趣的消息啊,人造的那种玩意儿吗?”法老翘着二郎腿单手撑着下巴,拖长了声音这样感叹道,然后他笑了,转头看向若有所思的喀戎,“有什么看法吗,英雄的缔造者?”

    喀戎摸了摸下巴:“难说这究竟算不算是看法了,只是一点点觉得微妙的部分——越是在时光中沉默的物品,越有着不能被接近这个时间点的人们所理解的力量,而想要利用那些力量,就凭这个时代的东西恐怕是不能指望的,如果假定那是我们所要面对的‘红方’……不,我还是先入为主了,您说的那个‘打主意的人或者势力’那一边,恐怕有个相当难缠的Caster,没错,正是Caster,”他坐正了身体直视着年轻的太阳王,“不知道那究竟是英灵还是人类,我暂且就这么称呼了吧,”Archer说道,“我虽然对魔术一脉知之甚少,但因为我那位自视甚高的母亲,因此也算是传承到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和力量——而能够使用这些东西的,必然是一位Caster,‘阵地作成’想必不用我介绍过多,而能够使用能够被称为‘文物’的东西的‘神秘性’……那恐怕和你我一样,是从公元前而来的造访者了。”

    ——换而言之,现代的人类魔术师们,就算拥有着多么娴熟的技巧和比之魔术王的知识量,也根本是做不到的——这并非能力的问题,而是从“规模”而言,就根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东西。

    拉美西斯二世咧了咧嘴:“所以说果然是件很有趣的情报,因此而衍生出来的东西就更有趣了,虽然有点出乎余的预料……已经接近‘神代’层面的小把戏吗?真遗憾,若余以更年幼、还在母后【注】身边聆听神灵教导的姿态被召唤为Caster出现的话,大概还可以藉由魔力的波动解析一二,只不过现在以Rider职阶现世……”他垂下金色的眼睛略微思考片刻,“——既然如此,让Caster走一趟吧。”

    其他的人在听到这这个决定之后,无不愕然看向说话的法老,就算是刚才还笑着的Lancer似乎也很吃惊,而让娜甚至张大了嘴巴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齐格飞也转过头来看着拉美西斯二世神色犹豫,至于Archer,翡翠色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他略微地坐正了身体看着王座上的青年,意义不明地张嘴发问道:“……不好意思陛下,您刚才说了什么?”他问,“我刚才不小心走神了,没有听清。”

    “嗯?以你这家伙对待事情时的认真程度,居然也有走神的时候啊?”拉美西斯二世似乎对喀戎的问话有些吃惊,但他似乎并不介意将自己刚才的命令灾说一次,“余是说,让Caster走一趟——毕竟你自己也说了,虽然不能直接确定,但是 那有可能是来自神代的魔术师,如果等闲视之的话恐怕会让整个黑方都有麻烦——无论如何,那条被弗拉德三世看到的‘龙’不容小觑,不管那个教堂在这场圣杯大战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这种东西都是不能放任的——怎么了喀戎,还有别的问题吗?”

    喀戎看着拉美西斯二世,表情古怪得不知道究竟是想笑还是像说点其他的:“……陛下,”Archer满脸都是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究竟是我的态度表现得不够明显,还是您真的是看不懂我的意思?”

    “陛下……这样不妥吧?”虽然向来不会读空气,但就就连齐格飞都明显觉察到了气氛有些不对,拉美西斯二世不可能没有察觉到,伸手轻轻拉了法老的袖子,“帕拉塞尔苏斯先生现在的状况应该不适合做这种事情吧?毕竟他不久前才刚从阿维斯布隆的宝具里脱身出来,虽然我并不了解那个东西的运作方式,但是现在帕拉塞尔苏斯先生应该相当虚弱吧?如果让他贸然做这种事情的话,会不会有危险?”

    拉美西斯二世看了齐格飞一眼没有回答,却转头看着其他人——确切的说,是看着Lancer、Ruler与她的凭依者——问道:“你们也是这么觉得的?”

    让娜自知自己身上凭依的那位圣女立场微妙,因此也迟疑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而原本就是黑方阵营早已绑定的弗拉德三世倒是没什么顾虑,他爽快地点点头:“老实说,余也觉得不妥。虽然没不知道离家的时候经历了怎样一场恶战,但是从那些女仆的嘴里多少也能问出一些事情来,Caster该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吧?”他看见拉美西斯二世挑眯起眼睛,多少有些无奈地看着那边翘着二郎腿一只脚慢慢碾着地面的Archer,“Lord,余觉得您是不是对Caster太严苛了?毕竟那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英灵。”

    拉美西斯二世裂开嘴,说不准他是不是真的在笑:“你们都这么觉得?该怎么说呢……”他的手指一个一个点过了面前的人类和英灵,“你们啊,一个都不了解他——尤其是你,喀戎,”金色的眼睛看着眼前脸色不善的半人马,即使他依然没有脱离英灵的桎梏,即使面对着真正拥有神血的人,拉美西斯二世依然不知何为“示弱”,他直视喀戎,刻薄地冷笑一声,“还是说,你是把他当做女人保护了?”

    “咣铛”一声座椅翻倒在地,即使保持着人类模样,拥有着克罗诺斯之血的半人马依然比大多数人都更加高大,额发之下的双眸璀璨如金绿颜色的宝石,他迈开腿径直走到法老面前,站定的时候便逆光投下一大片有些怪异的阴影来:“以我的愚见来看,这种话可不像是一个明智的君王应该说出来的。”

    “这也不像是传说中的大贤者应该有的态度,不过余想要追究的部分并不是这个,”拉美西斯二世站了起来,法老现世时候的外表极为年轻,恐怕尚还不到这个时代大多数国家18岁的法定成年年龄,然而也许是因为他年幼登基便肩负起一个国家的原因,两人对面而立的时候气场居然不相上下,“倒是你喀戎,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对待Caster的态度,好像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吧。”

    喀戎看上去已经是在尽力收敛怒气了,然而拉美西斯二世在惹人生气方面确实是个人才,张口就是一句“把他当女人护着”,恐怕没有几个人会忍下这种对自己朋友的污蔑,然而半人马的性格中到底还有着神灵“冷眼旁观”的一面,他意外的并没有因此变了脸色,只是盯着眼前金色眼睛的青年,确认一般再次问道:“就非要让他过去?如果还有文章呢,我们连那条‘龙’究竟是什么都不清楚。”

    “就是因为不清楚才要他去,”拉美西斯二世有些烦躁地说道,倒并不是因为喀戎的态度,“余要确认有关那条‘龙’的情报,无论是不是和红方有关系,那么庞大的一股力量,不管是哪一方都会有所忌惮……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既然那条‘龙’已经成型,”他冷哼一声,“达尼克那个废物,还以为自己占了先机?尤格多米雷尼亚开始决定召唤从者之前,有另一股势力已经开始在黑暗中活动了。”

    弗拉德三世皱眉:“退一步说,Lord,如果正巧遇到了红方呢?Caster的能力,确实,余不认为他在魔术的造诣上是个无可挑剔的高手,但如果是真的要进行魔术之外的战斗……”他并没有把话说完。

    让娜闻言看见齐格飞转头朝自己看过来,于是作做举手投降状:“别看我啊大哥,首先说明一点,虽然那女人有这个能力而且你们主动进入红方领地的话她肯定会跟着去,但是这点我真的帮不上忙哦,她是Ruler,从‘规则’方面而言她能有攻击任何从者的资格,但是想她那种没意思的家伙,你指望她主动出手帮忙还不如指望红方大发慈悲好吗?”

    看见喀戎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拉美西斯二世低笑了一声:“这么担心Caster的安全么?那么余告诉你好了——他能不能活着回来,就看你的了,”他说道,“余现在还没到‘那种’地步,也知道你因为之前caster被绑的事情还在担心,但是——你看看黑方的所有从者,考虑到职阶的特殊性和对‘阵地作成’的熟悉程度,你倒是给余找出Caster之外更适合的人看看?余的Caster的职阶适应性不是现在的状态,除此之外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只能让caster去,因为只有他对同为caster的宝具也好、对于这片魔力构筑的了解也好,他的专业性都是无人能及的,所以——”

    “但菲利普斯现在都昏迷着还没有醒过来!”喀戎终于没忍住吼了出来,将人带回来的时候那种不正常的冰冷和顺着地心引力而垂下的手臂,这种感觉他实在是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余要的是你们两个一起去。”拉美西斯二世没有理会喀戎近乎咆哮的声音,一字一顿补完。

    Archer依然盯着他。

    “你们知道余曾经见过Caster一次,那家伙有些什么的本事余多少也清楚,这种情况下,推那样的人去送死?呵,余还没有疯!”法老冷笑着双手抱在胸前,“你从一开始就在照顾caster,对他的了解和关心自然谁都比不上,只要你在他就可以放手去研究那些东西——余让你们两个去,也只能你们两个人一起去,无论出了什么意外,你都可以把变数降到最低,毕竟你只需要保护他和你自己。”

    拉美西斯二世的话不可说不在理,然而喀戎的怒气已经起来便没有那么容易压下去,他并不是个容易生气的人,然而一旦发火便实在很难再压下去,他看着法老根本连丝毫的变化都没有的表情,忽然也笑了起来,略微活动了一下手指,嘎嘣的骨节活动声听上去格外惊悚:“陛下,”他说着,“很久没有和您切磋过‘潘克拉辛’了——怎么样,现在的训练场应该没有人使用吧?”

    法老眯起眼睛:“现在就动手的话未免也太不合适了,”他转头看着已经呆住的齐格飞,伸手拍了拍Saber的肩膀,“怎么样余的骑士,明天早上,把训练场让给余和这位怒火中烧的半人马吧?”

    齐格飞点点头,而喀戎抬起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竖起:“三分钟,您知道规矩,”他说着,嘴角牵扯起的僵硬弧度,让那张原本温和且俊朗的面孔展现出一种诡异的渗人感来,“我会用全力的。”

    拉神之子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注:私设,拉二的母亲是一名出身贵族的魔术师。】



【真男人,好哥们儿,说干就干!

拉二:谁跟那个暴力狂好哥们儿?

↑你也是个暴力狂谢谢】



【OOC小剧场:好久不见的兔兔飞!

——装备可爱的咪可爱程度加倍!!!【作者绝笔


评论 ( 9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