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GO/喀菲】小段子【这次更新没提到师娘于心不安

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

其实这个才是最开始祝贺老师实装的段子……咖啡喝咖啡【闭嘴

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吐槽说会不会有人不明觉厉地以为“菲”是菲奥蕾…………忽然担心起来,是菲利普斯啦【捂脸

至于动物喝了咖啡之后会有极度兴奋手舞足蹈【?】等等反应,老师应该不会……但是当他会吧,半夜去外面跑步了【???】

……总觉得这个师娘有FAC的记忆【忽然

顺带一说……我家师娘,超能打,60级的时候,没带礼装,两划令咒,单挑打死了对面两个至少还剩一个2/3一个1/3血的戒律骑士【






    放在小型加热魔法阵上的大肚子的热水杯里,袅袅婷婷地冒着浅淡的白雾。

    “教导学生是非常辛苦的工作呢……尤其是老师您这样,教导出了那么多举世闻名的英雄人物的情况下,”白衣黑发的炼金术师用纤细的手指捻着磨咖啡机黄铜的把手,精巧的机器在手柄的操纵下嘎啦啦地缓缓旋转,然后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来,说话时的声色是仿佛带着回音的空灵,“相比之下,我家那群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小不点么……实在是不值一提。”

    看着眼前绘着青色藤蔓花纹的白瓷茶具,以及看上去和茶具一样弱不禁风的术阶英灵,好脾气的大贤者露出诚恳的笑容,温和得仿佛隔壁家的邻居哥哥:“请不要这么说,在我看来,您这样才算得上是‘导师’的典范,所谓‘有教无类’就是这样的吧?至于我……哈哈,不瞒您说,教出来的那群混世魔王没什么可复制性,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就算了,惹是生非也一个比一个擅长……实在让人头疼啊。”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直接称呼我为‘帕拉塞尔苏斯’吧,”用小小的银夹子夹住一块方糖放进杯子,黑发的炼金术师抿唇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他将杯子往面前褐发的高大青年面前推过去,伸手的时候袖子里露出一截手腕白得刺眼,他似乎是出于习惯性地微微蹙着眉,金色的眸子带着些令人心忧的郁郁,“您今天才刚到这里,我因为负责这些能和您这么说话——虽然我这样的人无法与老师这样来自神话时代的人相提并论,不过从今往后就是‘战友’,我很希望用名字称呼我。”

    弯弓于天穹之上的半人马看着Caster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他望着那一小截没有血色的手腕,随着蜿蜒的青色血管而微微走了神,随后找回注意力,有些窘迫点点头:“呃,啊好的,帕拉塞尔苏斯……对吧?”他说着,顿了顿,“虽然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唐突了,但这个名字……似乎,不是你的真名吧?相比起一个人的‘名字’而言,这似乎是个标识意味更重的单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发言有些不妥,于是握拳在嘴边清了清嗓子,“……抱歉,无意冒犯。”

    帕拉塞尔苏斯拈起一块烤薄饼的动作因为他的话而微微顿了一下,那双蜂蜜色的眼睛里显出一些淡淡的伤感来,甚至带着些晦暗不明又看透一切般的倦怠,但这一切都被他很好地掩饰了过去,抬起头的时候又是温文尔雅的微笑:“老师真是敏锐啊……不过,名字这种东西其实并不重要,尤其是对我这样其实并没有留下什么鼎鼎大名的人来说,用什么称呼当做自称,其实都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喀戎发现自己又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他没有来的觉得有些气恼,自己明明对眼前的人有着相当的好感,却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而冷场,他想说每一个英灵其实都应该以自己的名字作为骄傲,哪怕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什么太大的名声——

    但看着帕拉塞尔苏斯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态度,喀戎还是放软了口气,他记得自己明明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最终却还是对着白色长袍的炼金术师点点头:“是这样吗……那么,如果你这么希望的话,我就叫你‘帕拉塞尔苏斯’好了,”他说着,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出于习惯性地抓了抓头发,然后弯起眼睛对对方笑道,“这么说的话,帕拉塞尔苏斯直接叫我为‘喀戎’也没关系。”

    “可是我更喜欢称呼您为‘老师’,”很难想象男人“嫣然一笑”会是什么样子,然而帕拉塞尔苏斯却能将这表情做得毫不突兀,“毕竟我也曾经想过,如果有幸成为您的学生,我会非常荣幸的。”

    以“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之名现世的青年其实在历史上并不为多少人所知,至少罗曼医生就怀疑他是不是拥有另一个名字;然而无论如何,这个黑发的青年都有着一张让大多数人都无法对他心生恶意的脸,略微模糊性别的中性美却又不是纯然的男生女相,总是带着些习惯性的忧愁与抑郁,微微皱起眉来的表情更加重了本人好像蒙着一层薄雾的周身气场,他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本事,能让人很快放下戒心然后心生好感——想来那个在某些方面有着堪比野兽才能的小御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让他在不需要出任务的空闲时间里,暂且担任一下接待新从者的工作的。

    半人马的大贤者因为这样的赞誉而微微有些脸热,以至于不自觉开始看着炼金术师肩上滑落的发辫愣神,直到对方疑惑地望过来一眼,他才有些慌张地低下头,以喝饮料的动作权当掩饰,略微酸苦的饮品滑过唇齿,还没让人感到不适,便有醇厚的回甘在口腔里蔓延开来,自神话时代而来的青年惊讶地眨眨浅色的眼睛,垂在身后与长发同色的棕褐尾巴略甩了甩,发出细碎的声响。

    好像是觉察到了喀戎的疑惑,帕拉塞尔苏斯笑着为他解释:“不知道老师有没有喝过咖啡,是很久以前就开始流行的饮料,从非洲传遍全世界……我记得老师的时代很早,那个时候希腊应该没有生长咖啡树吧……抱歉,因为不知道您的喜好,所以擅自用了我自己喜欢的口味来冲泡了……”他说着轻轻皱起了眉头,“还是说,老师更喜欢喝茶?柜子里还有茶叶,如果您不介意等等的话——”

    “不,这样就可以了,谢谢你为我费心,”喀戎温和地打断了他的起身的动作,然后真诚地向面前的炼金术师道谢,“我曾经听说过,但是没有机会尝试一下……非常美味,我很喜欢,谢谢。”

    他郑重地又重复了一次自己的谢意——虽然是那么多英雄的老师,虽然有着“大贤者”的美誉,虽然他其实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神灵,但在所有人眼里的喀戎,依然是被视作“野蛮”象征的肯陶洛斯人【半人马】,甚至说难听些,他本人是在婴儿时候就被他声名鼎盛的父母所遗弃的野兽。

    作为那些大名鼎鼎的英雄们的导师,人们尊敬他、仰慕他,却从来不会在乎他在光环之下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而他自己隐居在皮力温的山洞之中,也同样对这些不在乎——以至于像今天这样,仅仅刚来到这个名为“迦勒底”的地方,又正好在下午茶时间遇上时遇上对方、偶然闲聊几句而已,这样唐突的拜访另一个人的房间已经够失礼了,帕拉塞尔苏斯竟然还特意考虑到自己而准备了饮料——

    老实说,喀戎已经不太记得上一次被人当做真正的“客人”看待的时候,究竟是在几千年前了。

    这个人……应该可以亲近。

    难得用了一回野兽那直白的思维模式,喀戎浑然不觉自己这样思考有什么不对,他端起杯子,又喝下一口微苦的黑色饮料,感受着奇妙而悠长的苦涩充满口腔,余光扫过对面纤瘦的黑发青年时,他觉得这个人可真好,除了对于身份上奇怪的固执之外就连脾气也很好——虽然从来不善于应付这些从来都神神秘秘的魔术师们,但面前这位帕拉塞尔苏斯似乎并不一样,自己应该能和他成为不错的朋友吧?

    在一小碟烤薄饼被推到面前的时候,喀戎这么想着,半人马心情愉悦地轻轻甩了甩尾巴。


评论 ( 7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