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六]

想看辉哥给紫龙念诗【咬牙】辉哥那个声线这么棒表白绝对成功率+30%!

话说电影版紫龙他……他睫毛好长!!!!

快到冥王篇了……最后的间奏快完了。

讲真认真想想,修罗吐了便当之后当时候处女宫的六个黄金AE对轰另外一个人要换成谁,小鱼吗?反正不打算让迪斯去,感觉他一出来画风整个都不对了有木有!




[三六]

    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他们时不时能在那个咖啡店里遇上米诺斯。

    有些时候是米诺斯独自一个人待在那里,就坐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星星桌子边,带着自己的笔记本和几本参考资料,要了杯咖啡和一些零食坐在遮阳伞下写着什么;有时候则是和路尼一起一人一杯咖啡,神色严肃地似乎是在商量些什么事情——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这种时候自然是不方便上去打搅的,有什么事情也会等路尼离开之后再过去。

    虽然看上去并不是个好接近的人,然而米诺斯这个人高冷的只有外表而并非本质,他并不介意多认识几个年轻的小朋友。于是紫龙很乐意把既是兄弟也是战友的其他几个人带过来,然后介绍给这位大名鼎鼎的剧作家认识,而瞬头一次看到米诺斯的时候差点没疯了,头一次没笑得那么一脸的清风云淡,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窜了上去,把人上下打量一番之后,伸出爪子,抓着人家大剧作家的手抖个没完,嘴里还碎碎念“是格里菲先生啊”、“真的是格里菲先生啊”、“我这杯子居然能见到活的格里菲先生啊”。

    除了早就知道他开心到飞起时会是个什么德性的一辉之外,大概其他人心里的形象全毁了。

    大概有那么一瞬间,冰河想当着这位从小就是个笑面虎的好友翻个白眼:瞬你这……说的到底是不是废话?这么大一个人都在这里了还能是死的不成?

    “……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瞬这么激动的样子……我要去买彩票么?”可是星矢难得看到瞬这个样子,傻得居然吐槽吐出声来了,引来绿发少年似笑非笑的一瞥。

    随后仙女座圣斗士喉咙里冷冰冰一声嗤笑:“没关系啦,我原谅你星矢,我没指望你能够理解戏剧的美妙之处——”说着,忽然猛一转头双手握拳朝着天空不知道向谁嚎了一声,“啊!戏剧!这世间最伟大的艺术形式之一!你永远无法想象那些只存在于剧本中的人在那些贫乏的舞台效果和即兴表演之中活过来是多么令人振奋的场景——!格里菲先生我是你的脑残粉!!”

    紫龙无不担心地“看”向好友,转头去问一辉:“阿辉……瞬他没事吧?”

    一辉嘴角一抽:“大概……吧,提到那个人的时候他从来都这样,别管他。”

   “……哥你不能这样哥,你在这样我真的要闹了。”瞬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看他老哥。

   “没关系我不在意的瞬,来你闹一个我看看。”一辉挑眉,同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老弟。


    米诺斯离开日本的时候特地来了一趟城户宅,他对这奇怪的“一家”认知极好,虽然是不同国家的人混居,但是看得出来相互的关系非常融洽,甚至于超过了一般“家人”的概念。

    “哎?米诺斯先生这就要走了啊……”城户家的客厅里,纱织抱着抱枕显然有些舍不得,她从来都是个听话又好学的孩子,在学校参加了戏剧社,自然也曾经听说过这位在自己圈子里属于神话级别的剧作家,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料到“米诺斯·格里菲”这个名字之下的所有者居然是这样一位有趣而平易近人的年轻绅士而已,“名人真是不好当……”

    小姑娘的话显然娱乐到了男人,他推了推眼镜——显然不是米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到的那副眼镜——然后指了指正襟危坐在自己身边的灰发男人:“都怪路尼,我说过了休假的时候不要给我找事情做,这家伙就是太认真又听不得别人求他,那些找我的家伙没有人不知道,找不到我没关系,只要找到路尼基本上也就板上钉钉把事情传达给我了。”

    这种话自然是以玩笑口吻说的,然而名叫路尼的男人微微皱起了眉头:“米诺斯先生,我并不是故意要打断您的假期——”他是个性格严谨的挪威人,大概是有些不理解这种不知来源于哪个国家的冷幽默,在他看来,自己拿着这位头顶BOSS开出的不菲工资,自然应该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而把各种事情转达给BOSS、再将BOSS的决定传达下去,这不就是自己的工作么?

    米诺斯朝着其他人无奈地摊手笑了笑:看到了?我说的就是这个。

    几个孩子一本正经地憋笑。

    “说起来那个叫‘Z’的家伙……难道已经把眼镜赔给你了吗?”米罗对于米诺斯有种难以理解的亲近感,仿佛是来自骨子里一般,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感觉究竟从何而来,然而这却并不妨碍这个红发女人是一只彻头彻尾的天蝎,做事随心情看人靠直觉,在确定感觉不到米诺斯对自己的恶意后,她便放心大胆地接近了,“之前看到你戴的眼镜是黄金的镜框,现在是?”

    “现在这个是铂金的,”冰河开口是意料之外的事,他双手手肘撑在吧台上面对着这边,打了个呵欠,“而且质量不错的那种……真舍得花钱啊。”

    冰河十三岁那年因船难而过世的母亲曾经是世界级的演员,虽然离她名声最大时已经过了点时间,然而依然崇拜者无数,不少人送给她各种价值连城的小玩意儿,却都被那个美丽的俄罗斯女人拿来当了教材,教冰河一样一样辨认这那些珍贵金属和结晶,然后全部退了回去——铂金号称贵金属之王,送来的各种礼物之中也有那么几件铂金的首饰,而米诺斯鼻梁上的那幅细框眼镜镜架的光泽太具有指向性,以至于冰河根本没花多少功夫就认了出来。

    一时间,就连哈罗德的眼神忽然都变得微妙起来,而因为圣衣而对金属比较了解的几位圣斗士乃至唯一的黄金圣斗士,就差把“八卦”两个字拍在脸上了。

    米诺斯好笑地看着几个年轻人,挥挥手表示脑洞太大是病要治:“不是Z送给我的,你们的表情可以收回去了,他倒是想送我这些,结果全被路尼挡下来了,”这两个人对峙的场景实在太有趣,不过为了助理的面子,米诺斯还是决定不要抖出来,“不过说起来,那个叫Z的人,感觉挺奇怪的,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米诺斯说话的时候似乎是习惯性地伸手卷着鬓边眼角短短的发丝,那一缕发因此有些突兀地卷曲着,却并不显得别扭,“我没见过他,也不认识他……但是好像就觉得很熟悉。”

    红发女人皱了皱眉,不自觉地转过头去,与坐在身边的黑发青年对视一眼,然后她忽然想起了曾经播到希腊的那一通电话,随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慎重地点了点头。

    “他说他是我的忠实粉丝,”见有人附和自己米诺斯还是很开心的,于是继续说下去,“不得不说我很吃惊,我们后来聊天的时候他对我的作品确实了解很多,甚至是早期那些知名度不高的也是,虽然路尼并不赞成,不过我确实和Z相谈甚欢,他作为一个‘粉丝’是非常合格的……但是太合格了,”如果换个人,这多半就被当做炫耀了,但米诺斯说起这些的时候却奇妙地并不给人以这种感觉,“也许是我想太多了,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人……并不如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彬彬有礼,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脸我就觉得手痒。”

    纱织抱着抱枕插嘴:“可是我觉得米诺斯先生也很帅……那个人不会帅到让人想打人吧?”

    “帅是帅不假,不过这个先放到一边不提……”作为当时在场的人之一,一辉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开了口,望向紫龙,随后发现紫龙竟然也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一辉明白为什么性格温和的天龙座会摆出这种表情来:跟米罗与哈罗德一样,紫龙和一辉也是见过“Z”的,虽然紫龙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并不是光学意义上的“见过”,但分辨“气息”对他们而言并非难事——然而事情就奇怪在这里了,如果只是米罗有感觉而其他们感觉不到,那还能理解为他们作为圣斗士的第七感还未能完全觉醒;然而哈罗德和米诺斯本身不具备任何小宇宙或其他异常的能量场,他们又感应到了什么?退一步说,如果能被普通人感受到,那为什么同样在那个咖啡店的路尼和那么多顾客又毫无反应?

    那天瞬在学校上课,他可没见过Z,也懒得去在乎这么多,因此在乎的部分离重点岔了十万八千里:“格里菲先生……不喜欢热情的粉丝吗?”委屈,哪有看到偶像还能保持冷静的粉丝?能保持理智的那还能叫脑残粉吗?别的先不说,瞬的爪子现在还在抓着米诺斯不松开,助理先生已经不止一次在皱眉了,可惜整个人都被热情的小粉丝当成了布景板。

    不过对米诺斯而言Z到底只是个不常见的个例,相比起那个无论谈吐还是理解甚至态度都完美得像剧本演员一样的金发青年,瞬这位小粉丝可就讨喜多了,模样乖巧性格活泼,虽然手腕被抓得有点疼,但米诺斯本人还真不怎么在意,反而带着点哄孩子的意思笑起来:“怎么会,那样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再说瞬这么可爱,这样的粉丝我当然很希望再多一些了。”

    命中红心,效果拔群。

    那个刹那瞬捂着心脏缓缓倒下去的表情简直精彩,其他几个青铜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可能认识了一个假人……这么多年就没见他露出过这么七情上脸的表情……

    还有,米诺斯先生真的好可怕,一句话而已,说秒杀就是秒杀都不掺水的。

评论 ( 3 )
热度 ( 11 )