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二七】

因为下午要去周边城市所以先发文。

那么我宣布现在开始打架!!【?】红方Lancer VS 黑方Saber,以及相比之下完全像是肉搏的双方骑阶PK【你是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娃他妈是神仙!!!

拉二犯困的原因就是这样咯,因为信不过大圣杯……

继续仗着自己脑子好在吓人,嗯,没错,他这次被召唤出来之后闲着的时候就是在跟着老师学潘克拉辛,所以真的要说起来的话,他算是皮力温英雄里面的新晋小师弟。

当然只有被jio后跟打的份,但是绝对不是没有还手之力的那种。


说明一下,“帕拉塞尔苏斯是贵族这件事情是我的私设”,我对这个人其实了解不多,只是因为作者是肤浅的颜狗所以喜欢脸,也没有打算去了解更多的有关事宜,至少目前来说我是只看型月设定,型月没有设定的其他事情都是我的私设,所以如果引起了误会的话那么很抱歉。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二七】

    不知道贞德带着杰克和她的御主到哪里了。

    在拥有了真实的身体之后法老总是有些犯困,虽然其他人多少都在担心着,但法老自己对此心知肚明,他算不上多疑,却还没有完全信任那位羽丝萨提,自然也连带着不肯信任大圣杯。所以直到现在他也还不肯将魔力回路完全打开接受魔力——打了个并不雅观的呵欠,拉美西斯二世懒洋洋地站在电塔下面,背靠着依然有些温热的钢铁柱体,眯着眼睛那边已经打出火来的Saber与Lancer。

    漆黑的背景之下,红色与蓝色的流光一触即分,间杂着几声金属碰撞的声响,高挑的青年与银发的男人各自握着来自神话时代的兵器,名为“巴鲁蒙克”的长剑和被称为“不灭之刃”的黄金枪,每一次枪与剑之间的撞击,都向周围扩散开数道足以撕开生物血肉的锋利气流,而那些由此发出的声音也变质为毁灭性的音爆,无色无光却被空气加温到发烫,将夜晚那些几乎凝结成雾的水汽都全部蒸发殆尽。

    Saber与Lancer仅仅凭着单纯的物理力量在战斗,至多不过再用上属于英灵的力量,这并不代表迦尔纳和齐格飞没有认真——正相反,他们是纯粹的武者,“宝具”此物,再如何强大,终归也是外力。

    那是比人类任何被吹嘘的“大制作”电影都更加炫目也更加直白的战斗,而站在这里的“观众”只有拉美西斯二世一个人,他的眼睛能够看清楚每一丝细微的变化,甚至有心情评价一番双方的战斗力。

    迦尔纳不愧为“半神”之名,手中的黄金枪看似纤细,却有着毁天灭地的庞大力量,从枪尖散发出来的魔力即使仅仅只是余波的程度,可也已经快要让人无法呼吸,就像正常人无法在氧气含量过高的地方呼吸——即使一身黑衣,即使身在夜晚,他亦如同其父苏利耶一般,恍然如降世的黄金日轮。

    然而让拉美西斯二世更吃惊甚至惊喜的,却是齐格飞的表现——法老对北欧一带的传说不算清楚,他知道齐格飞强,却不知道到达了什么程度,他也只是在被召唤于此之后查过屠龙者的资料,奈何史诗之中对“屠龙”一战语焉不详,以至于他在看到一半后便不耐烦地扔下了手里的《尼伯龙根之歌》。

    明明已经被属于神代的那一丝威压压得喘不过气,齐格飞却并没有任何退却的意思,巴鲁蒙克是真正来自神代的遗物,不用顾忌武器会不会被破坏,不用担心魔力的供给中断,原本心中就带着怨气的屠龙者毫无顾忌地打到了疯。脸上和身上,都被那一杆灭神的枪撕开大大小小的伤痕,最危险的一道距离眼睛也不过一二厘米而已,他在那不灭之刃如雨一般的攻击下狼狈闪过致命伤的姿势并不多么优美,然而令人感到浑身发冷的是,齐格飞在这场不容有半点差错的战斗中,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打越猛,受的伤越来越少而成功闪避的次数越来越多,哪怕模样看上去愈发狼狈,却渐渐的能被他抓住机会反击了,毫不留情地将巴鲁蒙克劈在黄金枪上时发出刺耳的声响,即使强悍如太阳神之子迦尔纳,被这样的力道出其不意地反手一击,也有好几次险些要抓不住自己的武器了。

    竟然能在战斗中不断调整自己的身体状况来适应战斗的同时,还能进一步吸收对手的作战风格找到机会反击吗——拉美西斯二世眯了眯眼睛,嘴角扯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来:不错,不愧是余看中的骑士。

    他和喀戎关系不错,还记得先前某次午后活动的时候,半人马的英雄导师笑眯眯地翻过一页报纸,半是感叹地说过,作为一个纯粹的“人类”而言,齐格飞恐怕是最适合打持久战的人了。

    “喂,就这么站在一边看戏真的好吗?小哥你应该是Saber的御主吧?”正当法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上方忽然传来了陌生男性的声音,拉美西斯二世闻声抬头,然后挑了挑眉毛——大约比他所在的地方高出两米的位置,有个将一杆枪横放在膝盖上的青年坐在一根横栏上,身上黑色与银色相间的劲装在肩膀等处用金属打造出形状独特的护具,而缠在脖颈腋下的红色布料不知道是装饰还是别的什么,似乎注意到他的眼神,那个青年居高临下地朝法老挥了挥手,然后“哟”了一声。

    强烈的想要说点什么的欲望让法老一句“哟什么哟余跟你很熟吗”差点张口就来,好歹最后还是忍了下去,点点头:“你看上去倒不太像个人类,应该不是Lancer的御主吧?也不太像个正经从者。”

    “这么点大就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嘛,真是的,年纪轻轻的跟你家Saber一样不爱笑啊。呜啊——Lancer那家伙,打得挺开心的啊,亏我和大姐还这么担心他,早知道就不过来了。”这青年似乎有点自来熟,“话说小哥你,难道是从哪个宴会上偷偷溜出来的贵族吗?”他一边摇头晃脑地说着,一边从自己所在的地方一跃而下,稳稳落在地上,翠绿的直发在头皮上根根竖起,看上去像个桀骜不羁的人,“不是我跟你吹牛——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哥哥我在神话里可是相当厉害的!”

    法老挑眉:“哦,真的?不知道你是哪位英灵啊,真的有那么厉害么?那和余的骑士相比呢?”

    青年幅度夸张地耸耸肩膀:“你的骑士?哦,就是那个和Lancer打架的银毛啊?呵,那种等级的从者——”看上去他正要天花乱坠地把自己吹嘘一番,无意对上一片冰冷的金色,像是被石化了似的背脊一僵,甚至能清楚地看到有冷汗从他的额角滑落下来,原本自信满满的样子也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他干咳了声,快速地小声嘀咕着,“啊……那什么,嗯,也许会是不错的对手呢哈哈哈……”

    闭上眼睛,拉美西斯二世笑了笑,表现出一种对于自吹自擂的人恰到好处的“有点怀疑”,好像自己刚才根本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般,带着些赞许地点点头:“唔,别的暂且不说,看来你还是有点眼力的,余不知道其他从者究竟水准如何,至少Saber可是数一数二的强大呢。”

    这家伙的眼睛是金色的啊,猛一眼还以为是假眼珠呢……绿发的青年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脸,刚才那个应该只是错觉吧?不然为什么在看到他的眼睛之后忽然觉得身上好冷……

    “不过余实在很好奇,既然不是御主,那无疑就是从者,Lancer和余的Saber打得来劲,可你手里也拿着枪——按照武器而言你身为上三职阶的可能性可以排除,至于下三职阶……你还能和余说话,看样子应该不会是Berserker,也不像是Caster……”拉美西斯二世眯了眯眼睛,装作没看见青年猛然一白的脸色,“嗯,也不像是Assassin的样子,额外职阶的可能性——啊,不要在意,余只是乱猜的。”

    “你脸上的表情哪里像在乱猜了!怎么有点眼熟……”目瞪口呆的表情好不容易恢复,绿发的青年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连刚才没心没肺的样子都顾不上保持,“小哥你到底是什么人?!”

    拉美西斯二世学着青年刚才的样子夸张地耸耸肩:“Saber的御主啊,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相比之下,余更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传说中似乎没有哪个英灵是你这样的性格,虽然你的职阶余倒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但是想要猜出你究竟是什么人似乎还是太困难了一些呢……”

    如果齐格飞在这里,估计会觉得这场景实在眼熟,奈何对于第一次见到此等场景的人而言,这样刀刀见血的“猜测”实在让人背后发冷头皮发麻,很显然这个青年就属于后者,他瞪着还在一脸无辜的法老:“……等等,小哥你真的是人类吗?”他胡乱地抓了抓头发,“一般的人类魔术师,就算是从小开始就接受最正统的魔术师教育,你这个年龄的人类魔术师……这样的观察力也太可怕了点。”

    虽然很清楚自己想要的伪装就是这样一个“相当出色的魔术师”,但拉美西斯二世依然忍不住要大笑起来了,余的表演能力有这么强?要是以后回到英灵座的话,大概可以去和那位喜欢剧场和表演的罗马之花聊聊看吧——本着挑衅挑到底的原则,拉美西斯二世双手抱胸,然后笑起来:“不对——这话你就说错了,红方的英灵,”金色的眼睛仿佛慢慢凝成了墨西拿海峡那疯狂旋转的“斯库拉”,“余的可怕之处可不只是这些肤浅的东西而已,你可以考虑用眼睛亲自看看。”

    “……Saber的御主小哥,我脾气好不代表我没有底线,”青年的表情一点一点冷下来,“你这样的发言,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啊,”他慢慢站直了身体,枪在手里挽了个锋利的枪花,“说起来……我得到的命令,原本也就是‘协助Lancer’,至于协助的目的和方法都没有详细指定,既然现在Lancer已经被你的Saber拖住了,若我现在攻击甚至杀了你的话,应该也算是‘协助’的一种吧?”

    对这样的发言丝毫不感到吃惊,拉美西斯二世甚至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错,余也这么认为。”

    青年额角青筋暴起,将手指捏得咯嘣咯嘣响:“……小哥,你是在鼓励我杀了你?”

    “啊,请你不要误会,余的意思是,如果可以的话,”法老优雅地后退一步,一只手放在胸前一只手向上虚虚抬起,半弯下腰去,纯然是舞会上彬彬有礼的绅士做派,然而出口的话却是与这样的礼数背道而驰,“还请你一定要来试试看,余也很好奇传说中的‘英灵’,究竟是不是传闻里那样,强大到让凡人心生绝望,余可是个很不怕死的人。”他说着,抽出了那两把镶嵌着珍贵矿物与宝石的短刀。

    这个青年显然是个对自己的力量极为自负的武者,或者说他至少是不愿意在自己绝对自信的方面去占人便宜,即使对于“魔术师会随身携带武器”这种事情感到怀疑,却依然诚实,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又看了看对方手里两把小臂长短的刀,傲慢地哼了一声:“你这家伙实在很会惹人生气,但是我对于单方面欺负人可没有兴趣——就武器上而言,我占了太多便宜,虽说枪不是我的长项,但长兵器对短兵器太不公平了,”他说,随手将自己手上的东西扔在地上,摆出一个有些古怪、类似于拳击却又并不尽然相似的姿势来,“那么就空手比试一下吧——Saber的御主小哥,我把话先放在前面,英灵不能攻击普通人,但既然你是Saber的御主、也是参加圣杯大战的魔术师,我就算杀了你——!!!”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像被人卡住了喉咙一样,剩下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他看见这金色眼睛的青年抬起右手,大臂与肩膀持平,附着在骨骼上的肌肉在布料下隆起野兽般的弧度,而小臂正举后形成一个端正的直角,五指张开成拿捏着什么物品的形状;他的另一只手则往身后垂落下去,手臂紧贴着身侧,而手肘处同样是一个直角,手掌摊开掌心微微凹陷,呈现出托举的模样。法老将自己的身体微微压下,两条腿也随之一前一后地拉开了角度,前面的那条侧立于地面,后面的那条膝盖弯曲,形成一个阻力极大的姿势,猛一眼看去似乎是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那条腿上。

    那姿势……实在是熟悉得不能更熟悉了——

    “潘克拉辛?!你怎么会用潘克拉辛——而且那个起手式……”青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类御主”,仿佛一瞬间受到足以碎裂世界的惊吓,神情甚至隐隐现出惊恐来,“那是老师最常用的——”

    “原来如此,”法老咧开嘴,明明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却因为唇边的虎牙而带上了渗人的寒气,“你是Archer的学生啊?也对,那么鼎鼎大名的人物,就算有学生以英灵的方式被召唤到了这场圣杯大战之中也不奇怪。喀戎的传说可是闻名世界啊,”拉美西斯二世浑身的气势陡然一变,那些看上去有些随意的姿势一瞬间仿佛被钢铁熔铸了身体,“余只不过跟他学习了几天而已,不过就算只有几天,余也实在是再也不想去回忆那几天的记忆了——”

    第一天,练习的一开始挨了那怪物的全力一拳,即使强悍如法老也差点由此灵基溃散,好在大圣杯加持没死,于是就这么打了一下午;第二天,依旧是全力以赴,拉美西斯二世挨了喀戎完全没有收敛的三拳,被打飞之后回来继续打到吃晚饭为止;第三天,硬接下三拳两脚后成功格挡下一拳一脚,同样是被打飞的结局,然后喀戎笑着如此评价:“能挡下来了啊,不愧是古埃及‘最伟大的战士’,比那些熊孩子有天赋多了——恭喜,速成班出师。”

    余还以为余会死,回忆起喀戎货真价实的地狱式训练,拉美西斯二世摇摇头,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制服弥诺陶洛斯的雅典国王忒休斯、完成十二道试炼的赫拉克勒斯、刀枪不入的半神之子阿喀琉斯、取得金羊毛的伊阿宋、琴声甚至可以打动冥王的俄耳普斯,持巨蛇的医药之神亚斯克雷比奥斯——”他看着眼前的青年,状似无辜地将这些名字一个个念出来,最后以虚心请教的口气做了结尾——

    不知道你究竟是这其中的哪一位呢,余的……“师兄”啊。


【被老师盯到不敢说话的作者,怂.jpg】

【jio后跟:[更怂.jpg]】



【OOC小剧场:试图转移话题失败的jio后跟,拉二怒气+5】

【PS:生气的原因只是因为,嗯,小孩子被人看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会生气吧,对于“所有物”[?]的独占欲】

【但是为什么只对他有独占欲???】


评论 ( 7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