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女神殿的对峙

代发,基友摸的鱼,鉴于她已经不想在LOF上发文就由我来代发。

冥王篇经典场面之一米罗【姐】扎加隆之LOS背景版!

……悄喵喵打个隆米的TAG【不

惯例的,电影版纱织真可爱!!!



女神殿的对峙

文:YeeJue

在那熟悉的双子座绝招“银河星爆”划破天际飞向女神殿的一瞬间,米罗迅速地转身护住了女神。

但被击毁的是本该无人的偏殿。

攻击过后,米罗在一瞬间就将这个现象与之前雅典娜所言的“同伴”联系了起来。

她在确认没有后续攻击之后,不顾女神的阻止,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赴偏殿。

偏殿的天花板被损坏大半,地面有一个深坑,但坑底没有任何人。

可偏殿并不是之前被认为的“无人”——她听到了不该存在于此处之人的心跳和呼吸。

米罗深吸一口气,转身看着偏殿一角垂下的帘幕,低喝出声:“给我滚出来,加隆!”

除了残存的风压略微扰动帘幕,并没有任何反应。

所听到的心跳略为加快,呼吸也更为粗重了。米罗知道自己的直觉没有错误。

她水晶紫的眼眸闪耀起来,将小宇宙凝聚在了自己的指尖,对着墙角的地面射出一发猩红毒针。

在被击碎飞溅的砖石中,她又一次低喝道:“加隆,滚出来!你知道我能听得到的!再滚不出来,下一发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寂静中,有着黑银混色长发与异色眼眸的男人带着悲伤的神色从帘幕后走出。

他显然伤得很重,毕竟那是来自他兄长的,足以击碎星辰的一击,应该说没有命丧当场已经是他实力的证明了。

“哈,加隆,果然是你。”米罗冷笑一声解除了头盔,以自己本来的样貌面对着足有十六年未见的,曾经的同伴,“不知道为什么海将军会出现在这个女神雅典娜的圣域?”

海界所发生的战斗米罗有所耳闻,而自己年少时失踪的同伴居然会背叛女神,转而为海皇效力这件事她也曾为之愤怒。如今冥王复苏,战死的黄金圣斗士复活,对雅典娜和同伴刀刃相向,而作为敌人和叛徒的加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已经没有去细细追究的打算了。

加隆的神色明显是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没能说出口。

米罗厌倦了这些人什么都放在心中,不愿言说的样子。又一发猩红毒针射向加隆耳边的墙壁,米罗听到了自己冷酷的声音:“刺杀雅典娜?还是意图颠覆圣域?又或者是趁着我们和冥界交战的时候试图渔翁得利?”

“米罗……”加隆的侧脸被击飞的碎石划出血痕。

“给我闭嘴,加隆。”第三发猩红毒针擦着加隆身体发射,米罗在这时却笑了起来,“雅典娜认为你是同伴,可我不会这么承认的。因你而流的血已经够多了,在我发怒前给我滚出圣域,不然我一定要让你尝尝‘安达里士’的滋味。”

加隆的眼神越发苦涩,可是他的脚步却没有任何移动。

撒加、卡妙和阿布罗狄正在突破十二宫,赶赴女神殿试图杀死雅典娜。米罗本该尽快回到天蝎宫防守,可是她现在不能放任加隆留在女神身边。

“不愿离开是不是——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绯色的虚影于身后凝聚,真红的冲击从指尖迸发,刺向毫无反抗意愿的男人,“我已经给了你选择的机会。既然这样,就接受猩红毒针的痛苦吧!”

第一针刺穿的是肩膀。猩红毒针会带来多大的痛楚加隆早就有所预料,可终究超出了他所想象的极限。他咬紧牙关勉强站立着,神经在这等冲击下近乎麻痹,可激烈到仿佛全身被撕碎的疼痛清晰至极。

明明有着火焰一样温暖的发色,可米罗的眼神却比深海更为冰冷。她在一瞬间仿佛将之前的一切愤怒都收敛起来,只是轻笑一声,宣告道:“加隆,你知道的,猩红毒针是非常仁慈的招数,在致命的第十五针‘安达里士’到来前,敌人有足够的时间品味它所带来的剧痛,并且反思自己的过错。但对于叛徒我不会留情。你会在我发射‘安达里士’前就迎来精神的崩坏,还是在承受了‘安达里士’后迎来肉体的消亡,就让我来试验一下吧!”

第二发猩红毒针刺中了脚踝。更上一层的疼痛令加隆不由得单膝跪下,可没有任何迟疑的时间,第三发猩红毒针贯穿了他的大腿,第四发击中了手臂,第五发的落点在另一侧的肩膀。

疼痛早就抵达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加隆不由自主地咆哮出声,可米罗在这时却又像是要拉长折磨他的时间一样停下了攻击的动作。

他已经开始模糊的视线中,只见到一抹红宝石一样的光彩闪过,随即就是后脑与背部撞击到地面的触感。

米罗左手扼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到在地。他们贴得很近,近到加隆能从米罗有如发光水晶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我再问一次,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米罗右手指尖上的深红光芒依然凝聚着。她不信任加隆,可是加隆哪怕被折磨却也不反击的态度令她产生了疑云。

有“半神”之称的,曾经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之一,只要认真起来,绝对会和自己打成“千日之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单方面被压制。

加隆紧盯着米罗的眼睛,回答道:“为了雅典娜。”

米罗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在考量这个答案的真实性。加隆说这话的时候呼吸和心跳早就因为猩红毒针带来的痛楚而紊乱,她没有办法简单直白地判断这是否是真话。

但他的眼神很清澈认真,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可这不代表为他所流的血,因他产生的牺牲能如此被一笔勾销。

米罗扬起一个残酷的微笑,第六发猩红毒针即将出手。

“米罗,拜托了,快住手!”在这时入口的方向传来沙织的声音,“不要再打了……加隆现在是我们的同伴啊!”

年幼而善良的女神如此呼喊着,表示着她愿意原谅加隆,愿意重新接纳加隆作为她麾下的战士。

即使她因加隆的野心被困在海界险些丧命。

让小女神看到这样残酷血腥的场面似乎不太好。米罗在垂下的红发间微微苦笑,再抬起头时,依然是那个坚毅而骄傲的天蝎宫之主。

“雅典娜,这个男人背叛了圣域,即使你原谅了他,我们其他圣斗士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她如此说道。

少女怔住了,接着无措地握紧了手中的权杖,像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

加隆偏过头去看着女神,片刻后又回头直视着以天蝎为守护星座的女战士,目光中有某种光芒在聚集。他怒吼出声:“米罗,假如这是你的想法,那十五发猩红毒针,我会承受给你看的!”

十五发猩红毒针后,加隆迎来的将是注定的死亡。

所以你甘愿以自己的死亡去赎罪,去证明你为雅典娜而战的心意是真实的吗?

米罗发出一声嗤笑,可她眼中的冰霜逐渐化去,有如烈焰的热情迸发。

她松开手退后三步,看着加隆挣扎着站起,笑容依旧残酷。

“那我成全你,加隆。做好准备,剩下的十针,可不是前五针的小打小闹。”她感受得到加隆的小宇宙在熊熊燃烧,于是她为了回应这份信念,同等地将自己的小宇宙彻底燃烧起来,“用你那已经重伤的身体全部承受下来吧——猩红毒针!”

光针从她深红的指尖不断发射,打入加隆体内,反复冲击着他的神经,折磨着他的意志。

就如米罗所说,大部分人在承受“安达里士”之前,就已经在精神上遭到破坏了。

在第十四发猩红毒针刺入加隆的腹部后,所有针孔大小的伤口同时喷射出了鲜血。

加隆剧痛的咆哮回响在偏殿之中。

可那个男人依然站着。即使浑身浴血,依然全力燃烧着小宇宙站在那边。

沙织捂住嘴拼命摇头,像是不忍直视的模样但依然紧盯着眼前的争斗。

米罗平静地看着加隆,伸出手指,在伤痕累累的男人前露出了冷酷的微笑:“这是最后一击了,让我为坚持到现在的你献上仅有的敬意吧,加隆!”

圣衣变形组装成的头盔遮盖了黄金蝎子的面容,只有一双闪耀的晶紫色眼眸露在外面。

很难以形容那双眼眸中所蕴含的是什么。杀意和敬佩兼而有之,但最令加隆动容的却是其中坚实又柔软的信任。

两人的小宇宙都燃烧至了顶点,绯红与群青的虚影在各自身后显现。

“来吧,米罗!”

“如你所愿,以这一击来终结吧!猩红毒针·安达里士!”

在沙织的惊呼声中,米罗刺中了加隆的躯体。

加隆因为冲击力向后退了几步,可是却没有倒下,而是捂着自己的胸口震惊地看着对方。

天蝎座的黄金圣斗士解除了头盔,露出带着轻松微笑的脸。她没有看向加隆,而是转身对着女神单膝跪下,口吻平和:“令雅典娜目睹如此野蛮的一幕,真的是十分抱歉。”

沙织的眼中有泪花闪烁。她放下双手,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太好了,米罗!”

红发的女圣斗士低下头继续道:“在下先前往天蝎宫准备迎战,还请雅典娜安心,敌人绝不会有机会通过我的天蝎宫。”

她说完就起身离开,在经过加隆身边时都没有任何停留。

“米罗,你……”加隆面对着米罗,像是一时之间失语了一样,“你的最后一击,不是‘安达里士’?”

“很抱歉,我可没有用‘安达里士’对付我的战友这种无聊的想法。”米罗在门边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撩了下耳边的头发,“真是不巧,值得我祭出‘安达里士’的叛徒并不在这边,而是在闯入圣域的路上。虽然很生气,但是怒气也只能发泄在那几个人身上了。”

“那么我先走一步,雅典娜就交给你了,加隆。”她推开门,消失在了深黑的夜色中,向自己所镇守的天蝎宫奔赴。

阿鲁迪巴已经牺牲,沙加现在在娑罗双树园以一敌三。自己作为黄金圣斗士也多半会在这场圣战中战死,就连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都难说。但在这一刻,在我们于冰地狱重逢前,雅典娜就拜托给你了,我的战友加隆啊。

【Fin】

评论 ( 1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