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三七】

明明可以睡懒觉的周末,然而,老爸那边的哥哥要结婚【第二次了】

……我是不会随礼的,认真。

对仇阶天草的造型略有点失望,我还是喜欢尺阶的那个孩子……总觉得会被黑方无意识地集体调戏呢,像什么“白头发的小神父”“红方的御主君”“东方而来的小贤人啊~~~”←荡漾的口气

以及,谢谢叶哥哥帮我省钱。


至于师娘说出来的那个小BOSS是谁,估计已经不用猜了吧┓( ´∀` )┏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三七】

   “那只老鼠……抱歉,请原谅我的口误,那个人,是以‘降灵术’的形式,存在于罗歇身上的。”

    就算之前做过无数的心理准备,然而当炼金术师真正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才现这件事情本身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轻松,他并没有因为害怕或者担忧说不出口——在所有人因为这句开场白而惊讶的时候,帕拉塞尔苏斯却反而放松了身体,哪怕看上去似乎是无力支撑一般。他慢慢将背脊靠在了石质的靠背上,贴合背部线条的舒适程度让人怀疑,那究竟是几千年前的产物还是现代的模仿品。

    而法老则稍微挑高眉毛:“哦?降灵术啊……”他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在余还活着的时候,足够出色的神殿祭司确实能够召请神灵……你说的那个‘降灵术’,难道是与余认知里的神殿祭司相近的能力?”

    帕拉塞尔苏斯摇头:“您说笑了,在您的时代,所谓的‘神灵’其实还没有离开人类所在的世界,因此降灵术请来的大多数都是真正的神,但现在……降灵术叫来的,也不过是某个人的灵魂罢了。”

    他是在纯偶然的情况下发现这个依附在罗歇身上的灵魂的,那个时候埃尔梅罗二世已经和黑方的御主和从者告别;而拉美西斯二世和齐格飞,则刚在伦敦街头找到一家餐馆来消磨到晚上的时间。

    当最先尝试了用联络回路的三个人结束了第一次远程通讯之后,炼金术师自觉开发出来的联络手方式还算有些过人之处,接下来要做的很简单,找到一个合适的魔力源用作核心、再找到合适的媒介来调制墨水,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然后在下一次的通讯中,帕拉塞尔苏斯的魔力因为自己的计算失误而稍稍有些失控,以此造成了喀戎见到他的时候那样闭目假寐的场景——就在喀戎见到他之前,因为魔力失控而无意识覆盖了整个城堡区域的炼金术师,看到了罗歇背后幽灵一般的影子。

    罗歇是个在魔术师分类中相对罕见的“魔偶使”,现代魔术中所使用的魔偶相比刚刚被创造出来的时候,至少在“外形”方面已经向人类迈出了很大一步,但罗歇制作的那些魔偶且很有些返璞归真的古朴。帕拉塞尔苏斯是个不会介意外表的实用主义者,他在神秘学方面的专业也并不是“魔偶”,然而作为对多数技术都有所涉猎的炼金术师和医生,甚至是某些意义上的博物学家,他对于魔偶的构成也算是有些了解了,当他第一次看到罗歇制作的魔偶的时候,还在因为这个孩子浑然天成的天才而感到欣慰,却根本没有想过这些外形更像是土块聚合物的魔偶,恐怕并不是这孩子自己想象出来的。

    ——从魔偶到人造人,魔术师从来都是胆大包天的存在,他们甚至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像神灵一样制造出真正的生命,因为这在常人看来离经叛道的狂热,那些神秘学加持之下的造物越来越接近人类到恐怖的程度,而这种模样更加粗犷而原始的“人造魔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变得无人青睐了——但如论如何,罗歇对自己那些魔偶的确是倾注了足够的热情与爱。

    在帕拉塞尔苏斯的魔力甚至意识都覆盖了整座城堡时,地下那个被他用来当做工坊使用的地下室自然也在感知范围内,而那个时候,罗歇正在魔术工坊内。虽然还没有长大,但这个小家伙和大多数的魔术师一样也喜欢熬夜,他在这之前也告诉过炼金术师自己可能会晚些睡,到时候就直接从工坊回去房间了去。那个时候小孩子们刚去围观了一下大公带回来的那个红方Berserker,大都被弗拉德三世赶去睡觉,只有提前打过报告的罗歇幸免,照理来说那个时候的魔术工坊里应该只有罗歇一个人——虽说平时也就只有罗歇和帕拉塞尔苏斯两个人在用——然而炼金术师却在发现了属于另一个人的魔力波动。

    那个波动几乎不能被感知,因为实在是太微弱了,微弱到甚至还比不上半成品的人造人,如果不是出于医生惯有的耐性和谨慎,大概一不小心就会被那个时候还有些疲惫的炼金术师忽略掉。但令他注意到的并不是因为这个波动本身有什么异样,而是这个魔力波动的轨迹居然和罗歇的魔术波动相当接近,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在帕拉塞尔苏斯生前就曾经遇到过,他见过不少怀着身孕的妇女,如果腹中的婴儿是一个天生的魔术师,无论那个婴儿即将出生还是仅仅只是胚胎,为那个妇女诊治的时候都能发现不属于本人的魔力波动——然而就算是血脉相连的母子,其双方的魔术回路也不可能这么相似,除非那是一对双胞胎——更何况,在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处于医生的职业习惯感知过那个时候还在场的所有尤格多米雷尼亚中家族的成员,除了罗歇,没有人拥有这这样的魔力波动。

    “魔术回路”这东西就像指纹,不可复制也不可更改,除非发生死而复生之类的事,否则在出生的时刻已经成型,于是帕拉塞尔苏斯在那一瞬间冷汗湿了背脊:那个和罗歇在一起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罗歇曾经是帕拉塞尔苏斯的御主,哪怕后来拉美西斯二世转移了所有御主的令咒,他们的关系一直都相当不错,一方面是因为为人师表很多年的炼金术师是将罗歇看作学生的——对于听不懂的东西会认真做笔记,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进退有度又有着符合年龄的率性和固执,哪个老师不喜欢这样的学生?帕拉塞尔苏斯自然会顾及着罗歇,说不清楚里面起作用的有多少是那些连自己都不清楚、也不知道究竟从何而来的愧疚心,但对于罗歇的担心,却是货真价实的。

    出于谨慎,炼金术师无法将自己心中的疑问直接说出来,于是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在面团里加了重奶油的小餐包甜度适中,配上恰到好处的果酱简直该死的美味——帕拉塞尔苏斯去找了陪着姐姐和Berserker小姑娘一起在花园里散步的考列斯。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已经俨然自诩整个黑方的大管家,他在拉美西斯二世的默许下迅速接管了整个城堡,而不得不说在对于这些琐碎事务的管理和统筹上,这个在魔术方面和他姐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少年,无疑拥有着令人为之心惊胆战的能力。

    “虽然有点唐突,但是我希望能够借阅一些东西——尤格多米雷尼亚自从建立开始到现在,所施行的所有召唤术……或者类似召唤术的,这一类魔术的使用记录。”

    当时帕拉塞尔苏斯是这么说的,他拥有着良好的魔术素养,也知道自己的请求有多么无礼,对于魔术家族而言,自己家族在何时施展了何种的魔术自然都会被记录下来,这是传承给下一代的重要方式之一,然而当一个外人想要借阅这种记录的时候,他的所作所为就会可能会被认为是想要偷盗这个家族的传承——对 于一个魔术家族而言,这无疑是关乎到未来能否继续存在的恶劣罪行,何况作为正统继承人的菲奥蕾也在这里,帕拉塞尔苏斯并非没有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但出乎炼金术师意料的是,菲奥蕾并没有什么反应,而考列斯也仅仅犹豫了一小会儿,他推了推眼镜回答道:“如果您现在不急着用的话,等和姐姐散完了步之后我去找找看吧——那个……您是不是想调查些什么事?啊,如果不方便告诉我和姐姐的话就算了,我只是出于好奇才这么问问而已。”

    于是当拉美西斯二世带着齐格飞等人坐上回到罗马尼亚的飞机的时候,一本用暗红色法兰绒装饰着封面的大书放在了帕拉塞尔苏斯的面前,没有书名,只有一个画着枝桠和根部的光秃秃树形火漆印章。

    法老挑眉:“他给你了?那么你找到了什么?”

    “我翻过了那些资料,其中并没有什么类似于这次圣杯大战中的召唤术或者降灵术,甚至是衍伸的小型魔术也没有——我的意思是,召唤成功的。这个家族的人‘似乎’并不擅长这类魔术,只是将召唤过程写下来用作警示而已,”帕拉塞尔苏斯思考了一下,“不过……三十年前,这个家族曾经出过一个不入流的诗人,他本人自称是个哲学家而不是魔术师,据说是为了写出满意的诗作而进行了一次失败的降灵术……就记载上而言死状极其凄惨,他死前浑身皮肤溃烂,四肢的关节像人偶一样被外力扭曲得不成人形,之所以是说‘外力’,毕竟人类是无法以自己的力量将身体扭曲成那样的……”

    齐格飞忽然问道:“请允许我稍微打断一下,是尤格多米雷尼亚家族自己记录上,记载着那个魔术是召唤‘失败’了?那么除了这个记载还有没有别的方式证明这个魔术确实失败了?”

    帕拉塞尔苏斯摇摇头:“没有,而且只是在开头用红色墨水写着,家族中的人不可以再轻易尝试召唤‘哲人’与别的什么,后面的字已经被墨水遮住了,我看不清,不过……”他伸手将耳边滑落的碎发撩回去,思考了一下之后有些不定地开口,“不过……很奇怪的是,那个人虽然是三十年前进行了这个失败的降灵术,却是在13年前才死去的,其中有多次记载说他因为受不了‘折磨’而想要自杀,我想应该是想要告诫其他人这个魔术的危险性才对,但是更深处的东西却都一笔带过了……”

    十三年前过世、降灵术失败的那个人,还有,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罗歇今年刚好……十三岁?

    这回接话的是喀戎,素来都笑得和蔼可亲的半人马这次却笑得毛骨悚然:“我对降灵术并不了解,但是活着的时候也曾经看过有人请神凭依,那些神灵是可以任意更换自己凭依的肉体的,虽然很少有神灵这么多,但是诸如厄里斯【纷争女神】这样恶趣味的神,还是会将人类的身体当做衣服一样更换,所以说有没有可能……”

    那个降灵术其实是成功了,但是,换了一具身体——然后,现在附身在罗歇身上。

    “看到没有喀戎,”拉美西斯二世坐在王座上闭目听着,他的两条腿交叠在一起,用其中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慢慢敲击着椅子的扶手,随后忽然睁开眼睛对坐在另一边的Archer开口道,“就算你不开口,‘你的’‘菲利普斯’也不是没长舌头的哑巴,至少在说到专业内的东西的时候,余看他说话挺利索的不是?”他刻意拉长了其中两个单词的读音,然后坐直了身体,“那对姐弟应该是知道些知道什么,没有说出来但是选择帮助你的原因……要么是因为他们对这件事情仅仅是‘知道’却并不清楚,要么是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他们的长辈,所以不能说也不敢说——”

    其他人面面相觑,唯有同样经历过这些事情的弗拉德三世,年长的男人原本就凌厉到显得有些刻薄的面孔显出一种深深的厌恶来:“……余生前并没有留下后代,甚至连旁系的子侄都没有,但是这种事情也曾经在贵族中见过——难道Lord的意思是,余那位曾经的御主,用什么手段威胁那两个小鬼,甚至于让他们在达尼克被您完全监控的情况下,也不敢开口告诉余等这件事情?”

    弗拉德三世和他的弟弟在小时候曾经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当做质子关押在国内,直到他的父亲同意对方提出的条件才被放回故国,因此他极为痛恨威胁孩子以达成目的的成年人——无论出于何种目的!

    但拉美西斯二世却摇摇头表示否定:“那倒不至于,据余所知,在小姑娘和眼镜小鬼和卷毛小鬼还小的时候,达尼克都还算得上是个很合格的长辈,说不上慈爱但也并没有亏待他们,甚至在小姑娘被她的父亲逼着学习魔术的时候还出言劝说过……这就很有意思了,余之前处理他们家族事情的时候看到过一些东西, 因为达尼克自己没有孩子,所以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最后的继承权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落在能力最强的小丫头身上的——”他说着眯起眼睛露出点嘲讽的态度来,“有这样一位甚至为了一时意气挑战时钟塔的‘聪明’长辈在前,那个小姑娘和她的弟弟竟然还保持着最正常的亲缘概念,达尼克肯定是没有将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告诉那些孩子的……那么为什么他会不说呢?”

    法老所谓的“那些事情”究竟是“哪些”,他并没有说出来,然而在场的几个人其实都知道,就算是对“魔力”感知最为欠缺的Saber,在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他那些似有若无的——“死气”,那些不属于这位尤格多米雷尼亚族长自身、却浓厚得几乎凝成实体的“死气”。

    “看样子,是时候让达尼克见见杰克了,”拉美西斯二世笑道,“Assassin对于死气是最敏感的,她应该可以告诉我们一些被他隐藏的事情吧——不过Caster,你捡回来的那个东西又是怎么回事?”

    帕拉塞尔苏斯略略打起精神来:“啊,您是说1305的事情吗?如果刚才我们猜测的有关降灵术的事情是真的,那么有关于他的一些事情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我觉得,他其实不是个坏孩子,只是因为从来没有正常地接触过人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触……所以,能不能,您暂时允许他留在这里?人造人天生都是出色的魔术师,如果好好教导,他应该会成为助力……”

    “可以,你捡回来的你决定,唯有一点,他惹的麻烦你负责收拾——不过 Caster,”拉美西斯二世在这个问题上意外的大度,只是不轻不重随口道,“你还真是将所有人都当做自己的孩子啊。”

    炼金术师微微松了口气,笑了:“您知道的,世间万物为帕拉塞尔苏斯之子。”


【题外话,注意一下师娘的指尖。】

【一向喜欢小孩子的师娘,在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真不知道他究竟会想些什么,再怎么父母心肠的医生,也会产生厌恶之情的吧。】



【OOC小剧场:

老师:我看您就是针对他!

师娘:哎……哎?

拉二: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大公:【看傻孩子的慈爱眼神x


评论 ( 7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