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三四】

忙到脚后跟打着后脑勺的一个星期……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不会出的我敢确定】还会持续直到明年【惨笑

我爱我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我认真的,TUT

这次的更新,怎么说呢……只能咆哮一句“谁家兄弟哥们儿是你们这样的啊啊啊啊手牵手的走了一夜你告诉我这是兄弟吗什么塑料兄弟真实夫妻来的啊你们两个????”

真要说“哥们儿”关系的话,有当然有,拉二和老师,这俩才是真哥们儿,飞哥你看看你和拉二那叫什么哥们儿那是哥们儿关系吗?!

好的黑方一家聚齐了,杰克和弗兰是黑方的小女儿——小猫小狗凑在一起什么的最可爱啦————【于是振臂高呼【以及笑得蜜汁慈爱的大公x

什么你问我这文里的飞哥到底是几星?这种问题,飞哥当然是四星啦毫无疑问的,就 现阶段 来说。

另说,飞哥身上当然是有秘密的,但是这个秘密飞哥没有说出来,并不是因为他有意想要瞒着拉二,而是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只是知道自己身上“有秘密”这件事情而已。

……啊我就想看黑方一群人过日子而已啦【忽然消沉

最后【如果真的有人在意】某个胖子的死活问题,我这里明确提一下,不用怀疑就是死了,被狮身兽吃掉了,对于这种纯靠着魔力凝结的生物而言,生物的魔术回路毫无疑问是大补品。

以上。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三四】

    在黎明前最深重的黑暗结束之后,天边终于一点点地亮了起来,太阳还在远远的地平线的那一头,与地面的夹角逼仄得几乎不存在,也因此,将并肩走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身影拖得很长。

    “我记得过来城堡下面的公交车,应该是24小时不间断隔一个小时开一班,所以我们明明可以直接坐车回来的对不对?真不明白您为什么要选择走路——”重新捡回了盛怒之下被自己扔掉好长一段时间的敬语,说着回头看了看后面一路蔓延得好像看不到尽头的道路,齐格飞缓缓吐出一口气来,白色的气体在他唇边慢慢散开,“那么长一段距离,走过来多少也会觉得累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也不赶时间,何况坐公交的话,红方又有从者来了怎么办?说到这个,余之前和红方的Rider……嗯,切磋的时候,稍微觉得这具身体还有些滞涩感,大概是还没有和余灵魂完全融合吧,”拉美西斯二世耸耸肩,“多活动一下有利于灵魂和身体融合……至于你么,年轻人好好锻炼总不是坏事,还是说……”他忽然略微阴险地一勾唇角,摆着那张无辜又俊美的青年面孔一脸恰到好处的好奇,“还是说,余的骑士,其实是在担心可余又不好意思说?”

    齐格飞盯他一会儿,竟然认可地点了点头:“陛下是在明知故问?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他尼德兰的小王子略微抬了抬下颌,摆出了一点从前在宫廷书记官们手下念书时引经据典的架势,“作为黑方所有英灵的御主,您要是出了什么事,黑方包括那些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孩子们在内的的所有人都得跟着您倒霉,不管您想要冒什么险,而且我是您钦点的近侍——而且,我并没有在不好意思?”

    拉美西斯二世几乎要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来了,他看了齐格飞好几秒,最后才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余沉稳而忠诚、几乎不会多说无关言辞的骑士啊——该不会,真的是余带坏你了?”

    屠龙者随即有些幸灾乐祸地笑起来,和本人那近乎锐利的长相轮廓不同的是,齐格飞的睫毛极长,因为笑而眯起眼睛看人的时候很有些狡黠的味道:“啊,您居然直到现在才有这个自觉吗?”

    这样无疑会被冠以“失礼”二字的话,原本是足以触怒傲慢的法老的,然而也许是因为他们不久前毫无保留地摊了牌,对于拉美西斯二世而言“道歉”这种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即使如此,在真正担心自己的人面前,到底保证了自己不会轻易涉险,再有下次,直恐怕就要和Saber的爱剑进行一番灵魂与肉体的深刻交流了——而在理亏地做出这种保证的同时,法老也开始饶有兴趣地考虑起另一个问题,难得展现了一下性格中暴烈部分的屠龙者,究竟是以何种立场在对自己发火?

    关于“就地野营”的玩笑话被屠龙者断然拒绝,于是他们就这样披星戴月地在荒无人烟的道路上并肩而行,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是半夜两点。而重新和解的Saber和Rider不会陷入冷场的尴尬境地,没有灯光也没有酒,两个在路上慢慢走着的人有一句没一句地絮絮叨叨着自己生前的事,这是一场漫无目的又没有主题的闲聊,却不经意间再次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人的一生太过漫长,长到根本不可能事无巨细地记载在流传后世的传记中。都是男人,齐格飞和拉美西斯二世能够谈论的东西实在太多,比如经历过的战斗、比如统帅过的战争、比如拉美西斯力二世还极年少时就排众议出兵亚述,比如连齐格飞自己都忘得差不多的屠龙壮举,甚至是法老曾经有过的妻子和剑士从来没能拥有过的子嗣。

    有一点没错,“语言”此物,确实是拥有强大魔力的东西,而人与人之间的友情其实大抵都是这么来的——争执、分歧,共同患难之后推心置腹的交谈,就能从一言不发的敌人变成勾肩搭背的好友。

    拉美西斯二世摇头,微妙用着胜利者的口气居高临下:“竟然因为这种可有可无的事情而开心起来么?呵,所以余说了,你还是年轻人啊齐格飞。”——选择性遗忘了自己的外表也没比尤格多米雷尼亚三个小孩子里看似最成熟的考列斯大上几岁,看上去顶了天也就是个会在选修课上打瞌睡的大二新生。

    银发的Saber总算知道这人的话只能听一半扔一半了,于是也就顺理成章地装没有听见:“说到这个,陛下,现在太阳也快出来了,您也用不着一直拉着我走了……您的手劲也太大了点,”他说着抬起没有被拉美西斯二世拽着的那只手,五只慢慢地握成拳头又松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阳光的原因,那些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闪出了点莹润的光芒,“也真奇怪,之前在城堡里的时候,还真没觉得图利法斯的夜晚居然这么冷——嗯,体温好像也正常了,之前指尖都快被冻僵了。”

    “余保留意见,没什么别的感觉,”拉美西斯二世松开手,活动了一下手腕,“倒是之前听人说过龙种之类的冷血动物其实比较怕冷——总不见得你是杀了龙之后自己变成了龙吧?”

    齐格飞默:“……我觉得我姑且还算是个人类的。”说到这里,却好像有些犹豫地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那条纤细的锁链,喉结略微动了动。


    回家的时候,两人正好赶上早餐。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餐桌上,桌脚和桌沿有着精美的雕纹和细小闪光的镶嵌物,以至于让这张桌子看上去更像是某种考究的奢侈品而不是一件家具,餐桌的整体透露出一种肉眼可见的厚重感,大概整张桌子都是用实木做成的,不过据说孩子们说,自从自己有记忆以来,这张看上去奢华大方的餐桌其实从来都没有坐满过人。而在这座城堡暗地里换了主人之后,原本属于族长位置的主座从来都是空着的,仅而次于族长位置的下首处,则在让娜一脸“噫你们这是在过什么家家”的表情中摆上餐具后空了出来,而六导玲霞却双手合十语气飘忽:“大家……都很温柔呢……太好了……”

    “……你们亚洲人对‘温柔’这个词语的理解是不是和我们不太一样?”法国姑娘怀疑地问道,然而六导玲霞只是柔柔地冲她笑了笑,然后径直便往厨房过去了,留下让娜一个人好一阵原地跳脚。

    浅红色的桌布用料考究,绘制着独特树形纹路的白色餐盘和精致的餐具按着某种特定的规律被人造人女仆摆好,半透明的骨瓷罐子有镶嵌着白色珐琅的银把手装着新鲜而温热的牛奶,长脖子的器皿在顶端弯出一个优雅的弧形,像一只高傲的天鹅;那些煎得酥脆的培根在平底锅里发出滋滋的响声,也同时泛出引人食指大动的红亮光泽来,用金属的夹子起来,放在柔软的面包片中间,而表面略微泛黄的面包片在用面包机二次烘烤之后,发出烘焙食物被加热之后独有的焦香气息。

    弗兰好奇地趴在桌边,像某种犬科动物似的动了动鼻子,等嗅到了让自己满意的香气之后,她终于伸手抓起一份三明治,然后张嘴咬下小小的一口。

    杰克对于眼前丰盛的早餐有些手足无措,看着餐桌上用餐礼仪说不上完美却都极为熟练的其他人,她不愿意去打搅昨天晚上忙了一夜的炼金术师,而另一个能够帮忙的人现在正在厨房里。Assassin像只真正的幼猫似的呜喵几声,下意识转头看着似乎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大的弗兰。而似乎是误会了杰克的眼神,她笨手笨脚地将手里的三明治分成两份,里面红色的肉制品因为Berserker毫不收敛的力气而断裂成了一大一小的两块,犹豫了一小会儿后她有些依依不舍地将大块的那一半分给杰克:“呜哇……?”

    “给我们的……?”杰克眨眨眼睛,高兴地接过来,“谢谢!”头一次装大姐姐的行为宣告成功,弗兰在发帘后面眨眨眼,“呼”地松了口气,舔了舔手上的油,开始专心对付手上剩下的半个三明治。

    餐桌上除了拿着刀叉还在“鸡啄米”的帕拉塞尔苏斯之外,其余的人无一例外被小姑娘们天真无邪的互动萌得肝颤,向来心地柔软的菲奥蕾肩膀发抖地捂着脸几乎要哭出来,就连让娜都叼着一块烤薄饼情不自禁地伸手摸手机。然而门口传来的声音制止了他们的动作,带着点不知是戏谑还是别的语气的青年声音微微上扬:“Caster,余记得你不是受过正统礼仪教育的贵族么?难道就没找点机会教弗兰些,唔……所谓的,‘餐桌礼仪’?”其他人循声望去,看见拉美西斯二世和齐格飞一前一后推门进来,前者笑得得意,“余说过了赶得上的,你就是杞人忧天——如何,不是正好?”

    差点真的睡着的炼金术师揉揉眼睛抬起头来,局促地道了声“抱歉”,手边一杯冲了牛奶的咖啡递过来,抬头看见略微不赞同的绿色双眸:“所以我让你不要通宵了——吃了饭再去休息会儿吧。”

    “……喀戎,你和Caster是怎么回事?怎么觉得余和齐格飞去伦敦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俩的关系……之前应该还没有这么好吧?”拉美西斯二世眯着眼睛脱下外套,语调略有些怪异地如此问。

    “哎?您是在问我吗?唔……这种问题,要回答的话可真是无从下口啊,而且我本来打算要问您一模一样的话,没想到居然会被抢了台词……”半人马的英雄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来,眼睛也随之微微眯起,“去了一趟伦敦,总觉得您和齐格飞关系好像也亲近了不少呢……不对,应该说是‘亲近了不少’比较合适呢,还是说根本就是变得更加复杂了……才对呢?”

    Archer和Rider你一言我一语地A得有来有去,而在捕捉到规定动作之后,原本站在墙边等待命令的其中一个人造人女仆,按照体内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既定好的程序迎上前去,弯腰行了一礼,然后伸手想要接过拉美西斯二世脱下来的外套——作为佣人而言,这些本质根本不是人类的女仆实在不可谓不尽职,然而法老却照例往后退开一步,然后避开了那个女仆伸过来的手。

    “不愧是陛下,果然是明察秋毫,”跟在后面的齐格飞耐心地等他们交流完毕之后才如此说道,银发男人面色诚恳而口气真挚,但就是有股不可抗力让人觉得他在敷衍,“您是不是闲的?”

    拉美西斯二世自称是有那么点不严重的洁癖的,无论如何,也许因为他嘴里那点“不严重”的洁癖的原因,也许因为所谓的“全部身家”都被他转换成了饰品放在衣服上的关系,拉美西斯二世从在这里生活的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让人造人女仆哪怕碰一下自己的外套。这一次出远门也没有让他改变自己的习惯,那件脱下的外套习惯性地搭在手臂上,回答齐格飞:“余乐意,”何等蛮不讲理,倒是意外符合年龄的任性和霸道,转过头将餐厅里吃早餐的人和英灵都打量一眼,随后挑起眉毛来,“余带回来的两只猫怎么只剩一只了,那只半大的猫崽子呢?”

    秒懂这个冷笑话的居然只有因为睡眠不足而猛打呵欠的让娜,她坐在弗拉德三世的对面,抱着牛奶杯子抓抓手臂直抽气:“……真的好冷,”嘴里吐槽还是告诉了法老,“如果是问六导在那里的话,她刚才跟着那几个人偶大姐——是人偶吧?——到厨房去了,说是想要做点她家乡的早餐给杰克,她担心杰克是婴儿们的聚合体,光吃大人的东西可能对身体不是很好。”

    拉美西斯二世对这个答案还算是满意,接着问:“怎么没看到罗歇那小鬼?”

    “罗歇……我记得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好像是和1305在霍恩海姆先生的工坊折腾他昨天做出来的新魔偶……对吧?”菲奥蕾说着,有些不确定地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正在折腾一个奶油卷的考列斯看向自己的姐姐,一如既往地板着脸推眼镜点头,于是娃娃脸的姑娘心下大定,“嗯,应该就是了。”

    “哦?1305啊……这是什么人的名字么?如果真是名字,那实在个有趣的名字啊——”拉美西斯拉二世拉开椅子坐下,也没有开始用餐带着一脸微妙的笑容,然后看了一眼动作有些迟钝地用叉子叉着薄饼往嘴里送的炼金术师,“不打算解释一下吗Caster,你又捡什么东西回来了?”

    喀戎整好以暇地伸手撑着头,一抬下巴:“只不过是捡了个很‘有趣’的人造人而已,陛下不要介意这么多——”他依然是眯着眼睛的样子,睫毛的阴影下有什么东西在翠绿色的虹膜上慢慢地爬过。

    “表情真可怕,”法老语气虚假地感叹道,耸耸肩,“护得这么紧,余又不吃人——那就回头再说吧,余饿了。”


塑料兄弟情【?】到手拉手好朋友走了一夜的拉齐,以及真实累懵了的师娘和担心的老师,以及——

肉肉——谢谢弗兰喵!!キO▽O★★★

不客气哦呜汪~OwO☆☆☆

【↑去游戏王片场偷了星星



【OOC小剧场——拉二的动物滤镜是真的很烦【萌】了

飞哥:UOYOU?

师娘:Zzzzzz……【被洗了个头

老师:啊被发现了!


评论 ( 17 )
热度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