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伪典变更【四】

黑方自我介绍的一章【?】帅气的插图还是感谢我亲爱的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

如果你觉得拉二在针对飞哥和帕拉塞尔苏斯,是的你没看错,但是理由各不相同。

重复一次这文除了拉美西斯二世x齐格飞之外还有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因为CP是老师所以叫师娘【。

说起来弗兰的愿望是找个爱自己的伴侣【噗笑】

目前拉二对几个人的好感度大概是……老师、弗兰、大公、飞哥、师娘。

联系一下苍银的剧情其实看得出来,与其说拉二对飞哥有意见不如说是他因为亚瑟的问题所以对整个Saber职阶都有意见……然后他是真的不喜欢师娘,虽然锅是沙条爱歌的【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四】

    “把这个房间翻修一下,”离开存放大圣杯的那个巨大地下室时,Rider对考列斯说,“要怎么做随你,虽然余对女人的心思其实所知甚少,但也知道这不该是一个女人居住的地方。”

    考列斯则是因为听到这些话而有些吃惊:“……女人?”这里面有个女人?

    “你们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所持有的那个大圣杯是女性……唔,修正一下,至少她表现出来的是女性,”Rider说着,用近乎是“施舍”般看了他一眼,“难道那个从时间之中苟且偷生的家伙,连这都没有告诉你们?”他说着,忽然挺有趣地笑出声,“余忽然觉得你们可怜了,将他当族长,甚至因此参加这荒唐的大战——但他究竟把你们当什么,恐怕还待商榷。”

    “参加这个什么大战,从来都不是我自愿的!”虽然头上在止不住地冒冷汗,但考列斯还是这么喊出声来,少年在那双金色眼瞳的直视下努力挺直腰板,“虽然很对不起Berserker——”

    Rider却似乎并没有生气,打量了考列斯一会儿后他反而笑起来:“不错,年轻人,你比你们那个族长有骨气多了,虽然余看不到你们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有多么耀眼的光,但是你和你姐姐身上的那些光芒倒并不让人反感,虽然充其量也不过是星火之辉……然,却还有雕琢的价值,余不想让你们答应什么‘绝不会背叛余’这样无聊的事情,余看得出你挂记着的只有你的姐姐,究竟是要为你们那注定无光的一族做些什么,还是静观其变——其中的利害余相信你想得清楚,别人毋需多言,你是个聪明人——另外,记得余吩咐你的事情。”

    他说着,似乎是话说多了口渴一样“啧”了声,便带着沉默的Saber转身离去,只留下戴着眼镜的少年愕然站在那扇巨大的木门前,他白色的制服笔挺,而带着水汽的冰冷的风从黑洞洞的门里吹拂而出,穿透了那白色制服的布料,让少年不禁打了个寒噤——他觉得自己很赞同Rider的话,无论如何,那确实不是一位女士应该有的居所。

    于是考列斯转过身去,正对着那片黑暗,若有所思地推了推眼镜:这位忽然出现的Rider,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人。


    重新回到“王之间”,先前还呆在这里的人类已经一个都不剩下,只有几个从者呆在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上去似乎所有人都对忽然改换了御主这件事情适应良好——外表最为年长的Lancer坐在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高背靠椅上假寐着,少女外表的Bersaerker像条可爱的大型犬一样在这个房间里好奇地到处摸摸看看,Caster像Lancer一样坐在椅子上摆弄着一团白色的小东西,而身材高大的Arhcer双手抱胸靠着墙壁看上去似乎在闭目养神的样子,然后在Rider和Saber进门的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翡翠色的眼睛打量着这去而复返的两个人。

    Rider重新走上后王座坐了下来,那双金色眼睛的青年打量着其余五位从者,他并不知道为何杀阶会不在此处被召唤,但这并不妨碍在那最后一骑“真身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来一次面对面的谈话——虽然值得玩味的是这些从者对自己的不满,除了一开始太过血腥的处理方式就不剩下多少了,只有这一点确实应该感谢一下那些没什么骨头的凡人。

    “因为大圣杯的请求,余暂时决定以御主的身份参加这次的圣杯大战……不过,岁说是‘御主’的身份,余现在的魔力由大圣杯直接供应,如果有必要余自然也会出战,但如果造成让对方以为‘黑方没有Rider’的误会,余也自然乐见其成,”一只手撑着头,他这样说着,“既然日后不知道会相处多久,那么在此便告知你们余的真实身份——”他说着,一改先前有些懒洋洋的状态坐直了身体,金色的双眼中不可错认地是完全属于顶级掠食动物的光芒,无可匹敌的威压从还带着少年稚气的身体上散发出来,“上下埃及独一无二之主、第十九王朝鼎盛的缔造者——众神所眷顾的太阳神拉之子,余名为奥兹曼迪亚斯……或者,如果感到陌生,那么你们也可以像那些凡人般称呼余流传后世之名——余乃太阳王,拉美西斯二世!”

    ——拉美西斯二世。

    在英灵座,恐怕没有谁不知道“第一次东京圣杯大战”,连带着之后冬木市的三次圣杯大战的情报都会流到英灵座——而作为第一次圣杯大战的亲历者,这位埃及历史上最为显赫的法老,以一己之力几乎要改写整个大战发展的实力不得不说令人胆寒,即使因为后面出现了不可避免的变数使得他的战力大幅度减弱,剩下的英灵也是在极度艰难的情况下才击败了他——而这一次,这个强悍得不能以常理对待的英灵以上一次的职阶现世,谁也不知道他的到来代表了什么,但也许是因为那些“御主”的背叛,英灵们反而对这位直来直去的法老没有什么恶感。

    即使他的手段过于血腥了一些,但也仅限于此了,这样的一个人,没有人会想要与他为敌。

    此时,沉默即代表臣服,这样的反应让王座之上那骄傲的年轻人感到满意,他于是不再那样肆无忌惮地散发杀气,略加收敛之后,拉美西斯二世便又以那种闲适的姿势靠在了王座上:“那么接下来,就请诸位先自报真名——既然作为英灵,在历史上必然有出彩的地方,余不会要求你们跪下说话,只要坦诚相待便可——从Saber开始吧,刚才明明一起去见过了大圣杯……居然忘记了问你的名字,这可真是有失礼节了。”他一字一句地这样说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形状锋利的剑眉尾端微微一挑,以某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银发的剑士。

    Saber感到了某种令人不安的压迫感,并且清楚地感到这压迫力是针对自己,即使拉美西斯二世嘴里客气着,他也不会愚蠢到认为这位法老是在示好。但无论如何,他深吸一口气,毫不示弱地直视那双金色的兽瞳,回过神来的剑士全无刚才心神动荡时的手足无措,挺直背脊的样子正如利剑:“尼德兰游历骑士齐格飞,此次大战中作为saber职阶侍奉于您。”

    “屠龙的王子殿下……呵,余听说过你,Saber职阶确实与你相得益彰,”拉美西斯二世用一种颇有深意的语调这么说着,“那么,这位同样曾经为王的Lancer,你的名字与愿望呢?”

    “弗拉德三世,瓦拉几亚大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愿望是……”说到自己生前的事情时,原本有些傲慢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显出了极淡的抑郁,却被很好地隐藏在风度翩翩的贵族仪态之下,金发的Lancer很快调整好了表情,继续道,“洗脱‘吸血鬼德古拉’的污名——余并不否认曾经的过去,但唯有在无关之处名誉被抹黑此事,是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容忍的。”

    拉美西斯二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勾起嘴角,但那却并非嘲讽,然后他将目光转向Archer,后者礼节性地略一欠身:“Archer职阶,我名为喀戎,并不是不是多么出色的人,只不过是因为天生有异而被父母毫不留情遗弃的孤儿罢了,”他的神态举止无一不极为得体,脸上带着诚恳而令人心生好感的笑容,几乎是完美的“贵族”典范,“这次许下的愿望是取回父母赐予我的不死性——虽然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会在意这一点……但那毕竟还是父母赐予我的东西。”

    法老大笑起来:“虽然余不是希腊人,但你的名字恐怕没有人会觉得陌生——希腊神话中的大贤者、诸多英雄的恩师、在天空中闪耀的射手座,如果你都‘并不是什么出色的人’,那么那些鼎鼎大名的英雄——乃至于那艘阿尔戈号上的全部成员,余看不如全部回炉重造好了!”被这样称赞的大贤者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然后法老的眼睛转向白衣的Caster,“那么……接下来就是你了,炼金术师——真没想到啊,居然会在这里又见面了。”

    白衣的Caster身材高挑纤细,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法老,微微皱眉:“您似乎……认识我?”

    “认识?呵,当然认识了……不过,与其说是‘认识’,倒不如说用‘记忆深刻’这个词来形容余对你的印象更合适——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法老回答。

    “虽然不知道您究竟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您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Caster微妙地停顿了一下,那张秀美的面孔上神色慎重,“但是我一定是做过什么……绝对不会是‘好事’的事情,不过无论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究竟发生过什么,看在这次我效忠您的份上,这位陛下……”他叹了口气,然后躬身行礼,黑发顺着肩膀垂落下来,“还请您手下留情。”

    法老眯着眼睛,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听不出情绪什么来地笑了一声:“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吗……哼,什么都不记得的家伙可真是幸运啊,魔术师,”他挥了挥手,在对方还想说什么之前打断了他,“不过,说得也有道理,看在这次同在一个阵营、且你在余麾下的份上,过去发生了什么,余就暂且不和你计较了——至于你的愿望,呵,余不会多问。”

    Caster隐约知道这位陛下对自己有不小的恶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结合自己脑中那些残缺的记忆来看,多少能够笃定是自己有错在先,因此他也只是再次行了一礼:“那么……我就先多谢陛下的仁慈了。”说完他退后一步,站在了在自己前面自我介绍的Archer身边,垂下眼睛并不再多说什么,倒是那小小一团的白色造物在他肩上扭啊扭。

    最后一个则是少女模样的Berserker,她思维正常,却好像是没法正常说话,比划半天之后依然发不出正常的声音,有些委屈地抿着唇,纤细的手指绞着自己的裙摆:“呜哇……”

    拉美西斯二世看她一副狗狗似的可怜兮兮,不太明白这样的小姑娘为何会是狂战士,想了想还是开口阻止了她勉强想要说话的行为:“行了,你就算说不出来这里的大数人也听得懂,弗兰肯斯坦,对吧?作为人类想要问鼎神灵创造生命的造物,在英灵座你也算是很有名气了。”

    他显然没有什么恶意,这样的举动无意博得了小姑娘的好感,于是她松开了自己的白裙子,又呜哇一声后便乖乖不说话了——顺便也完全忘了自己还有“愿望”没有说这件事。

    和其他人闲聊两句,这些看似随意的对话已经足够拉美西斯二世了解有关他们更多的事情,然后几乎是无可避免地,褐色皮肤的年轻人觉得有些眼皮打架,他能够感到些微的困意,多少能够猜到这大概是重新获得肉身的缺陷。毕竟,数千年前就死亡的英雄已经以“英灵”的方式存在太久,哪怕强悍如拉美西斯二世,重新适应切实存在的身体也需要一定时间,于是他打了个并不明显的呵欠:“余困了,”这句话引来了Saber之外所有英灵目瞪口呆的表情,年轻人笑了,“不要这么吃惊,余只是提前找人要了来这一趟的报酬——毕竟余是‘御主’。”

    “御主”一词让其余人都若有所思起来,于是拉美西斯二世站起来:“行了,你们自己去考虑吧,余找个房间休息一会儿,你们要是想休息也自己去找个房间,不要去打搅其他人,其他的等明天再说,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法老说着,傲慢地抬起头,“无论你们生前是什么现在又是什么——至少在这里,给余活得像个人的样子。”



【黑方的自我介绍x】

评论 ( 18 )
热度 ( 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