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八】

这次更新之前说点和文无关的。

开始写拉齐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又加上了喀菲,老实说有妹子愿意入坑很开心,但是TAG下面也就那一两个熟面孔或者根本看不到,评论也几乎都是脸熟的人,所以在想是不是自己写得不够好。

也可能那些说愿意入坑愿意吃安利的回复根本就是我的幻觉,要不然为啥喀菲根本没有拉齐还是只有我和芜缪妹子在写=-=

我这个人脑子比较笨,写正剧的时候其实写得很费劲,所以相比起肉而言正剧写得更认真……虽然冷CP是自找的,但是至少希望可以看到有人真的吃下了安利啊=-=

也许我是比较矫情也说过有娃他妈在就OJBK,但是……就算是我也会想吃吃别人产的粮啊……

最后老生常谈,虽然希望有更多热度但是撒娇卖萌打滚求人气我是做不到的,不过还是很谢谢愿意给我小蓝手小红心以及留下评论的妹子们,毕竟所谓“圈神”也是要动力的……当然,要是有更多的粮吃就更好了【叹气


【以上,来自一个没粮饿到本能寺活动能把“人工生命体幼体和陨铁蹄放一起”这件事当喀菲糖吃的人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八】

    众人活动的地方大都集中一楼,没有人会去二楼以上的地方,因此长长的走廊异常安静,除了轻微的呼吸声之外,就只能听见轮椅转动时那些零件相互挤压发出的嘎吱声响。

    菲奥蕾转动着自己的轮椅,即使两人都一言不发,她依然能够感受到身后那个青年浑身散发的沉沉压迫力,心怀畏惧的同时,小姑娘也不得不疑惑一下,这位数千年前的君主究竟会因为什么而亲自去见达尼克叔父。菲奥蕾其实算不上勇敢,但心里还存着对亲情的希望和期待,这让她犹豫片刻之后终于鼓起勇气跟拉美西斯二世说话:“那个,法老陛下,您——”

    然而菲奥蕾忽然又不知道怎么说了,她毕竟不知道拉美西斯二世在想什么,然而听到身后的青年“嗯?”一声之后,她又不能不继续说下去,有些苍白地做了几句铺垫之后,才带着些怯意地希望法老不要对自己的叔父太过严苛,虽然他可能确实做了些错事,无论是他们姐弟俩和罗歇看到的还是没有看到的,但无论如何,达尼克对菲奥蕾这个侄女——呵,侄女,拉美西斯二世在阴影下扯了扯嘴角——还是很好的,就算谈不上视如己出一般疼爱但也相差不远,当初在“王之间”亲眼看见法老毫不留情的“惩戒”,菲奥蕾没有晕过去只能称赞一句心理素质过硬。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拼命道歉,语气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虽然没有太多共同点,但小姑娘怯生生的样子不知怎么让法老想起了早餐桌上低着头的齐格飞,他皱了皱眉头,安慰男人和安慰女人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何况其中一个还是个孩子。略微思考了一下,拉美西斯二世还是开了口:“小姑娘,余不想在这事情上多说什么,不过既然你开口了,余就多嘴两句。”

    菲奥蕾转过头来看着他,那双暖色的眼睛里带着某种挣扎:“……我是不是,非听不可?”是不是非要从那个平静的梦境之中清醒过来、睁眼看到面具之下的真实不可?

    原本跟在轮椅后面的拉美西斯二世略往前走了两步,对小姑娘的话答非所问:“达尼克做了一些除了他自己大概没人知道的事情,虽然那些事情……余不能确定,但算是八九不离十了,”对于不令人厌恶的女性,法老的态度可谓绅士,尤其是那些花朵一样年纪尚轻的女孩,然而即使他的声音能让许多女孩脸红心跳,却也不可否认他在破碎着某些东西,“余不知道达尼克究竟瞒着你们做了什么,但他的生命特征早就是个该死之人,不难推测出他是在用某些方法续命,而你既然是魔术师,应该也知道那些能够续命的魔术究竟会牵扯到什么禁忌——菲奥蕾,你其实不应该称他为‘叔父’吧?或者说,就算有直系的血缘关系,你称他为祖父也不为过吧?那么余很好奇,有关他的事情,究竟是你的父母没有告诉你,还是因为你不愿面对?”

    小姑娘一声不吭地摇动着轮椅,觉得似乎自己正在走进某种万劫不复之地,她摇摇晃晃地站在路中间,前面是比刀锋更窄的路,而身后……已经无路可退了。

    “你也好,你弟弟也好,还有那个卷毛的小鬼,余不会告诉你们他究竟做了什么,”拉美西斯二世如此说道,“有些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发现更合适,余不是你们的长辈,也不可能让你们看到不存在血污的世界——不如说余很乐意展现那个世界给你们看,但一切的前提是,你们要自己愿意睁开眼睛,如果你们已经看到了另一条路可以走,那就不要再退回去了。”

    当法老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达尼克的房间前。


    没人知道拉美西斯二世和达尼克究竟谈了些什么,包括领路过去的菲奥蕾,然而到了下午茶的时间,金色眼睛的法老出现在花园里时,他手上拿着的竟然是达尼克那根黑曜石的手杖。

    “喀戎,你要是有空就去告诉Caster一声,”一块散发着浓郁奶油香味的曲奇饼干被法老扔进嘴里,而被点到名的半人马正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和一只小小的知更鸟对视上,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于是拉美西斯二世便继续说下去,“要是有空的话去地下室看看,大概能在那里找到他专业范围之内的东西……虽然不一定他会喜欢。”

    虽然不知道法老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但喀戎还是点点头:“我知道了。”法老满意地“唔”了一声,然后像只吃饱喝足的猫科动物似的,交叠两条长腿,眯眼睛晒起了太阳。

    少有人知道,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城堡里有个景色优美的巨大花园,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春天,但依然不乏肆意展现自己魅力的各种植物。弗兰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任何人都能知道她应该很开心,提着小裙子的裙摆,哇哇地跟在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后面跑来跑去,被叫做“科学怪人”的少女有着婴孩一般干净纯粹的内心,天生就跟小动物亲近,只是好像因为习惯了以前的装束而穿不惯人类的鞋子,踩着浅色的小皮鞋跑起来时歪歪扭扭好几次差点摔倒,虽然知道从者的身体绝对不会因为摔跤而受到伤害,但依然看得不远处的齐格飞和菲奥蕾心惊肉跳。

    在她终于因为脚下不稳而扑倒在一片鹅黄色的花丛里时,银发的屠龙者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法老,还是朝弗兰走了过去,把呆呆坐在花丛里的少女鼻子上一片花瓣拿掉,然后将她拎到菲奥蕾身边,接着往后退到一个合适的距离。坐在轮椅上的姑娘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Berserker小裙子上东一块西一块的花粉痕迹,伸手把那些花粉一点点拍掉,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也不知道弗兰究竟有没有听明白,她只是乖乖等着菲奥蕾给自己拍干净了身上沾染的花粉,然后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以绝对不属于狂战士的敏捷将一朵小花插在对方耳边,在菲奥蕾愣神的时候又噔噔噔跑到齐格飞身边,她本来就比一般女孩要高,以至于在比大多数人都更高挑的屠龙者面前也并不显得多么娇小,伸手,一朵皱巴巴的小花就在灿烂的银发里安了家。

    呜呜哇哇啊,弗兰后退两步看着呆住的剑之骑士认真地这么说,谢谢你们啦。

    菲奥蕾身为女性倒还好,齐格飞身上明显笑点更大,屠龙者看似面色如常,只是银发间通红的耳根暴露了他的窘迫,最后他将那朵花拿下来放进口袋,认真地看着少女:“不客气。”

    考列斯走进花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他坐在轮椅上的姐姐脸上是毫不收敛的笑意,而大型犬一般的小姑娘和不知为何一脸严肃的剑士,虽然不知道那几个明明画风冷硬的成年人究竟在笑什么,但菲奥蕾脸上快乐的神情已经足够这个男孩忽视其他事,他咳嗽了一声以示存在,弗拉德三世抬头看过来,随后伸手拍拍拉美西斯二世的椅子:“眼镜小鬼来了。”

    法老显然没有睡着,至少在考列斯看到他的时候,豁然睁开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假寐后醒来的混沌,翘着腿,下巴点了点一边原本属于弗兰的椅子:“坐下,”他说,“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考列斯并不是个多么出色的魔术师,但是在处理琐事方面确实是一把好手,这大概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被委以重任——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即使对方看上去似乎并不走心,但他认为自己还是应该严谨一些为好,因此他过来其实是为了报告一些进展情况的,当然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里还是在担心姐姐,不过眼前所见的还是让他松了口气。

    即使在外面被称为二流的魔术家族,但底蕴终究还是惊人,就算是建筑翻修这样的工程,也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报告完了之后考列斯被菲奥蕾死活留下来喝茶,拉美西斯二世倒是没有阻止。而就在姐弟俩努力啃饼干学仓鼠的时候,应该窝在工房里的罗歇像只翘着尾巴的松鼠似的蹦蹦跳跳过来了,手里还抓着一小团白乎乎的东西,老远就开始张牙舞爪地打招呼:“考列斯、菲奥蕾姐——”尤格多米雷尼亚家没几个小孩,因此这三个孩子关系还算不错,偶尔扔开称呼一顿乱喊也没人在意,但相较精神十足的罗歇,他手里那个小玩意儿就有点可怜了。

    那个小东西显然是属于帕拉塞尔苏斯的,白绒绒一团上三个黑豆豆似的眼睛和嘴,看上去意外的可爱,在罗歇手里拼命挥舞着基本上就是拿来卖萌的手脚,少年不知道究竟是没发现还是真的不为所动,只有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的手上时,他才终于发现了快被自己捏死的小东西,用另一只手抓抓头:“这个,嗯,是帕拉先生要我带过来的……嘿嘿。”

    嘿嘿个鬼啊,考列斯一瞬间想要吐槽,顾忌着菲奥蕾和不远处的法老生生忍住,伸手想接过罗歇递过来的小东西,而小不点坐在桌上伸手,却是对弗兰的——或是对着同一方向的喀戎?

    而另外一点,这样傻白甜的外表说出帕拉塞尔苏斯那把清冷低沉的声音,反差委实太大——“我已经把所有仆从型人造人的魔术回路都改动过了,目前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另外这些人造人的魔术回路总觉得很眼熟……我不确定到底是我看错了还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总之,如果有可能的话,请陛下多关注一下人造人的问题,我手里拿不到更多样本。”

    几乎所有从者都能毫不费力地感到拉美西斯二世对帕拉塞尔苏斯带着某种意义上的恶意,但他们实在想不明白,像Caster这样温柔耐心,而长相又称得上“美丽”二字的人,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法老这么毫不掩饰地厌恶——但在一旦牵扯到专业方面,这位看上去是在耍脾气的年轻人却又能毫无顾忌地将所有事情交付出去,他在听完了那个圆得手脚都只能当摆设的人造物说完之后,转头看向罗歇:“Caster人呢?没跟着你一起过来?”

    小卷发的男孩子抓抓头:“帕拉先生的话,现在还在工坊里啊,”这么短短一段时间他们好像已经非常熟悉了,罗歇对年长者的称呼带着点女孩子喜欢的可爱风格,“他昨天好像就没怎么休息,好像中午也没吃饭的样子?我过来的时候他说他累了,在桌上趴一会儿就好——”一头卷发被他抓得更乱了,就这种时候他依然不敢和法老对视,小心问道,“您有事找他?”

    拉美西斯二世没有回答,而是眯着眼睛思考了几秒钟,那双金色的眼睛原本就接近动物,被头发的阴影一遮,猛然一看更像是那些在荒凉原野上树荫下伺机而动的顶级掠食者了。

    三个孩子出于生物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然后转头去看传说里身为半人马——食草动物——的喀戎,后者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生物链上的大型掠食者,正带着弗兰一起和来传话的人造物大眼瞪小眼,一个风度翩翩地在桌边半蹲着,一个像只大型犬似的趴在桌上,唯一一个待在桌上的小东西努力睁大眼睛失败,然后被弗兰用尖尖的角顶得往后滚了三圈。他们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便听到拉美西斯二世开了口:“喀戎,还记得余之前说了什么吗?”喀戎抬头看他,后者流氓似的抬手,用大拇指指了指不远处花园的入口,“余收回前言,你现在就可以去跟他说了。”

    半路上过来的罗歇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喀戎则点点头站起身来:“我知道了,你刚才说帕拉塞尔苏斯在工坊睡着了?”半人马的英雄略皱着眉毛问了一声,而少年鸡啄米一般点头的动作让他不赞同地甩了甩尾巴,“昨天晚上就没睡觉,现在又在那种地方休息……那是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吗,仗着身为英灵不会受到实际伤害就乱来可不行,”他说着摇摇头,转头朝着入口处过去,路过轮椅时注意到了小姑娘微微蹙眉的神色,于是顺口问道,“菲奥蕾?你也在担心帕拉塞尔苏斯?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他?”

    轮椅上咬着唇的小姑娘眼睛亮起来,一边点头一边急急把杯子里的柠檬茶喝掉,然后转动着轮椅跟上去,拉美西斯二世偏着头看了一会儿,随后收回目光来,闭上眼睛继续假寐,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在和人说话还是自言自语似地,他忽然冒出一句:“在余看来,让他去照顾Caster应该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对吧。”

    “……真的只是‘照顾’吗?”齐格飞忍不住低声道,法老显然听见了他的话,却并没有回答——对于喀戎或者炼金术师本人来说,当然是照顾,然而这御主的意思究竟是不是“照顾”,那就实在难说了。

    当然,即使是法老本人都没想到的是,喀戎的“照顾”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黑方[集体卖萌]的下午茶……依然没有出镜的爷爷大公】



【OOC小剧场……孩子他妈不忍直视的脑洞[?]】


评论 ( 20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