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GO/喀菲】泳装活动摸鱼

虽然重庆温度忽然暴跌但是还算是在夏天的尾巴……正好泳装活动开了,想要的礼装掏空家底都没抽到,要不是因为想到老师实装我估计要氪一单5开头的——怒而摸鱼!!!

改图来自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娃他妈,圈外的朋友完全不知道这张图上有什么是后期加上去的【都以为老师手边的那杯饮料】,我跟你们说她是神仙,神仙!!!!

顺带这篇文其实是祝贺老师的CV也就是武内骏辅小朋友今天21岁生日的贺文【对这孩子真的才21岁声音比我还低沉[咸鱼躺]】,这孩子真可爱【老叔叔脸[?]

生日快乐哦武内君,期待你更好的表现>w<


老师泳装灵衣忽然实装【不是】

“虚影之尘风刨冰”之喀菲版O▽O【既然是“风”那就真的只是长得像了,不要玩梗啊!



【咖啡】泳装活动摸鱼

    “我就知道会这样……”黑发的炼金术师叹了口气,抬起手来,利落地将自己的长发盘在脑后,顺手从口袋里摸了个红色的细发卡,“咔哒”别起了额角垂落下去的长发,“Welcom Summer。”

    虽然并非第一次来到海边,而头一次看到现代风格泳衣的半人马适应良好,只是出于某些原因而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显然是开心大过惊讶的小姑娘们——在他看来恐怕所有人都是小孩子:“不是……帕拉塞尔苏斯,那个,我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他抓抓头疑惑道,“我们……不是‘遇难’了吗?”

    “遇难吗……只是读作‘遇难’而已,”炼金术师摇摇头,他清楚地记得以前几乎是发生过一模一样的事情,客串一下刨冰店的老板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毛fufu的第四兽偶尔也会因为耐不住南国岛屿的热度而跑来摸鱼,天知道店里1/3的刨冰储备粮居然都进了这个小家伙的肚子,“如果非要加个限定的话,大概是‘大家都很享受’的遇难吧……总之,老师,”他说,“欢迎来到‘白沙滩’。”

    白沙滩?喀戎依然保持着半人马的模样,抬起左边前蹄来看了看,细小的砂砾嵌进神钢的蹄铁和黑色马蹄之间的感觉并不好,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思考后他在眨眼间的功夫转化成了人类的样子。然而他的转化并没有结束,看了一眼身边穿着和平时浑然不同的短袖衬衫的炼金术师,随后身上的希腊式皮甲倏地变成了透气的浅蓝色沙滩外套,白色的半长裤和格外有生活气息的拖鞋,外套里面则是什么都没穿,随意地展示着——即使他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要“展示”的意思——精壮的肌肉。

    显然由于御主和亚从者之间过于那什么的气氛,原型是猫、堂堂前任兽阶却吃了一嘴狗粮的芙芙委屈地动了动小鼻子,然后呜呜地叫着跑过来,眼巴巴地看着上次来到海滩的时候陪自己玩了好久的炼金术师,努力用两只后腿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挥了挥小爪子求抱抱,看着这帮小孩子闹腾好久的帕拉塞尔苏斯笑着摇摇头,弯腰抱起了跑过来求安慰的小动物,然后转过头想要说点什么。

    “……”

    “……”

    “老师……”

    “那个,我这样……不适合吗?”

    不,应该说,太适合了,炼金术师轻轻咳嗽一声,稍微理解了一下当时腹诽着自己的父王太过适应夏日海滩的偷跑行为的莫德雷德,有些人真是……意外会在奇怪的地方显示出过于优秀的适应性。

    而就在炼金术师琢磨着要如何开口的时候,藤丸立香从远处跑了过来。

    橙发的女孩早已不复初入迦勒底的时候那样苍白纤细,亦不像自己的后辈那样因为亚从者化而再也不会有身体变化,她的体型已经变得足够高挑,肉眼可见的肌肉也开始出现在身上。穿着白色的抹胸外套和与发色匹配的泳装,藤丸立香应该是过来找芙芙的,却被这边的Archer和Caster两人吸引注意力:“哦?两位的衣服……还真是意外的般配啊,帕拉先生的话,这次也要开刨冰店么?”她说着忽然一拍手,“倒不如你们一起吧,老板和老板娘什么的……真好啊,芙芙算是看板宝宝?”

    “……御主,老师是古希腊的大英雄们的导师啊,您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帕拉塞尔苏斯微微皱着眉,摇摇头,不知道究竟是不赞同对方所说的哪个单词。

    但是藤丸立香作为他的御主却很快听出来了,她并没有出言反驳,而是诡异地笑了笑:“哎呀,帕拉先生觉得我这么说不礼貌吗?真奇怪,帕拉先生怎么就这么有自信我说的‘老板’就是在说您呢?”

    帕拉塞尔苏斯还没反应过来,那边被流弹射中的喀戎一声干咳:“那个……你误会了立香,我和他不是……”满脸不安地甩了甩尾巴,似乎是担心自己来到迦勒底的第一个朋友因为这个玩笑话而生气。

    御主努力睁大眼睛作无辜状地看着他们:“嗯?不要对号入座嘛,两位都是老板也可以的哦?”

    作为最早来到这个迦勒底的成员之一,帕拉塞尔苏斯早就习惯了这位御主益发豪迈的性格,把一个曾经彬彬的女孩子变成现在这流氓样,不知道究竟是特异点还是那些豪爽骑士们的锅。帕拉塞尔苏斯无奈地看着藤丸立香,面对口无遮拦耍流氓的御主他只能转移话题,伸手摸摸难得将半长发扎起来的少女的发顶:“……话说回来了,您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如果是来看究竟还有多少从者一起过来的话,我和老师大概是最后两个了——这种完全无序的灵子转移机制,我还真是不懂。”

    “不懂就不懂吧,有什么大不了的,”藤丸立香把“没心没肺”的优点发挥了十成十,乐呵道,“反正医生和达芬·奇姐都在那边待命,总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虽然很好奇那位天才姐姐到底会穿男性泳装还是女性泳装——”她沉思三秒后放弃,摊手,“不过无所谓,大家听说你要开上次那种刨冰店都很开心,表示自己会加油的准备建材的,所以就请帕拉先生好好准备刨冰来犒劳其他人好了?”

    “请问我真的还有别的选择吗?”炼金术师没脾气地瞧着橙色长发的小御主,后者哈哈笑了几声,嘴里嘟囔着“那我就等着吃刨冰啦!先过去了你们等着建材吧”跑远了。

    炼金术师看着小姑娘跑走,目光温和,他在想这个孩子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终于真正长大了,哪怕曾经数次面临着失去好友的绝望。虽然看上去还是那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却早已经变得更加坚强和成熟——曾经在冬木市时他响应她绝望之下的召唤而出现,那时候藤丸立香哭得一塌糊涂然而表情像在看着全部的希望,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已经是个极有担当和实力的御主了。

    喀戎有些担心地看着走神的炼金术师,想要伸手拍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怕分寸拿捏不好弄伤了对方,而已经没有了知性的第四兽全然没有这个顾忌,“fo”“fo”地叫着用力蹭了蹭帕拉塞尔苏斯,毛茸茸的小脸蛋将炼金术师飞远的思维拉了回来。后者回神,轻轻拍了拍手:“啊……好了,言归正传,不能把基本建设的事情都交给那些女孩们,就算是库·丘林先生他们也跟着去了……我想,还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较好,”说着,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张地图展开,指指点点半晌,“御主想要海边的刨冰店,就照上次那样用木头好了——老师,”帕拉塞尔苏斯合上地图笑道,“我们先往东边那座森林过去吧。”

    似乎是被那样的笑容影响,Archer也眯起眼睛:“啊,没问题哦,我对我自己的力气还是很有自信的,一定可以帮得上什么忙才对。”


        帕拉塞尔苏斯抱着芙芙,带着些愧疚地坐在一边的木质板凳上,看着喀戎在左右打量了好半天之后终于将招牌挂了上去,然后回头看着他们:“没有歪吧?”

    “这算个什么情况啊,”炼金术师看着好像十分得意地甩了甩尾巴的Archer,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结果事情全让您做了,我和芙芙一样都成摆设了,”他说着,站起身来退后两步,“嗯,没有歪。”

    喀戎闻言一笑:“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我向来都是‘能者多劳’派忠实信奉的,”他说着走近了炼金术师和他怀里的小动物,芙芙凑近半人马嗅了嗅,尖声尖气地“fo”了一声,好像发现了什么令自己满意的事情一般,后者温厚地笑着捏了捏小家伙软乎乎的耳朵,“看样子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帕拉塞尔苏斯,吉祥物君,我们看戏?”

    小动物“fo”的一声挺胸抬头作理直气壮的模样,炼金术师摇摇头将它递出去,随这一大一小两个要怎么闹腾去。他绕过了木质的柜台后稍稍看了看,心中不由得庆幸在迦勒底呆了这么久了之后唯一让他感到有所提升的恐怕就是对这些奇怪事件的适应能力了,顺手抓来的背包里有大部分需要用的东西,也让他庆幸自己没有扔掉上次“遇难”之后那些看上去已经没什么用的刨冰机和各种器材。

    也许是因为上次已经做过一次所以有了足够的经验,也可能是因为没有那些好像特别喜欢看自己脸红的女孩子的打扰,总之,这次在尝试做出第一份刨冰的时候比想象中的更加顺利。炼金术师难得心情不错,没注意到喀戎则有点目瞪口呆地坐在刚才帕拉塞尔苏斯坐着的地方,芙芙歪着头趴在他的肩上呜呜叫着,Archer一脸懵逼地看着炼金术师在他看来过于纤瘦的背影和娴熟的动作,好半天之后才终于各种意义上的恍然大悟,敢情刨冰的那些“冰”,全部都是用那个“水”的人工灵制造出来的吗?

    之前藤丸立香过来打岔的时候喀戎就觉得有些奇怪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明明在“无人岛的海边”这种地方,淡水是足够宝贵的资源,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多水来让炼金术师做刨冰的?但他又实在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作为元素使,帕拉塞尔苏斯的人工灵可以直接制造出食用的淡水来,为什么那些孩子还这么兴致勃勃地摆着一脸“啊我们遇难了要努力活下去”的表情满世界去找生活物资?

    ……大概真的如同炼金术师之前说的那样,其实大家都很享受这样的“遇难”吧。

    就在喀戎专心致志地发呆的时候,帕拉塞尔苏斯已经做好了第一份刨冰,白色的托盘上放着高脚的大玻璃杯放到了弓箭手的面前,白色的大杯冰屑顶端细心地淋上了蓝莓酱,极其细微的酸甜味道极有辨识度却并不显得过分,小小的金属勺子插在杯子的一边,而细小的水珠则顺着弧形的杯壁慢慢滑落下来,勾出一条歪歪扭扭的水痕——不得不说,单从卖相来说就足够引人注目,再加上一些花不了多少心思的小细节,想必就算是那些想要保持身材的小姑娘,一定也会忍不住食指大动的。

    话说英灵本来就不会长胖吧?一本正经地在心里琢磨着完全无厘头的问题,喀戎顺理成章地把“魔术制造的水可以直接吃吗”这种问题扔到了一边——反正,帕拉塞尔苏斯肯定有办法处理才对。

    喀戎是希腊神话体系中绝大神灵的长辈,也是更大多数英雄的老师,他在来到了迦勒底这样陌生的地方之后,自然会最先去找自己认识的人聊聊。迦勒底并没有多少希腊系的从者,除了经常陪着藤丸立香去打那群大猪蹄子的尤瑞艾莉和并不经常出战的美杜莎与美狄亚之外,还有就是根本不听指挥的斯巴达克斯和更喜欢自由行动的赫克托尔,藤丸立香从来都不约束从者们的行动,于是喀戎去找特洛伊的英雄聊了聊——

    “这里的地头蛇吗?帕拉塞尔苏斯啊,他是最开始到这里的从者了,小丫头——御主——也挺依赖他的,确实挺可靠的,不过他……呃,没什么生活常识,做饭像做实验似的,材料也……总之,不建议吃?”

    不管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Archer现在确定,Lancer绝对是在骗自己——蓝莓酱也只是颜色很像虚影之尘而已吧?

    刨冰的味道很棒,至少比喀戎想象的更好,也并没有像赫克托尔说的那样吃得到某些诡异材料的味道,吃下去更没有产生不舒服的感觉,手工熬制的果酱适当的酸甜味道到好处地融合了冰的寡淡。一方面是因为没什么兴趣,二是因为生前条件限制,喀戎并没有吃过多少这种在他看来足以被称为“奢侈”的零食,但他并不觉得这东西对自己的味觉有什么不相容的地方。

    帕拉塞尔苏斯单手撑着下巴,颇有些得意地看着喀戎,大概是上次赫克托尔的说法实在太打击人,明明自己做的东西味道不错,女孩子们也喜欢吃,就因为用烧瓶装果酱太奇怪了而被冠以“不会做饭”之类的名声,就算是有教养的贵族也是不能忍受的……对吧?看着努力想要伸爪子挠挠勺子却每次都擦肩而过的小动物,忽然又对自己不那么自信的炼金术师抬手将鬓边的碎发拢到耳后:“在您看来……味道如何呢?想要拿这个讨好您,不知道还够不够格?”

    “我之前并没有吃过类似刨冰的东西,希腊因为天气的问题不可能下雪,所以并不知道要和什么作比较才合适,”这么一小会儿就消灭了整整一杯的分量,让人感叹着古希腊英雄不容小觑的同时也实在费解于到底是怎么保持那种稳重得体的态度,“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是非常满意的……因为父神血统的关系,我的体温有些时候会高到让本人觉得不舒服的地步,所以很希望平时在迦勒底也可以吃到。”

    大概因为自己觉得这话太过孩子气了一些,半人马的大贤者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而炼金术师直接笑了场:“噗——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说道,“这个啊,完全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哦,因为器材一直在我寝室里放着,正愁没有用处空占地方呢,如果老师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毕竟要是回到迦勒底的话,要做刨冰反而更方便了呢。”

    不知道帕拉塞尔苏斯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话说得略有些暧昧,喀戎干咳一声,用力捏了捏手里的金属勺子,原本是想要缓解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紧张感,却橡皮泥似的直接将手里的勺子捏变了形,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来的:“那……嗯,等回迦勒底之后,我大概会经常来打搅——那个时候还请不要嫌我麻烦啊,帕拉塞尔苏斯。”

    炼金术师点点头看着面前笑容诚恳的半人马,深深吸了一大口气,随后抱着那么一丁点不可告人的的心思笑了起来:“啊,怎么会呢,我现在也帮不上御主什么忙,反而和医生他们一起留守在迦勒底所以比较闲,老师愿意过来打搅我当然很欢迎,什么时候都可以——”说完,他稍微沉默了一下后生硬地转移了话题,“那个……是阿尔托莉雅小姐过来了吗?”他指着不远处的一阵疾驰而来的滚滚浓烟。

    “啊……似乎是呢,阿尔托莉雅小姐,除了她也没有人会这么快得到这种消息了……”喀戎颇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然而与之相反的是肩上的小动物似乎是被惹怒了一般“fo”地尖叫出声,然后在他肩上借力之后猛地扑了出去——目标是在帕拉塞尔苏斯手上绕来绕去的“水”,后者也不甘示弱地冲了过去,拳头大小的人工灵脾气意外的不太好,于是两个小家伙滚成一团打了起来。

    你是哪里来的这是我的爸爸妈妈芙!

    你才是哪里来的这明明是我们的爸爸妈妈!!

    “Owner!大份香草味刨冰……不,全部都来一份谢谢!!”帕拉塞尔苏斯忙于将两个不知道到底在吵些什么的小家伙分开的时候,阿尔托莉雅气势汹汹表情严肃地杀了过来。

【没了】

评论 ( 8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