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三一】

加班加到天昏地暗【吐魂

这一章老实说写得挺头疼,毕竟拉二这个性格……摊牌都不可能会示弱,更像是某种方面的“交易”,要他示弱……估计意味着接下来被他示弱的那个人要倒霉……都算轻的,大概是血光之灾。

然后重复下开始就说过的设定,这边的拉二是经历过十灾的,他最重视的皇长子就是死在那场“万能的主”降下的灾难中的——当然这里有魔改,不说埃及诸神是不是吃素的,就他现在这个性格已经收敛过了,生前那个更年轻气盛的拉二,你指望他忍气吞声或者被那个所谓的神罚吓到?开完喜呢?

我是某个万能的父的黑,排开性向问题老生常谈不说,某些他们公认的圣人恐怕真的算不上圣人,看看某人生前做了什么,“背叛”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属性,尤其是小时候被人养大长大之后反咬一口我更不能忍,再说型月哦不对FA里信仰他的那些人生前的下场……大公还被称为“基督世界之盾”呢。


当然了,以上纯属一家之言,各位照例看看就好^ ^。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三一】

    让屠龙者回过神来的是耳边响起的一声“咪~”,娇娇滴滴,颇有故意装可爱的嫌疑。

    听到声音的同时感到肩膀一重,于是齐格飞回过头去,小小一团幼兽就像之前莫名其妙地消失那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里,不仅没有征兆,甚至连个招呼也不愿意打,视线一转就就看见软嘟嘟的小东西浑身闪耀着星空的纹路大咧咧地趴在自己的肩上,见状,还有恃无恐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齐格飞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觉得他在笑?这孩子,明明是没有表情的啊……

    他看着幼崽在自己肩上一脚深一脚浅地攀爬得“吭哧吭哧”,到底还是担心小孩子的脚掌被自己造型奇特的肩甲伤到,犹豫了片刻后齐格飞将那一身战甲化为了平时在城堡里的时候穿着的深色长袖衫。小孩子没有耐心,甩着尾巴的星空狮身兽幼崽半分钟后就没了看齐格飞“变魔术”的兴趣,再次开始攀爬的时候踩着他脖子上的铁链差点脚下一滑摔下去,好悬被心惊胆战的屠龙者一把捞了回来。

    大概被托着小肚子捞着的动作让调皮鬼觉得不舒服了,一边咪啊咩地叫着一边挣扎,肉嘟嘟的四只脚悬空扑腾了好一会儿,直到满身的盔甲终于完成了转化,齐格飞才不放心地将他重新放到了肩膀上。

    和没法不担忧的尼德兰王子不同,被叫做“喵”的小家伙可不管被擅自认定的监护人在想些什么,肉垫子一闪一闪,四只小爪子一起上阵,在齐格飞身上踩啊踩地转了一圈,最后在他怀里选了个舒服的地方团成一团后四脚朝天,两只前足抱住齐格飞垂在胸前的一缕银发用后腿蹬了两下,好像得到了多么不得了的战利品一样,接着它冲着双手抱着自己的Saber炫耀似的甩了甩尾巴叫了两声,尾巴尖黄金的珠子晃得人眼晕,不知道那究竟是身体的部分,或者仅仅是一个奢侈的装饰。

    “他说他觉得你好像心情不太好,所以特地过来让你摸摸,不表扬一下?”法老随口帮忙翻译,听在齐格飞的耳朵里总觉得拉美西斯二世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随口胡诌,不知道当初被他面不改色骗走的迦尔纳是不是和自己有一样的感觉,还是说那位英雄根本就对这种事情没有认知?但无论如何,齐格飞还是认认真真地道了谢,他很少被这么挂在心上,无论是别的什么人或者别的什么动物。

    银发的Saber跟小动物牛头不对马嘴地说着话,没有注意到拉美西斯二世盯着自己,直到偶然抬头才发现法老不知道什么时候盘腿坐在地上,注意到自己的眼神之后,法老脱下穿在外面的衣服,揉成一团之后朝着屠龙者露出一个颇为恶质的笑容:“接着。”他说道,然后轻飘飘地将布料团扔了过来。 

    拉美西斯二世根本没有用力,以至于齐格飞不得不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才险险接住了昂贵的外套,入手除了光滑柔软的织物质感之外还有股奇怪的魔力波动,接近法老刚才身上燃起的那些光焰,显得极紊乱却又极具压力,他皱了皱眉头不知原因,幼崽的脚掌却无意中碰到了露在外面的皮肤,齐格飞低头之后才略显尴尬地发现,大约是因为跟迦尔纳一战的原因,Lancer的黄金枪尚且能轻松撕开他沐浴龙血之后的皮肤,盔甲和由盔甲幻化而成的衣服又怎么能逃得掉?大大小小的裂痕不算密集却也有些数量,从那些裂口中,隐隐约约透出胸前龙纹发亮的纹路来。

    于是法老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就算是齐格飞在气头上也无法拒绝这样的好意,再纠缠下去就像是他自己在闹孩子脾气,屠龙者的脸皮似乎还不够厚实,也没法瞬间转移成心平气和的模式,僵硬了片刻之后,他走上前去半蹲下来,将外套拿到法老面前:“……被大圣杯给予真实身体的是你不是我,我不会感冒,也没人会盯着一个男人的身体不放——但你作为君王,这样不合适吧。”

    他指的是拉美西斯二世现在只穿着一件白衬衫的上半身,至多不过是在脖子上围了条装饰性大过实用性的薄围巾而已,齐格飞作为“战士”已经很久,早就不记得普通人究竟是何等脆弱的的物种,只是勉强还记得,那些并非魔术师也不是战士的人们,一年四季好像随时都处于会生病会受伤的尴尬境地。

    本质上来说并不是多么会赶着示好的拉美西斯二世并没有多么介怀就拿回了自己的外套,没发现这兔子已经快被自己八百年难得一见的耐心惯得敢跟自己甩脸色了,更没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快要习惯了,然而当他重新穿上衣服的时候,视网膜被衣袖上一抹金色的痕迹勾得有点疼,看过去的时候愣了愣,接着居然就顿在了那里,像是直接发起呆了似的。

    不明所以的齐格飞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伸手把他拍醒,好在最后还是法老自己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这次是货真价实的纠结了:“……余在想什么?居然会忘了余全副身家都在这件外套上……”眼见齐格飞依然一脸不明所以,叹了口气,干脆把所谓的“全副身家”一样样指给他看,其中两个黄金三尖锥形状的袖扣上有用纯蓝的宝石雕刻成镂空的荷鲁斯之眼,“这两个袖扣,‘Ramesseum Tentyris’【光辉的大复合神殿】,”然后拉起衣服衣领折叠起来的那部分,别着半个巴掌大、用黄金雕刻而成的船型胸针,做工之精细连龙骨、船体和桅杆都看得一清二楚,唯有辨认不出来的大块折叠物不知道究竟是翅膀还是船帆,靠近船尾的地方又是一个荷鲁斯之眼的装饰,只不过这一次是货真价实镶嵌着一块指头大小的红色宝石,“这个,燃烧大地的‘Mesektet’【暗夜之太阳船】,亦是余会作为‘Rider’职阶而现世时麾下的载具,”他说着裂开嘴,笑出一边的犬齿,说道,

    “这些,连同你之前见过的阿布胡,就是余的全部‘宝具’——现在你都见过了,齐格飞。”

    然后预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名为“齐格飞”的垂耳兔又一次炸了毛,原本就不怎么小只,炸毛之后看上去胖了整整一圈,拉美西斯二世无奈地看着屠龙者几乎要具象化出来满身灵基燃烧的怒焰,失去了铠甲包覆的手指指着自己几乎在发抖:“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刚刚因为被关怀的憋屈感和愧疚,再一次被腾腾燃烧的火气蒸发得无影无踪,“既然不愿意信任我那直说就好!我齐格飞还不至于这么脆弱——用得着连你作为从者的宝具也用来试探我吗?!”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眼圈在微微发红,可却是真的觉委屈了,用一句时下年轻人们的话说,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委屈——从被人信任到怀疑这种抓狂的过程,就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齐格飞经历了不止一次,以至于老实温和没脾气到近乎逆来顺受的屠龙者,破天荒地头一次恶向胆边生,产生了近似于弑主的念头,要不是因为眼前这金色眼睛的家伙作为御主他死了所有人都要倒霉……他真想直接把他掐死算了!

    “齐格飞,”眼见再不顺毛兔子真的要爆成龙,法老看准机会出手,一把抓住了屠龙者的手腕,金色的眸子猛地闪出光后又湮灭下去,他说,“冷静点,听余解释——不会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吧。”

    屠龙者继续瞪着法老,满脸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解释出些什么来”。

    拉美西斯二世无声地笑了笑——如果他还会给齐格飞秋后算账的机会,那拉美西斯二世也就不是奥兹曼迪亚斯了——手上一用力,硬把原本站着的齐格飞拽得坐了下来,手也没有松开,缓慢的魔力传递修复着齐格飞与迦尔纳一战之后消耗的力量,眯着眼睛不知道看向何方,然而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屠龙者整个人差点跳起来:“齐格飞,余不信任你,”然后他慢慢补充道,“——直到刚才为止。”

    法老的“不信任”其实并非毫无原因,也许在被召唤出的一开始是因为曾经认识的那个手持着星之圣剑的Saber,然而越到后来越不一样,到最后,他的“不信任”竟是源于他清楚齐格飞生前的事情。

    这位尼德兰最高贵的小王子、最强大的战士,在现存的大量传说中征讨了传说中恶龙的战士——他原本应该在人民的欢呼中凯旋而归,而不是顶着浑身腥臭的龙血独自回到王城;他原本应该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下戴上王冠,而不是被当做凡人们实现各种无聊愿望的机器而疲于奔走;他原本应该拥有了许许多多的儿孙后寿终正寝,而不是才27岁就为了所谓的那些无聊“希望”死得那么悲哀。

    连他那位传言中温和秀美的妻子、那个在《尼伯龙根之歌》中的克琳希德,都会因为恨意而韬光养晦十数年才崭露头角,如代表战争与毁灭的哈索尔一般归来,那么遭受这样不公平对待的齐格飞本人,怎么可能不愤怒、不后悔、不憎恨?

    至少拉美西斯二世是不相信的。

    “余曾经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在孩提时代就被余的母后收养,和余一起在宫廷中长大,说是情同手足也不为过——然而他带着‘他的族民’背叛了余,他所信仰的神为余的埃及降下灾祸,余看在……许多人的面上原谅了他——余自认还算大度,可依然恨不得将他喂给阿米特,齐格飞,你被你信任的国家和人民背叛,余不相信你心中没有一点怨恨——你怎么可能没有怨恨,你怎么可能不恨他们?”

    生前的法老自诩神之子,甚至在死后被后人当做拉神本人崇拜,却比谁都清楚自己最终没有迈向前往“神灵”的那一步。当他得知自己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好友背叛了自己甚至背叛了埃及时,他震怒之下发出了“格杀勿论”的命令,大兵压境,无论是不是无辜,他都要那些受到埃及恩惠却只想着离开的人全部消失在埃及的领土——如果不是荷鲁斯与阿努比斯一同现身,又有他的皇后妮菲塔丽尽力劝说,那些被摩西带领逃离埃及的人,恐怕真的要为他们向往的“应许之地”和全埃及的长子陪葬了。【注】

    拉美西斯二世遭受过背叛所以痛恨背叛,所以怀疑着生前被人民和国家背叛的齐格飞,这样一位高傲的武者,怎么可能对那个国家还依旧毫无芥蒂?——然而事实却令他沉默了,齐格飞似乎……真的,并没有恨过那个几乎将他逼死的国家,甚至在拉美西斯二世无意中问起的时候,还在小心翼翼地帮着自己曾经的故国和人民说些好话。

    法老在明白了齐格飞的意图之后几乎要毫不顾忌地大笑出来了,到底却只是扯了扯嘴角,然后就想去把银发的剑士摁在地上揍一顿:大好人啊齐格飞,好一个“爱民如子”的王子殿下啊——怎么不动动脑子想想,什么样的好话都让你为那些家伙说完了,那用在你这个真正应该被赞扬的人身上的份呢?

    是不是全部在你说到你的国家和人民的时候就提前透支了?!

    “告诉余啊,Saber……屠龙者——齐格飞,”拉美西斯二世一口气换了三个称谓,不知他究竟是自言自语还是在询问另一个人,他被召唤至现世的时候外貌顶多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虽然因为浑身的气质看上去和“未成年”这个概念大相径庭,然而在敛去了周遭一身杀气和令人不敢直视的君威之后,看上去也不过是个大学生的年龄而已,这样的外表摆出虚心求教的模样时几乎能对任何人打出暴击,他就用这样带着符合年龄外表的疑惑和费解看着对方,那双金色的眼睛却仿佛最锋利的刀将人狠狠钉死在地上,“齐格飞——你读过那伪神的《圣经》吧?打了左脸就把右脸伸过去,你确定么?”

    那在所有人头顶散发着光芒的太阳,大概是这世界上最温柔又最残忍的东西了,从生物链的角度来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逃得过太阳对这世界的恩宠;然而另一方面,耀眼的光芒又总是令那些想要被隐藏的无所遁形,而那慈悲又无法抗拒的阳光,更是足以将任何活着的生物活活烫死在太过炽烈的光辉之下。

    一如拉美西斯二世本人——他是被称为“太阳王”的法老,是灵基快要成为永恒与不朽的异类,是血管中流动着神血的拉神之子,如果是铁了心要硬逼出一个结果,对他来说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用自身已经不能够被称作“威压”的气势去威压一个普通人类英灵的行为,连他自己都承认这样的做法有些卑鄙,然而在经过了迦尔纳和那个不要命的魔术师的事情之后,法老却忍不住了——那时候调侃似的说着“回去再说”的人就是拉美西斯二世自己,现在要打破这个约定的居然也是他自己,他都快不记得自己有什么时候这样随随便便地破坏约定过了。

    被死死抓住的手腕感到了焦灼的热度,齐格飞虽然不讨厌与人接触,却也不喜欢太高的温度,然而手腕和骨节相接的地方被这么毫不留情的扣住,除了一开始稍感不适地挣扎了一下之外,居然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而当他听到拉美西斯二世的问题时,也只是顿了顿,思考了数秒后如此回答道:“我不是不恨他们……而是因为,”他稍微斟酌了一下措辞,“因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恨他们。”

    黄金眼瞳下谎言无所遁形,拉美西斯二世当然知道这就是齐格飞毫无保留的真实想法,然而正是因为这想法如此真实,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注:魔改自“出埃及记”,不说没有哪一份资料记载过埃及有大量外民逃离的事件,也不管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想知道圣经作者是不是真的以为埃及诸神是死的,就让耶和华在那里大发神威?开什么玩笑,哈索尔大杀八方的时候遭殃的可不只是埃及人,这位无所不能爱民如子的主在哪?纵观圣经里面所有的“神罚”……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位“主”是不是个歇斯底里的熊孩子。】


【白毛兔子和黑皮狮子,以及兔子抱着的狮子崽子?

狮子对兔子使用了魅惑!效果拔群!【串场了亲

灰机耳的小宝贝儿【捂着心口晕倒



【OOC小剧场:家有儿女xxx】

又名“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喵:喵的麻麻超厉害咪  w  !【甩尾巴

拉二:疼QAQ【←表情不对

兔兔:森气OYO!【气到跳jio

【拉二的脸看上去很好咬得样子【小声BB


评论 ( 18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