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游矢星读】发糖小段子一则

温馨砂糖OOC向

并不是漫画线但也绝对不是单纯的动画线,算是我流动画吉田线【what鬼】

跟娃他妈 @神嗜–沉迷南极圈吃冰淇淋【泣 聊天的时候说道,如果AV是请吉田来做架构设计的话不是道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别的不好说,至少作为唯一能唤醒霸王龙的Key,星读/宙读的戏份肯定会大幅度upup,又有卡怪实体化这个概念,目测……不用目测,吉田肯定会玩疯的……打完比赛秀恩爱什么的。

吉田绝壁会搞这种傻萌傻萌的日常……所以说


——虐什么虐黑什么黑打什么打!!!游矢那么好的孩子就让你坑了啊天才!!!


至于要跟我玩世界线时间线什么的……以下为阅读提示:

①星读时读照例是星光的两个哥哥,因为换了眼睛所以不是异瞳;

②异色眼灵摆龙来自未来,是游矢和星读的孩子,因为父亲身为霸王龙扎克而具象为龙族血统,异瞳和满身宝石具象为星界血统;

③星读以后会继承埃利法斯的王位成为神王,即私设的空域之魔术师,在异色眼出生的时代已经加冕,所以异色眼称其为“父王”。


时间线关联ZX,世界线关联星界和本世界,讲真有星读时读在,星界和超量次元整个都要站在游矢【不是枪兵】身后了,次元战争?呵呵。

我看这下RH家那几个戏精要怎么加戏……顺带说漫画零儿是真心帅,这才叫领袖风范嘛!

至于星读做饭这个问题……咋了嘛ZX漫画里快斗还做饭了呢【虽然焦了】星光小时候可是个小吃货!【现在也是】

配图在最后。




【发糖】

    “我回来啦——啊嘞?时读?”欢乐的声音响到一半戛然而止,游矢维持着单手撑着玄关鞋柜的姿势傻在门口。

    一手撑头一手撸猫的棕发男人瞥过来一眼:“哟。”

    游矢赶在摔下去之前站稳了身体,一脸惊讶:“哎?你怎么在外面?我妈呢?”

    “接电话去参加个什么同年会了,好像要月底才回来。”时读之魔术师目不转睛地看着荧幕上那些高深的数学理论示意图,手边土豆片的包装上血红血红的“激辛”二字看得人一哆嗦。

    咂咂嘴,游矢眯起眼睛,不知道老妈有没有给自己留个字条什么的……不过以自家妈咪的二缺程度,他是不指望洋子会给自己留字条,红色的大眼睛一转:“那个,时读——”

    “老哥在厨房,你家小崽子也在厨房,”也就时读能把零食吃出人肉的架势,一口鲨鱼似的牙吃肉不吐骨头更别说土豆片,面无表情地凶残地咔嚓咔嚓着,“他担心你一个人在家吃不好,又觉得外面的不干净……走好。”

    忙个屁,又不会跑,话还没说完人影都不见了,于是时读翻了个白眼,继续听人讲解费马大定理,PS,纯德文没字幕。


    半开放式的厨房里弥漫着油脂被加热后的香气,穿着白色罩衫的金发男人将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黑色的围裙大小刚好;而身披红白色盔甲的小龙蹲在一边,尾巴啪啪拍着地面。

    平底煎锅里植物油滋滋作响,食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下锅煎炸时的温差带出略微呛人的烟雾,因为少量明胶片而凝固的食材在高温下重新变为半流质的样子,因为食材中的鸡蛋而固化,表面的面包糠呈现金色,除了美拉德反应产生的焦香之外,还有淡淡的甜味在空气里蔓延。

    “(╯▽╰ )好香~~”小龙一口奶声奶气的娃娃音,颜色不同的两只大眼睛期待地看着炉灶前的男人,做撒娇状,“父王、父王,给人家尝一个嘛……就一个嘛……”

    他未来的妈不为所动:“上次是谁说想尝尝樱花水信玄饼结果一口把盘子啃没一块的?害得你爸回来连点心都没了,”自知理亏,小龙委委屈屈地噤声,可怜兮兮地拿小爪子去挠魔术师的发尾,悄悄喵喵想往客厅过去,被这个时间线上还没成为血亲的魔术师捅了最后一刀,“想去找时读分零食?死心吧,他答应我绝对不会给你吃的——而且你也吃不了那么辣的东西。”

    父王欺负人Q△Q……小龙崽子一转头,看到红绿发色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抱着双臂,靠在橱柜边笑嘻嘻看地过来,于是嗷唧一声扑过去,“爸比!”

    “主人放学了?今天怎么——游矢!小心点很烫!”招呼还没打完就半途换了称谓,腰上挂上一只爪子的同时被声东击西,右手上端着的盘子里,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金黄色炸物被人大模大样地偷走两个,还是用手——那可是刚出锅的!

    脸红了,一部分是被腰上那只爪子的原因,另一部分是气的。

    “没关系没关系、唔好吃!”说话的功夫,两块热气腾腾的食物已经被小龙吞下去一块,游矢笑嘻嘻地把剩下的那一块塞进嘴里,虽然不是猫舌头可也被烫得呼呼,却舍不得吐出来,浓郁的香味在舌尖弥漫开,蛋黄、黄油和砂糖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实在是难以言说的美味,甜味中还带着海盐的细微咸香,绝对不会让人感到腻味,“新品吗?真好——唔星读不要捏我脸啦!”

    筷子尖咬在牙上固定,双手捏着少年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扯开嘴看了看,确定没有烫伤的溃疡之后才松开手:“下次给你放一份放在外面,别在灶台上拿东西吃,会烫到的。”面对法师先生难得的强势,不管是不是认真的,总之游矢是乖巧答应了,于是星读之魔术师神情松了松,“嗯,之前在电视上看过做法,觉得很有趣的样子,当成甜点和正餐都不错,冰箱里正好也有现成的材料,干脆做做看了——怎么样,还满意吗?”

    “超棒!”游矢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因为吃得太快差点噎住,红色的眼睛亮闪闪的,“呐呐呐星读,明天早上可以帮我多做一份带去学校当课间餐吗?我要让他们嫉妒死!”

    魔术师笑着点头,长长的马尾轻轻甩动:“好啊,还要别的什么吗?”

    肩上扒着缩小化后异色眼的爪子,游矢认真思考一番:“要是方便的话,想要巧克力奶!”肩上的龙崽子嗷嗷叫着用尾巴拍地,被两个人集体无视。


    客厅里,身上趴了一堆猫猫狗狗的时读之魔术师面无表情地听完全过程,总觉得有粉色的心形泡泡往自己身上飘,然后被弹开,他连都转头去看那两个人都懒得,拍开柯基的鼻子和肥猫几乎伸到薯片包装袋里的爪子,喊了一句:

    “哥——妈的我好饿啊,别秀了什么时候可以吃晚饭啊?!我啃客厅了啊!”

    好像是终于发现这房子里还有别人,又或者是知道时读那一口牙是真能把客厅啃了,总之,厨房里两个人尴尬地咳嗽一声,游矢摸着脸从厨房里出来,星读继续准备晚饭去了。

    至于被游矢拖出来的异色眼:嗷为什么要拖人家出来OAO???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