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四三】

危机度过,拉二开始教训家里的熊孩子们了。

其实长大之后多少也理解了一下父母的心思,小时候做错了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争辩以此来甩锅,但其实那个时候自己争辩的那些内容父母大概都是能看出来的,他们也许并不是真心想要惩罚你,但一味的推卸责任只会让人觉得没有担当——我是这么理解的。

同理回到文里来,趋利避祸是生物本能,就连不能自由移动的植物也知道“活下去”是第一要务,何况别的生物?在感到“危险”之后第一时间选择保护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拉二生气的原因当然不是这个——

他生气的原因是那种“理所应当”的态度,只是回来通知一下英灵们而已,并不用之后再回到“战场”上去,但是某人就是理所当然因为自己感到“害怕”,甚至连这样的事情都抛到脑后直接躲起来了。

真是“特殊”的人呢,对吧孩子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四三】

    “想要成为人类啊……”拉美西斯二世惬意地喝下一口热可可,这些罪恶又甜美的食物曾经是贵族们才能享受的特权,然而现在则是平民也钟爱的美味,“从‘本性’而言——你确实合格了。”

    作为唯一没有被淋成落汤鸡的那个,让娜在人造人女仆们的帮助下泡好了热气腾腾的饮料,虽然有些笨手笨脚,但也有惊无险地圆满完成任务,甚至默许了贞德小心问她自己能不能尝尝这个时代的饮料——“你又不是没有不征求我同意就跑出来过,现在这么小心翼翼的很有趣吗?”让娜如是说,但到底还是没有阻止意外对这个时代的日常生活充满了好奇的圣女大人。看了看顺手抢了齐格飞手上饮料的法老陛下,被裁定者凭依的女孩纠结于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这位法老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

    被抢了杯子的屠龙者倒是完全不在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古代地中海一带的天气有关,作为古埃及人的法老似乎很乐意以近乎孩子气的肢体接触来表达友好——顺便说一句喀戎也是如此——得益于他那天晚上两个人边走边聊的发现,齐格飞一开始就端走了两杯,以保证被抢了饮料之后自己还有一杯可以喝。他看着拿着盘子的让娜,笑了笑:“不用担心,”屠龙者说,“陛下比谁都有分寸。”

    确定?让娜看了一眼像什么大型猫科动物般眯起眼睛的青年,耸耸肩靠在门框上:“OK,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喂,你不是想喝点什么吗?”她说,一瞬间转成了金发蓝眼的圣女,浑身上下缓慢散发着的金色魔力波动将那些依附在身上的水分一点点蒸腾起来,从人造人女仆手里的盘子中端起热腾腾的蛋奶酒,小心抿一口撒上了肉桂粉末的乳白色饮料,“……英国饮料,”她说,然后看戏似的望向法老。

    对黑方的各位来说,这大概是最值得“纪念”的场景,因为这是拉美西斯二世第一次见到1305。

    纤细得几乎看不出性别的褐发少年坐在椅子上,手放在膝盖,浑身僵硬地挺直了背脊,猛一眼仿佛脊椎被什么人插进了钢钎。椅子扶手上折叠着的小小桌子放着香草的饮料,却在完全没有任何外力震动的情况下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显而易见是被他抖出来的——即使如此,坐在他对面的拉美西斯二世,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似的又喝了一口手里的热可可。忽然转头看向手忙脚乱用毛巾遮挡自己的罗歇,他身边的弗兰正像只湿了毛的大狗一样左右甩着头:“卷毛小鬼,”法老懒洋洋地开口,“嘴上要是有空的话,跟余说说看,你们这帮小鬼……到底是怎么会跟着贞德他们一起出去的?”

    被点到名的少年“嗖”的一声站起来,然后觉得自己的反应好像太大了点,抓抓头又坐下了,他的脸皱成一团,小心地斟酌了一下措辞:“唔……其实,应该,算是我的错……”罗歇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之前我在工坊里折腾我的那群魔偶,他——呃我是说1305啦——在帮忙,后来我有点饿了,就出去吃早饭,中途去看了一下Berserker……老实说我不记得我太记得我进去到底是要干嘛了?不知道怎么的,好像那个人就失控了,忽然变成那种样子……他开始破坏周围的一切,我们也不可能坐以待毙,所以就跑了。还好那家伙因为身体畸形的原因所以跑得很慢,我们两个穿过花园的时候……应该是被让娜姐姐看到了,然后贞德小姐就追出来了,后来杰克和弗兰也跑出来了,其他人……”

    “因为我在担心杰克啊,”六导玲霞正细心地用大毛巾擦去杰克头上的水珠,有些恍惚地说出一句,虽然拉美西斯二世并没有问她,“我是杰克的妈妈……如果不能阻止杰克去战斗,那我就出去了,”这个来自日本的女孩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缺少逻辑,但听见的人却都很清楚地明白她的意思,法老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后者一歪头,“菲奥蕾小姐,应该是……担心我?所以追出来了……”

    菲奥蕾轻声接了下去:“……而考列斯是担心我和弗兰,”她紧抿着唇,不敢看法老金色的眼睛,“这次很危险,但是很大一部分是我们自己的错……我觉得我们都有责任……”

    “所以你们能给你们自己的行为找出一千种理由。没关系,人总会做一些不经大脑的事情,余虽然很少这么做但多少也能理解——不过,不用这么着急地忙着给自己和其他人辩解,余不是在兴师问罪,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法老说着将手里的杯子放在小茶几上,双腿交叠起来,他将双手十指交叉着放在腹部,重新看向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那个人造人少年,“1305……是吧?余和齐格飞过来的时候,杰克和弗兰在和斯巴达克斯战斗,贞德在保护那些小鬼,至于这几个小鬼多多少少也在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

    拉美西斯二世闭上眼睛,梦呓一般喃喃道:“那么,你在什么地方?”

    在客厅陷入一片突如其来的死寂的同时,没怎么说话的贞德轻轻摇了摇手中的杯子,然后用让娜的声音开了口。她和她的声音从声线上而言其实真的没有太大的不同,但语气上却天差地别,一个温柔却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一个略微中性却带着似有若无的傲慢讽刺。顶着圣女外表的现代人有些诡异地笑出了声来:“在问他之前,麻烦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吧——还呆在家里的,你们是在哪里发现他的?”

    法老闻言也摆出了些好奇的样子来,他看了看坐在一边看报纸的Lancer,后者好像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似的挑了挑眉,噗地笑出声来:“这个问题问错人了Ruler的小姑娘,相比起问余,你还不如问问这些小家伙,是她们在打扫的时候找到这小子的。”他说着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人造人女仆,“好了小家伙们,你们谁来告诉她,你们是在哪个房间找到他的?”

    那个正弯腰将弗拉德三世手边的空杯子放进托盘的女仆直起腰,大约花了一两秒的时间来对这个有些模棱两可的命令做出反应,然后她眨了眨眼睛,转向贞德,语气平板:“在这个房间的上一层,”她以机器人一般的精确性回答这个问题,“那个房间是以前菲奥蕾小姐用来练习降灵术的地方。”

    菲奥蕾在其他人询问自己之前主动开口:“那个房间……嗯,我以前练习降灵术的时候的确经常用那个房间,我记得那个房间上墙壁上固定了不少防御性的魔术……啊,因为我行动不方便的原因,所以以前开发了一些人体工学方面的东西,然后也会在那个房间进行初步的实验。”她疑惑地看着那些面无表情的人造人女仆,“不过,那里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呆人吧?就是个防御性的房间而已……”

    那个女仆弯了弯腰,不知道算不算是在回答菲奥蕾的问题:“他在墙角,他看上去非常害怕。”

    “比之前有进步,不过还是稍微天真了点小丫头。”拉美西斯二世翘着腿,听完了菲奥蕾的话后戏谑地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他会选择在那个房间,不正是因为你之前使用的时候添加的那些……怎么说来着,‘防御性’?像这样的人造人天生就是非常优秀的魔术师吧,自然有他自己的方法来分辩不同种类的魔力波动。”法老挑了挑眉毛,“如果余没有看错,你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对吧——人造人?”

    “因、因为我……我真的很害怕啊!而且我……我呆在那里也没法做什么!我、我没有战斗能力,也从来没有学过这些——”在法老的注视之下,满脸惶恐的少年战战兢兢地出声为自己辩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恐惧,说话的时候声音发颤,这是他被带到拉美西斯二世面前后第二次开口,“那个东西……那个被你们叫做Berserker的东西——”弗兰嘴角往下一撇,不开心地呜哇一声,“我害怕——”

    “害怕他会杀了你?所以你害怕到连坐在客厅里都不能让你放心、必须要躲在有防御魔术的地方吗?连过来敲个门都办不到?”弗拉德三世看上去非常平静,他甚至游刃有余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新泡好的红茶,“余有点好奇,既然你当初是和罗歇一起跑的,为什么他留在那里,你又会在二楼那个房间被打扫房间的小家伙们发现?不过是余转个头的的功夫,你却能避开余和Caster的感官进入房间……你要是从者,那还另说。”

    考列斯脸一黑,看他的表情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似的,但也许碍于从小到大的教养,或者因为这里有女性的原因,到最后只是冷哼了一声:“是罗歇。”他说,被点了名的少年几乎要把自己埋进抱枕里去,“之前Berserker攻击我们的时候,贞德小姐她们三位帮我们挡住了攻击。六导小姐不肯离开,姐姐担心她也不肯走,我作为一名绅士自然也不能留下淑女面对这样的局面,罗歇那个时候根本就被锁定了,如果擅自离开的话可能会给其他地方也带来麻烦,他就提议,让1305先离开这里,看能不能去把你们几位找过来,毕竟人造人本来也是非常出色的魔术师……哼,谁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

    他的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不自觉压低下来,但从者们何等的身体素质,就算考列斯压低了声音其他人也听得清楚,弗拉德三世拖长声音“嚯”了声:“别的不用评论,但这做派很熟悉啊……嗯,倒是和余那个不争气的弟弟相当类似啊——”齐格飞闻言却什么都没说却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意料之外的却是拉美西斯二世本人并没有发火,只是扯出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一挑眉:“眼熟。”

    “唔呣……那个、那个,凶巴巴的大哥哥,我们倒是觉得这个人好像没有做错哟?”在这个时候还能毫不畏惧地开口的只有杰克了,小姑娘从绒绒的毛巾里冒出头来,耳朵后面的两撮翘发看上去像极了猫咪的耳朵,她眨巴眨巴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因为只要是活着的东西,不管是人啊还是猫猫狗狗啊,只要觉得对自己不好,就会避开那个东西嘛,所以他扔下我们跑掉了也没有错呀?——对不对妈妈?”

    被她问到的六导玲霞终于大发慈悲地拿开了那条把小姑娘揉得“呜喵呜喵”叫的毛巾,左看右看终于满意了,然后用手温柔地捏捏她的小脸:“没错哦杰克,妈妈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好了冷静点余的小姑娘们,说得一点也没错,只要生在这个世界上,趋福避祸是人类——至少是大多数人类——而且是大多数动物的本能不假,所以余才说从‘本性’而言,他作为一个……唔,‘生物’,还算是合格了吧。”拉美西斯二世半点没有被打断的怒意,而是大笑道,一点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冒犯,“说到底,”他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懒散样子来,“该对他负责的不是余,而是Caster吧。”

    天知道拉美西斯二世根本没有预言者的血统,这么说一句也不过只是出于习惯地给好脾气的魔术师找点茬而已。但就算如此,当他看到自己话音刚落就猛然被推开的门时,也稍微愣了一下,甚至感到了些疑惑,饶有兴趣地好奇一下这位看上去相当生气的炼金术师,到底是不是来找自己算账的。

    ——当然不是。

    Caster虽然很喜欢人造人的女仆,甚至不嫌麻烦帮她们一个个改动了体内的魔术回路,但他很少真正将她们当做仆人来看待。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大多数时候其实是拒绝了女仆们的帮助的。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拒绝”的根本原因又和明确表示“不喜欢”的法老是两种完全不同理由。

    但现在,帕拉塞尔苏斯却板着一张秀美的面孔气势勃发,他的半个肩膀都被雨水打湿了,顺手将手里还在滴水的伞交到一个女仆的手中,似乎完全没有注意接过自己伞的究竟是谁,也根本不像是平时那种温柔又耐心的样子,大步流星走路的模样甚至带上了点Rider和Lancer这两位天生为王平时的架势;而跟在他后面的Archer也和平时的样子大不相同,怎么看都有点奇怪的违和感,而当他们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才忽然惊觉了不对劲的地方,面面相觑地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菲奥蕾,因为之前是喀戎的御主又很喜欢帕拉塞尔苏斯的性格,所以她和他们的关系都相当好,小姑娘直接问了出来:“老师?请原谅我多这个嘴……您左手边的袖子呢?”一句话问出来下一秒就忍不住惊呼,“等一下,那是……血?!您什么时候受伤了??”

    “呃,也没什么,就是稍微出了点意外……”喀戎大概是习惯性想要抬手抓抓头,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僵硬地放下了,手臂肌肉看上去和平时被掩盖在布料下的样子迥然不同,“之前和红方的Saber过了两招,那小姑娘下手没什么轻重,不小心挨了一下,菲利普斯就——”

    “十分抱歉,陛下还有其他人,我——们回来晚了,”帕拉塞尔苏斯挺直了背脊,他在说话时突兀带着点诡异的停顿,瞥了一眼想要解释的弓兵,根本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对此,想问清楚的绝对并非只有不自觉坐正了身体的法老——他是纯属起了好奇心——而从来好脾气的Caster却以不符合人设的威吓表情看着不自觉甩动尾巴的Archer,“老师,如果您还有什么话想跟其他人说,那么我就先去准备为您治疗要用的东西了,不过为了您请不要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

    ……这场景,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法老挑了挑眉毛刚想张嘴,坐在他不远处的齐格飞忽然转头看过来,一脸毫不作伪的疑惑:“陛下,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喝巧克力吗?”面对屠龙者坦荡的眼神,法老沉默地把自己手里的杯子递了过去。


【白贞:英国人的饮料啊……【意外的好喝?

拉二的大佬坐姿【不【菲奥蕾和考列斯超可爱了——

老师:方……方得一逼QuQ



【OOC小剧场:看点是动物形态萌出新高度的咖啡,摸摸师娘的飞机耳,老师都趴成小马驹了你就不要这么凶啦www

拉二:……???【好奇[八卦]之魂熊熊燃起

飞哥:以伤换伤什么的真是眼熟呢U▽Y▽U【嚼嚼碎巧克力←这只垂耳兔的jio好短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 ( 7 )
热度 (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