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摸鱼】Astral吐便当

剧情为漫画线,漫画结尾Astral为了封印绝望女神,对游马世纪大表白【误】之后领了便当,这边是吐便当的剧情。

就很气啊为什么要欺负小天使!漫画的星光能有那——————么可爱!!

因为漫画里面没有关于那边世界的设定我就随意捏造了,游马成为决斗王之后,为了星光而去了老婆老家【?】,然后被岳母【猜猜是谁☆】摁着一顿抽,岳父表示老婆生气不敢阻止;趁着这个机会,俩哥哥跑去把弟弟救回来了,不过救回来是救回来了,代价嘛……

联动下文:这里



阅读提示:

①照例星读、时读、星光兄弟设定,前两个双胞胎——哥哥用命护着弟弟有什么不对的

②这里出现的星读【斯塔菲尔德Starfield】和时读【伊特诺Eternal】分别是“宙读之魔术师”和“刻读之魔术师”外形;

③“星光界”这里统称“星界”,这么看上去逼格高一点;

④星读因为和法则PK而被抛到游矢所在的那个世界,法则没有继续找星光的麻烦一方面是因为被揍得太过弱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封印绝望女神需要一个“祭品”,之前是星光,这次是星读,星光毫无疑问是“死”了一次,星读因为被抛到其他世界而在这个世界被默认为“死亡”,于是法则就消停了





    好冷……好黑……我在哪里……我是活着……还是死了……

    周围是一片深邃而纯粹的黑暗,身材瘦弱的少年抱着膝盖,蜷缩在一片虚空之中,只有淡蓝色的身体发出淡淡的荧光来,他的眼睛是奇妙的金银双色,薄薄的唇微微抿起,女孩子一样纤细的眉头也紧紧皱着,看上去极为委屈。

    皇姐……皇兄……父王……母上……Astral好想你们啊……

    Astral甚至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自己的自言自语还是只不过是脆弱的心理作用,咬着唇,大颗大颗的泪珠滚出眼眶,抬手去擦却越擦越止不住——就算能在那些看似年龄相仿的人类少年面前能够冷静自持,但Astral也只是个孩子罢了,记忆回归之后他无法不在这一片茫然的黑暗中以回忆作为慰藉,于是他更加尽力地缩成一团,啜泣着任凭眼泪划过女孩子般漂亮的面孔——

    记忆中有着那个仿佛水晶雕刻而成的世界,深蓝色的天幕之下参天巨柱般耸立的建筑物,洒满温暖白色光芒的宫殿,还有还有——总是大笑着把自己抱起来转圈的父亲,总对父亲一脸嫌弃却依然望着他的母亲,虽然因为“皇姐”的称呼而无奈却仍旧会回应自己的大哥,笑起来有些吓人却意外性格温柔而有耐心的二哥……

    母亲……Astral忽然有些内疚了,他记得自己的决斗技巧都是来自母亲,却因为母亲过于忙碌又拙于表达情感而产生了误会,少年在一怒之下摔门而去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母亲的神色。再后来,来到了人类的世界,记忆变作“No.”飞散,遇到了游马,然后有了接下来的一切——

    母上……Astral不该和您吵架的……眼眶又有些发酸了。

    忽然,面前的黑暗忽然像被打碎一般龟裂开,蜘蛛网般的缝隙在眼前展现出了形状,Astral畏惧地向后退了些,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那张脸的主人穿着星光游走于其上的蓝色法袍,浅色的长发披在身后,一双红蓝异色瞳孔纵长的眼睛带着笑,他在看到Astral之后,那张原本没多少表情的端丽面孔上露出一个笑容:“Eternal快过来,吾找到小不点了。”

    另一个穿着红色战袍的人倏然出现在那条裂缝之外,眼睛是红金双色,深红色的长发妖异而充满压迫力,手里握着光芒凝结的长剑,挑了挑眉毛:“还真在这里啊,Astral。”

    “Starfield皇姐怎么会在这里……?连Eternal皇兄都……”Astral根本忘了自己脸上还挂着泪珠,就这么傻兮兮地睁大眼睛望着出现在面前的自家兄长。

    蓝衣服的Starfield朝着幼弟伸出一只手去:“当然是来救你的,来,抓住吾的手。”

    少年并没有伸出手去,却是直接扑进了兄长怀中。

    但就在Astral扑进Starfield怀里时,身边的黑暗忽然整个炸裂开来,然后凝结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球体,球体的表面上布满了凹凸不平的东西和一张大概应该被称为“嘴”的器官,那个东西伸出两条手腕粗细的触须缠上了Astral的脚腕,随后被Eternal一剑斩断,他和Starfield对视一眼,忽然笑了起来:“这么久才发现入侵者,世界法则……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啊。”

    “这么小的黑暗世界,世界熵值接近于零,除了困住陷在里面的生物之外没有任何作用,”Starfield抱着Astral,手中仿佛结晶构造的法杖在又一次伸展上来的黑色触须上轻轻一点,那东西仿佛被抽干了所有水分的枯木般化为飞灰,他又恢复了一贯没多少表情的一张脸,低头柔声跟Astral说话,“去Eternal那里,他和父亲一样是‘秩序’属性,相比起吾这个优先攻击对象的‘混沌’,他受到法则攻击的可能性小得多,你作为‘平衡’,和他在一起会更安全。”

    似乎是察觉到某些征兆,Astral抓住Starfield的袖子,不安道:“皇姐……要做什么?”

    Starfield一挑眉,伸手在少年的头上胡乱揉了一把:“说多少次了,是大皇兄!”随即,神色又柔和下来,“乖,吾会保护你和Eternal的。”

    “皇姐……”Astral还想说什么,被Eternal一把抱过去,手中长剑光芒暴涨,金红颜色的光芒从脚下升起,爬上全身,龙蛇一般的纹路蔓延在壮硕的肌肉上,他本来就是刀子一样锋利冷漠的长相,这会儿更是板起脸来,“哥,我先带Astral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既然老妈已经去收拾那个人类小鬼了,就别再让他为了你再暴走一次。”

    “闭上你的乌鸦嘴,”Starfield冷声道,眼看着那团黑色的东西又开始蓄力攻击,他的法杖往地上一顿,于是杖尾处展开巨大的深蓝色魔法阵,光幕拔地而起,包裹着不久前还是一片黑暗囚笼的诡异区域,然后他在一片缓缓合拢的光芒之中转过头来,那张美得显出些中性的面孔在深蓝色的光芒下有些模糊不清,“带Astral走,Eternal,无论发生什么——记住,无论发生什么,哪怕是这个空间爆炸了,你都绝对不要回头。”

    Eternal金红眼中的竖立的瞳孔猛地一缩:“……哥,你要做什么?难道你要做傻事?”

    “傻事?谁说是傻事,能让你们离开这里回到星界,就绝对不是什么傻事……”Starfield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语气促狭,“你们两个一个没有战斗力一个偏重物理,要跟一个元素位面的法则送死么?”说着,挥挥手赶人,“快走,别让父王和母后发现我们都不在皇宫里,要是问起来,只管把事情推到吾头上就是了。”

    心知已经无法再说服兄长,Eternal咬咬牙,只得抱着Astral转身离去,被拦腰抱起来的少年在有意施展的法术作用下并没有听见两位兄长的谈话,他拉了拉男人红色的衣服下摆:“人类的小鬼?难道是游马……来星界了?”

    抽空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Eternal咬牙切齿地笑道:“啊,没错,你的小男朋友来了,我们出来的时候母上正在大发雷霆呢,不知道这次父王逃不逃得过跪首饰的命运,”他顿了顿,“你不知道,你为了封印绝望女神而死……为了世界,为了人类……也算是为了那个人类小鬼,母上对这件事情非常生气——你知道的,从生了你之后母上就很少动用黑莲了,这次……”

    “……我、我会好好和母上道歉的……如果母上还愿意原谅我的话……”Astral小声道。

    周围的一切都在眼中飞速退后,Eternal折叠时间前进的方式为他们免去了不少危险,然而从他们离开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抱着人的那个没有回头,而被人抱着的那个,扭过头去看到了一大片熟悉的黑暗迎面而来,然而幽深的蓝色纹路游走其上,却又在要接近他们的时候缩了回去,Starfield一声怒喝远远传来:“给吾滚回来!休想靠近吾的弟弟一步!”

    Astral终于明白Starfield想做什么,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来不及阻止,Eternal带着他来到了世界边缘,翻卷着的黑色云层中间,闪耀着紫金色的雷点,那是号称能“粉碎一切”的界限之雷——他们出现在云层中,便有数道电光当头落下,来势汹汹的样子令人胆寒,Astral在恐惧中感到Eternal收紧手臂抱住自己,手中长剑挥出,炫目的光芒闪耀过后眼前的一切轰然炸裂成白色的光芒,随后鼻端传来血腥与焦糊的味道刺激了少年的感官,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额角,他惊惶地睁大眼睛——

    他的兄长一只手抱着自己,另一只手握着那把光芒凝成的长剑,金色的光辉之中浸染上了血色的痕迹,眼角和嘴角都有鲜血顺着刀锋般的棱角滑落下来,唇边笑意森冷:“老哥能为了我们和法则硬拼,我怎么就不能为了Astral抗下界限之雷?号称‘粉碎一切’……在我面前,还不够看!”

    是……为了我,Astral忽然被极大的沮丧和懊恼吞没,如果不是我……皇兄他们怎么会……

    “给我精神点Astral!你不是还要和母上道歉吗?不是还想见你的小男友吗?——你也不想让老哥的努力白费吧!”低沉沙哑的声音仿佛凛然不可撼动的山岳,“那就给我撑过去——别给父王把母上给你做的小饼干全都吃光的机会!”

    我要和母上道歉……我要见游马——我不能让皇兄他们付出的代价就这么白白浪费!

    Astral睁开了眼睛。

评论 ( 1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