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五四】

白天在上班*^_^*

温馨提示,下一章准备怼某人,如果还有不怕死追到现在的小可爱,做好心理准备

原初巨人部分描写参考东出先生原文进行酌情了修改,感谢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帮我翻原文,辛苦了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五四】

    “好无聊喵——”白发的小女孩在软乎乎的地毯上滚来滚去,她才不在乎地上脏不脏,根本就是看自己喜不喜欢而已,好像最近是习惯把自己划分成喵科动物,“我们想跟人玩——”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小小的Assassin在地上躺了会儿,倒也不觉得尴尬,灵活地翻身地蹦起来,左顾右盼一阵后她提溜着小裙子,吧嗒吧嗒朝着杂志盖着脸、躺在沙发上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在打瞌睡的Archer跑过去,飞身一扑作泰山压顶状:“马尾巴的叔叔!跟我们玩嘛!”她大概是想直接扑到喀戎身上,奈何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杰克个子实在太矮了,只能扑到喀戎的腿上去,瞪大眼睛鼓着脸,不开心地“呣”了声。

    喀戎坐起身来,拎奶猫一样把小姑娘拎着抖搂抖搂,拍拍灰:“别闹了杰克,我现在实在没心情跟你玩,”他说着,将杰克放在身边揉揉头,“怎么不找别人玩?菲奥蕾呢,刚才不是在跟你玩么?”

    “呣——罗歇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菲奥蕾姐姐的话……半个小时前就出去啦,说是要出去散散步透透气来着……马尾巴的叔叔刚才一直在睡觉所以没有发现,”杰克嘟着嘴说道,对对手指,满脸委屈地晃了晃身后看不见的猫尾巴,“而且戴眼镜的哥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和那些人造人姐姐玩一点意思都没有,她们根本不会动脑子,我们都找不到人跟我们玩……马尾巴的叔叔也不和我们玩!”

    半人马的大贤者挑了挑眉:“照你这么说的话,家里不是还有个人么?”他在意的是杰克话中透露出的另一个意思,“考列斯和菲奥蕾居然没有一起行动吗?可真是不得了的消息呢……”

    杰克自然没听出来喀戎特意强调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只是对前一句话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啊?是说那个红眼睛棕色头发的人造人吗?我们才不要跟他玩呢,他从刚才开始就跑到壁炉旁边吃饼干啦,好像还在发抖哦,不知道到底在抖什么……”她说着,用两只小爪子抓住喀戎的手臂摇了摇,非常认真地疑惑着问道,“马尾巴的叔叔,你说他是不是只有逃跑的时候比较快啊?”

    闻言喀戎眯起了眼睛,转头瞥了一眼那边显然不是因为身体的问题而显得有些动作僵硬的人造人,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到杰克这完全没有压低声音说出的话,有些嘲讽地挑起眉来。

    老实说,喀戎其实并不是一个习惯于先入为主的人,毕竟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因为其他人、甚至是自己生母的这种目光而吃够了苦头;然而对于这个和人类少年几乎没有任何区别、清秀到甚至没什么性别特征的人造人,喀戎实在是感官极差——见面就攻击了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恶意的帕拉塞尔苏斯这是其一,其二则是在孩子们面对红方的狂战士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跑路的行为——教导出了那么多在耳熟能详的故事里都鼎鼎有名的战士,喀戎自然是“什么情况做什么事”的推崇者,他自然不会认为在有力不及的情况下逃跑有多么可耻,但为什么要摆出那种理所当然“我什么都没错”的表情?

    想到这里,他略带着点恶作剧得逞般的心理,摆出十二万分耐心的温柔笑容来摸了摸Assassin柔软的白发:“别问我这种问题啊杰克,我对人造人不像菲利普斯……”委屈,说起来菲利普斯还在生气,为什么啊?不就是一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而已啊,“……那么熟悉,你要不要去问问他自己怎么样?”

    杰克好像一瞬间被挑起了巨大的兴趣,真的就要屁颠屁颠过去问1305,始作俑者一脸的神鬼不侵宝相庄严,我只是在教育小孩子遇到不明白的事情一定要主动开口去问。然而杰克随后的反应却变得有点奇怪,她在距离1305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转头朝着客厅那个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前摆着做工考究的一把扶手椅,还有配套的小茶几和一个矮脚软凳——那是弗拉德三世的闲暇时看书喝茶的地方,弗兰跟瓦拉几亚大公令人费解地感情好,有些时候会坐在那个软凳上听Lancer说些他那个时代的故事——而杰克就一脸怀疑地看着那个落地窗的方向,歪了歪头:“马尾巴的叔叔……有没有闻到奇怪的味道?”

    小姑娘的话让喀戎有些疑惑地“嗯?”了声,他作为货真价实且无所不能的英雄缔造者,在气息感知方面无疑也是非常出色的,然而或许是因为这次现世的职阶是Archer,他自然比不上以Assassin职阶现世的开膛手杰克,无论是传说还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她都是货真价实双手沾血的“杀人魔”,如果她觉得有什么不对,那肯定是确实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喀戎有些疑惑地如此想着,而没有得到赞同的不开心地鼓起婴儿肥的脸颊,她扭啊扭地从沙发上溜了下来,踩着那双毛茸茸的猫咪拖鞋就跑。

    因为杰克的动作实在令人不得不在意,于是向来危机意识甚重的Archer也站起身来,不同于小跑着的暗杀者,弓箭手单手将没跑两步的小姑娘单拎起来放在臂弯上,随后几步来到窗边向外看去。正巧这时候,考列斯从地下室大书房方向的那扇门走进了这个众人聚会的房间,环视一圈之后先是自言自语一句“姐姐还没回来吗”,随后就被站在窗边的喀戎和杰克吸引了注意,他推了推眼镜朝僵硬着的1305点了点头权作招呼,然后走过去:“喀戎先生,杰克小姐,”两个从者转头看他,“你们在看什么呢?”

    “我们在看菲奥蕾姐姐呀……那个是不是菲奥蕾姐姐?”杰克像某种小动物是的耸耸鼻子嗅了嗅,小声说道,然后有些疑惑地抓住喀戎鬓角垂下的长发晃悠了一下,“他们是不是要摔跤了?”

    高大的半人马闻言眯起眼睛,随后将臂弯里的小姑娘放下去,他推开落地窗,看着那个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一路位移过来的“东西”——那看上去像是什么奇怪的多足昆虫——然后沉声说道:“考列斯,你跟杰克留在家里,我出去看看,别跑出来,虽然菲利普斯不在这里,但是陛下离开前留下了一部分防御机制,我不确定这个机制能不能分辨人类和从者……杰克,”他摸摸小姑娘的头,“交给你了。”

    被委以重任的小姑娘张牙舞爪地表示没问题,喀戎笑了笑,脚下用力一蹬凌空而起,在杰克“马尾巴的叔叔早点回来呀——”的喊声中,Archer整个人仿佛都化为了流星,像颗爆出枪膛的子弹一般带出极为刺耳的音爆声,那速度超越了某种边界,甚至生生在空气中割开一道白色的痕迹。丝毫没有打算躲闪的意思,喀戎毫不犹豫地朝着快速移动的影子而去,堪比猛禽类的动态视力让他轻易看清了迎面而来的究竟是什么——那确实是菲奥蕾,他的前御主在通过一种奇妙的炼金器具进行移动,然而似乎是因为用力过度或者是类似的什么原因,那些用来进行移动的“肢体”呈现出一种跌跌撞撞的不安定样子来。

    喀戎心中暗叫不妙,然而通过最高点之后身体开始下坠,他的眼睛瞬间如同盘亘金蛇的翡翠宝石,猛然转过一圈之后长弓入手,朝着下方不知所在的目标将指尖一松,随后,炸裂声响起,弓箭手的身体再度进入了另一个抛物线。在以对人类而言匪夷所思的方式调整着自己在半空中的移动轨迹后,喀戎最终和快要失控的女孩擦肩而过,趁着眨眼的功夫,他一把揪住了菲奥蕾和罗歇两人的衣领,猛然加重的质量让喀戎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却最终稳稳地站在了某块巨大的岩石上,回头看了看——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城堡在数百米外,那条白色的痕迹还没有完全消散,于是再一次,肌肉仿佛压缩到极限的弹簧猛然张开,他再一次跃上高空冲着城堡而去,毫不在乎这样巨大的冲力下那块石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呀,可真是吓人,”他重新穿过了窗户,将两个孩子放在地上时这么说,他注意到菲奥蕾的“腰带”上伸出奇怪的肢体来支撑女孩站立,也注意到罗歇脸色苍白却并不像是受惊过度,眨眨眼,虹膜很快恢复了常态,半人马一如往常地温和微笑,“看在我也被吓得不轻的份上,能不能——”喀戎还没说完那句玩笑话就感到袖子一紧,低头看着身体还在发抖的少年,“罗歇?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知道您会生气的……您一定会生气的,但、但是,如果不告诉您,事情会更严重的——”罗歇强迫着自己不要在说话时颤抖,“请您……请您去救救帕拉先生——不然……不然他真的会死的!”

    认识的时间不长不短,罗歇却从来不知道喀戎的表情能这么可怕,不是那种“刀剑般的凌厉”,而是仿佛泰山压顶一般令人无处可套的绝望,“罗歇,”喀戎说,“你再说一次。”

    菲奥蕾觉得自己腿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却并不是因为被那个奇怪的代步工具抽取了魔力——虽然着是原因之一,却并不是真正的缘由——先前说过,虽然已经被法老“夺走”了令咒,但人类与英灵之间曾经有过的联系还单方面地存在于作为“御主”的魔术师精神之中,然而,哪怕仅仅是这样指甲盖大小一小部分,也让菲奥蕾要因为害怕而无法支撑身体,从未感受过的冷意仿佛沿着脚踝一路攀援而上的冰凌在单方面封冻着她的精神,没办法逃,没办法躲,甚至连呼救都做不到。

    这是自己当初召唤出来的那个温柔的英灵吗?她几乎真的要哭出来了,也要站不住地跌坐下去——

    然而有人扶住了她的身体,微微转头时,看到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孔,明明是比自己晚出生的弟弟,在这种时候却总能给她极大的精神支撑。少年的眼镜滑落到鼻梁边摇摇欲坠,却没有伸手去抬起来,他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姐姐,一只手抓着她的轮椅,慢慢长开的身形还不够高挑也不够健壮,却仿佛支撑天穹的巨人一般稳稳站在那里,见菲奥蕾转头看着自己,有些勉强地笑了笑:“先静观其变吧姐姐,喀戎先生不是会那么意气用事的人,罗歇……应该是确实做错了什么,但是就算如此,也有解释的机会。”

    也许是弟弟的态度让菲奥蕾终于冷静了些,也许是因为对Archer还抱有信心,少女最终还是犹豫着坐回了轮椅上,腰上伸出辅助肢体的腰带看上去就像一条普通的腰带一般。安稳地坐着自然妥帖无虞,却让这样妥帖了十几年的少女难免有些泄气,然而她现在也没有多少空余的脑细胞用来思考这个问题,只担心着直面喀戎冰冷怒火的罗歇究竟还撑不撑得住。她看见少年结结巴巴却强迫自己咬字清楚地将所有事情都开口道来,从一开始的隐瞒到后来挪了位置的研究,再到最后帕拉塞尔苏斯自愿代替他成为“亚当”的炉心——“所以、所以求您了!”罗歇带着哭腔,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实在没力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重重跪在地上,“请您……无论如何……去救救帕拉先生……”

    喀戎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跪倒在地的卷发少年没有开口,说话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提着小裙子跑到窗边去的杰克,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贴在玻璃上,斜着一只眼睛往外看:“呐、呐,罗歇呀,”恐怕这位尤格多米雷尼亚家最小的少爷是杀阶的小姑娘唯一不会带着“哥哥姐姐”的敬语称呼的人了,她一边外面看,一边朝着其他人——朝着罗歇——挥了挥小爪子,疑惑地询问道,“那个丑丑的黑色的东西,是不是你刚才说的那个‘亚当’呀?好难看哦……”然后白发的小姑娘有些嫌恶地耸耸鼻子,“那个味道好像比刚才近了,但是……但是有好恶心的味道混在里面……”

    Archer一惊,转身望向窗外,随后陷入了一阵更加危险而令人不安的的沉默中。

    不敢说全部,然而大多数Assassin们都拥有着名为“气息遮断”的固有技能,杰克作为杀阶英灵的个中翘楚自然不用多说,如果数值化的话,“开膛手杰克”高达A+的“气息遮断”不仅可以让她金一步隐藏自己的气息,更可以让她先于所有人发现那些被隐藏——尤其是被魔术隐藏——的味道。

    那是曾经经由罗歇的双手帮忙创造出的、帕拉塞尔苏斯在湖中看到的东西,也是阿维斯布隆给予了全部希望的产物,这里只看得见他的一点点东西,然而在Assassin恐怖的感知能力和Archer职阶加持的视觉之中,这个奇怪的东西已经足够展现出原本的样子来——巨大的模样仿佛传说中的“巨人”,耀眼而圣洁的金色光芒在他身上的纹路之中游走,燃烧着的光芒与火焰能够令人感到某种崇高的力量。

    有鸟兽,一只,两只,飞蛾扑火一般朝着那巨人而去,被光芒烧灼又被火焰溶解,当他们变成了最纯粹的能量的同时,幻觉一般的歌唱和乐器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好像在吟诵,又像是在歌唱。

    这是连罗歇都不知道的事情,然而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作为宝具,亦或是固有结界的“王冠·睿智之光”,本身就是基于“为了让这个混乱的世界回到最初的伊甸园”这个概念而产生的东西,如果稍微牵强一些,将其视为“自然世界的延伸”倒是也说得通,可以直接理解为“整个自然都在为他掩饰”,某种基于卡巴拉魔术体系的力量融入了一部分属于“魔法”的东西,让所有人都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这巨大的魔偶视若无物,就算是走到了城市中心,只要不进行攻击就没人会发现它。

    ——那巨人,仿佛是代表着十字架上的受难者行走于地上的、神灵的使者,就连手中那把闪耀着黑色光芒的长剑也无法将这祥和的感觉驱散,好像那并非是武器,而是指引通往天堂的路灯。

    然而城堡中无人愿意欣赏这圣洁,这东西已经来到这里了,意思是……黑方的Caster,已经开始作为“炉心”运转了!


【杰克:在那边O  O

老师:超凶.jpg】



【终于搞清楚了究竟是谁在当家做主的杰克女儿

拉二:……不是余吗?

你不在的时候啦。】


评论 ( 10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