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五三】

日本的网速真是…………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用的不是wifi而是流量卡

居然在秋叶原买到了飞哥的周边,还有老师的,没有拉二的周边是个意外【也可能我逛得太走马观花了】师娘的……我就没报希望能买到过,科乐美是好文明,三千多的青眼白龙实在买不起。

富士山很棒,忍野八海很棒,白舍利塔也很棒。

……就是在平安神宫抽卡的时候60张只抽到一个面气灵我………………艹。


罗歇真的有在很努力的成长,无论如何,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他要做的是尽力避免让这变成无法挽回的结局。

心疼一下咕咕。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五三】

    深色藤蔓顺着身体缠绕而上,帕拉塞尔苏斯背对着那个模样怪异的魔偶,忽然低头吐出一口血来,身体在不受控制地颤抖,他用还没有被捆住的那只手擦了擦嘴角,鲜红的痕迹刺得人眼睛发痛,

    阿维斯布隆惊讶地看着帕拉塞尔苏斯:“嗯?您受伤了?照理来说,在实际成为‘炉心’之前,应该不会对您的身体造成什么真实的伤害才对……有什么地方让您觉得不适了吗,先生?”

    炼金术师实在没法理解,在这种已经撕破了脸皮的情况之后,这个人究竟是如何还能摆出一副这种真心实意对自己表示关心的样子来,但现在,他也不像和这个人玩假面舞会一般无聊的礼尚往来,一只手已经被藤蔓困住,那些生长于泥土之中的植物在被魔术加持过之后的坚韧程度,绝对不是帕拉塞尔苏斯能够与之相抗衡的,没有擦净的血顺着嘴角又一次滑落下来,在白皙的皮肤上扎人到刺眼,他慢慢抬起头来,蜂蜜色的眸子一瞬间连反射的光芒都看不见了。帕拉塞尔苏斯喘了口气,随后死死盯着不远处那个戴着黄铜面具、除了体态之外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他究竟还有哪里像个“人类”的男人:“让您的魔偶去追击已经离开这里的罗歇——您这……算是食言了吗,阿维斯布隆先生?”

    “食言?不用说的这么严重吧,之前您将罗歇放走的时候我可什么都没说,”阿维斯布隆歪头作思考状,随后夸张地耸了耸肩,“生物的本能就是自私,我也不过时为了自己着想而已,如果让真的罗歇平安回去了,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就要毁于一旦了,之前是那位达尼克族长,现在是那位大人……唔,就算有他们两位的帮助,还是希望能不出什么意外就尽量不要,这样才是最稳妥的不是么——好不容易能以英灵的形势出现,这样的机会浪费也太可惜了……”他说着,忽然伸手甩出个什么东西来,“吱”的一声尖叫,帕拉塞尔苏斯看得清楚,那是一只白色的鸟儿,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跟在了他们的身后,被阿维斯布隆扔出的一个小型魔偶锁住了翅膀,落在地上哀哀叫着,而始作俑者则神色不变——当然,就算是变了恐怕也看不出来——地说着话,“不过老实说,那两位的帮忙现在也用不着了,就借着这个机会一笔勾销也不错,不过也只是个小小的交易而已……谁都别想阻止我完成‘复兴’与‘救赎’。”

    “那位达尼克大人活了这么久,除了魔术的原因之外,果然也是因为您介入了吗?”帕拉塞尔苏斯并不吃惊,相反却有种并没有出乎意料的感觉来,“可以失礼问一句那究竟是什么魔术吗?”

    “为了你的胃着想,我建议你还是不深入研究为好。”阿维斯布隆半真半假地说道。

    炼金术师手背上那个已经完成的通讯回路在遵循着某种规律而闪着细微的光芒,如果帕拉塞尔苏斯愿意,他随时都可以通过这个闪耀的小小符号通知黑方的任意一骑英灵甚至是拉美西斯二世本人,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进入这个地下空间之后,这种同阵营的英灵之间所产生的连接就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屏蔽了,至于他自己,也并不愿意主动去向其他英灵求助——如果让曾经和他一起参加过1991年东京圣杯大战且还组成过短暂同盟的法老来看,他大概会冷笑着说炼金术师“又蠢到想要以死谢罪了”。

    那些从魔偶身上生长出来、坚硬却又柔韧的藤蔓因为魔力的催动而继续往上蔓延,就像蛇一般毫不留情地牢牢缠住了帕拉塞尔苏斯的腰与四肢,而最后一条手腕粗细的植物茎体则重重勒上他的脖子,正好抵在喉结处的恶心感让人几乎要呕吐出来,可是那位被迫仰起头来的炼金术师却在令人费解地笑着:“呵呵……谁都无法阻止您吗?那您最好让这位先生,或者,亲自去将罗歇抓回来,否则——”

    罗歇不会有事的,帕拉塞尔苏斯能够如此判断,他将那件黑色的外套交给罗歇的时候,他用自己与人工灵们之间固化的心灵感应,给那些陪了他数年的孩子们下了道绝不符合自己性格且极为残忍的命令——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要保护罗歇安全地回到家里——炼金术师笑着笑着,牙齿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唇,他原本以为那些孩子会拒绝的,因为这样的命令,不客气的说,是将他们当做“炮灰”也不为过,然而“水”“火”“地”“风”“以太”五个人工灵,却一个都没有拒绝。

    就在刚才,代表“火”的伊格尼斯和自己之间的联系,在一阵头皮发麻的剧痛后,彻底消失了。


    最后一声炸裂的爆响之后,罗歇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了,人工灵们飞行时震动空气的的嘶嘶声,爆炸的声音和那些黏土魔偶们走路的声音,好像一切都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那么他自己又如何呢?在经历了那么长时间、几乎将所有力量都压榨干净的快速奔跑之后,罗歇实在是跑不动了,连移动一根手指都办不到了,他在勉强拖着步子挪动了几步路之后一头倒在了地上——隔着已经枯黄了一大半的草皮,坚硬的泥土硌疼了少年细嫩的皮肤,但罗歇甚至没有力气挪动一些来规避疼痛的动作了,他就像一具毫无声息的玩偶般躺在地上,注视着一只蚂蚁举着面包屑路过面前,总觉得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他居然从一只虫子的眼睛里看到了应该被称作“鄙视”的东西。

    不过他觉得还挺有道理的,“鄙视”么?说得也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瞒下了有关阿维斯布隆的那些情报,这些事情原本都是不会发生的帕拉先生也,那些人工灵们也——说到底,错是在自己身上。

    当声音以固体作为传播介质的时候,速度是最快的,罗歇侧头躺着,他的耳朵贴着地面,因此听见了近似于金属和地面碰撞时候发出的噪音,那声音原本不大,然而却在几秒的停顿之后猛地靠近过来,罗歇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无论那是什么,他都没办法躲开,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他闭上眼睛:不管来的是什么都听天由命吧,如果自己因此而死亡,那就说明这是命运给与的惩罚——

    “罗歇?!”

    突如其来的惊呼声让罗歇耳膜发疼,他努力想要抬起头,这声音是——“菲……菲奥蕾姐……”

    还不错,理智还没有完全消失,那个惊叫的声源确实是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大姐姐,只是和罗歇印象中稍有些不同的是,菲奥蕾将一直披散在身后的长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穿着运动系的长裤和短外套,和平日里那种名门闺秀的样子实在大相庭径,不过也因此让人意识到她也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而最令人惊讶的却不是她的装束,而是她腰上那个看似像一条黑色腰带般的东西,从这条“腰带”的四个部位延伸出四条能够自由活动的“肢体”来,将菲奥蕾的身体撑在距离地面有一些高度的距离,这样的东西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都能够帮助菲奥蕾快速移动身体——从她就从远处瞬间跑过来的速度来看,毫无疑问就是用作如此作用,从下往上看着的时候视觉效果略微有些惊悚,像是什么游戏里的蜘蛛女一样。

    罗歇不记得菲奥蕾什么时候用过这种类似炼金术产物的东西,但他也知道菲奥蕾是降灵术与人体工学方面的天才,她的双腿是因为魔术回路的原因为变成这样,因此如果她想出了什么方法来克服自己的双腿问题,罗歇并不会感到奇怪——然而现在的时间不足够让他想这么多了,趴在地上的少年费力地朝着有些慌乱地朝着自己跑来的菲奥蕾伸出手去:“菲奥……菲奥蕾姐……”他说着,娃娃脸的女孩以对她来说不可思议的速度跑了过来,黑色的“四肢”缩短后跪在地上,小心地托着橘色卷发的头将罗歇扶起来,从腰上拿出一瓶还没有拆封的运动饮料,她拥有的基本急救知识,多少能分辨出脱水的迹象。

    微甜的饮料一点点流进口腔,一口气喝掉半瓶水之后,脱水的状态终于的得到了缓解,而过劳的状态还没有缓解过来,罗歇却已经挣扎着抓住了菲奥蕾的袖子:“带……带我……带我回家……菲奥蕾姐……”他的声音嘶哑得好像下一秒就会裂开渗血,“帕……帕拉先生……帕拉先生遇到危险了——”最后一句罗歇几乎要吼出来,“不去救他……不去救他的话、帕拉先生会死的!!”

    菲奥蕾愣了愣,她虽然有些不知世事的呆模样,却从来都是个谨慎的人,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罗歇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听上去太过危险的话,依照菲奥蕾的习惯,她其实应该钻牛角尖地询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才对,她是原本钦定的尤格多米雷尼亚下一任族长,谨慎些未必是什么坏事。然而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拉美西斯二世有意无意的纵容,菲奥蕾多少也带上了些正常小孩子——虽然她已经不是小孩子——该有的凭感情用事,又或者是罗歇的这种难得惊恐的样子让她也揪起了心来,于是她索性不去提问,而是伸手将罗歇抱了起来——应该说是学名叫“公主抱”的那种抱法,罗歇现在的样子,她实在不认为他有什么力量再自己抓着自己:“抓紧了罗歇,我这样跑起来可能有些颠簸……你别在意啊!”

    罗歇点点头,对于被“公主抱”这种事情他倒是没什么排斥心理,反正更小的时候已经被这位姐姐各种姿势抱过了,菲奥蕾他并不知道菲奥蕾要做什么,只能双手抓住了淡紫色的人工灵放在胸前,以太在先前的爆炸中支撑着一道屏障来保护自己,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将这个小家伙留在这里,毕竟……他不敢再想下去,将人工灵在手里抓得更紧了一些,就算人工灵金属的骨架已经硌得他掌心生疼。

    然后罗歇看到了有些诡异的场景,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菲奥蕾伸手按动了腰带上的什么东西,随后才伸手将自己抱了起来,然后从黑色的“腰带”上又伸出了另外两条“肢体”来,看上去越发像是蜘蛛的模样了,接着他感到空气开始流动,从一开始的微风拂面到慢慢开始感觉到了些微的冷意。

    直到现在被人抱在怀里的少年这才发现,那位从小因为腿上的魔术回路而废了双腿的姐姐,居然真的开始“跑”了起来,用的自然是那些看上去像液体又像固体的金属“肢体”了,拥有着蜘蛛腿一般的外形,移动方式也实在像是那些结网捕猎的截肢动物,六条腿以人类实在无法理解其运作方式地前后交替着迅速挪动,丝毫看不出想象中的紊乱模样。罗歇本人是研究魔偶的,在帕拉塞尔苏斯影响下,对于炼金术余一些魔法机械也有了些兴趣,虽然依旧没有从虚弱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却也出于本能地想要问问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然而他注意到菲奥蕾的脸色略有些苍白,略微思考一下就明白了些什么——他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却能借着对方现在的状态,猜到这东西的运作应该是依靠着菲奥蕾用自己魔力进行驱使的,如果是这样……恐怕是某种她自己偷偷制造的人体工学方面的机器吧?

    总有人说着“小孩子天真无邪”,但很少有人会说小孩子也应该为自己坐下的作错事付出代价,然而罗歇现在就沉浸于这样的后怕之中——无论是帕拉塞尔苏斯被当做炉心还是那些和自己关系很好的人工灵们付出了那样的代价,而现在为了将自己带回去,连菲奥蕾也有可能要陷入危险吗?如果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什么袭击的人……他可不相信自己的那位“老师”会就这么放自己回来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还占据着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地下室,他应该能够无限制地制造出用于消耗的魔偶,然而现在他将那个位于山坳之中的地方作为据点的话,没有任何补充作为支撑,无论是财力还是材料都不足够让阿维斯布隆无限制地制造出那些消耗用的魔偶……

    “我多嘴问一句……罗歇,”正在全神贯注地思考着阿维斯布隆一些行为习惯,以期能够找到什么有利于己方的弱点来的时候他听见菲奥蕾开了口,“说起来,究竟是什么事情?你说帕拉塞尔苏斯先生遇到了危险?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老师才行,不然恐怕事情会不好收场……你知道要他们有多好的,”应该说不愧为是钦定的下一任族长么?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菲奥蕾依然有余力和罗歇搭话,她似乎是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眨眨眼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来,“好啦,我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如果老师生气的话,我可以帮你跟他求个情哦?毕竟再怎么说——”她说着,忽然操纵着那个古怪的代步工具猛然跃起,跳过了一大片几乎要连接成墙壁的巨大灌木丛,然后落在目的地足有四五米远的地方,对着连鼻尖上雀斑都发白的少年笑了笑,“毕竟我曾经是老师的御主嘛。”

    惊吓过度,罗歇差点没能从过山车一样刺激的恐怖位移之下缓过劲来,他知道菲奥蕾是看着自己的状态实在太糟糕,过劳加上心理压力太大,十个人里有七个人都能看出自己状态不对,所以才想用这种方式来稍微缓和一些气氛,虽然因为行为过于激烈而似乎起了反作用。定了定神,罗歇尽可能地对菲奥蕾笑起来:“不用啦不用啦,这种事情就不用麻烦菲奥蕾姐来帮我了,毕竟事情是我惹下来的,当然要自己跟老师说才显得比较有诚意嘛——”

    更何况他清楚,这种事情如果只是关系到帕拉塞尔苏斯,生气的恐怕会是喀戎和那两个小姑娘模样的从者,然而一旦关系到整个黑方的安全……那么雷霆暴怒的,恐怕就是那位可怕的法老陛下了。

    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他怎么好意思再让别人给自己顶过。


【撑住啊,你们两个都是。


评论 ( 4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