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阴阳师】摸鱼

作为一个25级萌新,三十张票,抽了玉藻姐姐和灯姐,还有不少SR,心满意足【书翁我喜欢你!!

被孩子他妈 @神嗜–沉迷南极圈吃冰淇淋【泣 安利了雪童子x夜叉,CP大概叫雪夜?【明明挺黄暴为啥还挺美】摸个鱼www

夜叉主杀估计体温挺高的,然后雪童子凉凉的……【雪女:感动不?叉子:不敢动不敢动

文里叉子没觉醒,嗯。

私设很多,剧情吃了,不管游戏里怎么搞我这边玉藻姐姐就是个女的,和葛叶姐姐手帕交,幼儿园叙事风格不要在意

阿爸和茨球是一对w


阿雪和夜叉哥哥的图w:点我





    戴着面具的大妖怪在拜访安倍晴明的住所时,带来了一个小小的孩子。

    寮里的式神都因为玉藻前的到来而不安,甚至连小白都背毛倒竖,只有茨木童子依然一副懒洋洋的跟在阴阳师后面,陪他去见那位能与爱宕山太郎坊、酒吞童子相提并论的大妖怪。

    “都这么大了,童子丸,”黑发如缎,虽然以男装示人却掩盖不住举手投足间倾国的风采,玉藻前一合桧扇,面具下一双流光溢彩的鎏金眼瞳仿佛宝石般璀璨,“真叫人惊讶,连茨木都成为你的式神了?想必葛叶一定会以你为荣的。”

    “玉藻姨母谬赞了,”被叫出太久没有人称呼的乳名,白发阴阳师羞赧地笑了笑,有些好奇地看向她的身后,“姨母,这位是……?”

    玉藻前看了看身边面无表情的孩子,桧扇掩住唇,轻轻笑了起来:“这个孩子么,吾来京都的路上顺上救下的,冬雪化作的妖怪,他的族群和家里人出了些……意外,全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虽然模样看上去是个孩子而已,不过妖力倒是强得惊人,吾想着他应该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索性带他过来了——你这里不也有个冷冰冰的小丫头么?”

    晴明一愣:“姨母是说……雪女?”

    茨木童子挑眉:“雪女?她怕是绝对不乐意管的……你不如把这小子扔给姑获照顾,她早就在跟你抱怨说孩子们都长大了害得她只能带达摩——还真别说晴明,最近姑获和青坊主混一起,要是把这孩子交给他们俩照顾,要站青坊主边上没准挺有父子相的……简直相映成趣啊。”

    阴阳师非常不雅地翻了个白眼,

    “大人,”那孩子轻轻拉了拉玉藻前的袖子,“我,会给几位大人添麻烦?”一身白衣,这孩子的衣着像个从自己家里逃出来的少爷,头上顶了只小小的雪兔子,模样冷冰冰得不像活物,淡淡的发色,额头上长着鬼族的尖角,赤着脚漂着,长得倒是金童玉女一样精致。

    晴明本来就是个喜欢小孩子和小动物的人,瞧着有些心软,蝠扇在掌心一敲一敲。

    正在这时,去觉醒塔问候妖麒麟全家的人回来了,荒背他家努力过头崴了脚的狐狸,妖刀姬抱着椒图,夜叉一手拎着长戟一手拎着个包袱满身煞气地走在最后,脸上沾着风麒麟绿色的血。看到站在门口的几个人,荒点点头带妖狐走了,妖刀抱着自家小姑娘目不斜视地往后院的小水池过去,只有夜叉径直走到晴明面前,把手里的包拿给他过目:“今天的材料。”

    今天收获不错,高级材料比平时多了三成,白发的阴阳师点点头表示赞许,红发的恶鬼于是转头朝仓库走去,随后被茨木童子鬼手一伸抓了回来:“哎叉子回来,吾跟你说件事。”猜到大妖怪想做什么的阴阳师瞪大眼睛,然后看着茨木跟夜叉说话,“晴明觉得你最近挺辛苦的,天天觉醒塔御魂塔两头转,准你休息一段时间,想去哪儿逛逛什么自便,不过带上这个小子。”

    夜叉顺着茨木童子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个没见过的孩子,森森冷冷的不知是鬼还是妖怪,一张精致的小脸面无表情,夜叉有些孩子气地皱了皱鼻子:“……交给老子照顾?你也不怕老子又失控宰了他?”这话是说笑,他归顺晴明麾下已经不少日子,早已不再像从前那样嗜杀无度,偶尔也会变成人类的样子,约上妖狐和书翁去京都走走看看,也买些零食小吃回来,堵小孩子们的嘴,他倒不觉得茨木童子说这些有什么不对,随手将长戟不知道收到了哪里,走过去跟那个孩子说话,一笑两颗尖尖的獠牙,“老子是夜叉,小鬼,你叫什么?”

    孩子抬头看他,打量半晌后松开了玉藻前的袖子:“……雪童子。”


    “有意思,那红头发的孩子,是鬼吧?”雪童子被夜叉带着往内院过去找住的地方,一妖一鬼的背影消失之后,玉藻前才开口道,“怎么还一副少年心气的样子?交给他能行?”

    晴明笑着摇摇头:“夜叉作为人死时还是个少年,后来是以鬼的模样成年的,性格和样子都那样,别看一脸凶模样,也就是个孩子罢了,”随后他冲着屋里伸手作虚引状,“姨母不进来坐坐?也好让晴明招待一番,好久不见,母亲还好么?”

    玉藻前抿唇一笑:“葛叶精神着呢,就是有些时候想起你爹难过罢了。”

评论 ( 12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