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六一】

某人领便当注意,我觉得追到这里的人看剧情就应该猜得到是谁。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娃他妈画的老师有那么帅!!!!

最近都在摸扶嬴所以【望天【这两个人都好好我不行了政哥哥————【破音

下周如果运气好的话我大概就只上三天班,这么想想就很爽啊~

疯狂攒钱中,啊啊啊啊啊六月三号的联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别人我都不想要了我就希望老师来我迦就好,不仅有猫老子给你准备了一堆金狗粮!!!

想抽齐黑方一家,嘤。


说回剧情,简而言之就是私设非常非常严重,个人理解也非常非常严重。

其实严格来说,作为一个反派,个人认为FA里的阿维斯布隆塑造得其实相当不错,包括那种狂热的态度和养精蓄锐的心思都表现出来了,当然了我个人觉得,作为一个反派来说能让你想揍他那就成功了。

所以2.1的洗白就真的很,那什么,了,毕竟他那么恨人类,会主动去帮咕哒子他们这样“站在人类一方”的人还命都不顾了,这种完全和人设相反的剧情,是不是叫官方吃书?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六一】

    “果然是阁下做的,”单手抓着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血肉构成的脖颈,喀戎扯出个大概只能在表情层面上算“笑”的弧度,“那又怎样?杀了你和能不能阻止你的玩具——有什么关系?”

    齐格飞听着半人马说话,忽然觉得背后一寒,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到底应该说点什么。

    “哦,为了引起误会还是补充一句吧,请不要误会,我只是在好奇而已……阁下这个魔偶使也好,阁下做出来的那个人造人也好——当然了,关于您作为一个魔偶使为什么会创造个人造人,我个人没什么兴趣的,”他保持着那个敷衍似的微笑这么说着,“我只是在好奇为什么你们都在针对他而已,他明明是个那么好的人啊?”稍微歪了歪头,“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会针对他呢,你拿他当做这个可笑怪物的‘炉心’,1305居然敢阻止我来救人……啊啊,这就是人类所谓的‘父子’吗?”

    大概是因为这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画风差距太大,就连在另一边警惕着那个纹丝不动的魔像的莫德雷德都有些惊疑不定地往这边看了过来,拉美西斯二世“啧”了声:“午饭的时候吃炸药了吧喀戎这家伙,为了Caster居然发这么大的火,”他摸摸下巴,退回齐格飞身边后颇为流氓地蹲了下去,他将勾镰扛在肩上,“不过只有一点余没看错,他们的关系还真是不错……那家伙,”稍微冲着喀戎的方向——或者其实是冲着被喀戎捏在手里的魔偶使——“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他说着,然后看见齐格飞想要张嘴说话的样子,抬起一根手指放伸手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看着就好,余亲爱的骑士。”

    帕拉塞尔苏斯显然也听到了拉美西斯二世的话,但他现在暂时说不出话来,只是吃力地有些转头看向喀戎的方向,然而齐格飞却没有如平时那样善解人意,而是微微皱着眉毛一动不动,甚至有意无意地挡住了喀戎的方向。炼金术师有些不解地抓着齐格飞的手,甚至没注意自己修剪得体的指甲在剑士的手上划出了数不算显眼的红痕,而蹲在一边的杰克同样不解于屠龙者的动作,这次却选择了遵从于对方的动作,小小的身子娇小且单薄,却直接将帕拉塞尔苏斯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剩下的话和事情……”齐格飞抿着唇看着他,难得地强硬了一下,他在听到喀戎提到1305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不妙,他对那个纤细中性且总是没有安全感的人造人没什么想法,却因为让娜等孩子们的控诉而多少有些不满,而当他听到“阻止我来救人”的时候,那种些微的不满直接翻了一倍,再加上对方话里的意思,1305是被现在他们敌对的那个魔偶使创造出来的——谁不知道究竟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出于某种直觉,齐格飞不希望帕拉塞尔苏斯听到或看到接下来的话和场景。

    虽然并没有发生对话,然而法老似乎是知道了他的骑士犹豫的原因,于是他一只手放在炼金术师的面前,接着“啪”地打了个响指:“行了Caster,乱七八糟这么多事情也辛苦你了——好好做个梦吧,”他说,那双金色的眼睛不带任何感情地看向还想要说些什么的炼金术师,不知道刚才的响指究竟是有什么作用,虽然似乎有些不情愿,但黑发炼金术师还是慢慢闭上了眼睛,法老随后接上了一声轻笑,听不出多少情绪来,“说起来‘神’这种生物啊……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侵犯自己领地的……”

    齐格飞原本是担心着帕拉塞尔苏斯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影响,听到这话后却抬头看了拉美西斯二世一眼,接到对方一个无害的微笑,于是他答非所问地一点头:“您知道的,我不懂,不过,没事就好。”

    半人马的的听力自然足够优秀,因此那边喀戎自然也听到了法老的话,这两个同样来自于某种高出人类认知层面的英灵关系不错,面对法老的嘲讽喀戎有些时候会很有闲情雅致地反驳回去,但这次他却没什么心情去挑刺,更是从来没有如对方话里话外挑衅地表示他将炼金术师看作“自己的东西”。一动不动地保持着那个姿势,挑高了半边眉毛,那双满溢着神性的眼睛,冷冷看着被自己各种意义上捏在手里的魔偶使,居然还能抽出空来地感叹一下人类真是足够善变的生物——

    以他们两个的关系而言,喀戎自然是听帕拉塞尔苏斯说过在这个时代已经失传的《生命之泉》的,炼金术师坦然地承认自己在文学造诣方面一窍不通,却也能从单纯的欣赏方面读懂字里行之中,作者那种丝毫不作伪的温和态度,可是现在呢?这位“作者”不过是个仗着英灵不死便大放厥词的疯子罢了,人类的未来不重要,其他人的信任不重要,甚至一开始说着的“复兴民族”对他来说其实也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幌子,他想要的东西从一开始就不会容忍有无关紧要的人来分一杯羹,哪怕是所谓的同族——不不不,说错了,同族?呵,哪来的什么同族,怀着如此伟大的“拯救世界”的梦想,有谁有资格被称作“同族”?那可不是个笑话而已,《圣经》记载,伊甸园中的每种生物都有同族,只有一个没有——

    所谓那位至高无上且全知全能的“主”啊……

    喀戎忽然微微眯起了眼,倒不是被阳光晃花,而是想起了自己这一族往上细数的其他人——混沌的卡俄斯在上,祖父乌拉诺斯、父亲克罗诺斯、兄弟宙斯,他们之间那“一脉相承”继承神王之位的方式从来都令人不禁捂住了嘴不敢说话。大概在这些优雅却又蛮横的神灵看来,只要拥有力量和足够正大光明的理由,哪怕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也不过是给自己的功绩上增加足够漂亮的一笔罢了。

    ——何况这是个想要毁灭奥林匹斯神族所喜欢的人类的疯子呢?

    奥林匹斯神族就“感情”方面而言是和人类最为接近的,虽然他们对待人类的态度依然称不上“平等”儿二字,但也绝非如同大多数神话体系中的神灵一样视若草芥,如果硬要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更像是在人类在面对自己养在家中的宠物那样,看着这些柔弱的生物从手无寸铁的猎物变成了足够出色的猎人,数千年来早已有了感情——当然,同样会生气人类某些作为,但再如何恼怒也好,没有人会真的杀死或者抛弃已经陪伴了自己许久的宠物,他们也从未真正想过要将人类完全覆灭。

    而喀戎更是在人类的世界里生活了更长久的时间,对人类的感情虽然有属于神灵的博爱,但无可否认的是也拥有着近似于同族之间的认同感,相比起他的父母,那个时候人类的接受程度毕竟要大得多。

    “——人类终究会亲手揭开七印!”狂信迷思的蔓延、战火纷飞的恐怖、不见尽头的饥荒、无数生灵的死亡、末日来临的审判、足下大地的震颤与天使的七只号角,所谓《启示录》中的“七印”,指的就是这些东西,那些信奉着这些的人相信,只有在经过了这些之后,世界才会迎来无忧无虑的永乐和真正的和平,却似乎没有想过自己能否通过那所谓的审判,“谁也无法阻止神筛选合格的人……既然迟到了这么多年,那么……那么就由我来代替‘祂’完成!”那个“祂”自然就是所谓的“万能的主”,可笑的是这个甚至将自己的宝具名都冠以“亚当”之称的人,其实根本不信神,或者说他信神,因为他根本将自己看做神,“异教徒……呵呵……人类、英灵!都随着这个污秽的世界,一起消失吧!!”

    那个人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不用亲眼看到也知道面具下的那张脸肯定已经扭曲到近乎癫狂,天知道发出这种声音的声带不知究竟还算不算人类的器官。他丝毫不顾自己被人对待物品一般掐着脖子抓握在手里,也不知道黄铜的面具下眼中的狂热究竟有没有灼穿那层金属伪装,那样的疯狂对于活得足够长久的人类说实在眼熟——更久远的时代那些自豪地说着“行走在及膝深的异教徒鲜血”中的十字军,毫不犹豫地对同类挥起冷兵器的那些人,恐怕比厄喀德娜与提丰【注】的后代们更适合被称作“怪物”。

    拉美西斯二世换了之手来撑着下巴,他算是看清楚了,这家伙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个“影从者”,否则以喀戎手背上青筋暴起的力道已经足够将喉咙连着声带和骨骼都碾成浆糊,他怎么还能这么吵。

    关于“影从者”此物,并非真正藉由英灵座而显现的“从者”,更像是用某种手段硬是实体化在这个世界的怨灵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天生便带着某种阴冷又叫人不舒服的感觉。但凡是英灵,都不会喜欢这种与他们的存在方式完全相悖的东西的。看着杰克跃跃欲试想要拔刀的小脸,法老近乎怜悯地看了看离噪音源最近的Archer:“行了喀戎,差不多消了点气的话就别玩了,直接弄死吧,”他动作不雅地掏了掏耳朵,“这家伙不是说了么,就算是弄死了他也不能阻止那个睿智玩意儿?那就直接弄死他,能看着自己最得意的杰作死去,对他们这种学术型人物来说一定是非常享受的事情对不对?”

    这种无辜又恶劣的口气让白发的小姑娘直接笑出声来,屠龙者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而冒出这等发言的法老则浑然不觉的有哪里画风不对,继续一本正经地仗着自己半大少年的外表装无辜。

    原本因为法老说话而转过头去的喀戎于是慢慢转了回来,冲着被自己捏在手里的那个人形魔偶露出个真心实意的微笑,就连那双矿物结晶一般的眼睛都变成了平时那种丝毫不作伪的诚恳:“阁下现在听到了吧?”他笑着这么说到,“这可是御主的命令,我作为一个从者实在是不能违抗,”半人马说着痛快地松开手去,看着魔偶使像个被扔掉的娃娃一般“扑通”跌落在地,“——当然了,这也是我自己的意思,毕竟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阁下的错不是么?啊,父神在上,所罗门·伊本·盖比鲁勒先生,我发誓我不是那么容易愤怒的人,只不过我依然很在意呢,”喀戎一边以困惑的口气这样说着,一边仿佛真正的马匹似的以人立而起的姿势抬起了两条极为强壮的前腿,那完全不属于人类的动物部分充满了令人胆寒的力量感,后腿的部分因为力量的积累而出现了筋络,他轻言细语地这样自言自语,随后两条前腿仿佛雷霆降落一般骤然落下,“为什么,你们都要针对菲利普斯?

    为什么要针对菲利普斯?虽然似乎不愿意说出来,但陛下确实应该是有什么理由的,那么他就暂且不论了,你呢?你创造的那个人造人呢?还有那个愚蠢却又不可一世的巨人呢?——你明知道罗歇遇到危险菲利普斯一定会有所行动,那个人造人竟然还敢阻止我,那个魔像把我的好朋友当做能量核心用得很爽是不是?真想不明白啊,总是那个看上去苍白有纤细的菲利普斯,那个像个真正的长辈一样关心着那些孩子的人,为什么,总是那个会因为我受伤而大发雷霆的炼金术师?

    ——为什么你们谁都要针对菲利普斯?!你算什么卑微如同蝼蚁的人物,你制造的又是什么比小孩子的橡皮泥人偶更加粗制滥造的低劣玩具,究竟是谁给了你胆量敢对人类、我所重视的人下手?是你那恨不得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无比“纯洁”的神——那个诡异的神吗?!

    高高抬起的上半身,带着两条弯曲的前蹄轰然往下踩去。

    有怪异的“咚咚”的声音响起,一开始轻微而杂乱无章,像在试探着什么一样,随后在某个时间点上便忽然变成了某种鼓点一般密集的声音,起初有些像是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随后是另一种较为轻且脆的材质断裂声,某种存在于数百年前的语言忽然急促地被人类的声带发出,尖锐又带着掩盖不住的惊恐,然而却并没有阻止那些声音的继续。于是那遵循着某种节奏的声音越来越大,混杂其中有什么液体或者流体飞溅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有含糊不清又惊恐至极的人声响起,应该是那个被喀戎摁在地上打的家伙发出的,至于那些听不懂的单词和句子,毫无疑问应该属于他生前使用的母语。

    实在是,看着就觉得疼,那边的Rider微微龇着牙,把炸了毛的Assassin往身后挡了挡——大型的食草动物后用两条后足支撑身体的时候,随之而产生的力量如果全部释放出来,可是连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都无法媲美的,双腿抬起后狠狠落下的时候甚至连周围的地面都能感到震动。那些因此而产生的震动虽然甚至不会在正常情况下令人注意,然而考虑到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切切实实的地面而并非由魔力或者别的什么构成,便不难想象喀戎此时加诸于目标之上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可怕。

    喀戎的兄弟宙斯是奥林匹斯神族的神王,同样也是雷电的支配者,而作为和他一样继承了泰坦之血的克罗诺斯后代,半人马的大贤者无法驾驭那些狂暴的能量,却在另一个方面上得到了补偿——

    雷霆无可比拟的力量,和闪电令人绝望的速度。

    “陛下……”齐格飞抱着帕拉塞尔苏斯一样在炸毛,虽然看上去是比杰克好了不少,他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喀戎有着拉美西斯二世,“您是因为不希望帕拉塞尔苏斯先生看到喀戎先生现在的样子,所以才……?”他看着喀戎一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淡然笑声,一边疯狂地将自己的身体当做杀戮的武器,前蹄抬起后又落下,随着金属的声音结束,接下来便是恐怖的其他东西折断的声音,而对于齐格飞这样的战士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钙质组织折断的声音更熟悉了,“不过喀戎先生,应该也不会希望帕拉塞尔苏斯先生看到这样的自己吧……”

    法老转头对上屠龙者亮晶晶的蓝眼睛,看来这位英雄多少有些沉浸于感性思维中了,不过生要说起来,齐格飞想的倒是一点没错——要不然呢,你以为为什么他明明看到余断了Csster的电还没反应?拉美西斯二世摇摇头出声道:“喂喀戎,”后者“轰隆”一声踩在地上,在电光劈啪作响的声音中慢慢转过头来,“多少出点气了没?行了,带他回去吧,”法老说,“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发脾气吗?”

    齐格飞看着Archer转过来的半张脸上可疑的飞溅痕迹,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好陌生,也好可怕,这样的喀戎先生。


【注:厄喀德娜[Echidna]与提丰[Typhon],希腊组模范夫妻之一[?],传说他们与诸神为敌,结合后诞生了诸多怪物,有名的如三头犬、喀迈拉、九头蛇等……话说九头蛇居然是女孩子真是吓着我了。】


【——为什么你们谁都要针对菲利普斯?!你算什么卑微如同蝼蚁的人物,你制造的又是什么比小孩子的橡皮泥人偶更加粗制滥造的低劣玩具,究竟是谁给了你胆量敢对人类、我所重视的人下手?是你那恨不得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无比“纯洁”的神——那个诡异的神吗?!】


评论 ( 16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