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四六】

热度越来越低了呵呵。


之前看到有人在科普神奇东出为什么“神奇”……我觉得他神奇的地方就是他能把我喜欢的角色全部削弱然后全弄死。

有借有还对不对?那就看原作者你笔下某人在动画和小说里剥了谁的骨血削了谁的力量用了谁的东西,不用谢我哦,我帮你十倍百倍还回去哦⊙▽⊙

顺便吹一句,我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是神仙!!神仙画画!!不接受反驳!!!!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章二:荒芜的旧庭院】


【四六】

    作为黑方唯一对这个他们现在所在的国家非常熟悉、且是真正的罗马尼亚本地人,在听说他们决定去锡吉什瓦拉之后,弗拉德三世难得霸道一把,义不容辞地表示自己一定要跟着去。

    拉美西斯二世对此自然是没什么意见,锡吉什瓦拉是在整个欧洲都相当有名的中世纪文化保留区,有数量颇多的中世纪建筑,而现在作为世界遗产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而很多建筑物甚至真的就是弗拉德三世所在的哪个时代保留下来的,因此如果Lancer执意要跟来,法老并不介意多一个对目的地足够了解的免费向导,顺便装作没看到某位“老人家”脸上明显应该被叫做“怀念”的神色。

    锡吉什瓦拉——那是弗拉德三世出生的城市。

    除了弗拉德三世之外,另一个要跟着去的人是六导玲霞,这个看上去除了外貌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的东方女性其实是个语言学的天才,她几乎拥有着英灵一般对语言的感知能力,母语和英文自然不用说,就连罗马尼亚语这样冷僻的小语种也不在话下——带她去的原因也很简单,别指望拉美西斯二世和弗拉德三世这两个生而为王的人能够好好“说人话”,齐格飞好像又把自己放得太低了些,更不可能带没办签证的小孩出国,于是精通语言学又有签证的六导玲霞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作为古代最著名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行动力也是出了名的可怕,算上他自己和让娜以及六导玲霞需要三张车票,便当即决定出发前往锡吉什瓦拉,甚至用不着吩咐,考列斯就自动帮他们订票去了。

    而对这样的安排,唯一有异议的——或者说有胆量发表异议的——只有杰克,小孩子任性的本性毫不收敛,穿着小裙子喵呜喵呜满地滚:“不嘛!我们也要去嘛!妈妈都去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啊!”她把凑过来的星空狮身兽幼崽一阵揉揉捏捏,把小动物欺负得咩咩喵喵跑走之后,一脸不开心地指向在一边歪头看着这边的粉发女孩,“为什么弗兰可以去我们不可以嘛?!我们明明很乖的!”

    “嗷?”被点了名的科学怪人小姐无辜地眨眨眼睛看着她。

    各种意义上都没血没泪的法老笑了笑:“想着知道吗?”杰克嘟着脸看着这个金色眼睛的坏哥哥,后者呵呵一笑,“因为无论往外面去了多少人,家里至少要留下三名从者作为留守力量,余可不想看到偶然出去转一圈回来连大本营都没了——刚才想的规定,怎么了?”小姑娘憋屈地敢怒不敢言,然后他扯了扯嘴角,“另一个原因,你太活泼了点,就算有你的‘妈妈’在,余也不知道你会不会下一秒就溜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你生前还算自由,但是弗兰……”他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杰克却闭上了嘴。

    虽然生前一直被苏格兰场的先生们满世界地追捕——虽然从来都没什么用——但杰克其实还算是自由,然而弗兰肯斯坦,却是被关在实验室里,直到死去,都没有照她自己的希望去过任何地方。

    小小的Assassin于是不吭声了,她看了看挑着眉望着自己的拉美西斯二世,又看了看好像完全不在状况内的弗兰,戳了戳手指,磨磨蹭蹭地凑到了弗兰身边:“……你上次分了我们一块三明治的。”

    “照……片,”弗兰比划了一下,一脸大姐姐模样地伸手摸了摸杰克的头,“给你。”


    要出发的人将提前了不少时间的一餐吃得潦草又迅速,拉美西斯二世从来都不喜欢浪费时间,警告过留在家里的人不要随便和敌方接触后,正常的午饭时间他们一行人已经往锡吉什瓦拉的市中心走去。

    这座有着古怪名字的城市,是个仿佛混杂了时间的地方,有明显是出身于现代科技之下的机械产物轰鸣着在街道上奔跑,也有那些街道边几个世纪前的建筑在时间与空间之外遵循着自己的步调,然而无论是哪一个,似乎都和风格迥异的另一方融合得没有丝毫间隙,冰冷刚毅的金属线条与那些充满了幻想风格的砖石墙壁本应该相互排斥,却好像从来都是、也从来都应该这么衬托着彼此一样。

    虽然看上去相当追求时髦,但也真的就只是“看上去”而已,让娜从来不是那种手头宽裕的学生,她在埋头于学习和打工之余,很少能有别的时间和多余的金钱可以自己支配,类似锡吉什瓦拉这样世界闻名的城市,她从来都只是有过耳闻而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此时看到这些时空错乱一般的建筑物,就算是让娜这样总不喜欢说好话的人,也不免露出了孩子气的向往的神色来,几乎已经固化在脸上的那种略带嘲讽的神色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符合年龄的惊叹和笑容:“这里就是那个有名的‘世界遗产’城市啊……我以前只在网上看过,果然还是要亲自过来看看才能领略到这种地方的魅力……”

    显然是因为她睁大眼睛的样子太过罕见,有人忍不住“噗”了一声,苍金色短发的少女愣了愣,淡淡的红色悄悄地爬上了白皙的面颊。回头却发现其他人并没有多注意自己,法老似乎还没从小憩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屠龙者无奈地看着表情难免还有些呆滞的御主,六导玲霞脖子上挂着相机,弗拉德三世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景色,而弗兰则像任何刚到了一个新地方的小动物似的满脸兴奋地左看右看。

    既然没人开口,那么就只有……让娜咬牙切齿地转向自己另一边,膝盖以下呈现出某种虚幻状态、无辜得就像个真正的幽灵一般半浮在空中的圣女大人正背着双手,嘴角勾着一个细微的弧度的同时弯腰看着她,好像在看着多么令她感兴趣的事情那样,长长的发辫从肩膀上垂落下来,在阳光下闪出某种接近金属的光泽。两人对视片刻,让娜张嘴时耳朵上的红色还没有完全褪下去:“……看着我干什么,忽然觉得我看上去很陌生吗?还是想要浪费这个可以好好观赏一番生前看不到的景色的机会?”

    和性格有关,让娜天生就是这种不讨喜的性格张嘴只有毒舌,想从她的嘴里听到什么好话实在考验人品,但凭依在她身体之中的贞德却完全免疫这种情况——不知道应该说是“读不懂空气”为好还是“脸皮太厚”更合适,就算让娜把话说得再不好听,圣女大人也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呆在她的身边,有时候更是会贴心地从这些话中提取出自己想要的部分然后无视其他的内容——比如现在,贞德完全没有因为让娜的嘲讽而退却,只是保持着平日里其他人罕见的微笑看着她:“看风景是之后的安排,全看那位法老有什么事情要做……只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而已,”金发的圣女如此说着,将头轻轻一歪,“没想到,像让娜这么成熟又聪明的女孩子,原来也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来啊。”

    贞德问心无愧,她认为自己说话的时候是绝对的认真和诚恳,然后清清楚楚地看到被自己俯视的女孩不知何故,大片晚霞似的绯红从耳根一路爬上面颊再飞快往下蔓延到锁骨,颤抖着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不出话来。因为年龄、锻炼和征战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贞德的手比让娜、比一般女孩子宽大些,她伸出手,被染上了体温的皮质手套轻轻握住了指着自己的那只手,疑惑地看着对方:“怎么了吗?”

    “流氓。”将女孩子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的法老如是说,换来齐格飞有些疑惑的眼神。

    在贞德的跟不上现代人思维的好奇中,黑方一行人的闲聊暂且告一段落,无论他们现在看上去有多么不正经,到底并不是真正过来旅行的,摸清楚帕拉塞尔苏斯看到的那个“圣堂教会”才是重点。但伤脑筋的是,虽然让娜手机上一直都有导航软件,可圣堂教会本身虽然历史悠久,却从来都不是什么随意开放的景点,在那些虔诚之人看来大概只有忠诚于主的人才能“看见”或者说“知道”这座教堂——

    “还有人说在里面看到了圣子与圣父显灵,所以从无神论者变成了虔诚信徒的事情?当然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啦,”六导玲霞的作用在这个时候显露出来,颇为缥缈的东方气质让她成为了一行人中最好接近的,对此还算有些自觉的Assassin御主干脆去当了个求助当地导游的游客,得到这样的回答,“不过我不是信徒,也对教堂之类的建筑没什么兴趣,当然也不会注意了,”穿着薄外套的雀斑小女孩显然是在做暑期兼职,她露出一个这个年龄的孩子们特有的带着点傻气的笑容来,“如果您和您的同伴不介意徒步往前有点远的的话,朝着那个高地的方向走就到啦。”

    小姑娘手指向的方向并不是在城中心,而是偏向西北方的一个小小山丘,那上面确实有着什么建筑物的样子,于是等玲霞向这个好心的小姑娘付了小费归队之后,他们便向目的地过去——但在这之前,弗兰左看右看,有些疑惑地“呜哇?”了一声,众人四处打量片刻之后回过头去,发现穿得像个老派绅士般的金发Lancer仿佛脚下生根似的站得像笔直的标枪,神色肃穆地抬头看向不远处一条街的尽头。

    “卿在看什么?怀念过去的生活?”拉美西斯二世张嘴就怼,他和弗拉德三世关系其实还算不错,但他们两个都不是那种会说软话的人,这种不太好听的调侃也就成了这两位王最常见的相处方式——而罕见的是,弗拉德三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随口怼回去,甚至连半点想要转头的动作都没有。

    若要论起黑方众英灵的长相,菲奥蕾曾经开玩笑地说他们能组个团直接出道——齐格飞和喀戎是毫无疑问的英俊,拉美西斯二世外貌虽然还带着稚气却也是移动的发光体,帕拉塞尔苏斯则是甚至会让人错认性别的中性,弗兰和杰克绝对是会让所有人尖叫的可爱。而以中年时代的外表被召唤出来的弗拉德三世,如果要论起长相来,无疑是带着些盛气凌人般的贵族式“锋利”,如果不是和小家伙们相处时带着点没有恶意的调侃和宠溺,恐怕黑方那一群无论是英灵还是人类的小孩子,都不太愿意和他说话了。

    而当这样的一个人板起脸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周围的气氛都凝固起来的错觉,其他人不明就里地看了看神色平板的的Lancer,终于回过神来的弗拉德三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抬手指向他看着的那条街的尽头处一家装修得格外金碧辉煌的高级饭店:“那家饭点,好几个世纪前就是‘德古拉伯爵’出生的地方,”他用一种略带嘲讽的口气道,“现在除了那个旧钟楼还留着之外,已经没什么剩下的了。”

    顿住的人自然不只有拉美西斯二世一个人,但只有他移开视线摸摸鼻子,然后用没有人听得懂的母语小声咒骂了句什么——不用理解真正其中的意思,法老也知道自己随口一说的玩笑话戳了别人心了。

    最怕场面忽然安静,人流量不算小的街道上几个人之间气氛颇有些微妙,最后最先做出动作的正是最先发现弗拉德三世没有跟上队伍的弗兰。小姑娘透过厚厚的粉色发帘看了看那家在她看来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建筑,然后又转头看了看神色平板沉默着的的Lancer,最后抓着金发男人的衣角,期期艾艾地用力拽了拽,很努力地想要张口说话:“呜啊……嗯……大……公……”她有些苦恼地歪了歪头,似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坚定地看着弗拉德三世,“不……嗷呜……不……生气……嗷啊……乖……?”

    让娜无语地看着背景似乎忽然飘起小花花的瓦拉几亚大公,心说这场景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而弗拉德三世也笑了起来,伸手,摸摸科学怪人小姐柔软的头发:“乖,余没有生气。”

    无论如何,他终归是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和人民啊,无论是弗拉德三世,还是伯爵“德古拉”。

    虽然这个时代距离弗拉德三世生活的时代已经很远,几个世纪中经过了数不清的翻修,但大体的城市结构却并没有什么颠覆式的修改,Lancer带着众人穿过当地人都不一定知道的小巷和街道,让娜数次想要提醒他走的方向和自己手机导航上的相去甚远,却始终找不到机会开口。但最终她也没有真的说些什么,只是关上了导航,塞上耳机之后双手交叠在后脑,闭着眼睛点了自动跟随——她倒是想得简单,总不可能老爷子【?】把他们这一群人都拿去论斤卖了。

    不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让娜的小动作,除了贞德之外就只有六导玲霞注意到了这个法国女孩似乎没有更多深意的动作,她看着她的动作愣了一下,随后抿着嘴轻轻笑起来。

    “真好啊。”六导玲霞自言自语地说,拍下一张在旧书店门口坐着摇椅、抱着猫的老婆婆照片。

    好一阵把人绕得头晕目眩的位移后,当众人俯视脚下,神奇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出现在了目的地的那一片山丘上,不远处可以看到他们刚才还在另一头走出来的火车站。迎着众人愕然又了然的眼神,弗拉德三世冲着这些眼神极具绅士风度地微微弯腰行礼,然后转身看着不远处的教堂。

    而齐格飞也同样在打量那个教堂,兼有巴洛克式的华美优雅与哥特式的阴暗森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压迫感来,房檐角落处原本应该雕刻着天使像的地方却是振翅欲飞的石像鬼,遮挡了阳光之后在地上投下狰狞的阴影同时,竟然还矛盾地保留着应有的圣洁感;相较之下的拱顶和屋檐倒是中规中矩地雕刻着寻常教堂那些歌颂着天主或天使们的装饰意象,高大的窗户上镶嵌着抢眼的彩色玻璃,一块块显然是用心擦拭过的,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一切都是那样温暖,仿佛正向世人展露出主的仁慈与怜悯。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从者天生比人类敏锐,屠龙者说不出为什么自己会感到一股从背后窜起来的凉意——虽然,还远远比不上第一次在大圣杯前见到拉美西斯二世笑起来时让他浑身发炸的危险和窒息。


【OOC小剧场:

让娜:你——放开我啊恶心死了别靠我这么近还有你说谁可爱老娘才不可爱!!【呆毛吓直

弗兰:要给杰克拍照OAO❀❀❀

飞哥:UOYOU❀❀❀是一家人……

拉二:【内心:这蠢兔子怎么忽然这么直接了余还没准备好【忽然娇羞【不是


评论 ( 19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