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游矢星读】一线希望【七夕贺文】

榊游矢 x 星读之魔术师

……算是贺文么,感觉有刀子,其实表白的成分比较大吧。

心疼游矢,真的,特心疼,他是个好孩子,却被人一步步逼下悬崖,那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谁都在逼他,他就是个孩子啊他能怎么办?

真的动画都不忍心看了……但是漫画又没有星读在,难过。

有隐晦剧情提及。

多谢孩子他妈 @神嗜–沉迷南极圈吃冰淇淋【泣 的配图!!公主能有那么美!!!!

图走:这里





【七夕贺文】一线希望


    黑暗中,红绿发色的少年因为寒冷而抱着膝盖缩成一团,有影子在他身后形成野兽的形状。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斗啊……没人把我的善意当一回事,我到底是为什么还在坚持?为了正义?为了和平?明明不是的……明明都不是的……

    一只手忽然从黑暗中伸出来,轻轻拍在少年肩上,浅色的护臂和冷绿的宝石,略微低沉的陌生男性嗓音带着些如释重负的欣喜和轻松:“终于找到您了,大家都快急死了。”

    “大家?哪个大家?事到如今还有人会关心我的死活?!你又是——”他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却又感到那从未听过的声音要命的熟悉,转过头,所有的尖锐与刻薄被生生咽回了喉咙,在身边跪坐下来的男人一头淡金色的长发温驯地垂在脑后,蓝色的眼眸仿佛夏夜缀满星辰的晴空,少年有些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星……星读?”

    操法者依然戴着模样古怪的帽子,却并未覆着面罩,薄唇一勾:“让星读好找啊,主人。”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说那些的……”少年有些局促地低下头,他没想到会是他进入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之中,看到了这样狼狈不堪的自己——尤其是自己做过那样过分的事情之后。

    “大家都很担心您,主人,”白衣的操法者重复道,在少年发出疑问前,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覆在少年的手上,松开时,属于榊游矢的卡组静静躺在少年双手合拢的掌心,而长长的睫毛下面,那双温柔的蓝眼睛望着他,轻声说,“卡组的每一个人,大家都很担心您,主人。”

    游矢几乎又要一头坠溺下去了。

    这是他不愿示人的内心深处,黑暗而阴冷,所有的恐惧和孤独以及不能言明的欲望,负面的情绪在这里一再压缩形成盘亘于心脏之上噬人的魔龙,不见天日的毒素日复一日地累积沉淀,直到堆积出现在这样无边无际的黑色泥沼——然而那个一身白衣的占星师就这样毫无阻碍地步入,连一片衣角都没有被污染,仿佛依然是初见时那颗天边高悬的孤星。

    另一个人的手修长而漂亮,游矢记得布料下略显苍白的肌肤是如何有着血液的温暖,也记得发帘之后的眼睛是怎样隔着薄薄一层水雾望着自己——那双浸没水色的眼睛,蓝得令他心惊。

    然后他忽然觉得难以自持的委屈,视线里的一切骤然变得模糊,随后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面颊滑落下去——什么枪兵,什么学院,什么次元什么世界,他现在只想抱着眼前那个云淡风轻的男人痛痛快快哭一场——自己做人有这么失败吗?到头来……到头来,身边只剩下他,只剩下这些不会说话的朋友们了啊……

    有谁轻轻叹了口气,一只手落在小臂,随后轻轻圈住了少年因为哭泣而颤抖着的肩,比不上兄弟时读那样健硕的体格,然而抱住一个还未长开的孩子却是绰绰有余,操法者尖尖的下巴亲昵地搁在少年的头上,安慰地拍了拍,略显低沉的温和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我和时读是在时间与空间之间迷途的旅者,没有记忆和过去,更谈不上什么将来,多亏了主人收留,我们才能在这个世界停驻……”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斟酌措辞,“……所以,如果主人想哭的话,就尽情地哭出来吧,人类是遵循感情而活着的生物,没有人会笑话您,星读会一直在您身边的。”

    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句话,有人告诉他“想哭的时候就笑吧”,然而有人却又告诉他“想哭的时候就尽情哭吧,人类是遵循感情而活着的生物”——

    人类啊……为什么安慰自己的,反而不是人类呢……

    之后是短时间的静默,少年的体温却因为这个拥抱而回暖,良久,他带着哭腔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星读不会离开我的,对吧?”他看着身边仿佛保护一般的淡金色长发和紫色斗篷,“星读会一直留在我身边的,对吧?——就算全世界都与我为敌,星读也不会离开我,对吧?”

    这不像是问话,反倒更像是急于取信自己的自我催眠,操法者于是咬着指尖,脱去了手套。

    “如果整个世界都要与主人为敌,我逃不掉的,”操法者捧着少年的脸,一双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甲下面泛着淡淡的粉色,面容端丽的男人伸手抹去少年眼泪的同时,那古井无波的声音头一回带上了颤抖,“我不会离开的,只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您,还愿意要我吗?”

    想拒绝吗?能拒绝吗?要亲手推开那个唯一的救赎吗?游矢不觉得自己有多聪慧,却自认为也还没有愚蠢至此,他抬手挣开了白衣操法者的手臂,又在对方露出诧异神色前将人死死抱住,手臂肌肉隆起,仿佛要将他揉进骨血、永远关入囚牢一般,哽咽着喊出声来:“我要你,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你答应了我的,你答应了我的!星读、星读,不准留下我一个人!!”

    一瞬间倒逆的动作转换让金发的占星师有了时间极短的颤栗,然而他很快平静下来,由着惶惶不安的少年用手臂将自己死死禁锢,蓝色的虹膜中瞳孔在刹那间如同野兽,他闭上眼,任凭来自人类的炙烈感情烧灼灵魂:“我答应你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游矢。”

    如果木已成舟,如果无法回头,如果无论如何注定救不了你……至少,让我陪你堕入地狱。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