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四十】

快要被我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的插图帅到窒息————

对有关小莫名字的那部分剧情伤了一下脑筋,毕竟在FAC里她大概更加恪守作为骑士的准则,因此绝对不会加入黑方,虽然因为性格原因,骑士也算是亦敌亦友,但是说到底还是以红方Saber的身份登场的,自然也没有后来自报家门的剧情……不过如果以骑士的准则来看的话,估计小莫向老师挑战的时候,肯定是会对老师自报家门的。

【说到这个就想起以前跟娃他妈讨论,说红方黑方第一次全体见面的时候黑方全体便装,于是红方那边对着黑方一群人集体懵逼:……怎么只有你们这群御主过来了,你们的从者呢?

黑方:……【看着一脸正经其实是非常努力在憋笑


最后,温馨提示:

如果你是见不得小莫受一丁点委屈的小莫粉,这一章和下一章的打戏,由衷地建议你三思再点开。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四十】

    磕磕绊绊的林间小路,无论是从任何方面来看都不像正常的车行道,可偏偏有两辆车呼啸而过。

    “是那个白毛小鬼请我兄弟帮忙我才会来的,”年轻人大大咧咧坐在摩托车的副座上,如果不是胸部不甚明显的弧线,恐怕很难有人知道这是位女性,“也就是说主场是我——别碍手碍脚啊Rider。”

    “啧啧啧,你们这些所谓的‘骑士’,难道都是你这种做派的生物吗?”手中缰绳一甩引来马匹的嘶鸣,驾车的青年笑了一声,也许因为本身的长相就颇具令人牙痒的邪气,再加上那一头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正派人物的浅绿竖发,实在让人没法不觉得这笑容究竟有没有什么深意,“看到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表达自己的助人为乐吗?真是无法理解啊,人类。”

    “人类有什么不好的,虽然我确实是个不被父王待见的私生子没错,但无论如何,我至少还是个纯血的人类——”金发的女孩双手枕在脑后翘着两条腿向后仰倒,嘴边噙着一缕状似无意地冷笑,“再说人类有什么不好的,总好过你这个连半神都说不上的混血啊……”

    Rider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微微笑开了,然而从他的眼睛里却流露出一丝似有若无的杀气来:“没错,我确实只是个半吊子的混血而已,但是我不介意现在就让你领略一下神的强大之处。”

    女孩翻身起来,一改之前兴趣缺缺的样子:“哦!你认真吗?求之不得啊!我可是真的想要领教一番传说中‘刀枪不入的英雄’的实力啊,究竟是你更加刀枪不入,还是我的Clarent更加斩金断铁!”

    控制着摩托车、三人之中唯一的人类终于听不下去了:“Saber,现在和Rider起争执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啊,”这个男人虽然有着亚洲人的轮廓,然而面容却是带着浓郁的血腥气且极为粗狂凶悍的长相,墨镜和脸上的伤疤更增加了一分不好接近的硝烟气质,然而他的考虑却比正在斗嘴的两个英灵都更加周详,“我们在伦敦见过的Saber和Assassin,加上Rider见过的Archer,我们现在知道的黑方英灵都底细不明,这次虽然说是‘试探’,但是谁都不知道最后到底会不会发展成‘战斗’,但是做好准备比较好——Rider,对于那位Archer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绿发的Rider似乎在做着某种内心的挣扎:“黑方的Archer啊……你还是不要把他当成Archer比较好……”他瞥了一眼挑了挑眉的Saber,“那个男人,恐怕不是你这样的凡人能够对付的。”

    “哦……原来传说中的特洛伊大英雄是个胆小鬼啊,这倒是从来没有预料过的情况呢……”Saber仿佛是要故意惹火绿头发的Rider一般,懒洋洋地坐回去,“也是啦,我听那个小鬼说过黑方的Archer是你的老师?不过既然已经成了英灵,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反正也可以‘被杀死’的人——”

    Rider略微用力地将手中的缰绳往右边一扯,拉车的马匹也因此朝右边拐了过去,如果Saber足够细心,就会看见青年坚实的肩膀正因为什么原因而微微颤抖着,她慢慢扯出一模一样的冷笑:“就凭你那半吊子的知识,我是不指望你能懂我的意思……所以我才说你是凡人啊Saber,而你这样的凡人在遇上老师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你还是亲身体会一下比较好,免得你总觉得我在骗你。”

    还不等Saber反驳,一个低沉而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啊,我亲爱的小阿喀琉斯,虽然你很早就离开了我的身边,但是能将我用身体学习的教育方针记忆得如此细致入微甚至能反过来教育别人,作为你的老师,我确实是非常开心和感动的……不过,你和你的小朋友们似乎是越界来到黑方的领土了,要我说,这里的主人脾气不好,可不是开Party的地方——综合各种原因考虑,你们最好还是回去哦?”

    绿发的Rider——即那个声音之中所谓的“小阿喀琉斯”——背脊猛然一僵,随后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抑制不住地颤栗起来:“该死……我怎么会忘了那该死的‘埃俄洛斯的眷顾’!”

    周围一瞬间好像在一瞬间变成了完全的死寂,安静得甚至能够听见唯一一个人类呼吸的声音,涡轮引擎的摩托车在强行刹车后熄火,拉动战车的马匹们也感到危险般焦躁不安,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Rdier,那个……什么眷顾,是什么?”人类御主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个名字很陌生……”

    “埃俄洛斯,那个推石的西绪弗斯的父亲,在我存在的体系中是‘风’的管理者,这世界上所有的风都要听他指挥,而他本人天生喜欢所有拥有速度的生命……”阿喀琉斯的额角慢慢渗出冷汗,“他是大多数半人马都崇敬的神灵,根据传说,他令半人马一族收到了风的庇佑,而半人马的王更是能听懂风的低语——我听说,半人马一族本来是兽性多过人性的怪物,后来是……我的老师,从文明到教养,一点点教化了这群野兽,让他们变成了善于占星和武技的智慧种族,所以老师被奉为半人马一族的王……”

    这世界上什么地方会没有风呢?而能听得懂风之低语的人……

    那个说话的声音再没有出声了,周围静得可怕,金发的Saber从摩托车上站了起来,风停了,至少她听不见风的声音,而这样被动僵持着什么都不能做的现状显然让作为骑士的她感到了冒犯,暴躁地“嘁”了一声:“那又怎么样?!总不能就这么束手无策地坐着吧?!别的废话不用多说,就算是能摸清楚Archer的战斗模式也算是有收获了——我堂堂不列颠的骑士,怎么能够对于别人的请求置之不理!”

    随着她的喊声,原本短裤长靴休闲装的装束被包覆浑身的盔甲取代,从阴影中浮现的长剑被主人握住了剑柄,那仿佛鲜血一样的红色爬慢了1/3的剑身。Saber并不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人究竟身在何处,她只是挑衅一般仰起头来喊道:“Archer!我知道你在听!你就是黑方的Archer、我们这边Rider的老师喀戎对吧?!红方的Saber——吾乃圆桌骑士之一的莫德雷德,现在,请与你一战!”

    “……原来你就是那颗叛逆的星辰啊,看来我并没有看错呢……”低沉的男性嗓音仿佛伴随着四面八方的风声而来,“既然你以真名邀战,我就不得不接受了——放心地走出森林吧,既然你堂堂正正决定和我战斗,这里就不会有人会对你的御主和你们的Rider下手,这里的地形虽然适合我拉弓狙击,却不适合你这位Saber战斗——当然,如果你擅长白刃战,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红方Saber——莫德雷德——翻身跳下摩托车,身上的盔甲翻出细碎的声响,她转头看着骑在摩托车上的男人:“喂界离,魔力支援就拜托了,我倒要看看,这个洋洋得意的Archer到底有多么厉害!”

    这位终结了亚瑟王、乃至整个卡美洛特的叛逆骑士,骨血之中天生就充斥着叛逆不羁的因子,虽然令人吃惊的是她拥有着与传说中完全相反的性别,然而除此之外却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距,同样的桀骜不驯而又年轻狂妄,即使作为“女性”被召唤至这场圣杯大战,也仅仅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

    莫德雷德丝毫没有考虑过“不会对Rider和御主下手”是个阴谋的可能性,更没有思考过对方会在半路上出手——她不喜欢阿喀琉斯这个家伙,但是也承认对方是个强大且纯粹的武者,能让阿喀琉斯这样的人尊敬到畏惧的人,莫德雷德并不认为对方会是一个卑劣的人,她于是毫不在乎地将剑扛在肩上,迈开大步向森林的出口走去,而在森林出口,她遭到了一阵没有真实形态的“暴风雨”问候。

    对方是Archer,因此会遭到远程攻击这种事,莫德雷德自然是早有心理准备。她虽然是毫无疑问的Saber,但生前与她同为圆桌骑士的人中,有一位兼具着吟游诗人与弓箭手双重特质的人,那位多愁善感却又儒雅俊美的红发骑士除了拥有最基础的剑术外,令所有敌人为之颤栗的却是妖异又凄美的琴声,他将琴与琴弦作为致命的弓与弦,手指微动便能取人性命——莫德雷德清楚地明白,弓术恐怕是最为优秀的远距离狙击手段,哪怕现代人引以为傲的枪,就算装配了消声器,发出的声音也足够让从者听见,而面对这场迎面而来的“暴风雨”,她却只来得及闭合了自己那模样奇异的头盔了。

    细密如同雨点的敲击声密密麻麻地响过后迅速消失,那第一轮“雨”消失得极快,莫德雷德只来得及看见那些并不凝实的白色箭矢划破空气而来,可还不等她真正拉开防御架势,就连最后一根箭矢的尾巴也看不见了,但这丝毫不不能让她感到放心,反倒是令她感到汗毛倒竖,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

    莫德雷德的父亲亚瑟·潘德拉贡,曾经与他最信任的宫廷魔术师梅林一起对付过一只诞生自泥土的阿凡克,即所谓的“寻水兽”——那位拥有着虹色长发的魔术师后来笑眯眯地告诉她,被这散播瘟疫制造水难的怪兽盯上时,会令人产生一种如坠寒冰深渊的幻觉——叛逆的骑士并没有直面过那诞生自泥土的怪物,但她毫不怀疑地笃定,现在自己的感觉,绝不亚于当年被寻水兽的眼睛摄入的亚瑟和梅林!

    同样的,那些甚至没有留下痕迹的箭矢同样让她不得不提高警惕,凝聚魔力制造的箭矢并不罕见,至少在她的时代就有许多魔术师为了防身,身上都会带着小巧的手弩,而那些手弩的箭矢就是魔术师本身凝聚的魔力,这些实在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然而莫德雷德清楚地记得,那些箭矢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确实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她几乎要悚然而惊了,将魔力凝结成实体倒不是难事,梅林能够轻易做到,然而,能将魔力凝成实体然后作为箭矢进行攻击的Archer?是她落伍了还是这个世界太超前?!

    “真是犯规的防御力啊小姑娘,你的那身盔甲,”莫德雷德将长剑架在身前,转头看向另一边,这是剑士们惯用的防御姿势,正当她警惕地环视周围时,那个曾经听过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Saber循着声音扭头看去时不由得愣了愣,而悠闲地坐在一根废弃的水泥电线杆顶部的对方,则扬起一抹温文尔雅的微笑朝她点点头,“莫德雷德,传说中亚瑟王的儿子吗,光看那身盔甲也毫无疑问是相当令人头疼的对手……不愧是狮王之子,虽然年纪尚轻,但獠牙也已经齐全了……”他慢慢站起来,棕褐色的长发在风中缓慢地扬了起来,而腰部往下同色的部分显然并不属于人类,“看来……不可等闲置之。”

    剑士切实地愣住了,如果不是那条和对方长发同色的尾巴,她恐怕会认为这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学者或者上流人士,距离自己数十米远的地方,那是个极为高大的英俊男性,身材高挑且匀称,白色的衬衫和深色的修身马甲,笔挺的长裤和皮鞋显出从骨子里透出的优雅与游刃有余,深红色的领带上,点缀着一颗小翡翠的羽毛状领带夹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好像是注意到了莫德雷德的目光,他单手持着手里一把朴素的长弓,错开步子微微弯下腰,行了个再明显不过的、对待女士的躬身礼。

    面对这样的礼节,莫德雷德忽然心头火起,无论是“他”还是“她”的时候,也许是因为莫德雷德出身的原因,都不喜欢被当做纯粹的男性或者女性对待。而眼前Archer彬彬有礼的态度无疑是惹恼了脾气有些古怪的骑士: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啊,表面上做得一副礼节到位无可挑剔的样子,事实上,却把谁都没有放在眼里吧?尤其是所谓的“神”啊——

    心里这么想着,叛逆的骑士猛然以脚蹬地,那些坚硬的土块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而下限,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洞,她握着手中剑大步流星向前奔驰而去,风压的嗖嗖声中肉眼见得便将距离缩短至数米。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选择站在这样一个地方,但既然是送上门来机会,莫德雷德也不介意砍断了那脆弱的水泥物体后让他坠落下来。那号称“妖弦”的吟游诗人与莫德雷德关系不算好,却教会了她如自己一般的弓箭手有些什么弱点,即使箭矢充足也很难做到连射、箭矢来处会暴露射手位置这两点尚且不论,最致命的一点是——“近距离下,弓箭手相比起剑士而言,实在太过脆弱。”

    那么就一口气拉近距离吧!不过两三米的距离已经不足以让一个弓箭手射出下一支箭矢,即使她让对方搭箭拉弓,占据优势的也是自己——就算是那个阿喀琉斯的老师……等等?!

    就在莫德雷德举起长剑做出挥砍的动作之前,她愕然看见对方脸上的微笑陡然一变,从温柔无害变成了某种阴谋得逞的笑意,接着他蹲下了身体,就在Saber疑惑这人要做什么的时候,他浑身仿佛被细微的光芒包裹,那身价值不菲的正装一瞬间被革制的轻甲取代,看上去终于有了Archer的样子,而在他猛然跃上半空的时候,原本踩在脚下的水泥柱一瞬间因为承受不住过于强大的反冲力而炸裂开来。

    “搞什么……!!!”莫德雷德一句话还没来得及喊完,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因为冲力而头朝下的人慢条斯理地在半空中张开了弓瞄准了自己,指尖隐隐凝聚起箭矢的模样来,然后,弓弦一松。

    “Meteor。【流星】”他微笑着如此说道。


【致敬漫画里那张半空中射箭【虽然不是倒着】的老师w

石头加了特效!你们快表扬我娃他妈!】



【OOC小剧场:大公表示要是连这都发现不了余就是真的瞎子了好吗?】

师娘:O人O……【尾巴炸成鸡毛掸子

【啊好想埋师娘毛的肚子!【背后传来马蹄声


评论 ( 9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