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六】

这次才是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上个星期画的那一张插图……超好看啊!!!!感觉像不像父母教育女儿【???】

拉二防着飞哥并不仅仅是因为亚瑟【旧剑:……所以说到底关我什么事啦】的关系,还有其他原因,诸位要不要猜猜看到底是什么原因w然后飞哥对拉二其实是抱着一些崇敬心态的,毕竟他不可能不知道拉二这么著名的法老,虽然好像是被防着,但是也很努力想要得到认同?【呵呵shi胖子你给老子等着】

拉二的便服,参考一下苍银里面的?不过因为这边伪装身份的关系,所以那些东西看上去更能衬托气质一些……嗯,黑方美颜盛世,老师微妙的和术阶自来熟,什么时候实装我特么氪爆!!!

……以及动画里关于飞哥生前的事情看得我是真的心塞。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六】

    “杀了他”,齐格飞是这么回答的。

    难说眼这种情况下出口的回答,银发的屠龙者究竟能有多少真心,但法老却像是得到了什么肯定回答似的,被他拿在手里那一柄以嵌丝珐琅作握柄的白银餐叉,在骨节修长的指间翻花般转过一圈,随后稳稳扎在餐盘里的鸡蛋上,“咯吱”一声轻响,没有熟透的橙色蛋液慢慢从煎得焦黄的蛋白中流出,拉美西斯二世勾起嘴角:“呵,传说中的屠龙者,知道好歹也值得赞赏——既然如此,如果那个人再回来,无论是想再加入这边还是想拉拢你,如何对待他由你自己决定,”他说着,将被戳得七窍流血的那块蛋扔进嘴里,“关于这点,余就不多过问了。”

    这个决定显然有些突兀,然而在场的人却没有谁表现出异议,除了完全不受影响的弗兰外,反应最大的弗拉德三世也不过仅仅皱了一下眉头而已,然后便向拉美西斯二世询问,既然现在的情况已经算得上这城堡已经换了主人,那么要不要去看看尤格多米雷尼亚如今的领地——或者说封地——毕竟这个算得上一方领主的家族虽然富裕,实际上却是被当地居民畏惧着的。

    “哦?居然被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平民畏惧?呵呵,虽然有着‘千界树’这样华丽的词语作为姓氏,却已经从根部开始腐烂了吗——”拉美西斯二世轻轻敲了敲桌面,随后眯起那双野兽似的黄金眼,“这个家族,还真是有点意思……那就按着你的意思办吧,弗拉德大公——作为瓦拉几亚曾经的统治者,就算被称为‘穿刺公’,你也依然深爱着这片土地啊。”

    被人诬传为“吸血鬼”的年长者听得出这句话并非挑衅,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恕我逾越多嘴一句,陛下,”喀戎端着装有牛奶的白瓷杯开口,称呼是跟着Caster学的,半人马的英雄导师似乎对这样的称谓颇为满意,于是顺手拿来用了,“可否请陛下稍微告知一声您的打算?毕竟我们现在是您的从者,如果没有指示擅自行动的话,恐怕会给您的计划带来什么变数——而且从那位族长的话中听得出来,这次的圣杯大战估计变数不小……”

    拉美西斯二世却摆摆手让这英雄不用担心:“世界上聪明人很多,你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但是聪明人并不一定会用聪明的方式来思考——何况余对于对方的情况也并非一无所知,但至少在短时间内是绝对不会知道这边的事情,所以余还是打算先先卖个关子,至于其他的……呵,所谓的‘谋定而后动’跟‘被迫出手’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啊——既然两边都想当捕猎者,那就看哪一方先沉不住气了——这种意气之争虽然无聊,但余还算是擅长。”

    嘴里说着“不擅长”,脸上那守株待兔的微笑却绝不是这么回事,虽然对这位并非头一次参加圣杯大战的法老而言真正作为御主参加也是第一次,但并不妨碍他以最快速度认清一切。

    大概也唯有这莫名其妙却兴致勃勃的一点,才是和拉美西斯二世现在的外表相符的孩子气。

    吃过早饭后,抱着某种不太能被“这些凡人”理解的想法,年轻法老决定趁着这势头去看看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家族领地。虽然无意重现曾经的古埃及第十九王朝那等盛世辉煌,但骨子里这位法老还是那个从不自称“明君”却心系民众的太阳王,对于现在君临于这片土地的他而言,无论那些平民是否承认甚至是否愿意接受,对拉美西斯二世而言,那都是他的子民。

    其他人听到他这完全是随心情的决定之后,面面相觑地欲言又止了半晌后,终于还是弗拉德三世摇摇头,开了口:“……虽然这么说,可能会扰了你想要闲逛的兴致,但是既然真的想要好好了解一下这里,你不考虑带上对这片土地比较了解的人?”其他人说话都多少带上尊称,而弗拉德三世则是在这所有人之中唯一以平起平坐的口气与拉美西斯二世说话的,也许看上去是有些不服气被人夺了位置,但他其实看得颇开,这样说话也只是长久以来作为上位者的习惯,而法老本身倒也不介意,“余看戴眼镜的小子就不错,让他跟你去如何?”

    之前就被布置了翻修房间任务的考列斯含着一口果汁,不知道应该喷出来还是咽下去。

    “合理的建议,”拉美西斯二世点头表示赞同,然后颇为现代地耸耸肩,“不过在这之前余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如果带着对这里很了解的人,余恐怕会先入为主——齐格飞,跟余走,”他站起身之后这么叫了一句,而齐格飞虽然有片刻的迟疑,却也很快站起身来,并没有多少犹豫——三个小孩子尚且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其他从者看着在眼里却能明白,现在己方的情况实在诡异,一个御主却有六名从者,虽然严格说来他们的魔力都由大圣杯直接供应,但拉美西斯二世依然是统领者,而且还不仅仅是在作为圣杯大战其中一方的层面上。

    无论是想要给时钟塔一方以“没有Rider”的错觉,还是作为实质上已经易主的一方势力,这样的情况下,法老无疑是显出了一种让齐格飞作为自己近侍的意思,这其实不难理解,七骑之中剑阶最优大概是个不成文的默契,而齐格飞在杀死恶龙之后拥有了血铠,加上爱剑巴鲁蒙克与他素来温和而忠诚的性格,从各方面而言都是在非战时最适合待在御主身边的人。

    ——然而拉美西斯二世自己的意思呢?

    穿上人类的服装之后,英灵们的气质自然都各自有所改变,但无论究竟有什么改变,唯一的共同之处便是和人类没有了任何差别。看着年轻的法老推门离开餐厅,银发的屠龙者慢了两步跟在后面,除了那“诅咒的菩提叶”因为无法遮盖,而让齐格飞的衣服后背大片的裸露透出一股奇怪的设计感之外,这两个年轻人的模样似乎和在街上能遇到的大学生没什么不同。

    菲奥蕾很努力地偏着脑袋,直到餐厅的门被关上后才像个淑女似的坐回来,考列斯咽下餐叉上一块夹着培根的面包,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姐姐,你……动作这么夸张是在看什么?”

    “啊?”光看长相怎么也看不出她有19岁的娃娃脸女孩眨了眨眼睛,然后有些羞涩地笑笑,“也没看什么,就是觉得,好像那位拉美西斯陛下和齐格飞先生关系很好的样子……昨天他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带着齐格飞先生去看大圣杯的,刚才也带着齐格飞先生出去了……虽然我不是很清楚英灵们的情况,但是他们关系应该不错……呃?”她听到有人把刀叉放在盘子上的声音,转头一看是喀戎,对于这个模样俊朗而温和的高大青年,虽然已经不是御主与从者的关系,但是菲奥蕾还是相当有好感的,她小声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坐在罗歇对面的帕拉塞尔苏斯垂着眼睛,慢慢切割着餐盘里的煎蛋,叉起一块却没有咬进嘴里,他声音是惯常的低沉,但却带着些凛然的慎重:“菲奥蕾小姐,觉得他们关系很好吗?”

    “并没有哦,菲奥蕾,”喀戎看向已经关闭的餐厅门,神色一瞬间完全没了他惯有的温和与敦厚,翡翠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审视意味来,“虽然我很难理解究竟是为什么,但是在我看来,那位陛下的态度,绝对不是因为和齐格飞先生关系很好,才总是带着他的——或者应该说,恰恰相反才对,那位陛下……不,你们还是孩子,不要知道这些为好。”

    “对于不放心的人,还是放在身边、以此来方便掌握一举一动更好吗?”弗拉德三世笑了一声,听不出是嘲讽还是别的。


    对于英灵们似是而非的态度,几个孩子虽然好奇却没有多问,经历了那个令人无奈的夜晚,即使不问世事的罗歇都被迫认清了一些事,更不说本来就对这些事情有所了解的菲奥蕾姐弟。

    而对于自己离开之后剩下的人进行了怎样一番谈论全然不知的Rider和Saber,两人也真的就只是到处走走而已,索性当做饭后散步也不错,齐格飞没有带着长剑,拉美西斯二世也没有带着他那根象征法老身份的勾镰,倒是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根黑檀木杖身、白银点缀蓝宝石杖头的手杖来,配上那身衣服和不知什么时候戴上的袖口胸针,俨然一副大家子弟的贵族模样。

    拉美西斯二世是真正的法老,而齐格飞纵然生前不幸却也是高贵的尼德兰王子,银灰的休闲装衬得他身量匀称高挑,无论哪个都是真正的贵族,修养气度都和当今那些自封“贵族”的人有天壤之别。从来都惧怕着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当地居民哪里见过像他们这样真正从骨子里就散发着尊贵气质的人?就算看上去好像只不过穿得昂贵一些,也不妨碍去多看两眼。

    风度翩翩的谈吐间不可忽视的异样口音,明显不属于欧洲人的肤色与面部特征、还有那双独特的金色眼瞳,无一不说明着身为“异国人”的身份,然而人类终究是最容易被目之所见蒙蔽的物种,一如当初甫初见年轻法老的尊容时便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塞蕾尼凯,齐格飞虽然也英俊而引人注目,但也许是那一头令人艳羡的银色长发微妙地与有关“王子”的印象有所偏差,加之他显然落后两三步的微妙速度,不难看出走在前面的那位才是真正的上位者。

     而拉美西斯二世看上去确实像个王子——混杂着少年稚气的英俊面孔上,那恰到好处的微笑实在无法不令人心生好感,而彬彬有礼的言行举止更是锦上添花,从他们两个外出到现在不过半小时的时间里,两个人已经听了一耳朵类似余“这位大人一定是某个国家真正的贵族”之类的话了,想象力丰富的大概已经在心里编出一套振振有词的身世故事来,甚至还有人猜测他是不是某个贵族家庭的继承人,从自己的国家来到罗马尼亚,买下了这片土地的所有权。

    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太过遥不可及的高位者们是如何生活如何更迭,除了茶余饭后八卦一番之外,与他们自己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小市民也有小市民的生活。

    不过,倒是猜得没错,齐格飞跟在拉美西斯二世身后,面上看不出他在心里闷笑,行走时挺得笔直的背脊让他的身材看上去更加高挑,也不怪有人小声猜测他是不是退役不久的军人,只是看到背后银色的长发下那一大片皮肤时目瞪口呆地闭了嘴——如果只是留长发就算了,有哪个军人会这样穿衣服的?

    “你看上去很开心,”冷不丁,走在前面的拉美西斯二世忽然道,他对更小的孩子似乎有极大的耐心,刚才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小脸红红地递给这位高贵的大人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蔷薇,那是罗马尼亚的国花,法老看上去心情不错,仿佛不经意问他,“这里比之你曾经的尼德兰如何?”

    尼德兰……齐格飞忽然有些恍惚,他死后,最先被消磨的就是对于尼德兰王国的记忆,关于他曾经为之去死的哪个国家,他已经不记得多少了,为数不多的都是那些人们祈求与渴望、甚至带着些贪婪的眼神,祈求这位无所不能的屠龙者能满足他们卑微的愿望——祈求的是那位手持巴鲁蒙克的“屠龙者”,而并不是那个温柔却勇敢的“齐格飞”。

    也许在那些人的心里,那位银发的尼德兰王子齐格飞早就死了,在出发去讨伐恶龙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那个浴血而归的,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怪物

    “我只是个顶着冠冕堂皇头衔的王子……或者是他们眼中的勇士,我从来没有站在我应该存在的位置上看到过那些人民生活的样子……所以很抱歉,我实在无法比较,”他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随后他反问道,“恕我斗胆问一句,比之您的埃及呢?”




【吃了早饭出门逛逛[没有]】



【超级可爱的小剧场】

拉二:呵呵,哪来的小兔子?

飞哥:OYO?

师娘:……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带着猫耳朵发箍?

老师:……【苦笑

弗兰:汪OwO!

【没出场的】大公:孩子们真是可爱【慈祥

评论 ( 20 )
热度 ( 1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