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脑洞】玛雅au大纲+设定

玛雅au,灵感来自柚子木昨天更新的视频与大雄的太阳王传说,推荐去看,王子的CV是绪方姐姐/////w/////

涉及CP:时电、游矢星读、暗黑

 @神嗜–沉迷南极圈吃冰淇淋【泣 孩子他妈来~




电子界男巫:赛博斯·维扎德,流落至此的欧洲人,因为红眼睛被当做祭品,15岁的小孩子。

时读之魔术师:伊特诺,日月神庙地位最高的武士,负责保护大祭司,也是对方的兄弟,25岁。


星读之魔术师:斯塔菲尔德,羽蛇神殿大祭司,城邦之中除了首领地位最高的人,26岁。

游矢:另一个城邦的居民,被当做祭品送来,喜欢星读,但是不怎么敢表白,16岁。


玛哈德:兽语者,首领的哥哥,驯养了美洲狮等等危险动物,平叛时的主力之一,26岁。

亚图姆:城邦的主人,被羽蛇神选中的人,父母早亡,只有玛哈德一个依靠,目前而言18岁。



主人公……大概是电子界男巫,照例的赛博斯·维扎德,大概是个欧洲小贵族,时间略错乱,设定上而言应该比哥伦布发现美洲的时间早得多,不过那个时候欧洲还没有发展到文里的地步【应该没有】,所以时间线什么的不要深究……

起因是赛博斯的家族出了点事,他因为不肯听从父亲安排的婚约而从家里溜出来,偷偷搭上了远行的航船,却在最后阴差阳错成了家族最后一个幸存的人,船长是个曾经是个海盗,因为看到这个小家伙没有了依仗,于是干脆拿走了他所有的钱财之后把人扔进了海里。

简直人渣……

不过还好,下命令的是那个人渣船长,然而真正把电子扔进海里的是大副,这个人以前受过电子家里人的照料,偷偷给小孩还留了不少食物还有一条很小的船。总之,大概就是电子独自一人在是在海上漂流了有一段时间,幸好老天疼傻孩子,经历了各种有惊无险的事情之后总算是看到了前面的陆地,结果用尽全部的力气爬上岸的时候就晕了过去。

嗯,那片陆地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墨西哥华雷斯港一带。

最先发现这个外族落难者的是时读【伊特诺】,现在日月金字塔的侍神武士,负责保护羽蛇神的大祭司,又因为玛雅崇尚武力而地位极高,因为某个不为人知的预言而来到海边,就身份来说,几乎可以算是整个玛雅武者的top,属于天王巨星的级别。

这里纠正一件事,玛雅从来没有形成过一个统一的帝国或者王朝,几乎都是以城邦的形式存在,参考一下自由时代的希腊……不过这边是有王族的,根据传说而言是被羽蛇神选中的人。

有必要提一下时读所属的玛雅城邦,特奥蒂瓦坎,当然是在后来阿兹特克人之前,现在正是最鼎盛的时期,所以应该是在公元4-7世纪……妈呀我这见了鬼的时间线。

电子明显和这边的原住民有不同的地方,因此虽然被时读带回去了,但是被大祭司之下的十三位主祭一直认为这个少年是毁灭之神的象征,要献祭给羽蛇神才能平息神的愤怒。而时读虽然是武士,但是他作为侍神武士需要保护的人,是大祭司的同时也是他一母同胞的哥哥星读【斯塔菲尔德】,在这样的身份之下,他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在明面上违抗,于是脸上超可怕,倒是和喜不喜欢这个小孩没关系,只是觉得我救回来的人你们凭什么要献祭?!

但是还没等他愤怒到发作,被星读拍拍肩膀阻止了,兄弟两人对视一眼之后,时读最后竟然任凭电子被送进了监牢。


等电子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石室里,对面坐着个头一点一点打瞌睡的少年,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衣服,脚上和双手锁着不算太影响活动的铁链,看到他之后很友善地打个招呼,两个小朋友交换过了名字之后,电子知道那个少年叫游矢,和自己一样今年15岁【年龄出入在一岁上下,毕竟两个地方的时间记法不一样,电子实际上大概要小一些】

虽然不知道自己之后的命运,但并不妨碍电子表示好奇,问游矢怎么会来这里,可是看他的样子和自己也不太像,然后游矢走到气窗边的阳光下面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是血一样的红色,然后游矢过去撩电子左边脸上遮脸的刘海,也是红眼睛,说红眼睛就是献给神的祭品。

游矢一脸无所谓地表示自己是其他城邦的族员,会来到这里是因为自己作为被献给羽蛇神的祭品而被送到这座最强大的玛雅城邦,在下一个没有太阳的白天【日食】就要被献祭给神灵了。

电子很惊恐但是也奇怪,因为他来自一个【相对而言】比较文明的世界,欧洲肯定有过活人祭祀然而在他的那个时代已经完全没有了,对这种活人祭祀不能接受,可这个同龄人好像完全对这件事情视作无所谓一样。

于是电子就问游矢说你难道不怕死吗,要被献祭了还这么开心?

游矢点点头说怕啊,但是他们会满足祭品的最后一个愿望,如果真的有这个机会的话,我希望那位大人能睁眼看我一眼w

电子问他那位大人是谁,游矢说城邦的大祭司,不知道你见过没有,虽然似乎眼睛有点毛病,但是个很漂亮也很善良的人……不知道我走上祭台的时候他会不会为我掉泪呢?

就算这样,电子对于要被献祭的事情还是很害怕,游矢摇摇头,指了指自己和电子身上的铁链,又指了指背后的那堵墙,告诉他说献给神灵可是非常荣幸的事情,隔壁住着的那位客人可是首领的哥哥玛哈德大人……也都完全不感到畏惧呢。

然后电子很好奇凑到气窗边去看,看到隔壁是一间非常豪华的牢房【?】周围的墙壁镶上了一层黄金,一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翡翠与黄金项链的男人神色平静地跪坐在房间中间,金褐色的头发长长地铺散在后面,双手被黄金的镣铐锁着,面前还有一个很精致的小木桌子,桌面上摆着装着精致食物的陶器盘子和黄金杯子盛着的葡萄酒。

大概是因为双手握在栅栏上的时候锁链碰到了石壁,因此而发出了点声音,然后那个男人睁开眼睛转头,看到电子之后笑了一下。


虽然脑子里没有什么所谓的“文明”啊“野蛮”之类的概念,但是对于这种事情电子依然是完全不可理解,不过他可没有什么兼济世人传播文明的伟大抱负,只是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担忧了一下,又觉得自己本来在几天前就应该死在海上,活这么多时候已经是偷来的了,于是放平心态的速度超快【喂】

心态平和下来之后就有时间去好奇了,抱着试试的形态去问游矢说到底是谁救了自己,游矢还没说话,有人敲了敲石室的们,电子一转头看到时读逆光靠在门上,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我”。

嘛,参考一下大雄与太阳王的电影就会知道,玛雅武士的衣服会显露肉体表达自己强悍有力,作为守护大祭司的侍神武士时读的服饰还会更高级,一般而言武士不会戴首饰,不过他有戴耳环和戒指一类的东西,。

所以怎么说呢,你意会一下,反正电子就整个人……迷妹了,各种道谢什么的,不过时读倒是一直很冷淡,就“啊”“哦”“嗯”单音节回答什么的,唯一完完整整跟电子说的一句话就是,因为大祭司给你吃了神树之泪【大概是某种药物】你才能说我们的语言……什么的,然后就离开了这座石室监牢。

电子因为他态度冷淡所以挺难过的,想问游矢是不是这位大人不喜欢自己,然后一转头看到游矢一脸见到鬼的表情喃喃自语,原来侍神武士也是会说话的我还以为他是个哑巴……

在这里呆了两天之后,电子被人带着第一次去见了这座城邦的首领,那位首领拥有着太阳神的名字【嘛其实就是亚图姆啦但是名字不一样】,然而带整座城市里这个名字是个禁忌,唯一一个知道他真正名字的人就被关在电子和游矢隔壁的那间石室之中。

而电子对他的印象是,非常年轻英俊,然而同时也非常冷漠的首领,黄金制成的额冠上镶嵌着雕刻成巨大猫科动物形状的翡翠的,单手撑着下巴,像对什么都没有太大的兴趣的样子,只有在下面的人小声说到这个外族人和那个红眼睛的祭品一起被关在您兄长隔壁那间石室之中的时候,这位首领才稍微多问了两句,也仅限于问了一两句对方现在好不好什么的,电子老老实实回答了,然后这位年轻的首领点点头,转头以完全没有收敛的音量跟人吩咐,对他们【指电子和游矢】好点,然后下面的人恭恭敬敬地答应了。

之后去见了那位羽蛇神庙的大祭司,因为需要星读来判定他作为祭品的“资格”,作为整个城邦支柱之一的大祭司居然面见这样一个外族人,下面有不少祭祀主祭什么的嚼舌头小声唧唧歪歪,但是没人敢真正说什么。电子只听到下面在有人说话而没听到别的,跟着时读一步步走上神庙的顶层,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金发人背对着他站着,然后转过头来——那个人的眼睛蒙着一块不透明的黑布,身上有着各种各样宝石和贵金属的首饰,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是很好听,问了电子一些事情之后伸手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接着就转头跟时读说送他回去,这个孩子是从另一片陆地而来的,不要让他沾染到太多玛雅的土地。

然后师父应了一声,直接把电子抱起来……对的公主抱,然后送回去了【】

电子大概是……对时读一见钟情,结果被忽然公主抱了又害羞又超开心的,路上差点死机了【时读倒是很淡定,说了句抱歉,暂时只有这个办法了。


大概按照太阳历法的纪念时间,这里过了一两周,某天晚上电子在睡觉的时候忽然被游矢晃醒,指了指气窗外面的天空又指了指和隔壁石室相连的那个气窗,做个口型“那位大人来了”。

然后俩小屁孩就趴在气窗上看星读和玛哈德见面,完全是老朋友见面的赶脚,坐着喝酒吃东西【】而时读正好靠在那个气窗边,感到了附近有呼吸的动静眼皮都没抬说两个小不点看什么看,反正也听不懂,电子鼓着脸说听不懂也想听听啊……毕竟大祭祀的声音很好听嘛,然后游矢表情微妙地说你再说一遍试试?

然后时读听着俩小家伙的对话开始捂着嘴然后抖着肩膀笑,笑得电子艾玛那个捂着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至于两个魔术师那边,星读和玛哈德的对话很……微妙,先是星读跟玛哈德说了一些关于那些各种撺掇各种outstanding的傻逼祭祀和主祭的事情,然后忽然笑着【游矢瞬间呼吸一重】说你猜得一点没错,果然如同预料的这些家伙就要忍不住了,然后玛哈德也笑起来,说你得承认这种事情太美好了,就算是你我这样的身份说不定也会心动,你觉得谁不会因此而想象呢?然后玛哈德问星读说我的弟弟怎么样了,星读说还是那个没精神的样子,你应该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被首领派去寻找“那个”的人已经带消息回来了,时间应该要到了

玛哈德长长舒了口气说那就好,我实在很担心他。

反正电子听得云里雾里的,游矢倒是满不在乎地全程沉迷祭司大人的脸和声音【没救】,等到星读要离开了,扶着时读的手站起来之后,忽然朝电子那边的方向转头过去,主语不明地问要走了不和他告别一下吗?时读愣了一下,然后转身过去伸手摸摸电子的头,跟他说再等等,很快就要到黑日祭祀的时间了,不用害怕。


他们见面之后的第三天就是因为日食而举行的黑日祭祀了,电子是抓着窗户上的枷锁眼睁睁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消失的。他已经换上了玛雅这边的衣服【虽然略害羞,因为只有下半身】,然后跟游矢和玛哈德一起被带出去了,作为侍神武士的时读带着手下的一队武者亲自过来,把电子上下打量一番说挺合适的【耍流氓?】电子脸红红很开心,然后游矢问时读说星读在哪,时读没好气地说还能在哪里,当然在祭台上等着取你的心脏,游矢笑嘻嘻地“哎”了一声。

往祭台走的时候,因为宗教原因路途比较艰难,玛哈德因为身份问题是坐在四个人抬着的轿子【?】上的,游矢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因此脚步很轻快而且全程笑嘻嘻,就只有电子一个走得磕磕绊绊还差点摔倒,犹豫了很久然后看着走在身边的师父,小声问我不太习惯走这样的地方请问能抓着您的衣摆么,时读挑挑眉毛没说话,但是直接伸手把电子的手握住了,电子整个boom掉,脑子里一片弹幕啊啊啊啊啊他手好大好暖和握着我的手啊啊啊啊。

然后到了日月神庙,一路走过黄泉大道,首领和大祭司都在祭台,首领的身边放着一个半人高的藤编箱子,里面不知道放着什么,还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表情。

而除了大祭司站在祭台上之外,那剩下的十三个分别是侍奉十三位次神的主祭也在,星读手上拿着黑曜石的匕首,游矢倒是第一个走上去,然后半跪下来非常虔诚地吻了星读的手背,然后说“为了平息怨气城邦会满足祭品的一个愿望,请问……我可以请您为了我而取下眼罩么?”星读脸色都没变一下,二话没说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蒙眼的那块布取下来,然后下面忽然炸开一声惊呼,因为星读的眼睛就是一边红色一边蓝色的异色瞳……这个时候时读也把总是挡着另一边的刘海撩开,被挡着的那边眼睛一样是红色的。

下面的人震惊,那十三个主祭就更震惊,因为电子和游矢被当做祭品的理由就是因为他们有至少一只红眼睛【电子红眼睛的原因设定是遗传病】红眼睛一向是毁灭之神的象征。

但是还没等他们从惊愕之中回过神,玛哈德忽然翻身从轿子上下来,直接在一边的石头上砸断了锁住手腕的枷锁,然后从衣服里扯出一枚骨哨放在嘴里吹出了非常尖锐的声音,然后难得恶人颜了一把,“听命于我的野兽,展露你们的利齿!”远处响起无数兽类的吼叫声,而星读反手扯过了自己身边那个捧着托盘【装心脏用】的侍女,手里黑曜石的匕首横在她脖子上,柔声问:“觉得自己要成功了,所以无法掩饰了吗?”而首领则一只手抽出长剑另一只手来打了个响指,身边那个箱子整个破碎了,十三个水晶头骨从箱子里面飘起来落在祭台上,游矢一脸懵逼地起来让让水晶头骨落下,听到首领抽剑说话“是啊,该毁灭了,你们那个还未孕育的王朝”。

至于电子就更懵逼了,完全状况外,结果一晃神看到时读正不远处杀人,又看到有人在他后面举刀子,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就直接扑过去,但是因为怕所以闭上了眼睛,不过等了一会儿都没发现哪里很痛,眼睛睁开的时候发现时读抱着自己,肩上有一道不算深的伤口,手里拿着短剑,而短剑的刀锋正好刺穿那个偷袭者的喉咙,然后低头看了电子一眼,说“如果怕的话就把眼睛闭上”,电子摇头,强迫着自己看着时读拿短剑把那个人活活剖开取出心脏,单手抱着电子然后把那颗心脏放在了祭台上的水晶头骨下面。


整个事件算是个叛乱吧。

神庙已经很久没有真正的大祭司了,星读是几百年的第一个,他的贴身侍女【动画里为了目的某个不择手段的女人】嫉妒他作为大祭司的力量,又想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就暗中勾结了对因为星读的到来而被收回了特权十三位主祭,敲定了要想要在祭祀的时候在背后下手;正好这几年都没有下雨,虽然他们的城邦富庶但是也慢慢显出了端倪,在玛雅文化里只要不下雨就有足够的理由举行活人祭祀,又因为红眼睛在他们的文化里是毁灭之神的象征,所以大概红眼睛就是他们的暗号,只不过太难找到红眼睛的人才迟迟没有动手,游矢是后来他们在其他城邦遇到的,正好是他们的附属,于是就让把游矢带过来了。

玛哈德是亚图姆的哥哥但也是兽语者,他麾下的野兽是守护这个城邦和人民的异兽,因为偶然听到了那个侍女和十三个主祭这个消息就来告诉他,于是玛哈德就把这个意图篡位计划告诉了亚图姆还有星读,时读那边是星读去说的,从头到尾这个计划就只有他们四个知道。

然后星读就装作力量一点点衰弱下去的样子,然后把权力在形式上分给那十三个主祭,放长线钓大鱼那种,那个侍女中计了,就打算在祭祀上杀了星读取而代之;而玛哈德是自愿进去的,随为了演戏演得真一点,他甚至当着全城邦的面放逐了他的野兽们【然而其实只是让他们潜伏起来以保证到时候能顺利完成计划】游矢是计划之中的人物,一方面是因为红眼睛的人要被杀,另一方面是他以为星读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但是星读知道……因为这样儿对游矢非常愧疚,大概是觉得自己利用了他的感情,所以事情完结之后被推了也自认栽。

从头到尾只有电子是计划外的人物,但是又因为恰好就是红眼睛,玛哈德第一次对电子笑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一点,然后就趁着电子去见亚图姆的时候,请时读把计划的变数传达给星读,本来他们的计划设定在夜谈之前,结果因为电子的原因临时改变,直接拖到了黑日祭祀当天。

叛乱平息得很顺利也很血腥,就顺手举行了求雨的活人祭祀,拿那个作为主谋的侍女心脏供奉给羽蛇神,把那十三个主祭的心脏供奉给水晶骷髅,玛哈德的野兽在被主人心灵命令之后,疯狂滴在城里捕杀那些和这些家伙有勾结的内应和士兵,但是绝对不会伤害到无辜的人民。

接着,就在野兽的咆哮声和叛徒的惨叫中,那十三个看上去非常虚幻的水晶骷髅咯咯哒哒唱起了语言不明的歌,歌声招来了漫天乌云和倾盆大雨的同时也招来了羽蛇神,长着华丽羽翼的巨蛇盘旋在空中,声音仿佛雷声,然后低声告诉他们因为找到了是赞歌水晶骷髅,因此雨水将保佑这座城邦,而那些水晶骷髅将由自己回收并再次消失,从此之后,只需要奉上少数一些罪人的鲜血,这座城邦就能得到庇佑。

其他人因为能看到很恭敬地鞠躬行礼,只有电子一脸懵逼说那我呢,羽蛇神看了他一眼,你的故乡与这里的距离对我而言不过是一眨眼而已,现在选择权在意手里——你想要回去,还是留在这里?电子没说话,但是时读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我想留下来……那里已经没有值得我挂念的东西,但是这里有我的朋友……还有……还有……”

不得不说其他人各种心知肚明……玛哈德被终于恢复精神的亚图姆无视别人目光抱着一顿蹭,星读拿着药物在给游矢检查刚才被自己的匕首划出来的伤口,然后时读在听到电子的回答之后,直接过去然后把小家伙一把搂怀里一记深吻,吻到面红耳赤气喘吁吁什么的,电子肺活量零分【】

羽蛇神表示哎哟年轻人啊……接着刮过一阵狂风,把那十三个因为被供奉了心脏而变成血红色的水晶骷髅刮上半空中,庞大的身体伴着闪电消失了。


从此大家过上了幸福快乐没羞没躁的生活☆

评论 ( 1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